吴惠林:好一堂简明的“金融投资课”

人气 217

【大纪元2020年11月27日讯】尽管“金融深化”、“金融诅咒”、“金融泡沫”、“金融危机”等等关于“金融病毒”的警告不绝如缕地自各地传出,但“金融创新”依然是挡不住的潮流,而“投资理财”不但未消褪,连中小学都纷纷加入通识课程。股票、债券、基金、期货,以及各种衍生性金融商品时不时地灌入我们的耳朵、映入我们的眼廉。不过,一般人能懂吗?普通人应该怎么用呢?而社会上充斥着“理专”很热切地想帮我们理财,可信度如何?真的有用可靠吗?该如何认识清楚呢?

挡不住的“金融创新

不可否认的,金融已经贯穿每个人生活的所有场景,金融知识和工具已经成为刚性需求,你比别人懂得越多,你的财富也越比别人多。一模一样的原始财富,选择不同的金融产品,会完全改写你未来的财富格局。

但,专业的金融财务学充斥着繁琐的数学演算公式、天书一般的专业术语,只有所谓“金融专业者”圈内人才可能懂。而一般市井小民急切需要知道的是,金融是什么?有什么用?怎么帮助我们保卫财富,进而创造财富?

我们知道,金融与我们的生活关系之密切,远远超过了我们一般的认知。不过,金融是否就是“货币”?是不是就是“钱”?而“钱非万能,没钱万万不能”,已是现代人琅琅上口话语,但“问世间,钱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却被人传诵,而“神秘的钱”,更早是已故的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海耶克(F.A. Hayek)1992年就在《不要命的自负》(Fatal Conceit)书中明说的,他说:“货币,或者说我们们平常所使用的‘金钱’,是所有事物当中最难理解的东西。”

他指出,人类对于金钱流露出既爱又恨的心理,金钱是自由最有力的宝贝,同时也是最为邪恶的压迫工具。海耶克认为货币的运行,就像语言或道德那样,是一种自化的秩序,而解释这种秩序的理论,又是最不容易求得圆满的。因此,货币专家们对一些重大的问题争论不休,有些专家甚至已经认命,不再追求圆满,因为在他们看来,各种细节必然都无法被察觉,而整个秩序又是如此的复杂,以致于如果能够抽象地说明货币秩序据以自化形成的种种原则,我们就应当感到心满意足;这种抽象的原则性说明,尽管带给我们很多重要的启示,却没有办法预测任何具体详细的结果。

货币面对的道德挑战

货币不仅让专家学者感到苦恼,道德家们对于货币的猜忌也几乎没有一刻松懈。货币好比是万能工具,谁掌有了它,谁就有力量,能够以最不着痕迹的方式,实现或影响最多种类的目的。对于这个万能的工具,海耶克举出两个让道德家猜忌的理由。一是虽然一般人一看就明白许多别的财富项目被用来作了些什么事;但,我们通常无法分辨使用货币究竟给自己或别人带来什么具体的影响。二是即使在某些情况下,货币所造成的影响可以分辨出来,但货币虽然可以用来行善,也同样可以用来为恶。因此,对于有钱人来说,金钱之功用在于其万能;然而,对于道德家而言,正因为金钱万能,所以金钱更不值得信任。而且,经由巧妙地运用货币,进而取得的巨大利益,看起来一如商业买卖,和体力付出无关,也看不出有什么其他的功德。事实上现在还有许多人,相信借钱取息和谋杀一样坏。

货币制度就像道德、法律、语言,以及各种生物那样,也是来自于自化的秩序,因此,也同样受到变异与演化选择过程的萃炼。然而,货币制度终究是在所有自化长成的结构当中,最不令人满意的产物。海耶克就举例说,自从基本上含有自动调整机制的国际金本位制,在专家们的指导下,被由政府刻意操纵的“货币政策”取代之后,迄今已过了好几十年;但,很少人敢说,在这段期间中,货币制度的运作有任何改进。事实上,根据人类过去的经验,货币确实并不值得信任,但不是因为一般人所设想的那些理由而不值得信任。而是因为货币经历过的演化选择过程,比别种制度受到更多的干扰。

由于受到政府垄断货币,阻挠市场竞争进行各种试验的影响,演化选择机制在货币方面,未曾充分发挥作用。海耶克进一步说,在政府的照顾之下,货币制度已经发展到非常复杂的地步了。然而,在此一发展过程中,由于政府从中作梗,几乎没有市场试验,也很少让市场自由选择可能适合它的制度。因此,我们到今天还不太清楚什么是好的货币,也不知道货币可以好到什么程度。

政府垄断货币并不适当

政府对货币发展的干扰与垄断,几乎在铸币开始被市场选作普遍接受的交易媒介时,就不断地发生了。海耶克严厉地指责说,没有货币,延远的自由合作秩序,就无法运行,但,货币几乎自始就遭到政府无耻的摧残,以致它竟然变成延远的人类合作秩序当中,干扰各种自动调适过程的主要乱源。除了少数几个幸运的短暂时期,整个政府管理货币的历史,简直就是一部诈欺和朦骗的历史。在这方面,海耶克已经证实,政府自己比任何在竞争的市场里提供各种货币的私人机构,都来得更不道德。海耶克说过不少次,如果政府不再垄断货币,则市场经济的潜能也许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重读海耶克对货币的剀切剖析,不禁对世人当前面临的金融风暴打颤,各国政府控制货币的欲望不但一如以往,而且还变本加厉。如何让货币不再继续被导入歧途,让货币、金融回归其单纯“交易媒介”或“价值的跨时空交换”的本质。否则,金融浩劫会是惯性的波涛汹涌、没完没了的。

返还单纯交易媒介的货币金融本质

如今即将进入电子钱币数位货币时期,又是一次革命性的货币演变,但对于货币到底是什么的疑问,不只是没有提出更明确的答案,反而让世人更眼花撩乱,也更为迷乱。“虚拟经济”毋宁是传神的比拟,此与“泡沫经济”同义,仅就我们曾眼见的信用卡引发的诸项弊端,以及金钱泡沫投机游戏一再带来的祸害来看,让金钱回归其单纯的“交易媒介”实在是太重要了。

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博士、金融学终身教授陈志武在2019年出版的《耶鲁最受欢迎的金融通识课》一书,已明确指出“金融的本质是价值的跨时空交换”,其实就是“交易媒介”,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是“承诺”或者是“信用”,也就是“伦理道德”。这在一千多年前唐玄宗开元时期的宰相张说七十多岁时写的〈钱本草〉文中,就以“道、德、仁、义、礼、智、信”明确表示了。

当今世界,不但人间的信用败坏,如今各国政府对货币的管控更不如人意,国际热钱的规模愈见庞大,美国联邦准备理事会(Fed)、国际货币基金(IMF)、世界银行的力量依然强大,而各类基金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各类货币令人眼花撩乱,货币是“商品”也被认为是理所当然。投机炒作司空见惯,货币金钱在一夕之间化为乌有的可能性愈见升高,现代人有如生活在空气愈见稀薄的环境中。

尽管如此,“金融创新”仍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原本简单的金融已变得让人眼花撩乱,任何人都无法脱离它,甚至于已陷入“金融创造财富并保卫我们的财富”的情境,“金融投资”成为家常便饭,但我们对它的了解却还远远不够。陈志武教授的这本《受用一生的耶鲁金融投资课》新书可说正是及时雨。

“金融投资”讲清楚说明白的一本书

当出版社编辑电邀我为这本书写序的当儿,HBO正在播映《炫目之光》(The Blinded by The Light)影片。片中移居英国的巴基斯坦籍父亲一再谆谆告诫其子要结交犹太人,并时常向犹太人讨教且向他们看齐,因为犹太人最会赚钱理财。那么,为什么犹太人会被认为是世界上主宰金融世界的群体?金融是富人俱乐部吗?人类规避风险的手段有哪些?这本书提供了答案。

陈志武教授在书中证明:这个看起来很复杂的金融世界,其实不用公式,不用长篇大论。即使没有专业背景,一般人也可以知道它是什么,它怎么创造、升级和保卫我们的财富。

这本书仍和上一本书一样,从金融的起源讲起,透过我们生活中和历史上的各种案例,阐述了金融的意义和价值、普惠金融、债券市场、基金市场、股票市场、金融衍生商品等与我们一般人生活紧密相连的内容。有助于一般庶民更好地理解和掌握金融知识,看透背后的财富运转逻辑,合理运用金融工具,获得更好的生活。同样地很值得一读!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金钱的迷藏:货币万花筒
吴惠林:重拾古人的智慧
吴惠林:有“德”才能走向民主化金融创新之路
金融市场改革难 陈志武称中共干预是主因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大管家石刚被免职 李克强失影响力?
【秦鹏直播】黄明志流泪回击中共封杀:人们觉醒
【财商天下】人民币飙涨 套利资本“兴风作浪”
练乙铮:中共激化国际矛盾 制造冷战局面
【新闻大家谈】美挺台参与UN机构 能否破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