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2020美国灾难性大选

人气 1741

【大纪元2020年11月09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ger L. Simon撰文/张雨霏编译)一切都始于邮寄投票,这种为丑闻准备的投票程序,相当于选举人驾驶B-52同温层堡垒轰炸机在美国领土上空飞越,好像他们处在敌军后方,可以随意投下选票。

如果要设计一种可以颠覆甚至破坏民主的制度,那么普及邮寄投票(当然不是要求公民提出投票申请的一般性缺席投票)将是首选或接近首选。

这会出现什么问题呢?

那不仅仅是明显的死人投票、已经搬迁的人投票、非法外国人投票、无法识别却已通过身份验证的签名、没有纪录的签名、盖章日期早于到达日期的信封、丢弃在沟渠中的选票、“收割选票”(ballot harvesting)、外国代理人大批暗中投票、截止日期不断变化,如俗语所说的“移动球门柱”(move the goalposts,指在一种情景或一个行为中,通过不公平的方式改变规则,以使一些人难以达到目的),以及谁知道还有其它什么问题。

【译者注,“收割选票”又称“收集选票”(Ballot collection),是指由第三方、志愿者或工人收集选民的缺席选票然后送往投票站或选举办公室,而不是由选民本人直接提交给选票站点。该术语由加州共和党首创,暗指不正当选举行为。但是这一行为在2016年被加州民主党立法,由州长布朗签字生效,成为合法行为。】

邮寄投票为制造混乱提供真正的保证,而这是我们过去和现在一直采用的投票方式。

没有人真正知道发生了什么。

采取邮寄投票的理由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大流行,但我强烈怀疑它不仅如此。我怀疑,实际上我敢肯定,一些人的意图是以大流行病为借口推行邮寄投票,因为他们知道这种方式会造成这种混乱,几乎就像为选举制度制造的另一个“安提法”。

我们如何知道它在某些方面是有意为之的呢?

有很多先兆警示。据公众利益法律基金会(PILF)的说法,仅在今年6月初选中,内华达州克拉克县的223,000张选票(占该县包括拉斯维加斯选民在内的17%)被随意地寄送到一个错误地址。

尚无证据表明这种情况已得到纠正。PILF主席兼总法律顾问克里斯蒂安‧亚当斯(J. Christian Adams)称邮寄投票“很容易导致舞弊的混乱局面”。

PILF发布了一段相当滑稽的视频(如果不是那么令人沮丧的话),记录他们的调查人员前往一些选民所注册的地址,结果发现这些地址都是些商业企业,而不是他们居住的地址,可能这些假定的选民在这些地址的企业中工作过,也可能没工作过(在一些企业中,似乎没有人听说过他们)。真没想到,其中还包括一家废弃的矿场。

(译者注,非营利组织PILF是美国一家致力于选举诚信的保守派法律团体,成立于2012年,其宗旨是为了协助美国各州及地方政府完善选举诚信事业,并与美国大选中的违法行为做斗争。PILF凭借该领域的众多专家,力求保护投票权并维护美国大选的宪法框架。)

毫不奇怪,内华达州共和党的律师团队刚刚就目前3,062起(但还在不断增加)选民舞弊案件向司法部长巴尔(Attorney General Barr)递交了刑事转介(criminal referral)。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在最近发布的一条推文中,坚持认为在总统选举中宣布胜利者是新闻媒体的职责所在,而福克斯新闻(Fox News)近来看起来越来越像在实施一个“假旗行动”(false flag operation)。这些媒体一直在抱怨,没有证据表明选民存在舞弊行为……。好了,就这样吧。

(译者注,假旗行动,亦作栽赃行动或嫁祸行动,该说法起源于16世纪,是一种比喻表达,指通过使用其它组织的旗帜、制服等手段误导公众以为该行动由其它组织策动。栽赃行动常见于谍报活动及政治选举中。)

内华达州无疑只是一个开始。

转介内容无疑包括费城、底特律以及其它地方的选举官员和工人们“香蕉共和国”(banana republic-style,指政府无能、依赖外援的贫穷小国)式的行径。尽管法院已经下令,但这些选举官员和工人们仍阻止共和党民意观察员的工作,挪动投票扫描仪以逃避监督,他们就像那些俗语所说的“移动球门柱”一样。

要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公正世界的话,一旦他们(美国司法部)通过了这些转介,应该足以使得待处理的案件卷宗一直积压到2024年及以后的美国大选。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那些选举官员傲慢专横,无视国家立法机关的宪法权利,尤其是在宾夕法尼亚州。而且令人好奇的现象是,摇摆州的大量支持拜登的选民却不愿意去投票选举民主党参议员。

一些地区的民主党人表现得好像我们仍生活在前芝加哥市长戴利(Richard Joseph Daley,1902年—1976年)和肯尼迪父亲约瑟夫‧肯尼迪(Joseph Kennedy,1888年—1969年)那个腐败的年代,当时可以用钱买下大选,也许我们仍会这样做【只需问问亨特‧拜登的前商业伙伴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但这种行为必须停止。

美国娱乐传媒的那些聪明又时髦的头领们倾向于对这一切视而不见,他们暗示甚至是在说,所有选举中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腐败。无论我们做什么,它始终会存在。我们只需要忽略掉它。

但是在我们这个高科技时代,这种腐败的概率正在增加而不是减少。包括《华盛顿邮报》和福克斯新闻在内的一些最著名媒体发布的荒谬的、具有政治宣传性的民意调查,仅是危险的冰山一角,最终可能会击沉这个民主共和国,就像另一座冰山沉没了据称坚不可摧的泰坦尼克号一样。

其中,《华盛顿邮报》的民调显示川普(特朗普)以17个百分点之差输掉了威斯康星州,而福克斯新闻(见前文)只是稍好一些。

目前正在用更高的股价来庆祝大选的科技巨头,其操纵选举的能力更加强大,比任何人想像的都要强大。脸书(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捐赠1亿美元来支持美国的选举基础设施,特别是在摇摆州。

正如我们需要政教分离一样,我们现在也需要将科技和国家分离。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拜登也许赢得了选举,但我们永远无法确信。无论是哪种情况,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他的总统生涯(如果真发生这种事)将永远笼罩在阴影之下,而且注定是“许愿要慎重”(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的一个例证。

但这是另一篇专栏文章的主题。

(译者注,“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这种说法起源于伊索寓言,具有讽刺意味,意思是如果你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可能会导致无法预料的不愉快的后果,经常用来提醒人们在说自己想要某些东西之前多思考一下。)

原文The Disastrous 2020 Election Will Never Be Resolve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杰‧西蒙(Roger L. Simon)是一位屡获殊荣的小说家、奥斯卡提名的编剧,也是PJ媒体(PJ Media)的联合创始人。现在是英文《大纪元时报》的专栏作家。他最近的著作是《山羊》(The GOAT,小说)和《我最了解:道德自恋如何摧毁我们的共和国,如果它还未被摧毁的话》(I Know Best: How Moral Narcissism Is Destroying Our Republic, If It Hasn’t Already,非小说)。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美大选 为美利坚政权最后申辩
【名家专栏】美国选举战才刚刚开始
【名家专栏】我们目前所知的大选状况
【名家专栏】政府机构腐败 酿空前选举危机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中共内斗诡谲 压力阀测拜登?
【秦鹏直播】选拜登的人后悔了?习色厉内荏
【微视频】世卫改病毒测试标准 拜登加入送钱
【时事纵横】习批新冷战 拜登织网遏中共?
【财商天下】美盯上新疆棉花 品牌服饰背后故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