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武汉疫情致4大危机 习近平叫停防疫?

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学生宿舍的物品被随意丢弃。(网络图片)

当局征用病房。图为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学生宿舍的物品被随意丢弃。(网络图片)

人气: 2855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3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在全国80多个城市实施“小区封闭式管理”的半封城后,中共官方今天(2月12日)通报称,截至昨天,湖北以外的省市,每天确诊病例数已经呈现了连续6天下降。真实情况如何呢?我们一会儿来看爆料视频,用事实说话。还是提醒大家,有的视频画面可能会令人不安。

昨天,中共发改委秘书长丛亮表示,各地要“有序推动企业复工复产”。路透社报导,习近平发出警告,对疫情的防控措施过度,会伤害到中国经济。

当局在疫情蔓延的情况下匆忙要求开工,凸显出中国经济已经受到了严重影响,所以采取了“舍命不舍财”的做法。不过当局舍的不是自己的命,是老百姓的命,拿百姓的命在赌博。

用百姓生命赌博?

在昨天新闻发布会上,丛亮表示,要抓企业的有序复工复产,这是“保障疫情防控物资”的必然要求。疫情比较轻的地区,“尽快实现全面复工”。发改委表示,政府将帮助重要领域企业解决生产中的问题,使其尽快满负荷运转。

中共运输部门负责人今天表示,到18日(下周二)春运结束,估计会有1亿6000万人要返程返岗。

其实从前天开始,不同地方就已经有陆续开工了,这可能与当局对经济的担忧有关。

在2月3日政治局常委会上,习近平表示,有些“做过头”的防疫措施影响经济。有2位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在参考发改委和其它经济部门的疫情报告后,习就敦促地方官员,不要采取“更多限制性措施”。各地一些防疫措施不但不切实际,而且还引起公众恐慌。

习说的防疫措施,可能指的是各地关闭学校、工厂,封闭公路、铁路,禁止公共场所的娱乐活动,甚至封住户、小区、村镇和城市,及至封锁全省。

有微博爆料,北京当局已经向地方下达了“开路”命令,停止阻断交通“抗疫”的做法。中共官方没有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请求。

外界分析,四大危机,中共难解困局。

1. 中国经济危机

当局急不可耐让企业开工,凸显中国经济的紧张状况。瘟疫爆发前,在美中贸易战的催化下,中国经济长期累积的各种弊端都在逐渐显现,GDP增速已经降到了30年来的最低水平。

瘟疫爆发后,从放年假开始,全国企业都处于停工状态。这势必会进一步形成拖累,使已经尽显疲态、失去动能的中国经济雪上加霜,加速下滑。经济形势危急,当局似乎看到,如果再不开工,全年经济增长会受到更大影响。

经济压力下,当局只想到了经济,并没有考虑开工后的隐患。如果开工,疫情存在着进一步扩大的可能。

中共倚赖的流行病权威、卫健委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对路透社表示了担心:全国各地此时冒险开工,有机会导致疫情扩散。

前天(10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表示,新冠病毒传染性很强。有时候一句话的功夫,飞沫就可以传染给别人。“如果没有防护,局部病毒量又很高,2秒钟就会造成传染”。

另外中国经济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大量人口聚在一起。按照当局通报的情况,很多人在潜伏期没有症状显现,而且有的病例潜伏期长达42天。山西晋中市的一名65岁女性患者,从武汉返回山西40天后就医,两天后确诊染上了新冠肺炎。

假如工人中有一例是这种状况,在潜伏期没有症状表现,那么这个后果是不堪想像的。所以当局现在急令复工,实在令人不解。

用中国民间的说法,这是“亡命徒”的做法,宁可丢掉性命,也不丢失钱财。

不过当局舍弃的只是中国百姓的命,让中国百姓冒着被传染的风险开工。这就是一场赌博,赌资就是人民的生命。百姓能不能活着,就看自己命大不大。

中共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也认为,1.6亿人流动返程,难以避免下一个疫情上升的拐点。不过他表示,湖北以外省市,每天确诊的病例数“已经连续6天下降,已出现下降拐点”。

2. 疫情失控 当局推动“大跃进”

那么湖北的情况究竟如何呢,湖北以外的省市,真实情况又如何呢?

我们先说疫情重灾区武汉,无论是确诊病例还是死亡数字,武汉都在全国之首。

武汉医护奇缺 民众“染病等死”

武汉互助同济会的张先生对大纪元表示,有一对老夫妻都染病了,老爷爷受不了,昨天“跳楼自杀了”。今天他又发现一名男子躺在路边,已经去世了。他表示“尸横街头无人问”,这是真实的。

张先生表示,他们收到很多住不上医院的求救信。但是没有办法,“基本上都没有床位可以补”。

群友Alyssa表示,“武汉1000多万人口,医院和病床肯定不够,而染病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就一定会拖死的。病毒传染力强,所以现在其它城市才严得不得了,武汉人用自己的生命提醒了其它城市的人。”

志愿者张展骑自行车去了一趟武昌殡仪馆,想观察了解每天运尸车的情况。他在殡仪馆门口观察了20分钟,有3辆运尸车和一辆120救护车开了进去。一位当地居民告诉他,“每天只看见车辆进进出出的,原来都会有乐器的响声,现在都没有了”。

现在的武汉人最害怕的就是染病,“染病了就是过着等死的生活”。

叶小姐的父亲1月29日出现呼吸困难的状况,两天后被确诊患了新冠肺炎。但是直到2月5日,始终没有住上医院。家人每天用轮椅推着持续发烧的父亲,走几个小时的路程去医院打退烧针。

叶小姐几次找社区领导,对方说有上报。但是社区有41人感染,“无一人安排床位”,每次社区都是一样的回复。叶小姐的父亲担心连累家人,已经自我放弃了。叶小姐告诉《苹果日报》,她的父亲“非常绝望”,现在就是“在家等死,他的情绪非常不稳定”。

武汉市民梦霞70岁的母亲上月底也确诊了,但是医院没有床位,一直在家隔离,结果病毒传给了丈夫。女儿四处奔走,为父母张罗床位,但政府说她是闹事。

武汉病患激增 习下令“应收尽收”

2月8日,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以中央指导组副组长的身份去了湖北,代表习近平督战防疫。他转达习近平的要求,告诫武汉官员“应收尽收,刻不容缓”。称这“是一道不折不扣要执行到位的命令”,“对没有完成任务的,要动真格不手软”。

当局一声令下,武汉疫情防控指挥部下发了一份“紧急通知”,要求2月10日前完成5万张床位储备。2月15日前完成8万张床位储备,2月20日前完成10万张床位储备。

这个紧急通知,明显透露出这样一个信息,目前现有的医疗床位不够用。换句话说,当局预估至少有23万的确诊病患。

这个数字是否与实际染病人数吻合,我们持怀疑态度。不同渠道的消息相互佐证,当局的收治隔离只是其中一部分,绝大部分是“居家医学隔离”。有的甚至被强制在家隔离,楼房口、小区口被一一封死,不让人们出门。这部分在家隔离的人,并不在官方的统计数字当中。

新闻看点收到不少求救的邮件,而这样的求救信息,在微博、微信上每天都有,数量很大。2月6日到10日之间,求救的帖子大约在80~100条,11日高达200条。

但是今天(12日)出现了激增的状况,凌晨的4个小时时间,求救的帖子就超过了200个。这是令人心惊的现象,它的背后,可能是重症病患在跳跃式的激增,但是却得不到救治。

不过湖北省委书记、疫情防控指挥部长蒋超良在陈一新抵达武汉当天下令,要求2天内将武汉所有疑似患者检测完毕。

暴力征屋:学生赶走 老人赶走

当局这道指令,引发了一场新时代的“大跃进”。

2月9日,武汉软体工程职业学院的学生宿舍被当局征用了,建立了临时医疗站。工作人员把学生宿舍内的物品全部清空,拆除了宿舍房门。学生的书籍、生活用品全部像垃圾一样,散落在院子里。

还有网友爆料,为建隔离点,当局竟然征用了敬老院。网友爆料中质疑,“那么多老人被赶到哪去?”

《中青报》记者王嘉兴昨天发消息,“很难说武汉在变好,人伦惨剧继续在发生。遇到问题,社区、卫健委和隔离点互相推诿,病人就在中间耗着。此外,由于应收尽收的死命令,很多进不去医院的病情严重的患者被强制收进了隔离点。无人照料,几乎是在等死。”

但是10日,被武汉市民怒骂“狗屁书记”的市委书记马国强宣布,武汉人数排查达到99%。

当局真有这么高的排查量吗?

大陆网民hansyouyou很愤怒,“去他妈99%,一点公信力都没有,张口就来,满口谎言,你拿什么来99%。好友的奶奶已83岁高龄,目前人在武汉,已确诊为危重患者,生命危在旦夕,却还未被安排入院,希望大家多多转发,引起有关部门重视,尽早安排入院治疗!”

很多人可能看过这段视频了,武汉城区有大量的乌鸦群。乌鸦是喜欢吃尸体腐肉的,而乌鸦群徘徊在武汉城区,说明了什么呢?

网友爆料触目惊心

在网友的爆料中,有的看上去好笑,有的让人生气,有的则是令人触目惊心。

为了阻断病毒传播,各个小区都加强了疫情管控。一个视频中显示,有一名男子要进入小区,经过了多道关卡才得以进入,简直是“过五关斩六将”。严格控制是对的,无可厚非。但是下面这个,就有点令人啼笑皆非了。

有一个团结小区,为了防止外来人员进入,想了一个“绝招”——对暗号。要求居民出入必须说出“口令”,而且每天都会更换新的口令。

网友爆料图片显示,2月10日的口令是——问:最后一位浪漫古典钢琴大师是谁?答:弗拉基米尔·萨默伊洛维奇·霍洛维茨。就这个名字,人们就得拿出一定的时间来背。年轻人好一点,老人呢?

这个视频是来自湖北的一个农村,长在地上的大白菜被人偷走了不少。但是每一颗被偷走的白菜位置,都被人放上了面值不等的人民币。网友说“弹尽粮绝,文明偷菜”。可以想见,可能有不少人已经没有食物了,不得已去偷别人家的白菜充饥。

有这么一个视频,窗口放着厚厚的一沓人民币,旁边还有用人民币叠成的纸飞机。有人就站在这个高楼的窗口,向楼下一个一个的抛。

这是一位上吊自尽的老人,这得有多绝望,才会选择这条路?

还有这个人,他从高楼的阳台准备往下滑,结果中途坠落了。

这位老人可能是在与亲人通电话,他在电话中说,“我受不了了,我不想活了”。就在他说完这些话之后,突然间就倒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看到这些触目惊心的画面,不知当局看到这些视频会什么反应。但是我想,只要有一点人性在,心里都会非常难受。

成都七中的高三年级昨天在网络上开课了,语文老师有这么一段开学致辞,听起来非常令人感动。

这位老师说:“新冠肺炎还在肆虐,不知还有多少人正面临着生离死别,还有多少家庭从此没有明天。”

“对现在还挣扎在痛苦中的人们,谈生活太奢侈了,有些时候,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苦难必将过去,但我们不能把丧事当成喜事,不能把质疑换成赞歌,不能把追责偷换为免职。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有些人已经埋在了冬天。”

好的,以上就是今天的电视节目部分。如果您想收看完整节目内容,请到YouTube上搜索新闻看点。

3. 当局舆情失控

之前有位占星师发来邮件,说武汉有可能断网,以此阻断真实情况外泄。

今天接到网友爆料,11日夜里开始,武汉各小区有广播通知,近两天开始局部断网。当局的理由是“负面消息太多,会影响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对国内疫情的评断”。网友爆料还说,各小区将逐步开始对各户进行封条,严禁任何人出入。

这个消息目前还没有得到证实。但如果是真的,那么武汉就真的是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城了。武汉市民求救的渠道越来越少,人们的处境会更加令人堪忧。

“负面消息太多”,什么样的消息算是负面消息呢?是不是新闻看点曝光的这些内容,都算是“负面消息”呢?如果当局开放言论,给人们言论自由,还会有所谓的“负面消息”流出吗?

东营网报导了一位叫郭琪琪的女网警,自称“睡4个小时,刷微信20小时”。她说从腊月二十八开始,4个女民警坚守了7个昼夜,困了就去宿舍睡一会,手机也不敢离手。她披露,按照一级舆情预案要求,“从发现不实信息到核实再到辟谣,必须在30分钟内解决”。

最让网警忙碌的,恐怕是李文亮医生病逝之后。人们的愤怒已经无法遏制,网络上掀起了一股舆论风暴。

其中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艾晓明、北大教授张千帆、清华教授郭于华、独立学者笑蜀、郭飞雄等等,联合签署了一封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和全国同胞书。

信中写道,“堵住李文亮的嘴,放开病毒肆虐的路,中国乃至世界为中国人丧失言论自由买单⋯⋯唯有改变,才可望终结人祸;唯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否则,所有的悲愤,所有的泪水,终不免沦为泡沫。”

不过另一位签署者、学者郝建收到了当局的警告。他告诉BBC,他的单位通过短信和电话发出警告,明确要求他不许参加这类行动。此外许章润、郭于华等,社交媒体似乎也都受到了控制。

与此同时,对不断曝光武汉疫情的公民记者陈秋实、被人们称为英雄的方斌相继被抓,目前两人都是生死不明。陈秋实的好友徐晓东网络直播中说,陈秋实被当局以担心感染为由强制隔离了。而对方斌被抓,网友说是北京公安部直接下的命令。

舆论失控之下,当局已经采取了更极端的手段,封堵民众的嘴,“防民之口甚于防疫”。从中可以看出,当局心里多么不安。

4. 当局防民生变

当局的不安,不仅体现在给民众封口,还体现在当局所谓的9人抗疫小组。

在1月25日成立的这个小组当中,李克强是组长,副组长是中共常委王沪宁。小组成员有中办主任丁薛祥、中共副总理孙春兰、中宣部长黄坤明、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外交部长王毅、国务院秘书肖捷、公安部长赵克志。

9名成员当中,没有一个防疫专家,也不包括中共卫健委等主管机关。这就是中共的奇葩的防疫小组。

中国问题专家、台湾智库咨询委员董立文表示,这么重要的抗疫小组竟然没有卫生主管机关和防疫专家,这个名单看起来就不是防疫用的。“这不是抗疫工作小组,而是政治、宣传工作小组,以及防民变小组”。中共国家卫健委下面有疾病管制局、疾病指挥中心和专家组等,这些都被排除在抗疫名单外,一点使不上力。

董立文分析,中共当局还在用17年前的思维来防疫。当初2003年SARS就是动用国家力量,在十天之内盖一个医院给所有人看,这样的思维到今天完全没变。

用民间的一句话说,当局是越活越回来了。不过这也体现出一点,中国除了疫情失控,中共已经民心散尽了。

谁是下一个替罪羊?

不过当局可能不承认民心散尽。即使是这样,它也会把责任归咎到下面的官员身上。

前天,湖北省卫健委党组书记张晋和主任刘英姿被双双免去了职务,由新到任湖北的省委常委王贺胜同时接任。

张晋和刘英姿被撤职,引起不少人追问:下一个是谁?

有人猜是“武汉狗屁书记”马国强。因为他说排查人数高达99%,但被记者揭穿。“马书记是骗人,还是被骗了?”

也有人猜是在央视向北京甩锅的武汉市长周先旺。他说瞒报疫情是因为没有得到上级的许可授权。法广分析,从疾控中心可向北京24小时直报疫情来看,上级就是北京。“从中共独裁体制来看,众官唯马首是瞻,真正的上级是习近平”。周先旺被记者追问下曾说,“愿意革职以谢天下”,似乎在表明武汉政府不该独立承担责任。说白了就是“要死一起死”。

再有就是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和省长王晓东,北京对他们也不满意。陈一新来湖北督战之前,已经约法三章:“实行一小时通报、领导干部靠前指挥和激励问责”。明言对没有完成任务的,决不手软。话里话外,已经把湖北两大高官晾在了一边。

究竟下一个替罪羊是谁呢?我们可以拭目以待。不过还是那句话,只要中共体制不解体,换谁都一样。都在粪坑里,谁也好不到哪去。而中国百姓,也不会改变赌资和韭菜的命运。

好,以上就是今天节目的完整内容,是否对您有一些帮助呢?如果您喜欢并希望继续收看新闻看点,您可以点击视频右下角的欢迎订阅,这样我们有新节目上传,您就可以第一时间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闻看点分享给您周围的人。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20-02-13 6: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