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疫情严重 中共政府仍掩盖实情

人气 5969

【大纪元2020年02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一名旅居北美的匿名中国作家2月17日在英国《卫报》上发表文章,披露了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
的冲击下,中国医务人员和患者在苦苦挣扎的悲惨境遇。

该匿名作家在文中提到中共在疫情开始就掩盖信息,导致今天病毒迅速传播、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他原本以为中共会从中吸取教训,在今天这么多人死亡的情况下,会让信息透明些,暂时停止网络审查,但这种想法证明是错的。“政府仍在试图掩盖信息。”匿名作家说。

医护人员几近崩溃

“一个晚上,我接到了宋(Song,化姓)医生的电话。他在一家武汉的医院刚刚完成一次轮班,就又要再回去上班。他告诉我,已有数个星期没有睡上一整晚觉也没有一天的休息。他记不得上次与家人在一起或吃顿热乎饭是什么时候了。在工作中,由于医院各处缺乏防护用品,他不得不用雨衣将自己裹起来。他的一些同事甚至穿上了尿不湿,就是为了避免必须脱掉防护服。”匿名作家说。

一名病人在一家武汉医院死亡,家属气愤至极,打了医生,令两名医生严重受伤。宋医生说,希望病人家属能够理解,他们作为医生已经尽了力了,每天超负荷不停止地工作,筋疲力尽,设备不足。由于缺乏床位,他不得不拒绝很多病人。

这位匿名作家表示,宋并不是唯一一个通过社交媒体寻求帮助的人。和他联系的数十名医务人员都描述了一种绝望的境地。

除了缺少口罩,手套和防护服外,医务人员还因工作量繁重而承受极限挑战。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科讲座教授许树昌表示,经过长时间的艰苦轮班,在茶室和会议区,医院工作人员之间会发生交叉感染。

目前已有大量的医务人员感染病毒,甚至死亡。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的一名武汉护士朱宁(Ning Zhu,化名音译)预计,她所在医院的500名医疗工作者中,超过130人受到了病毒的袭击。

大量患者为寻求治疗受尽苦难

这名匿名作家说,他也收到很多来自患者的求助。这些人已经在拥挤的医院大厅里待了好几天,他们担心得不到病毒检测和治疗,最终死于新型冠状病毒。一些人已经病了将近一个星期了,他们的家人也开始感到不适。但是他们要等待很长时间才能被诊断和治疗。

一名林姓(Lin,化姓)的大学生开始感到轻微头痛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得了感冒。因为当时还没有发布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官方信息。但她的情况急剧恶化。当局下令交通停运后,她和母亲不得不行走数小时才能到达医院。她在医院大厅内等了一整夜,然后获得一些药物,被建议第二天再回来,也许那个时候会有病毒检测试剂盒为她做测试。

她在一月底被诊断。她的母亲在照顾她时也被感染。她们一次又一次地被告知要留在家里,等待被送往医院。随着时间的流逝,林似乎变得越来越沮丧。一天晚上,她告诉这名匿名作家,她感觉自己正在等待死亡。

“我们上次通话时,她(林)又回到医院,再次等待:‘如果只有一张床,我会让妈妈去。她的健康状况正在迅速恶化。我要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她无法停止哭泣。”匿名作家写到。

林并不是遭受苦难的唯一一名患者。匿名作家说,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有超过15万人(主要是患者及其家人)寻求帮助。通读这些帖子,很明显,什么都缺。许多人必须决定是否优先考虑他们的母亲或女儿,孙子或祖父,妻子或丈夫进行治疗。

是什么导致这个国家发生所有这些悲剧

“了解到医务人员和患者都在苦苦挣扎后,我就在不停地思考是什么导致了这个国家发生的所有这些悲剧,而这个国家原本应该从17年前的萨斯(SARS,也称非典)爆发中学到很多东西。”匿名作家说。

疫情爆发初期,武汉当局掩盖信息,并对8名最先披露疫情的医疗工作者加以训诫,称他们是“谣言散布者”。匿名作家说,这些所谓的“谣言”实际上都是基于在武汉医院里面诊断出的一些感染病例。如果当局当时不是镇压“谣言”,而是下力调查这些病例,可能会挽救很多生命。

“一月中旬,一名护士告诉我,武汉的医务人员被告知不要穿防护设备,以免引起恐慌。后来,宋告诉我,医务人员被要求不要在公共媒体上呼吁求助。现在,全国大量的医务工作者被感染。”匿名作家说。

他还说,即使到现在,这么多人的生命被病毒夺走,“(中共)政府仍在试图掩盖信息”。成千上万条寻求帮助的帖子被删掉了,包括林的求助信息。“中国媒体的编辑们告诉我,我不能写任何负面反映政府的内容。”匿名作家说。

他还表示,政府官员将其政治利益置于公共卫生之上“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鉴于该病毒的迅速传播以及中国疫情的严重性,“我原以为政府可以暂时放下审查和宣传。但我错了”。

《卫报》近日报导,在意大利留学的刘梦迪(Liu Mengdi,音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武汉的亲人遭受中共肺炎的折磨。她在微博上将家中患病的外祖父和父亲求助无门的情况写下来,并呼吁大家的帮助,但遭到中共当局的警告。她被告知停止张贴求助信息,只能张贴“积极”信息。

CNN此前以中国医务人员为例分析称,尽管急缺医疗用品提高了医务人员的感染概率,但实际上在疫情爆发初期、医疗用品尚未用尽前就已埋下造成今天大量医务人员感染的隐患。

中共政府在疫情爆发初期曾多次强调,疫情可防可控,导致很多人并未意识到健康风险而被感染。#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医师教你口罩正确戴法!摘口罩错误也易感染
德7名中共肺炎患者出院 首批归国者结束隔离
分析:大陆疫情信息不透明 对经济危害大
周咨询增2倍 中共肺炎促中国买家澳洲购房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一场大重构和大觉醒的战争
【欺世大观】为中共立功的特务 个个难逃厄运
【新闻看点】鲍威尔或炸翻乔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思想领袖】戈萨尔:媒体无权宣布大选结果
车评:是仪表还是萤幕!? 2020 M-Benz GLB250
【远见快评】海怪是啥?川普“解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