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肺炎人传人 年初武汉就有医生预警

袁斌

人气 1321

【大纪元2020年02月20日讯】众所周知,公众第一次获知武汉肺炎会人传人是1月20日,公布这个讯息的是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那么在这之前有没有人已经发现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会人传人,并告知了有关方面呢?

据腾讯网2月17日发表的《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写的“武汉中心医院医护人员感染始末”(网址:https://new.qq.com/omn/20200217/20200217A0PZTP00.html?from=timeline)一文披露,早在钟南山公开肯定武汉肺炎会人传人前20天,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就已向院方发出了同样的预警信息!

该文说,艾芬1997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后,进入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作,现任该院急诊科主任。据她介绍,2019年12月18日,一名65岁的男性个体经营者来到医院南京路院区看急诊。在五天前,他出现发热症状,体温高达39.1°C,发热前有寒战,但无鼻塞、流涕、呼吸困难、咳嗽等症状。此前在12月16日,该男子先是到医院门诊就诊,经过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奥司他韦及乐松片等三天对症治疗无好转后被收入急诊病房。急诊科医生给该男子尝试了碳青霉烯类高级的广谱类抗菌素,依然无任何好转迹象,而其肺部感染表现为“双肺多发散在斑片状模糊影”。

12月22日,该男子转入该院呼吸科救治,12月25日转入同济医院,再之后,转入专门收治传染病人的金银潭医院。在后来的追溯过程中,艾芬了解到,该男子是华南海鲜市场的一个送货员。

12月27日,艾芬接诊了第二例此类病人,是一名40多岁来自武汉远郊区的年轻人,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在当地诊所治疗了一周多,高烧不退,肺部感染严重,指脉氧为90%。这个年轻人随后被收入呼吸科,做了纤维支气管镜与肺泡灌洗液检验。12月30日,送检的结果出来,该男子感染的是一种冠状病毒。看到化验单上标注有“SARS冠状病毒”字样,艾芬感到“很可怕”,第一时间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部门报告,但医院有没有再向上级疾控部门报告,她并不清楚。

这份检测报告,于12月30日下午被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发在同学微信群里,并被大量转发。艾芬称,当时大学同学私下问她关于冠状病毒的消息,她就把检测报告发了过去,并特别用红圈对“SARS冠状病毒”进行了标注,但不知这份报告后来是怎样流出去的。

几乎同时,12月28日,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接诊了4例和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发热病人。到2020年1月1日前后,医院共收治了7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12月29日,艾芬所在的急诊科向医院公共卫生科上报了这7例发热病人中急诊科收治的4例。公共卫生科回复称,已上报汉江区疾控中心。在急诊科上报的 4 例病例中,有一对母子,儿子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母亲去海鲜市场送饭,并没有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的物品,但依然染病,而且病情较重,艾芬当时就推断,这个病可能“人传人”。

1月1日,她再次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医务处报告了该诊所老板收治了多例病人的相关消息,希望能够引起重视。她担心,“一旦急诊科医生或者护士被感染得病了,就很麻烦”。

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了27例“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相关情况,称到目前为止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就在这天凌晨,李文亮受到了市卫健委和医院的警告和批评。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有8人因“发布转发不实消息而遭传唤”。

1月1日晚将近12点,艾芬也接到了医院监察科的信息,要求其第二天到监察科谈话。1月2日,在和监察科纪委谈话过程中,领导批评她“作为专业人士没有原则,造谣生事,你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导致社会恐慌,影响了武汉市发展、稳定的局面”。艾芬提及了这个病可以人传人,但没有获得任何回应。我理解,艾芬这么说其实就是对这个病的传染性和危害性发出了预警,作为一个一线医生,她这么做可以说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可悲的是院方却毫无回应。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1月2日起,医院要求医务人员之间不许公开谈及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时候口头提及。对于前来就诊的患者,医生们也只能讳莫如深。

在和医院反映情况无果后,1月1日起,艾芬只得要求自己科室的医护人员先戴起了N95口罩。

说到这里,这里还有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就是院方在获知了艾芬发出的预警之后,有没有将其及时汇报给上级主管部门,如果汇报了上级主管部门有无回应,如果有回应又是什么内容的回应,“武汉中心医院医护人员感染始末”一文中均未提及。不过,根据武汉卫健委1月初两次公开否认病毒会人传人来看,他们没有接到或者接到了但没有采纳艾芬反映的预警信息这一点百分百是可以肯定的。

按说到2020年1月1日前后,艾芬所在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收治了7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而且其中有两例就是艾芬接诊的,现在她本人亲自向院方反映这个病会人传人,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这样的大事院方理应及时上报,上级主管部门接报后理应及时摸清情况,及早采取对策,但院方当时竟然对艾芬的预警无任何反应,还无中生有的批评她“造谣生事”,并且严禁医务人员谈论不明原因肺炎,这明摆着不是失职是什么?!当然,如果院方当时及时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了艾芬发出的预警信息,是上级主管部门对此置若罔闻,那失职的就是上级主管部门。总之,两者之中肯定有失职的。

试想,在艾芬对院方发出疫情预警后,如果院方能迅速回应,层层上报,上级部门接报后能及时正确应对,还会有后来疫情的爆发和蔓延吗?可见,武汉肺炎的爆发蔓延绝对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什么比中共肺炎更可怕?
武汉医生刊文总结疫情7大教训 中共忙删文
中国大批医护感染中共病毒 谁之过?
【四维健康】中共肺炎病人突然倒地死亡 原因为何?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游青岛返粤 民众遭强制隔离
大疫下解救有道 历史启示带您闯过中共肺炎
【珍言真语】梁锦祥:拜登丑闻曝中共靠港漂白
【有冇搞错】一带一路遭毛思想打击
【大选观察】拜登的烫手山芋:扩充最高法院
【重播】川普亚利桑那演讲“让美国再次伟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