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隐匿疫情酿祸 武汉人要求国赔

人气 12244

【大纪元2020年03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方净采访报导)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全球造成人命和经济的巨大损失,世界各地追究中共责任的呼声越来越大。武汉市民张勇(化名)对大纪元表示,由于政府隐匿疫情,才酿成这巨难,“这不是属于天灾,是属于人祸。活着的人都要赔偿。”

“我母亲六十多岁又没有什么疾病。刚刚退休几年,突然就因为这个,人都没有了。”张勇说,“我们是直接受害者,由于政府的过错,这是明打的事情。我们肯定要求赔偿。”

张勇同时表示,武汉的死亡人数无法估计,政府的数据绝对不可信,“据我所知,绝对不止两三千人,我开出租车的,什么事情没见过。我知道就有五、六家殡仪馆满负荷地烧。有些一家都全灭了,你知道吗?很多。”

老百姓生活也陷入绝境,“企业垮了,经济收入也垮了。没有收入怎么办,以后还要面对生活怎么办。小孩饿死了,这都是真的。”他并提到,目前精神病院人满为患,“人受不了这个压力,受不了这种恐慌,还有跳楼的,自杀的,不晓得有多少。”

回溯这两个月的过程,他以武汉当地人所看到的、了解的、以及家人所亲历的种种,指证中共官员说谎,掩盖疫情、欺骗百姓,还打压说真话的人。他质问,“我们老百姓酒驾以后是不是被判危害公共安全,那它这行为严重危害公共安全,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死了那么多人,它不用负责吗?”

“我把我妈所有看病的视频都录在我手机了,有视频还有单据,我能出去的时候,要找律师,要找国家赔偿都行。”他说。

核酸检测是假的 门诊处活人挨着死人看病

“我母亲过年前得了病,元月28号去世,发病到去世大概15天。”张勇说,中间看了3家医院,都住不了院,“最后协和医院收了,当时叫我妈在门诊等,从早上等到晚上7、8点钟,说有病床了,我们才帮我妈转上去,她就病危了,10点钟左右我妈就去世了。”

张勇提到,母亲应该是确诊了,不然医院不会收。“肺部感染吧,双肺纤维玻璃状。但是核酸一直没通过,因为我妈的症状是不发烧,不咳嗽。”他指出在新华医院做检测,前后三天才拿到核酸检测报告。“报告后来在协和医院医生一看,问我们哪里做的,他说是假的,重做。简单地说我妈在最后一道还没来得及做就已经病故了。”

后来他了解,当时依核酸检测结果来决定是否住得上院,实为掩盖病床不够的事实,“新闻说核酸检测的准确率只有30%,甚至不到,我当时很气愤,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说法,我妈住不了院,就是因为他们说核酸检测没检测出来,然后你告诉我说这检测(检出)率只有30%。”

“我认为30%都是假的,同济和协和是全国最好的医院,他们都不能把我妈收到医院里,试剂肯定是有问题,简单说核酸检测我妈没通过,他写‘阴性’(但是不排除阳性)的可能,这做了等于没做。”而且政府说不收钱,但新华医院做检测收了298块钱。

他质疑,武汉市搞核酸检测而且检测检出率只有30%,还有很多没确诊的病人死在家里,当局的目的是将死亡人数控制在一定的数字上,但实际的死亡人数远不止如此。

他回忆带母亲去医院看病时,门诊现场的恐怖情况,“我们当时吓得要命,死人就在门诊里面,因为拖都来不及拖走,活人就跟死人一起,挨着看病。你说我们心理压力多大?”

他说,当时仅仅封城半个月,但死亡人数已无法计算,“这半个月我敢说,武汉死了一、两万人。要不然武汉五、六家殡仪馆会不够烧,怎么可能?”

“有医生自己说,那时候武汉感染了将近40万人,为什么有的医生哭,因为太多了。”他说,武汉就像人间地狱一样。

掩盖疫情造成严重后果 中共不用负责任?

张勇表示,他在武汉土生土长,对于当地疫情的很多事看得比较清楚,“我妈不是属于第一批,第一批在过年前就爆发了,通过医生朋友告诉我,封城之前就爆发了,一开始爆发大概有几千人,控制不了,才封的城。”

他提到了,武汉中心医院发现的第一例感染病例,是由呼吸科门诊艾芬医师,把消息传给李文亮医师在内的八位医生,后来他们全被打压训诫了,“公安局说他们造谣,然后就有专家出来说不会传人,这才造成武汉市这么严重的疫情,这完全是一些官员不负责任的行为(导致)。”

《人物》杂志、《南方周末》等媒体接力报导武汉中心医院的黑幕,包括党委书记蔡莉、院长彭义香,以及纪委书记李蜜等人应对疫情付的责任,其压制医护人员不能对外示警,并强迫他们在没有防护下暴露在巨量的病毒中,导致该院300多医护人员感染、4人死亡,4人仅靠仪器维持生命的惨剧。

张勇愤怒地说,“中心医院的书记,还是党的一把手,她不让所有医生谈这事情,开会时还不让人戴口罩,说怕引起恐慌。连口罩都不让戴。”但是事发至今,当局却对当事人没有问责,“我是不懂法律的人,都知道可以扣押,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死了那么多人,她不用负责?”

他提到,元月初他在武汉就听到不明肺炎,“那时候是说非典,后来政府说这是谣传。”所以整个事件就是政府掩盖的人祸,“如果当时政府就说这个事情可能会人传人,戴戴口罩,这个事情可能就不会那么严重了。元月初就确定下来(防疫),后面根本不可能这个样子。”

“绝对没清零,前两天我们小区里面就出了两例”

张勇表示,他母亲过世火化后,政府也不准家属处理安葬,“(骨灰)没有取回来,不让你去。一个多月了还没有通知我们,现在武汉市所有去世的人都不准办丧事。”

自从这次事件后,他表示对共产党这些官员的行径看透了,“自从我妈病了以后,跟它们打交道打得太多了,它不是今天吹,就是明天打,从来没有承担过它的责任。”

“反正(从来)不(承认)是它(中共)的问题,都(推卸说)是别人的问题,从来没有担当,看到它们这副嘴脸,我就气爆了。”对这些共产党员,“每次他们过来我都骂他们(共产党员),你们害了多少人?”

张勇认为,中共直到今天都还在掩盖疫情,“据我所知,还在极力地隐瞒,我就不相信今天清零了,电视报的全部清零,绝对没清零,因为前两天我们小区里面就出了两例,但是他没有报上去。现在武汉基本上是这种情况,就是出了院的人又复发了,不是一个两个。”

他表示,复工也不可能,“复鬼个工,简单说吧,这个病根治不了,它有超级潜伏期,有些(隐性携带者)又没症状,他带着病毒谁也不知道,这是最危险的。”即使真的复工,“几个月、半年、一年都赚不到什么钱,因为现在这种情况,老百姓都知道,能不出门尽量不出门。”

精神病院住满了 跳楼、饿死者越来越多

张勇提到,武汉死了太多人,“我们家算两个,六口,就出了两个。你知道有多少家庭,是一家都没了。”

除了疫情,许多人现在饭都没得吃了,“人家要吃饭。你看有的人隔离得受不了了,没吃没喝得跑到派出所去,他犯过案子,自己跑过去自首。”

还有小孩饿死了,“我们那边两个小孩被饿死了,这都是真的,小孩的家都给抄,住了多少天都没人管。”

“连神精病院里面的人都住满了,好多人厌生的,没希望的,跳楼的不知道有多少,我都看到不少有跳楼的,自杀的、跳楼的,各种各样的,还有一家被入室抢劫,抢了60万现金,女的在家里被杀了。”

他说,现在整个社会情况动荡不安,“那些人杀抢,动不动拿车子撞,动不动拿把刀子砍,精神上出了问题的人,你知道有多少吗?”“受不了这个压力,受不了这种恐慌的,肯定越来越多。”

“人到绝境的时候,铤而走险的也有,所以现在很不安全,能活下来的,还要面对生存,还面对安全问题,种种方面的生活困难。”张勇说。

造成今天这样的乱象,他认为共产党难辞其咎,“说句老实话,(共产党)坏透了。”#◇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被隐匿的轻症染疫者 求医无门
【一线采访】收入见底 武汉人生活陷绝境
【一线采访】复工?你是湖北籍不能上车
【一线采访】武汉市民:对政府彻底失望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现场音频】援鄂医疗队:武汉比之前更危险
【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防备通缩
【有冇搞错】美国遭遇珍珠港时刻
【现场音频】小区现无症感染者 楼长紧急通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