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亲赴武汉剪彩的工厂 是德国疫情源头

人气 16340

【大纪元2020年03月25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李思路报导)3月22日德国总理默克尔承认她已开始自我隔离,为她注射疫苗的医生被检查出感染中共病毒。从2006年上任到2021年将卸任,她是德国史上在位最长总理。她过去14年,频繁访华,被中共媒体誉为“足迹遍中国”。

2019年9月默克尔武汉之行,亲自剪彩的德国企业把中共病毒带回德国,这个企业出现了德国零号病人。如今病毒不但威胁着德国人生命,也冲击着德国的经济。

德国总理默克尔常常被中共媒体称为中国的常客。她从2006年担任总理至今14余年,共访华12次,访问次数和频率在全球各国的元首中,仅次于俄罗斯的普京。当默克尔在2019年9月初第12次访问中国时,选择的压轴站就是当今已造成全球近40万人感染的中共病毒的起源地——武汉。

默克尔在武汉短短一天的时间里,除了参加了德国汽车配件公司Webasto(韦巴斯托)新工厂的启动仪式外,还到华中科技大学演讲,并参观了与德国多间大学有合作关系的同济医院。

在默克尔离开武汉不到3个月,这个她特意为2019年访华选择的城市成为世界焦点。她不曾想到,当时她亲自剪彩的德国企业把中共病毒带回德国,该公司还被指进而引发了意大利目前更严重的疫情。

3月18日,默克尔罕见地对全德观众发表了电视讲话。在讲话中,她表情严肃地表示“德国正面临二次大战结束以来最大挑战”。美国John Hopkins大学公布的当天德国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数是12,237人,5天后这个数字跳翻到29,056人,123人死亡,德国成为欧洲继意大利和西班牙之后,感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韦巴斯托中国雇员带病毒入德国

德国巴伐利亚州卫生部1月28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该州发现第一个中共病毒感染个案,是德国的首宗。确诊者是慕尼黑地区汽车配件公司Webasto的一位33岁的男性德国雇员,将中共病毒传染给他的是该公司来自中国的一名华裔雇员。

Webasto是德国一间具有超过100多年历史的汽车配件生产企业,总部位于巴伐利亚州慕尼黑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天窗生产商。除此之外,还生产电动汽车电池和充电器。Webasto自2001年开始在中国大陆投资建厂,陆续在广州、重庆、天津、沈阳、武汉、嘉兴等城市建立了共11间工厂。

该公司为德国三大汽车公司、美国通用等在华合资企业生产的汽车,和诸多国产车供货。2018年Webasto的287亿港币(37亿美元)的产值中,30%来自中国市场,在中国的雇员达3,500人,占Webasto全球13,000雇员的三分之一。

据彭博社2月12日文章指,Webasto一位到德国总部参加会议的中国雇员,在1月20日到达德国后,有轻微感冒症状,该雇员以为是飞行时差导致。可她在1月23日返回中国后又开始发烧,检测后呈中共病毒阳性反应。

在中国设有制造中心的德国汽车零件供应商Webasto,总部座落于德国南部的巴伐利亚(Barvaria)州。德国首名感染中共病毒的是Webasto公司的一名德国员工。巴伐利亚州卫生部长在德国第一名中共肺炎感染者被确诊后表示,Webasto有40名员工与第一病例属紧密接触者,将接受检测。(CHRIST OF STACHE/AFP via Getty Images)
在中国设有制造中心的德国汽车零件供应商Webasto,总部座落于德国南部的巴伐利亚(Barvaria)州。德国首名感染中共病毒的是Webasto公司的一名德国员工。巴伐利亚州卫生部长在德国第一名中共肺炎感染者被确诊后表示,Webasto有40名员工与第一病例属紧密接触者,将接受检测。(CHRIST OF STACHE/AFP via Getty Images)
与这位中国员工同时参加会议的一位德国雇员,于1月27日出现感冒症状,继而被确认感染了中共病毒。接下来韦巴斯托在慕尼黑,和另外两个德国城市分公司的多名员工,相继出现病毒感染症状,其中两人把病毒传给了他们的子女和妻子。
截止2月11日,韦巴斯托公司雇员和家人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数达到16人,这是当时中共病毒在中国大陆以外最大的一个人传人群组。

Webasto公司所在的巴伐利亚州(Barvaria)是德国感染中共病毒和死亡人数第二多的州,截至3月23日,全州感染人数达到5,719,27人死亡。

专家:中共病毒穿越国界传到意大利

尽管Webasto及时采取隔离员工,和关闭工作场所等措施,但这并不能阻止中共病毒在慕尼黑和整个巴伐利亚州的迅速传播。

从2月24日开始,中共病毒在巴伐利亚开始肆虐,至3月23日已造成该州的感染和死亡人数,分别占全国相应比例的20%和30%,并成为德国疫情重灾区。

中共病毒还穿越国界传到了意大利。意大利的一位病毒学专家认为,中共病毒在1月24日至26日被从德国带进意大利,造成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地区(Lombardy)疫情大爆发。

大利一位十几岁的女孩目送染上中共肺炎死去的亲人。(Photo by PIERO CRUCIATTI/AFP via Getty Images)
图为意大利一位十几岁的女孩目送染上中共肺炎死去的亲人。(Photo by PIERO CRUCIATTI/AFP via Getty Images)

持这个观点的是意大利米兰Sacco医院传染病科主任加利教授(Massimo Galli)。他在3月16日接受意大利电台Rai Radio 1的节目Centocittà采访时表示,即使意大利在1月31日第一时间中断了来往中国的航班,但病毒还是通过一个被感染了的德国人带进意大利,并引发疫情在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地区的爆发。

John Hopkins大学最新的数据统计显示,截止3月23日,整个意大利感染人数是63,927,6,077人死亡,死亡率已接近10%。北部伦巴第区这两项数字都遥遥超过其它地区,分别是4,892人和26人。

意大利媒体Primato Nationale3月11日的一篇报导说,加利教授的团队对意大利病毒的基因序列的查找,最后引向德国巴伐利亚地区。

加利教授发现意大利爆发的病毒,与德国发现的病毒基因序列匹配。( MIGUEL MEDINA/AFP/Getty Images)
加利教授发现意大利爆发的病毒,与德国发现的病毒基因序列匹配。( MIGUEL MEDINA/AFP/Getty Images)
那里疫情的爆发起源于Webasto,一位来自中国的女员工,参加了在摩纳哥举行的会议之后。这位中国员工在回中国后才出现症状,但不幸的是她已经传染了她的德国同事。加利教授进一步解释,Webasto这位上海公司中国女雇员,是被她在武汉的父母传染的。

据路透社3月12日从罗马发出的报导称,自从2月21日在富裕的伦巴第北部地区首次发现感染以来,科学家一直在寻找所谓的“零号病人”。加利教授和他的团队进行了广泛的分析。尽管他们还不能断定造成欧洲疫情大爆发的根源在哪里,但他们发现意大利伦巴第地区出现的病毒,和德国巴伐利亚的病毒的基因序列相匹配。

加利教授对上述意大利媒体表示,他的研究报告收集了所有的数据并将在近期发表。

默克尔因中共病毒被居家隔离

中国大陆媒体的另外一篇题为“默克尔就任以来第12次访华,这次为何而来?”的文章,却道出了默克尔选择武汉的真实原因。该文章一开始就提到经贸是默克尔访华的主要议题,默克尔的行程包括参观两家德国在华的汽车配件生产企业,其中一间Webasto新建成的工厂就在武汉,并且武汉集聚德国西门子,以及诸多中小投资企业。

Webasto在中国的发展也像默克尔的访华频率一样逐年增长,从1996年首次开展对华业务以来,到2020年1月份,Webasto相继在中国建设了共11间工厂和研发中心,中国是Webasto最大的单一市场,2018年销售收入超过100亿万港币(12亿欧元)。

默克尔2019年9月为Webasto(Holger Engelmann)武汉新工厂剪彩(Webasto网站)

默克尔2019年9月为Webasto(Holger Engelmann)武汉新工厂剪彩(Webasto网站)

9月7日,默克尔和武汉市长周先旺为Webasto在武汉的新工厂启动剪彩,参加仪式的还有Webasto的董事长Holger Engelmann,以及在华管理高层。投资5,500万欧元建成的武汉工厂,是Webasto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面积4.1万平方米,具备年产200万套汽车天窗、120万套电动车电池和60万套充电设备的能力。

上述那篇“默克尔就任以来第12次访华,这次为何而来?”文章,还提到了2019年德国正处于受到美国加征惩罚性关税的压力之际,汽车业作为德国的支柱产业,默克尔选择到武汉给德国汽车企业撑台释放出一个信号:中国市场备受德方赞赏和期待。

绕开人权重贸易

默克尔的这次访华受到全世界媒体关注,因当时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了3个月,默克尔作为西方和欧盟重要的一个国家领导人,是否或者如何表达中共在香港破坏人权和一国两制的行为,是默克尔面临的另外一个挑战。

像以往的访问一样,默克尔带领了一个庞大的商贸代表团,成员中的CEO或者董事长包括德国最大的化工企业巴斯夫(BASF)、宝马、德意志银行和西门子等公司。默克尔和中共总理李克强共签订了11项在航空、金融、汽车和能源方面的扩大合作协议。

德国之声驻北京政治新闻主编Michela Kufner在报导默克尔访问活动的节目中表示,默克尔在见面后的媒体会上表示,她向李克强提出了香港问题,但“任何期待默克尔能向中方发出原则性声明,以及明确表达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人都会失望的”。

媒体报导,默克尔在这场访华迎宾仪式上大多数时间都坐在椅子上,即使在演奏德国国歌时。现年65岁的默克尔近来频频在公共场合身体发抖,身体状况引人担忧。

去年9月,默克尔访问中国,在迎宾仪式上大多数时间都坐在椅子上,即使在奏德国国歌时,当时65岁的默克尔多次在公共场合身体发抖。(Getty Images)

2019年9月默克尔的武汉之行显然是一次不寻常旅行,它把默克尔自己命运,乃至整个德国的命运与武汉联系起来。无论是因为仰慕长江而来,还是为了德国经济利益。默克尔亲自剪彩的德国企业把中共病毒带回德国,病毒不但威胁着德国人的生命,也冲击着德国的经济。

德国命脉汽车集团——德国大众已宣布暂停在欧洲所有生产线生产。大众在80年代和八九六四之后凭借跟江泽民的关系网,在上海和长春建立了上海大众和一汽大众,奠定大众在中国垄断地位。为了大众汽车在中国国产化,大众把上百家德国汽车配件企业也带进中国,默克尔访问的武汉Webasto就是其中的一家。 #◇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德国疫情】感染人数破2万 总理默克尔超市购物(3月5日-22日)
疫情恶化 德国考虑限制出行 “周六很关键”
疫情冲击小企业 德国拨款400亿纾困
疫情笼罩下 德国居民阳台对唱鼓劲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成都一男子持刀被警开枪击伤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踪:欧洲疫情现缓和迹象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现场音频】援鄂医疗队:武汉比之前更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