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人领骨灰泣诉:追究凶手

人气 1704

【大纪元2020年04月02日讯】武汉市殡仪馆从3月23日起大排长龙,死去的家属按照当局的安排前去领骨灰。母亲因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而去世的丁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当局这样悄无声息地将死者下葬“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到现在为止,凶手还逍遥法外,你说我接受得了吗?”

丁先生说,“逼着我们把死者全部安葬了。”“社区说,如果到了清明节,我还不办的话,那所有的流程以后都得自己办,至于优惠是否还有,他们也不能保证。”

采访内容:

记者:安葬母亲这件事情,怎么样了现在,办到什么程度?

丁先生:社区通知我们是现在可以办,简单说吧,逼着你办吧,没有亲戚朋友,限制(送葬)人数,限制时间,全程他们说是陪同,其实我认为是监控。给我们一个优惠,现在办呢,武汉市现在封城后,所有自然死亡和因(中共肺炎)死亡的人一起办,夹杂着很多自热死亡的,优惠是所有手续,由社区帮助办理,丧葬费、骨灰盒都是免费的,墓地可以打七折,这个对我们武汉市民来说是十分优惠,一个墓地在武汉一般的价格都会选择七八万元人民币,打七折后相当于省了两万多。限制(参加)人数,很多亲戚朋友都谈不上了,连直系亲属都不可能了,我妈兄弟姊妹有8个,妈妈的家族是个大家庭,亲戚都不可到,解封之前吧,就逼着我们把死者安葬了,就是这样的情况。

记者:你昨天开始办的,还是前天?

丁先生:是从23日开始的。

记者:现在怎么逼你们呢?是社区吗?

丁先生:社区里,现在我们通知我们可以办,我自己去办,他们不允许,社区说必须要社区出面,告诉我说,殡仪馆现在不对个人开放。告诉我,如果我自己去,没有社区出面的预约,它(殡仪馆)根本不会接待。我也相信,因为现在我去排队的话,人家预约的可能要排到一两天,才能办这个事。刚刚开始,很多很多人。每个殡仪馆一天500个人,应该网上都能看得到吧,武汉市有8家殡仪馆,每天工作量差不多是一样的。还有我在网上看到,所有场所很多便衣,不让你拍摄,有的网友刚把手机拿出来,都不让掏出来。这是我在网上看的,我还没去,还在考虑这事,看看在清明节之前吧。优惠力度很大,社区说,如果到了清明节我不办的话,那所有的流程以后都得自己办。优惠是否还有,他们也不能保证了。我昨天的心情很复杂,这件事情被炒得很厉害了,我昨晚看网上关于殡仪馆开放的消息,看到很晚,上面有很多网友评论,我的心情跟他们一样,都是失去了亲人和朋友,我是直接受害人,我看了眼泪都流下来了。

记者:为什么要这样监控呢?

丁先生:我想有两方面,一是,可能主要是考虑社会舆论方面,一个谎言需要千万个谎言去掩盖,这些人不知道他们脑子怎么想的。纸怎么可能包住火呢?在说句可笑的话,这种行为都十分幼稚,事实是怎样的就是怎样,该承认错误,该追责就追责,这是对死者家属最大的宽慰,也是对武汉市民最大的宽慰。我认为,疫情发展到现在,政府没有承担应该有的责任,对死者的家属都没有慰问,连个简单的说法都没有。就逼着我们把我妈悄无声息地安葬了。限制参加丧葬人数,现在3到4个人,最多5个人,没有仪式,没有哀乐,就悄无声息地把死者下葬了,而且还是告诉你私人办不了,如果过了他们的期限后,就是自己去跑。我们家是两人被感染了,我和我姐、我儿子很幸运,当时的情况下我看很普遍,我看到网民的遭遇跟我是一模一样,又勾起了我的愤怒。我的想法也代表很多失去亲人的想法,失去亲人,无缘无故,到现在没有一个道歉,没有一个正式的仪式,政府该承担的责任都没有承担,对我们一句慰问都没有。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逼着你呀,清明节以后,社区就不管了。我和我姐、我儿子,加我姐夫,基本上不让有外人了。连仪式和哀乐都没有。我接受不了这个,第一这是我的母亲,第二亲朋好友根本来不了,他们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在心里上我肯定是接受不了的。我母亲完全是被冤死的,感情上和心里上都接受不了,人就这样没了。当时我妈在抢救的时候,我跟我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你放心,我是你儿子,我的生命是你给的,我不要了,用我的命换你的命。(哭泣)因为当时她也很害怕,她也害怕我被传染,也很担心,她一直到走的时候,意识一直都很清楚的。我是背着我妈去看病,最后几天我背着她(哭泣),人就这样没了。这一直是我的伤痛,这些人都是冤死的,实际情况我知道,我和我姐当时救我妈的时候,每天在医院里十几个小时,没有消毒液,口罩都是别人送给我们的,买不到口罩,我还背着我妈,我没被感染,一般的医务口罩,就是医生说的那个口罩就可以预防感染,我回来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洗手。我和我姐、孩子都没有被感染,我的朋友都说是我妈妈保佑我。开始李文亮(医生)说的,如果政府官员听了,这种代价太大了,几万人呐,如果政府在(爆发)20天之前,把真相告诉大家,我们都戴上口罩,就可以救几万人的生命(哭泣)。

记者:就是说也得(安葬)办了,是吗?还是说怎么样,你怎么打算啊?

丁先生:我昨天跟社区说了,我现在生活都困难,你如果让我办,首先我要看要承担多少费用,这是我要考虑的,我妈去世一直都是自己在承担费用,封城到现在2个多月了,本来我们家收入就不高,困难。

记者:你母亲死亡证明上写的是什么?是写的这个肺炎病吗?

丁先生:肺炎感染,病毒性肺炎,没有冠状两个字,现在我就疑问了,恨不得找医院的人给个说法,为什么不写冠状病毒。是工作失误,还是怎样,作为医院应该是很严谨的。我们的权利已经被人侵犯了,我们是受害者,我认为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到现在为止,凶手还在逍遥法外,你说我接受得了吗?卫健委的那些官员,武汉市的那些官员,公安局那些官员他们没责任吗?三四万个家庭,还有的家庭是全灭,他们不能这样冤死吧,对不对?到现在为止,没有人出来为这件事情承担责任。给全世界经济带来了大萧条,(中共)这些人都是历史的罪人。如果不追责,历史还会重演,对整个人类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他们送到国际海牙法庭也够资格了。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居民困家中 面临断粮
【一线采访视频版】:医院人满为患 求医无门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市民:首先要活下来
【一线采访视频版】封城近50天 武汉人生活困苦
最热视频
港实业家:美发布“开战诏书” 势必灭共
【世事关心】川普中国讲话 未讲的有哪些
【思想领袖】章家敦:中共淡化疫情致国际传播
【新闻第一现场】中共公安部急称“指导”港警
【直播回放】6.1疫情追踪:亚美尼亚总理感染
【珍言真语】张灿辉:活在真理里 恶魔不会长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