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视频版】父母湖北双亡 儿子欲状告中共

人气 1596

【大纪元2020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我现在真的感到这是个五浊恶世,没有比这更黑暗的世界,很残酷,很残酷,眼泪都流光了,很伤心。”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受难者家属利安(化名)悲愤地说,“现在就是太阳照到我身上,都是那种惨白惨白的感觉。”

4月6日晚(美东时间),湖北省黄冈市居民利安向大纪元控诉,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声称“病毒不会人传人”,误导民众,导致武汉疫情爆发,使无数生灵涂炭,家破人亡。其八十多岁的母亲因为听信当局疫情谎言,疏于防护,染疫身亡;父亲因承受不住打击,随后去世。

利安说,多年来,通过翻墙软件看大纪元、新唐人媒体,了解真相,明白中共一直在撒谎,欺骗国内民众。并表示:“大纪元是非常负责任的,是真正为民伸张正义的媒体。”

利安向大纪元表示,希望寻求国际法律援助,向中共当局“讨个说法”;也希望联合国介入,推翻中共当局,还中国人民公平、正义,让中国人民也能一人一票,选出真正优秀、合格的政府。

采访原文:

利安:你是哪儿啊?

记者:我是大纪元。

利安:我觉得大纪元很负责任的,真的是为民伸张正义的一个媒体。

记者:具体法律援助,你哪些方面需要法律援助?

利安:我不是经济赔偿,我觉得是讨要一个说法。我母亲她抚养我们一场不容易,在医院里面感染的,都没有确诊就直接转到那边去了。我怀疑是在那边去感染的。我哥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那个山东一个医师在这边隔离嘛,然后回家隔离14天,刚满的第二天早上就突然心脏病就去世了。

我妈本来是健健康康的,她在医院里面已经住了4年了,跟爸一起住了4年了,都好好的。她是慢性病,心血管,医院的医生把我妈都调养的很好的一个状态,结果我妈在医院里,我都不知道她是什么原因被感染。

记者:你上次说他们说不会人传人,你们就没有引起重视,是不是?

利安:我当时以为那个区是在武汉,跟黄岗这边没有关联性,就是这一方面我就疏忽了。然后他们也做了一个误导,就是没当一回事。因为他要早一点宣传的话不会去隐瞒公众,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因为这个信息的不对称,大家所处在的位置不一样,获得的情报也不一样。我妈染病的时候,我把那个电视里面的一些信息、翻墙软件的信息都告诉我妈了,叫我妈注意。但是政府层面上根本都没有什么那个,我们所以就疏忽了这个事情。所以我妈⋯⋯政府上面这里面有个欺瞒公众的一个行为。

记者:我现在明白了,你就是讨个说法,不是人死了就算了,然后还说他们做得怎么好啊。

利安:我现在强烈的感觉到这个真的是五浊恶世,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真的是五毒恶世,没有比这个更黑暗的世界了。很残酷很残酷,眼泪都有流光的感觉,真的是很伤心的,很悲从中来的那种感觉。我现在,太阳照我身上我感觉太阳都是那种惨白惨白的那种感觉。而且现在我妈她是因为有那个补偿,现在铁路社区的胡局长跟我说,打了几次电话说,催我们选公墓,如果选到我们当地的公墓的话呢就可以开证明,少收一万块钱。我还说了我说能不能通过货币化的补贴,补贴给我们,我到时候可以拿着我妈的这个钱去做善事嘛。

我现在真的希望能够,联合国能够介入,推行选一人一票,我们选合格的拥护的政党上台那是最好的。

记者:就说整个政府是黑暗的,是不是,对民众这个过程中?

利安:很黑暗的,天天到处标语标牌,中国梦啊什么,我感觉都是骗人的。政府剥夺我们的知情权,根本都不跟我们说那个武汉的真实情况。等事情发生了他才去说。然后就是,而且更加没有人性的就是我妈在病危的时候,我们想去见最后一面都不允许见。我哥从深圳坪山区,坪山区区长签字才能够回来,他是坪山区的第一个人,唯一一个人回来的。那个时侯都火车停,我们从深圳北搭火车,只能搭到九江市,然后九江挨着是黄梅,然后在高速公路上面路口,然后祈祷菩萨加持,然后才有一台车子过来,就是供电局的那台车接我哥回到家里面。然后没看到我妈最后一面,只是看到一副棺材。

记者:这是什么时候,发生在什么时候?

利安:2月5号到2月22号。我妈她是2月4号确诊的嘛,2月5号转到那个,2月4号判断是为疑似的,2月5号转到黄岗版的小汤山——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嘛,转到那边去了,我妈妈。这个真是呢,这个国家就像那个快要烂掉的苹果样的。哎,很糟糕的那种情况。

记者:你希望用法律手段状告当局,是不是?

利安:对呀,我希望能够,当然如果用中国的法律可能是告不通的。

记者:你希望在国际上面获得法律援助是吧?

利安:对啊。我加你微信,我把我妈的死亡证明都可以你,上面写的是新冠病毒死亡。

记者:这些东西你都留着,到时候真的会国际法庭起诉他们。

利安:要起诉啊,血债要血偿的,我觉得应该把这个政府要推翻掉。这个政府真的很烂的,很垃圾的那种的。每一个人都戴着假面具在那说话,一点活的不真实。你说政府为什么把这个病毒研究出来,搞不懂。我心情很复杂。我感觉你们生活在阳光下,我们也在阳光下面,但是感觉制度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记者:现在国外也比较严重,病毒也传到国外来了,共产党闯的这个祸很大的,所以国际社会,我估计就不会饶过它。

利安:共产党他对疫情的这个,有些数据他是隐瞒啦,他给的是虚假的数据。那么美国跟意大利是根据这个虚假的数据来建模的,进行电脑的一个预测推算。那实际发生是超出这种想法的。然后世卫的表现也是很偏袒中共。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把中国这个政党养虎为患,要把它培养的这么好,每年还跟它做生意啊。完全都是,跟强盗打交道一样的。

我担心我哥说真话可能会受到政治迫害,我就担心我哥。

记者:你哥哥说了什么啊,没有别人知道吧?

利安:我就担心嘛,我也不清楚,反正我哥性格也比较静不爱怎么说话。

因为政府无孔不入的,我接到电话10086都会提醒我这是海外来电,叫我注意安全,因为我们实际上手机啊、QQ、微信都被监控的。

原文:因中共肺炎 湖北父母双亡 儿子欲状告中共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视频版】黑龙江疫情延烧 绥芬河堪忧
【一线采访视频版】进ICU半小时死亡 1小时火化
【一线采访视频版】张展:大陆民怨已沸腾
【一线采访视频版】疫情下挣扎的老夫妻 一亡一染疫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思想领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种族灭绝
【未解之谜】两位医生经历的临死体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