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通俄门骗局 下一个认罪的是谁?

人气 2643

【大纪元2020年08月2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ian Cates撰文/秋生编译)自2017年初间谍门丑闻首次浮出水面以来,人们一直在强烈关注,是否有人会因为企图策划阴谋反对美国正式选举的总统而被追究责任。

一年多以前,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曾经透露,他已经任命康涅狄格州联邦检察官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负责调查通俄门骗局如何发起并且持续如此之久。如今,问题终于有了定论。

据《纽约时报》8月14日报导,前联邦调查局律师凯文·克林史密斯(Kevin Clinesmith)接受了一项认罪协议。

克林史密斯承认了联邦政府对他的虚假陈述作出的指控,并且向法官承认他更改了关键证据用于更新针对川普前竞选顾问卡特·佩奇(Carter Page)的监视令。

目前还不清楚克林史密斯为了达成这个协议承诺了什么,如果有承诺的话。为了写这篇专栏文章,我一直等到8月19日克林史密斯的控辩听证会举行,想看看是否会披露这个协议的某些方面,但是听证会从开始到结束都没有披露任何这类消息。

通俄门骗局再延续一段时间

克林史密斯犯罪发生在2017年6月为第四次更新针对佩奇的监视令做准备期间。

下面是来自司法部官方网站上的一段话,可以准确地概括克林史密斯到底做了什么:

“在一号人物公开表示他/她过去曾经协助美国政府之后,以及第四次提交《外国情报监听法》(FISA)申请之前,联邦调查局的一名监察特工(Supervisory Special Agent,简写为SSA)让克林史密斯询问OGA以核实一号人物是否曾经担任过OGA的‘情报来源’。2017年6月15日,克林史密斯给OGA的联络人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以澄清一号人物是否曾经是OGA的情报来源,OGA的联络人通过电子邮件答复了克林史密斯。2017年6月19日,克林史密斯修改了他从OGA的联络人那里收到的电子邮件,添加了‘不是情报来源’的字样,然后把邮件转发给了联邦调查局的监察特工。2017年6月29日,监察特工根据被修改后的电子邮件在即将提交给《外国情报监视法》法庭的第四份FISA申请上签字,然后提交。申请中没有包含一号人物的个人简历或者其在OGA的职位。”

(“一号人物”是卡特·佩奇;OGA是中央情报局CIA;联邦调查局监察特工是斯蒂芬·索玛(Stephen Somma)。)

2017年6月,为了继续对川普政府进行合法监视,代号为“交叉火力飓风”(Crossfire Hurricane)的行动小组通过与特别检察官穆勒(Mueller)合作,不得不掩盖了这样的事实:他们清楚地知道中央情报局已经告诉了他们佩奇为他们服务,他们与他长期保持着联系。

如果佩奇一直向中央情报局汇报他与俄罗斯情报人员的所有联系,他怎么可能背叛他的国家,成为普京的秘密俄罗斯特工呢?因此对联邦调查局的团队来说,绝不能让FISA法庭得到这些信息,以维持他们的欺骗性陈述。这显然能说明为什么克林史密斯如今很可能会被送进监狱,哪怕是只有几个月。

媒体仍在否认

克林史密斯成了经达勒姆调查而被定罪的第一个人。我对这条新闻很感兴趣,原因在于大多数媒体曾经花了三年多的时间嘲笑、谴责它是一个绝望的右翼阴谋论,可是如今仍然荒谬地拒绝接受不断发酵的间谍门丑闻这一事实。

在克林史密斯的听证会开始之前,穆勒团队的前首席检察官、现任NBC新闻的法律分析员安德鲁·魏斯曼(Andrew Weissmann)以及其他几位媒体人士都在散布一种说法,称这里并没有发生什么邪恶的事情,克林史密斯承认犯有联邦重罪只是因为他在判断上出现了一个小的失误。魏斯曼指出,克林史密斯也把中央情报局的电子邮件的未修改版本发送给了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内部的其他人。

这一辩护取决于这样一个前提,即只有克林史密斯一人知道:交给FISA法庭的中央情报局的电子邮件副本已经做了实质性的改动。

因此新的抗辩陈述是:克林史密斯在没有其他人知道的情况下,完全是自己决定修改将要提交给FISA法庭用于申请监视令的一份来自中央情报局的电子邮件副本。

这一陈述被如下事实否定:司法部总检察长霍洛维茨(Horowitz)已经透露,联邦调查局负责“交叉火力飓风”行动的监察特工斯蒂芬·索玛,也知道佩奇在中央情报局的地位。总检察长办公室在去年12月的正式报告中明确指出,索玛也向法庭隐瞒了这一点。

换句话说,克林史密斯远不是唯一一个向法庭隐瞒卡特·佩奇与中央情报局关系的人。

听证会上,克林史密斯向法庭做的辩护漏洞百出,声称“在当时”他认为中央情报局的电子邮件中关于佩奇是他们的长期情报来源的官方声明是不准确的,是这个想法导致他“纠正了”电子邮件内容,与更新申请一起送交给了《外国情报监视法》(FISA)法庭。

还会有多少间谍门指控?

穆勒特别检察官办公室花了近两年时间调查候选人唐纳德·川普或者任何与他或者他的竞选团队有关联的人在2016年大选期间是否与俄罗斯政府勾结。穆勒不仅从未判定任何人犯有与俄罗斯勾结的罪行,而且他也找不到足够的证据来支持任何一项有关此类活动的指控。

既然我们知道了谁是这第一起通俄门指控的“幸运赢家”,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谁将是达勒姆调查的第二起指控的“幸运赢家”?

我们等着瞧吧。我敢打赌,那些卷入通俄门骗局的人这些天没有几个能睡得好。

原文Durham Gets His First Plea Deal—Who’s Nex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莱恩·盖茨(Brian Cates)是德克萨斯州南部的一名作家,著有《没人问我的意见……反正它就在这儿!》一书。可以在推特@drawandstrike上联系到他。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左派为达目地 可牺牲法律道德
【名家专栏】制止假新闻策略:起诉媒体
【名家专栏】FBI欺骗参议院继续通俄门骗局
【名家专栏】房贷再融资将变得更昂贵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川普快拳击中共 多国首脑扎堆换人?
【新闻大家谈】德州查科技巨头 中共吹防疫遭批
【横河直播】三起诉讼不简单 美国文革由来
【唐青看时事】川普猛打中共 习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秦鹏直播】中朝争秀肌肉 蓬佩奥连番打击中共
【财商天下】投资中企角力激烈 川普斩吸金触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