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拜登或被民主党内部打败

杨威

人气 13491

【大纪元2020年09月21日讯】美国总统选举日还剩四十多天,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投票,从选民的热情看,形势渐趋明朗。

川普在摇摆州奋力出击,选民情绪高涨,支持川普的车队、船队、人流不断;拜登也尝试更多露面,却很难看到更多支持者的热情,拜登甚至面对寥寥数人发表演说,下飞机时还曾向空地挥手。

拜登也急于提出新政策,但仍然缺少亮点。川普提出了增加工作机会的数字,拜登不肯示弱,提出了增加政府采购、政府大规模投资技术研发的办法,似乎让人看到了所谓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影子。政府加大采购,花的都是老百姓的税收,这不是有效的促进经济循环的办法,更像一锤子买卖,偏离了市场经济规则,这也是中国经济走入困境的原因之一,在美国更行不通。这类计划经济策略,也反映了民主党不断向左转后的结果。

拜登最终可能不是败给川普,而是败给民主党自己。

拜登政策再现左转

拜登称政府大力投资技术研发,又似乎与现行中共的政策不谋而合,事实证明,技术研发的动力来自市场的创造力,不是政府。政府当然可以资助某些研究项目,如同现在美国正在实施的很多项目一样。美国技术仍然总体上领先世界,目前核心的问题是,中共一直在窃取,拜登回避了这个关键问题,却单纯希望拔高美国技术领先的幅度;假如纵容中共继续偷窃,美国政府花钱搞研发,最后再送给中共政权,岂不继续危害美国和世界吗?

这样的政策不仅带有明显的社会主义色彩,而且仍然有意回避了中共政权偷窃技术、渗透美国的严重危害性,也同样回避了如何应对中共政权这个选民很关心的话题。

拜登最近也改口称,赞成疫苗早日成功;还继续称可以更有效的防疫,但目前没有拿出真正有效的办法;用疫情攻击川普无能,仍然是拜登竞选的主旋律之一。随着二次疫情回落,这一策略不太灵了,但拜登以攻击川普为主轴的竞选策略没有变。拜登仍然不提追责中共隐瞒疫情,而是把全部责任推给川普。

这实际也是民主党的主要竞选策略,以攻击对手为主,但却拿不出更好的办法,只是为了攻击而攻击。川普也在不断攻击拜登,也常常不留情面,但川普的支持者们,更多把这类攻击当作一种调料,他们真正关心的仍然是川普的政策。川普能引起支持者的极大热情,主要因为选民信任他的能力与政策,能够给选民带来好处,中间选民也是如此选择。

拜登毕竟当了几十年政客,不会一点不懂这样的道理,但他的政策模糊,特别是对中共政权的策略模糊,主要是民主党内部影响所致。

民主党左派势力的影响

拜登在民主党内出线,并非真正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拜登最大的对手,实际是民主党内势力渐盛的左派。民主党的左派势力,很多人已经毫不隐讳社会主义者身份,他们对高税收、全民健保、社会福利等情有独钟,并打着环保的旗号,准备继续扩大政府、大包大揽。这些社会主义政策,对没有经济实力的年轻人、部分移民的吸引力最大,削富济贫成了共识,但这不是一个正常社会持续发展之路,更不可能成为世界强国之路。

面对民主党内的这一大股势力,传统民主党人无法明确拒绝。为了获得这些人的支持,民主党推出了拜登,以迎合民主党内不同的意见,拜登被迫采取了政策模糊,或者说不明确反对社会主义观点。

拜登对美国骚乱的态度,就是典型的民主党内各类意见的集合体。民主党左派利用骚乱,公开宣扬共产主义、无政府主义,向川普施压、向美国传统挑战,其他民主党人明知骚乱有害,也只能默许,有的甚至放纵。

骚乱引起大多数选民反感后,拜登也曾一度改变态度,靠向川普的法律与秩序,但眼看失去左派的支持,拜登又马上回到模糊态度,仅称反对暴力。拜登有较长的从政经历,当然知道骚乱的危害性,但为了争取左派的选票,被迫继续模糊。

9月18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在明尼苏达州德卢斯的一家咖啡店外。(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对华政策模糊的背后

拜登对中共政权的态度模糊,也是类似的原因。民主党是全球化的倡导者,虽然美国失去大量制造业工作,但很多跨国公司却获利颇丰,很多都是民主党的金主,他们不希望看到川普与中共政权脱钩。

如果制造业回到美国,工作机会当然增多,美国经济活力增大、社会财富增加,但企业成本会提高,利润会下降,竞争更加激烈。跨国公司老板利用全球化,大幅降低了劳动力成本,赚钱更容易,当然不情愿放弃。何况他们还对中国市场有幻想,只要自己能赚更多的钱,美国衰败、中共政权渗透、人权迫害,都不是这些商人真正关心的。拜登儿子在美国难有作为,但在中国却获得了高回报,有些商人并不在意这类畸形产物。

所以,拜登不得不指出中共政权的严重人权问题,也不得不承认中共政权与美国争霸的企图,但拜登却继续模糊的对华政策,同样担心失去了这些跨国公司的支持。华尔街也是一样,川普如果彻底与中共政权脱钩,中国企业难以在美国上市,华尔街就赚不到大笔佣金,更别提到中国开展金融业务了。

民主党的无奈

拜登的模糊政策实出无奈,假如在大多数选民关心的问题上清晰表态,就可能失去民主党内的某些支持,自然只能继续模糊。剩下的办法,基本就是攻击川普了,在这一点上,民主党内形成了共识。

川普已经明确反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如果获得连任,做出更大成绩,很可能延续共和党的政治时代,那民主党左派就更没有机会做大了。民主党一致认识到,此次选举实为生死存亡,用尽各种办法,也要把川普拉下马。

民主党左派只能暂时选择支持拜登,再图谋之后的蚕食。民主党内的传统人士,当然也知道这一点,但民主党现在处于弱势,为了选票,也只能暂时联合左派。因此,拜登被推为民主党的候选人。

9月15日,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的希尔斯伯勒社区学院,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在与数名退伍军人举行的圆桌会议之前,登台发言,并展示了他的日程安排小纸片,包括有关阿富汗和伊拉克有多少美军死亡的统计数据,以及有关美国疫情的最新情况。(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有争议的候选人

拜登只是暂时获得了民主党大多数的认可,实际民主党内也怀疑拜登的能力。前一段,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公开告诫拜登,不要与川普辩论,就是担心他的口才和应变能力。这类担心并非多余,拜登确实多次在公开场合,找不到讲话要点的小纸片,甚至现场询问随从,拿到后还展示给观众看,有时直接拿着纸片照读,还会出现念错数字的情况。

拜登已经78岁了,老态尽显。外界一直有质疑,民主党真认为拜登可以做8年总统吗?甚至有媒体探讨过,即使拜登当选,副总统可能随时会接替。

拜登与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Kamala Harris)搭档,本应称为拜登-哈里斯(Biden-Harris)阵营。拜登有时却念反了,称为哈里斯-拜登(Harris-Biden)团队。人们或许会原谅他年老口误,但他的副手哈里斯,竟然也说出了哈里斯-拜登(Harris-Biden)组合,似乎哈里斯随时准备接班。

拜登与川普相比,本就没有优势,假如没有中共瘟疫来临,拜登基本没有机会。如今瘟疫的主题正在散去,拜登却受制于民主党内部,拿不出真正能与川普竞争的清晰策略。拜登本来可能有些机会,现在却只剩下继续攻击川普的办法,左派媒体也只能不断操作民意测验了。但川普巡回演讲造势,支持者热情浓厚,拜登的支持者却相形见绌。

由于民主党一贯的“政治正确”,导致了拜登政策模糊,缺乏竞争力,不但难以争取中间选民,最终还可能失掉民主党内部的某些支持。民主党内部正在打败拜登,接下来的总统选举辩论,或许很有看头,或许会很乏味。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川普造访加州 支持者:他是奉神意在拯救美国
川普:毫无疑问 任期内最大困难是病毒疫情
川普在费城与选民对话 华人:支持他连任
【名家专栏】川普痛击对手 将大获全胜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再访密西根演讲 双方争夺激烈
【珍言真语】马仲仪:港康码将上路 免检有漏洞
【远见快评】司法部查亨特说明3点 五中释信号
车评:双色多变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闻看点】备战总动员?五中公报泄习近平心头患
【拍案惊奇】美大选“神算”开口 中共甩锅新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