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安全专家:识破共产主义在西方惯用伎俩

人气 1557

【大纪元2020年09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Renate Lilge-Stodieck德国采访报导/余平编译)“共产主义在当今社会里以多种面孔出现,而它首要一点就是要极权,这意味着个体的自由是由所谓的政治精英施舍分配的。”德国前联邦宪法保卫局长马森说,他呼吁各界,如今更要看清共产主义的真面目,并识破其伎俩。

德国宪法保卫局前局长马森博士(Hans-Georg Maaßen)日前接受德文大纪元记者专访,与读者分享了他关于德国共产主义问题的观点,揭露了在今天,共产主义在西方运作的手段。在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是负责国家安全事宜的政府机构。

听新闻:

(听更多新闻请至“听纪元”平台)

共产主义在当今西方社会改头换面

审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尤其目前全球发生的政治事件,马森认为,很多都与共产主义渗透有关,当今共产主义也随着时代的变化改头换面了。

马森明确指出,“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有很多表现形式,用现代视角来看,社会主义以及共产主义首要的一点就是专制极权。”他解释说,“这意味着,人们不能参与政治,而个体的自由则由所谓的政治精英按其喜好施舍及分配。”

但是人类追求自由的天性使人不会自愿放弃个人自由,不会把其拱手让给某个政党的统治,那么怎么办呢?

马森指出,共产主义的一个惯用伎俩就是“从恐惧和希望下手,我认为在最近这几十年中,他们成功了,他们总是隐蔽地做。”

马森分析说,过去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者总是从社会问题切入,口口声声要“帮助穷人”,但现在这个模式过时了。于是他们“不再以社会主义者,甚至共产主义者的身份现身,因为人们都很清楚,共产主义就意味着劳改营、剥夺自由,像东德一样把人置于无形的监狱中”。

于是他们放弃这些用惯了的题目,“他们开始谈反资本主义、反殖民主义、反帝国主义、反法西斯主义……”,最近生态、环保也成了被他们利用的范围,生态学成了他们的话题。

社会主义故伎重演:划分阶级 挑起斗争

最近共产党人又找到一个新的话题:种族主义。马森表示,这是共产主义使用了上百年的老手腕,就是划分阶级,并挑起斗争。

马森说:“这些话题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可以触动社会里的某一部分人群。这是一个老的阶级划分思想。就是把一个社会分成不同的阶级,说服一个阶级,告诉他们,他们是被剥削、被压迫的。或者告诉另一个阶级,他们必须为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奋斗。”这套分裂社会的手腕,共产党人用了上百年,因此现在“应该把他们的面具撕下来,应该对他们说:你们是共产党人,我们知道你们的这套伎俩和把戏。你们已经玩了150年了,我们不愿意再继续这场肮脏的游戏了。”

以反法西斯运动(Antifa)为例,马森分析说:“这些反法西斯者自诩反法西斯者,其他人就自然被归到法西斯者的行列。这很有吸引力,因为谁也不愿意被看作与法西斯为伍。所有人都希望站在多数派一边,就是属于好的,属于反法西斯一边的。”

这就是社会主义者惯用的伎俩,“得把社会主义者的面具撕下来。这其实就是社会主义,是斯大林使用的手段:就是给政治异见者,即非反法西斯者贴上法西斯的标签。”

马森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很多德国人都被愚弄了,很多有理智的市民也跟着反法西斯运动走,好像反法西斯真的是反对法西斯。“但这与反法西斯无关,他们只是利用这个词诬蔑持不同意见者、政治异见者,包括社会民主人士以及所有非共产主义者,以此来孤立、中和他们。这是社会主义的一个惯用伎俩。”

中共散布“甜蜜毒药” 华为若参与5G后果严重

德国5G建设是否允许华为参与,至今还没有最后定论。马森警告,如果华为参与德国的5G建设,这对德国来说后果严重。

他认为,“中国,或准确地说是中共,试图在欧洲确立其霸权领域,途径就是让我们更依赖它,从财政上、经济政治上依赖它。反观德国的情况,我非常非常担心。”“因为我们逐步陷入其中,我们在中国卖出了很多汽车,还在继续卖,直率地说,这是一个甜蜜的毒药。”

马森警告说:“如果我们让华为参与5G,我们对它的依赖,它对我们构成的威胁都将加剧。”

进一步看,他认为德国必须拥有自己的5G技术,“如果德国今天没有能力发展自己的5G技术,那么等6G来临时,德国将高度依赖中国,届时我们就真的被中共牢牢钉死,除了买中国的产品,别无选择。”

责任编辑:周仁

相关新闻
德国公开听证会:减少对中国的经济依赖
新国安法威胁安全 德国基金会撤香港办事处
德媒披露 华为几乎无望参与德国5G建设
德国储备超过12亿个口罩 仅85%可用
最热视频
大疫下解救有道 历史启示带您闯过中共肺炎
【珍言真语】梁锦祥:拜登丑闻曝中共靠港漂白
【有冇搞错】一带一路遭毛思想打击
【大选观察】拜登的烫手山芋:扩充最高法院
【重播】川普亚利桑那演讲“让美国再次伟大”
【直播】专访《蚕食美国》制片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