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千年大计破灭?雄安新区工程被重新定位

人气 25472

【大纪元2021年08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李韵采访报导)河北雄安新区设立之初被中共提升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高度。然而仅4年“千年大计”似乎已破灭。近日,中共发布条例,把雄安降格为地级新区,并宣布启动北京相关机构的迁移工作。对此,有学者认为,中共二十大将至,千年大计无法完成,中央索兴把这个烫手山竽甩给了地方政府。

8月3日,《北京日报》报导说,河北省人大常委会于7月29日审议通过了《河北雄安新区条例》,这是雄安新区首部地方法规,将于9月1日起施行。

《条例》指,雄安新区将成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重点承接在京高等学校及其分校、分院、研究生院,事业单位;国家级科研院所、实验室、工程研究中心等创新平台、创新中心。

《条例》还明确了雄安新区管理委员会为河北省政府的派出机构,参照行使设区的市政府的行政管理职权,行使国家和河北省赋予的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

河北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表示,制定雄安新区《条例》十分必要且紧迫。雄安新区行政管理体制、发展等关键性、综合性事项,需要通过立法予以引导和规范。

红二代:中共雄心勃勃的大项目又失败了

对此,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红二代王先生对《大纪元》说,4年前中央把雄安定位为国家级的一个大项目,北方的深圳,雄心勃勃。但是现在问题比较严重,成为了省级的地方经济开发区,说明这项大工程又失败了。

王先生说,现在北京还在熙熙攘攘地往雄安迁移,到底顺利不顺利,还不明朗。

大陆知名媒体人高瑜也对《大纪元》分析说,新条例的出台,意味已经建成亚洲最大火车站的中国副都雄安,将转为河北的地级新区,连降数级不止。

高瑜表示,北京三环以内是首都,中央政治中心。北京市委、市政府迁往通州,市属企业总部也迁往通州,通州是北京政治、经济中心。而雄安新区将成为副政治中心,央企、部属学校总部一律迁往雄安,雄安又将成为中国经济文化中心。

不过,北京观察人士华颇认为,雄安新区最终是什么级别还要看,也可能还会提升。“现在来讲,应该是河北省地市级一个单位级别,它有可能在以后会列为省部级的单位、副省部级的单位。属于河北省的深圳。”

华颇说,当局将把中央的一些院校、文化机构迁到雄安新区。把政府的一些机构放到雄安,只是为了疏散首都的人口,并不是说北京市政府会进去雄安新区。

中共的千年大计破灭

2017年4月1日,中共党媒统一发稿,宣布要在河北雄县、容城、安新设立国家级的雄安新区,并将其与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相提并论,称之为“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由于“雄安新区”设立的日期是4月1日,不少人以为是愚人节玩笑。大陆知名学者蔡慎坤就曾撰文说,“雄安新区选在愚人节这天释出,许多人还以为只是一个笑话,特别是那些在北京周边三河、香河、廊坊、固安等地,抢到了一大片土地抑或一大堆房子的老板和老百姓更不愿相信,中央为什么把这个比肩深圳特区、浦东新区的雄安新区,搁在了一个人口稀少、污染严重的穷乡僻壤?”

等人们反应过来,各地炒房客蜂拥而至,一夜之间,当地楼价从每平米4,000人民币,狂飙到了4万,直追北京、上海等一线大城市。

然而,四年多来雄安新区大规模建设未启动,街道冷冷清清,外来人员纷纷撤离。当地百姓还曾向《大纪元》投诉遭当局强拆,无处安身,维权被抓,求助无门。

“千年大计”将由河北地方当局买单

如今,中共当局出台新条例重新定位雄安新区,有评论认为,这实际上意味着“千年大计”将由河北地方当局买单

高瑜说,4年前中央定位雄安新区为千年大计,要成为中国政治经济中心。现在看来计划难以完成,“中央把这个千年计划的重担交给河北省,说明中国现在经济上的困境。中央可能也没有大笔的钱来完成这个千年大计。索兴就交给地方慢慢来吧。”

高瑜说:“明年要开二十大了,当年定的千年大计,如果没有证据的话,那对二十大高层换届的布局会有影响的。所以现在高层干脆把它作为烫手山竽或烂尾工程甩给地方了。”

“而且雄安成为河北省辖下地级新区,规格降了很多了,远不如北京中心,北京中心还是北京市的政治中心。”高瑜表示,雄安作为北京的三环以内的中央政治特区的一部分,规格远远没有达到。

雄安新区地势低洼 专家:选址错误

“还有一点,北方大水灾,南方也是年年大洪水,而且今年三峡受到的威胁更大,上游也在涨水,下游也在涨水,地方当局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泄洪,泄洪肯定就淹了下游。”高瑜分析说,这也让人联想到雄安新区。

“雄安起步区位于白洋淀北部新安北堤以北区域,地势低洼,现有工程防洪能力偏低。这都是防洪的一个非常明显的目标,所以在洪水滔天的情况下,当局把雄安抛给地方当局,也是一个甩包袱的做法。”

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还曾专门针对雄安的地理环境,撰文谈“雄安新区选址错误”,他表示,雄安新区选在“冀中凹陷”,是华北平原最低洼的地方,违背了老祖宗的教导,这也是该区发展缓慢,而且未来也不可能有大发展的根本原因。

巨额投资打水漂?滋生腐败空间

高瑜认为,雄安作为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的任务长达4年没有进展,投进去的巨额资金基本上打水漂了。而且面临洪水泛滥,暴雨成灾,以及中共在防洪蓄水等一系列政策的重大缺陷,使它不得不抛弃雄安新区。

雄安新区设立之初,北京传媒学者乔木就曾发表评论文章说,雄安面临北京、天津和石家庄三重大山的挤压,以及阴霾的威胁,并不具备区域经济优势。相反,雄安新区的设立不过给地方官员提供更多的腐败空间。

文章还质问,市场经济喊了很多年,加入世贸也很多年了,还在不断建自贸区、新区。为什么不把全国都变成新区,按市场规律办事?难怪很多国家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自己一直就是计划经济的意识和做法。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京沪深楼市成交跌六成 金九银十遇冷
外媒:恒大将无法避免恶梦般的地震
中秋节大陆影院观众少 票房创四年最差
新力控股暴跌近九成 江西业主揭楼盘恐烂尾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大秘或晋升 北京急删红歌内幕
【新闻大家谈】恒大楼盘烂尾?暗藏更大雷
【远见快评】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秘密
【新闻看点】厦门疫情势猛 武毒所更毒计划曝光
【秦鹏直播】立陶宛再发难 建议丢弃中国手机
【财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团再次“蛇吞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