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中共抗疫最大丑闻 金域涉嫌传毒

人气 10804

【大纪元2022年01月13日讯】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美东时间1月12日,京港台时间1月13日,我是秦鹏,欢迎收看“秦鹏政经观察”的《时事天天聊》。

今天焦点:中国抗疫爆发迄今最大丑闻!医学检测龙头金域“涉嫌病毒传播”,市值一日跌去26亿;金域和钟南山、联想、江泽民孙有何关系?

1月12日,河南郑州许昌警方的一则通报震惊了整个网络,中国最大的检测龙头、上市公司金域医学,郑州公司负责人涉嫌传毒。随后,资本大规模逃离,金域市值一日暴跌26亿。该公司一日二次通告,对网上的各种传言进行辟谣,但通告似与警方通告产生矛盾,那么应如何看这些不同的消息呢?

网上有传钟南山、联想和金域有关联,真相是什么呢?我们今天也会来挖掘一下。另外,金域投资人中,一个熟悉的投资公司的名字——国开博裕,也进入我们的视线,这是江泽民孙子的旗下公司。

警方通报震惊网络 分析:金域存在数据造假可能

我们先来看河南许昌警方的这则惊人通告:“经公安机关调查,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区域负责人张某东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实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禹州市公安局于2022年1月10日,对张某东以涉嫌刑事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文字很简单,但是引发的联想却让整个网络细思极恐,“实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很多人说简单理解,那就是传播病毒,甚至有人说这是散毒。这引发了金域医学当天的暴跌,随后各家媒体快速跟进。

对此,金域医学在1月12日当天有两次回应,第一次称,1月2日,郑州金域接到河南省许昌市下属禹州市卫健部门的通知要求参与禹州市疫情防控筛查。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当地区域人员立刻投入工作,并从郑州调拨相关技术人员和大批量物资参与禹州市疫情防控筛查。1月10日,公司当地工作人员接受公安机关调查问询,目前仍在调查阶段,未有结论。

这表明,事件应该和河南的地级市许昌管辖的县级市禹州相关。

金域12日晚上的第二次回应,则说对于网上出现“主动传播病毒”、“丢失样本”、“伪造数据”、“瞒报数据”等传言,经公司调查,不存在上述情形。还说,对于恶意造谣传谣者,公司将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这被路透社等主流媒体解读为,金域是说不存在主动传播病毒的行为。

许昌警方通报中,没有说明嫌犯张某东实施了什么样的“病毒传播行为”,但是中国媒体《第一财经》引述禹州市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的消息说,可能存在拖延检测的行为。

《第一财经》的记者问到:金域医学区域负责人被以涉嫌刑事犯罪立案侦查,是否涉嫌“拖延检测”?禹州市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说,拖延检测的后果有轻有重,根据传染病防治法,如果性质严重,确实存在有可能造成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但具体到该案件,由于案件仍在侦办,暂无法向外界透露更多信息。

当然来自网友的各种说法就多一些,比如有网友称,这一次河南禹州市因疫情严重,之前一共做了8轮全员核酸检测,金域临床检验中心承担了其中的前5轮。后来换了核酸检测公司,结果一下就测出74例确诊病例。有网友说之前是因来不及做检测,直接填写了假的数据;也有网友说一开始就没有认真做检测。

据官媒1月11日报导,1月10日0—24时,河南许昌禹州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74例,有许多人6次核酸才确诊。

更早,1月11日,也就是在此次郑州金域案件爆发的一天,中国国内有网友爆料,称广州金域在自己和女儿没有做核酸采样的情况下,就得到了核酸检测阴性的报告。而随后,在这个举报的信息被发到微信群之后,有自称金域曾经的员工的人,提供了更惊人的消息:金域对样本很多时候不检测,“直接扔进垃圾桶,给个阴性就完了。”“没有检测这回事。”“说是上机检测至少要2小时,门一关,样本全都扔了,还贴上医学污染物的标签,焚化了。”“在那上过班。”

众说纷纭。下面,我们就分析一下,可能是什么情况?

按照警方通告,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有限公司区域负责人张某东,“实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不管是主动传播或者无意中、客观上造成了传播,作为一个地区负责人,他不太可能是纯粹为了个人的利益,或者是对社会采取报复。更可能是出于个人经济利益,或者为了公司利益。

而不管是哪一种,中共现在的清零政策都可能导致大量的检测,全员检测,动辄全市做一遍核酸。对金域来说,这就是白花花的银子,金域第三季度31.6亿元的总营业收入和高达6.1亿元人民币的净利润就是由此而来:其中,新冠病毒检测大约6,900万人次,检验收入12.47亿人民币,每次检测近200人民币。

所以,按照中共当前的清零政策,任何一个地方出现疫情,哪怕只出现一个阳性案例,都可能会开展规模性检测。只要有这种业务,钞票就如同流水一样会流进相应的公司。

就是说,张某东也好,金域也好,可能产生相关利益的。所以,我们得出的一个判断是,目前金域的辟谣未必为真,市场上的谣言可能是事实。当然,我们也不能因此就直接推断说,郑州金域医学的负责人为此做了违法行为。

但是,进一步的信息挖掘显示,网友说的另一个现象,即金域存在抛弃样本、不完全检测、而随意给出阴性检测结果,这样的事情是有可能存在的。

首先,金域事件之前已经有过多次伪造检测结果的事情:《财经》杂志在当天(13日)的一篇报导,《新冠核酸检测赚了几十亿的金域医学,因何栽了跟头?》,提到“此次金域医学事件并非孤例。此前,北京、河北等地也出现过检测机构涉嫌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案件,多为伪造检测结果。”

其次,我们的研究发现,就是目前的超大检测数量的大背景下,金域可能根本无法完成及时检测,这就可能造成延迟检测或者对部分样本采取特殊处理。

《第一财经》报导中提到,禹州从2日开始到案发的时间10日,一共进行了8次全员检测。这是多大的检测量呢?我查了一下,禹州市区“总人口130.38万,市区常住人口47万人”,8次市区全员检测就是370多万的检测量,每次至少40万。

与此同时,郑州市自1月3日报告首例病例后,也对1,260万居民,启动了重点人员核酸检测和全员核酸检测,按照官方通报的数据,“目前已开展3轮重点人员和全员核酸检测,累计检测3,500多万人次”。

这样大的量,金域即使只承担其中郑州的1/3数量,要完全及时给出结果,也具有极大难度。

那么,郑州金域一天的处理量有多大呢?官方媒体报导,2021年11月11日,一组“猎鹰号”硬气膜实验室在成都建成,是由钟南山院士担任主任的广州实验室提供技术指导,广州金域医学检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面运营。我们来看一下官方媒体报导。

就是说,成都在有100台扩增仪的情况下,处理能力是一天8万份,10:1混合总共检测的是80万人份的样本。而郑州的设备数量多少?《工人日报》曾刊文称,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共有二百多名职工,一百多台检测设仪器24小时运转。

那么,2022年至今,仅郑州要完成3次、每次1,200多万份的全员检测量,假设金域要完成1/3,每次400万人份,同时还要完成禹州的每次40万人份、共5次的检测,郑州的“一百多台检测设仪器”可以完成吗?

我对此深表怀疑。

那么,金域的案子后面会如何走向呢?在当前病毒进攻中国各大城市的关键时刻,金域会不会被严重处罚,甚至曝光出更大的丑闻(如不仅是禹州,而是全国很多地方存在这种行为)呢?我个人认为可能性不大,其中有三个原因,使得中共可能会保护金域,最终只是把责任推到张某东等少数人身上:

第一个是当前中共的疫情防控政策上升到政治问题的情况下,更大丑闻曝光,会对中共当前的清零政策造成极大的破坏性影响,民众会极度愤怒,中共期待的社会稳定难以实现;

第二,金域的资源也是其它公司目前无法替代的,还是必须使用的,要对金域进行严厉打击和封闭也是不可能的;而且,金域假设有问题,难道行业里面仅仅金域有问题吗?调查下去,可能是更可怕的结果:那就是政府造假。

其实,早在2020年的时候,病毒专家林晓旭博士和董宇红博士,就撰文质疑过中共当局的所谓的检测宣传。当时,新华社青岛10月16日报导,“青岛市委常委、副市长薛庆国介绍,截至16日8时,青岛市已完成核酸检测采样超过1,078万份,已出结果超过1,016万份,除已公布的确诊病例外,未发现新的阳性样本。”

然而,此前官媒报导的北京的最大检测能力23万人份,这是基于批量样本5:1混检的基础之上,青岛是10:1混检,那么能力也仅46万人份,这无论如何也无法在5天时间内完成1,000多万人份的检测,因为那样一天要跃升到200万人份,几乎是北京的近十倍。

当然,1年多过去了,现在中国全国的检测能力大幅提升,但即使这样,我们看到金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耀铭曾在2022新年演讲中称,截至2021年11月,公司累计完成核酸检测超2.2亿人份,全球第一;单日核酸检测总产能130万管,全球第一。看起来很大,但是,首先这个检测能力是分布在全中国超过31个检测中心的,冷链运输和检测以及时间的需求,大部分周边地区是无法帮助其它周边地区的。

而金域仅广州中心每日核酸检测能力就是35万管,2021年新华社报导称,“6月6日,金域医学在广州的日检测量创纪录地突破35万管,全天检测近253万人份。”一天检测253万人份,是金域之前在广州创造的一个纪录。

金域的110万管的检测能力,分布在全国,还有北京上海深圳中心大区,单单郑州一地,不可能拥有更大的检测能力,应对每天40万管(按照10:1,400万人份)的检测能力,所以面对今年以来河南的多轮大规模检测,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工作!

因此,林晓旭博士认为:“扔掉样品估计是他们知道的最合理的解决方案。因为全员检测本来就是严重浪费资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许就是从济南开始做的,大家都开始做全员检测这么傻逼的事情,一起骗钱罢了。”

所以,归纳一下我们前面的分析,得出一个重要的推论:

对郑州这种1,000万人口的大城市这么快速的全员检测,实际上就是当局对外展现抗疫成就的一个虚假宣传,检测公司从医学角度讲知道根本不可能,但是不能揭穿中共当局的谎言,所以只好配合演戏,于是发生了抛弃大量样本、造一个假数据的事。只是,在这一轮禹州检测中,很可能发生了丢弃关键封控区样品等特别行为,于是爆发了这一次的刑事调查事件。

第三个原因,就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第二个话题,金域涉及到了一个中国最著名的专家——钟南山。

钟南山、联想和金域什么关系?江泽民孙投资金域

那么,钟南山和金域是什么关系呢?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

公开资料也能够看到,金域医学,不仅仅是在2017年上市2年之后的2019年,开始聘请钟南山担任学术委员会主任,而是在创建之初,就是在时任广州医学院书记兼院长的钟南山支持下,建立起了的一个校办企业。现在金域的董事长、单一最大股东梁耀铭,1988年大学毕业后留校,后开始创业,1997年转型医学检验,并将校办企业改名为“金域医学检验中心”,这是中国第一家第三方医疗检测机构。

2001年,梁耀铭担任广东医学院的校办处主任和总务处处长,2002年又被广州市市委组织部派遣到中国人民大学和牛津大学高级公务员攻读公共行政管理学习班(MPA核心课程)。此后,和世界一些顶尖的检测中心、医学机构产生了联系,最终发展成中国最大的检测中心,并在2017年上市。

这里,我们回应一个网上传言,钟南山儿子是金域的股东,真相如何?钟帷德的正式身份,是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

媒体称,梁耀铭回国后,由广州市科技局的下属投资公司为原来医学院的校办企业金域检验进行改制,其中投资公司占股20%,广州医学院和公司员工各占股40%。后来是员工持股70%、学校持有20%、投资公司持股10%。

在上市公司的公开信息里面,我没有查到关于钟南山或其儿子钟帷德的股权信息。所以,我们简单的说,这方面没有直接证据。

那么,网上也有传金域和联想有关系的,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我也查了一下。金域医学上市开始至今的十大股东公告信息,可看出国开博裕、联想旗下投资公司天津君睿祺,一度是大股东,后来抛售,套现退出。

截止2021年第三季报,十大股东中第一大股东为自然人梁耀铭,持股比例达15.99%;第二大股东为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15.32%,这个是俗称的港交所的北上资金,用来通过沪深港通投资中国A股股票的,里面具体的股东经常换,这个没有什么多大意义。此外还有一些投资机构或者国资银行,也名列十大机构股东,但是没有联想系的名字。

向前倒查。金域医学上市时间是2017-09-08,上市前的公告显示第二大股东是国开博裕,天津君睿祺是第四大股东,分别占股16.99%和14.61%,而最大股东是梁耀铭,占18.26%。天津君睿祺,是联想旗下君联资本在天津成立的一个投资公司。从金域医学上市招股说明书也显示,君联资本通过君睿祺、君联茂林等主体持有公司股份。

此后,金域的信息显示,上市后,天津君睿祺多次减持,至2020年年底淡出了前十大股东之列。这是我们看到的联想和金域的关系。此外,2017年上市的时候,柳传志和梁耀铭一起上市敲锣。

但是,需要说明的是,纯粹从投资角度看,这样的事情并不能说成是联想和金域有何不法行为。这方面,我们至今没有看到实际证据。

至于博裕资本,大家都知道和江泽民的孙子有关,江志成是博裕真正的老板。现在大五毛或自媒体只盯住联想,似乎也是别有用心。

好了,总结一下今天的话题,医学检测龙头金域被许昌警方通报“涉嫌病毒传播”,尽管金域自己辟谣,说不存在故意传毒,但是我们的独家研究发现,金域郑州公司的检测能力根本无法应对今年之后这一波数以千万的检测需求,因此可能存在外界传言的丢弃样本的行为。

而且,我们还发现,这种大规模全员检测的造假,早在2020年青岛等地就发生过,起因是中共当局的虚假宣传,检测机构可能被迫跟随造假,实际只检测密切接触人群或核心地区的数据。只是,这一次禹州很可能发生了关键人员样本检测出问题,带来额外的麻烦,惹怒了许昌当地政府。

但是,我们也分析,中共为了自己的保面子等原因,很可能不会最后追究金域的责任,只处理具体负责人。而由于是全国系统性造假,每一个环节都在欺骗,换了公司也不会改变。

另外,我们也研究了钟南山和金域的关系,发现金域是广州医学院的校办企业,期间得到了时任书记和院长钟南山的支持。我们没有找到外界所传的钟南山或其儿子,在金域持有股份的直接证据,所以对此传言无法证伪或证实。

在上市公司的公开资料中,我们也发现了江泽民孙的公司和联想投资金域的信息,双方后来都退出套利。

最后想分享一下,金域资本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梁耀铭的一段话:“有两个行业你要赚快钱是不太现实的。一个做医疗,一个做教育,不能急功近利,一旦急功近利了就歪了。”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秦鹏直播】中共清零失败或是世界最大风险
【秦鹏直播】哈萨克斯坦动荡背后的中俄博弈
【秦鹏直播】朝鲜为何“抵制”北京冬奥会?
【秦鹏直播】俄再增兵哈萨克 党媒为何慌了?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百年谎言 揭中共洗脑术
【新闻大家谈】魔化上海 堂食游击队
【未解之谜】俄罗斯奇异举动 末日预言要兑现?
【远见快评】美最高法掀风暴 推翻限枪和堕胎权
【百年真相】杀情妇贪巨款 内蒙“三虎”黑幕
【秦鹏直播】美最高法院禁堕胎权 允许公开持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