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布德罗:小心COVID迷失综合症

人气 2296

【大纪元2022年01月18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原泉翻译)“人们谈论漫长的COVID疫情,我担心的则是长时间的封锁。”唐纳德·布德罗谈到经济学家在COVID-19期间死寂般的默不作声和放弃经济逻辑。

在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成立大会上,我采访了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教授、美国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唐纳德·布德罗(Donald Boudreaux)。

他说,在COVID-19流行中,大多数经济学家没有做好他们的工作,经济学和成本效益分析的基本规律被抛到了窗外。

“我真的害怕我们会长期地陷入困境。现在,政府知道只要能吓住我们,他们基本上就可以对我们为所欲为。”唐纳德·布德罗说:“为什么COVID的健康危害是唯一值得我们考虑的事情?我称之为COVID迷失综合症。”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布德罗博士,很高兴您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布德罗:很高兴来到这里。

资源短缺 经济学告诉我们权衡利弊

杨杰凯:唐,你是一名经济学家,一直研究各种冠状病毒应对措施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我猜还不止这些。我先分享一件趣事,当我向认识的人解释我今天要采访谁时,他们说:“你怎么能就疫情问题采访一名经济学家呢?这听起来是不是有点没心没肺?现在是国家紧急状态,经济学家和疫情有什么关系?”您怎么看?

布德罗:首先,当人们这么说的时候,他们认为经济学是关于最大化个人或公司的利润,根本不是这样的。经济学告诉我们权衡利弊的重要性,人们不能在追求一种利益的同时,而不放弃其它利益,这是经济学提醒我们的第一件事。

如果抗击COVID疫情无需付出任何代价、如果我们无需放弃任何东西,那么,我们都同意,让我们毫无限制地去抗疫吧,但那不是我们所处的世界。经济学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资源短缺的世界,用于抗击COVID的资源,或未用于我们人类所珍视的其它事物的资源,包括我们所珍视的其它医疗保健成果。此外,我们花时间抗击COVID,就没有时间花在其它事情上。

当我们抗击COVID疫情,或者认为我们通过给儿童戴口罩、关闭学校来抗击COVID时,经济学说:“人们得看看放弃了什么。”然而,(这样的措施)或许能会让COVID疫情得到某些缓解。

我是一名经济学家,我真的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疫情可能会得到一些缓解,但一个经济学家会说,这并不是免费的缓解,人们为此付出了代价。在过去21个月里,我所看到的是对这一事实的严重忽视,完全没有认识到缓解COVID疫情的策略、战略和措施是要付出代价的。

第一步就是要考虑到这一点,承认这一点,不要假装这些成本不存在,不要假装疫情缓解是免费的,不是的。如果抱着抗疫是免费的心态,或者人们一开始就假设,不管付出什么代价,理所当然都是值得的。每次进一步降低接触COVID的风险都是值得的,那么人们就忘记了缓解COVID的成本。

寻求缓解COVID疫情的措施越多 成本越高

在成本方面,我们寻求缓解COVID疫情的措施越多,成本就越高。在某个时刻,进一步缓解疫情的益处不再值得我们为此付出的代价,这是经济学给我们的讨论带来的第一个问题。

经济学在这一点上引出的第二件事是我们放弃的成本,不仅仅是金钱,还有放弃的收入,这对一些人来说是失去工作、企业的倒闭,这些都是悲剧,但还不止于此。

还有那些我们无法用金钱衡量的东西——社交、孩子们的学业、五岁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看不到同学们的面孔,这是我们知道的非COVID的健康后果,人们已经指出了这点,这是无法否认的。癌症筛查被放弃了。他们当时把这叫做“大流行体重”——人们待在家里,不怎么运动,体重在增加,这对健康造成了危害。

为什么那些健康危害不值得我们考虑?为什么COVID的健康危害是唯一值得我们考虑的事情?经济学认为不应该这样,当我们追求任何目标到极致时,我们都会放弃很多。在我看来,我们正在追求COVID的极端目标,这意味着我们放弃了太多。

杨杰凯:好吧,我要继续这个话题。您实际提出的问题是,因为我知道您一直在思考它,在现实中,当需要考虑各种健康结果时,为什么对COVID的反应如此极端?例如,仅仅谈论(COVID的)健康后果。

布德罗:你提出了一个64万亿美元的问题。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会有这样的反应,我可以推测出为什么许多政治领导人会这样做,如果想把人吓得够呛,那就得找出一个怪物,然后说:“那个怪物会杀了你,唯一能从那个怪物手里救你的人就是我。”

如果一个政客能成功地做到这一点,显然这对政客来说很有用,政客获得了更多的权力,从而得到了更多的自由裁量权。我明白这点,这是非常现实的,我不认为我在愤世嫉俗,我只是对政治动机有现实的理解。

COVID被说成人类唯一风险 附带什么损害?

更困难的问题是,为什么那么多的普通男女让自己被吓到这种程度?为什么那么多普通男女让自己专注于一种风险?毫无疑问,COVID是一种风险,为什么只关注于一种风险,而转移了对降低该风险的成本的注意力?容许自己忽视过度关注COVID带来的非COVID的健康后果,我不知道为什么。

这就好像是2020年初,人类爆发了一种疾病,但不是SARS-CoV-2(新冠病毒)。人的大脑感染了某种疾病,导致了大脑重组,认为COVID是人类面临的唯一风险,或者是唯一值得防范的风险。当然,它不是唯一的。为什么人们容许自己相信这一点?我不明白,我不知道我们到底会不会明白,这对我来说很费解。

杨杰凯:让我们来看看一些附带损害。我遇到的事情是,自杀的念头明显增加,我还记得一些令人震惊的数字。当然,(疫情期间)没有做乳腺癌和前列腺癌的筛查,现在还不清楚这将有什么影响,但可以做一些非常令人信服的模型,坦率地说,显示出(付出的)成本相当惊人。

如果人们能够去医院或感觉自己可以去医院,这些疾病本可以很容易地预防,这些只是我能想到的几件事,你能想像出那个情形吗?

布德罗:嗯,我认为你想像的画面已经挺贴切了。我们越是过度关注COVID,用于其它医疗措施的资源就越少,花在其它医疗措施上的时间就越少。正因为如此,我们在这些方面的健康状况会更糟,就算我们在COVID方面取得了更好的健康结果。我也完全不清楚,我们是否在COVID方面得到更好的结果。

过度反应:COVID迷失综合症

但对我来说很清楚,你不可能在COVID方面获得更好的健康结果,而不在其它方面获得更糟的健康结果。因为对COVID的过度反应,人们被阻止,只好避开或推迟身体检查等其它健康措施和医疗程序。

这就像一个算术定律,如果你想花更多的时间去追求这个目标,那么你就会花更少的时间去追求那个目标。大家都记得,在COVID之前,我们被告知看医生有多么重要,预防性保健是最好的保健,这些公共服务信息到处都是,它们一直是生活的一部分。这种智慧怎么了?当COVID来袭时,它似乎被抛出了窗外。

就这么被打断了,就这样消失了。唯一重要的事情是抗击COVID,我称之为COVID迷失综合症。这不是专业性的疾病名称,是我自己的叫法,我所指的迷失症是指未能认识到为缓解、为降低感染COVID的风险是要付出代价的。

如果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就意味着人们生活在一个疯狂、离奇的现实中,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避免感染COVID。这种想法非常危险,不仅对个人来说,对社会来说也是如此。

杨杰凯:我一直在想该怎么跟您说这件事。这种COVID迷失综合症影响到各类人,显然包括制定政策的人。

布德罗:影响非常大。

杨杰凯:通过与像您一样的所有隶属于布朗斯通的不同人士交谈,鉴于我对现行政策的影响的了解,很难想像(疫情)有什么出路,但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呢,显然这是您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布德罗:在所有的经济学书籍中,我最喜欢的一本是1987年出版的非常经典的教科书,作者是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罗伯特·希格斯(Robert Higgs),书名是《危机与利维坦》(Crisis and Leviathan)。希格斯在这本书中探究美国历史上的所有危机,从建国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大部分是战争,但也包括经济危机。鲍勃·希格斯是一位非常著名和能干的经济历史学家。

政府和媒体为何渲染对COVID的恐惧?

他发现,每当发生危机时,有些危机比其它危机更真实,政府官员就会有动机去制造危机,因为危机能增加他们的权力。每当发生危机时,政府的权力就会扩大。通常他们会在危机后收缩一些,但他们永远不会放弃在危机中获得的所有权力,因此政府的权力逐渐增加。

我们现在感觉到了一种我有生以来从未见过的危机,整个COVID事件。人们四处走动,有时他们认为自己会在几秒钟内死于COVID,他们会因为COVID而倒毙,这让人们陷入这种心态,吓唬人们相信COVID比实际情况更危险,没有认识到COVID(的风险是因个体差异极大的),对老年人的危险性比对年轻人的大得多。

通过政府和媒体制造对COVID的恐惧,政府获得了权力,也许其中一些权力会被放弃。但如果鲍勃·希格斯是正确的,而且我没有理由相信他是错的、他的论点在今天不适用,我们将会把政府的权力提升到比没有COVID时更大的程度。

在我看来,政府在COVID之前就已经太过强大、庞大和具有侵入性,现在它变得更大了,我认为政府的规模、扩张和过度的权力,其中很大一部分将保留下来,创造一个糟糕的先例。当人们被吓到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摆脱这一切。

我真的很担心,即使在某些时候对COVID的恐惧会减少,但我们已经看到,用病原体的威胁来吓唬美国人——实际上是全人类——有多么容易。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将会出现另一种更致命的病原体,这是我从一些科学家的文章中读到的,我尊重他们的观点,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担心同样的事情会再次发生。

到那时他们的叙事(narrative)将是,你实际上已经看到,“看,如果不是纽森州长和库莫州长的果断行动,在新泽西州和纽约州,甚至会死更多的人。所以现在有了新的病原体,COVID-24。我们还得做同样的事情。”已经开创了先例,当这些病原体之一出现时,人们似乎很愿意被媒体和政府吓得失魂落魄。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美国无家可归现象的根源
【思想领袖】中共犯三起群体灭绝罪 应受制裁
【思想领袖】强制疫苗令和奥密克戎变种问题
【思想领袖】疫苗vs自然免疫力的谜团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20大人事名单外泄?最大意外是他
【有冇搞错】人民币大跌 中共神话破灭
【秦鹏直播】北溪泄漏谁之过 人民币狂跌不休
【马克时空】俄新兵见乌军秒投降 假公投能让普京圆梦吗?
【未解之谜】神秘深海 外星人的另一个基地?
【百年真相】沉重打击刘少奇的一张大字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