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马化腾求饶 数字经济风暴再起

人气 3681

【大纪元2022年01月19日讯】最近几天,网上正在热传马化腾的一段“求饶”吿白,他警告说腾讯随时都可以被替换,也似乎是在向员工们打预防针儿。从他的讲话中,可以感受到浓浓的“求生欲”。

这之后没两天,中共党媒《求是》杂志发表了习近平的一篇重要文章,说中国的这个数字经济发展不健康、不规范,而且,又再次强调了,要防止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更严重的是,习近平说,这已经对“国家经济金融安全构成威胁”。

那么,马化腾具体说了些什么?又为什么要高调表态呢?难道是马化腾预到风暴又要来临?另外,中共“反垄断”的监管打压结束了吗?中国民营企业的命运在今年又会怎样?

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些话题。

低调马化腾高调“求饶”

在人前一向低调的腾讯创办人马化腾,在去年底的员工大会上突然强调,腾讯只是一家普通公司,并非什么基础服务机构,随时可以被替换。他还说,未来腾讯在服务国家和社会的时候,要做到“不缺位”、“不越位”,做好助手、做好连接器。

马化腾的这番话,引来不少网民的关注,很多人也在揣测马化腾这话里话外到底是想说什么。有的说,听着有点像是在向中共求饶表忠心;还有的说,“小马一直不想让国家注意他,他喜欢闷声发大财”。

有评论人士认为,马化腾这番言论是在告诉大家,腾讯的业务规模虽然很大,但北京的监管政策可以随时打倒它,因为它不是一个体制内的机构。马化腾声明说腾讯不会越位,这明显是在对北京的铁拳打击服软。

我们看到,这一年来,中共加大对科技大公司的监管打击力度,腾讯也未能幸免。在当局要求下,腾讯放弃了独家音乐版权;被迫取消斗鱼、虎牙合并案;开放微信外部跳转超链接;还有,暂停发放游戏版号,还加强了未成年保护;此外,还几乎清空了对京东的持股。

那么,该打也打了,该罚也罚了,这一次是,中共当局还没见有动作的时候,马化腾自己却提前出来“求饶”了,这看似还是有些不寻常,因为马化腾并不是一个高调的人。那么,他为什么要说这番话呢?

这一次,马化腾特别强调了腾讯“并非什么基础服务机构”。难道这一次中共是针对腾讯旗下的“微信”而来吗?

中共一家垄断 禁资本“胡作非为”

从腾讯截止到去年9月的财报中可以看到,微信和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为12.62亿个,虽然腾讯没公布微信在中国市场的渗透率,但是根据市场研究公司On Device的调查结果显示,早在2017年9月的时候,微信在中国大陆市场的渗透率就已经高达93%。

从一个叫做“微信行销”的网站数据来看,微信每个月有超过9亿的中国活跃用户,其中大约4亿用户,每天使用微信超过90分钟。

在中国,除了“人民币”,还有什么能够达到像微信这样的市场渗透率呢?这恐怕是腾讯让中共又怕又嫉妒的其中一点。我们知道,微信和全球华人的生活是越来越紧密了,中共怎么可能放心让一个民营企业坐大到这个程度呢?当然还是自己掌控来得踏实。

不过,在很多的分析中都可以看到,中共其实早已经“绑架”了这一款基础服务。

比如,在2011年的时候,周永康曾经考察过腾讯数据平台,然后江泽民的侄女负责了腾讯QQ公司的政府事务,并且,在她的牵头下,腾讯和国安、公安部有着深度合作。不仅如此,腾讯还和公安部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一起建立工作站,这样中共部门就可以深度介入腾讯的通讯数据业务来监控民众了。

当然,腾讯向中共主动提供信息,也曾经出过大事。

我们知道,2021年2月,腾讯一位名叫张峰的高管被中共当局抓捕了,据知情人士说,张峰涉嫌未经授权,向落马的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提供微信数据。

有趣的是,就在上个星期,在马化腾发表“求饶”告白的同时,孙力军通过电视向公众做出认罪。这种不谋而合,让外界好奇,难道接下来当局还会有所动作?

除了掌控的基础资源,腾讯的资本实力也让中共当权者心里不痛快。

早在2020年初的时候,腾讯总裁刘炽平就说,腾讯总计投资了800多家公司,包括100多家上市企业和独角兽企业。到了2021年1月25日,腾讯曾创下了股价历史的新高764.416港元。

面对这样一家民营企业,中共心里肯定是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滋味。

于是,我们看到,靠资本收购不断扩大规模的腾讯,在中共“不许资本胡作非为”的打压下,仅一年的时间,市值就蒸发了接近3万亿港币。

即使市值蒸发了近四成,大陆媒体近期的数据显示,在腾讯投资的其中48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合计仍然高达11.62万亿元,这相当于377家A股科创板公司总市值的1.86倍。

所以说,腾讯怎么可能是一家“普通公司”?!

可能最近,关心投资的人都在想一个问题,打压到底结束了没?我们的判断是,打压还远没到头。为什么这么说呢?

数字经济恐再起风暴

我们看到,就在上个星期六,也就是1月15日的时候,中共《求是》杂志刊登了习近平的一篇被称为重要的文章,标题是《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

习近平说,中国数字经济“大而不强、快而不优”。并且说,这个数字经济在快速发展中还出现了一些不健康、不规范的苗头和趋势,这些问题不仅影响数字经济健康发展,而且违反法律法规。更严重的是,对国家经济金融安全构成威胁,必须要纠正和治理。

那么,怎么治理怎么纠正呢?习近平的意思是,要对行业做“全领域监管”。再次强调要防止平台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还要加强税收监管和税务稽查等等。

从这番讲话中,大家看,这是否预示着在互联网市场又要刮起一场风暴呢?

路透社的解读是:习近平呼吁,采取措施遏止数字经济的“不健康”发展。

我们知道,了解中共政治生态的人从中就会警觉:大事不好了!当局不把这些科技巨头收拾完,恐怕是不会罢休了。

就在习近平的这篇文章发表的第二天,16日,中共官媒新华社发文称,中共政法工作会议上提出,要加大反垄断、反恶意炒作、反不正当竞争等领域的司法力度。还说要依法推进涉案企业合规改革试点等。

从刚才我们提到的这些时间点看下来,就会明白,马化腾的这番言论绝不是空穴来风,很可能是提前知道了一些风吹草动。

深谙中共手段的马化腾,此时除了求饶和表衷心以外,就像他所暗示的,要做好心理准备,腾讯随时可以被替代。

在中共治下,谁的命运又能掌控在自己手中呢?

俄罗斯的首富

说到这些中国富豪的近况,也让人联想到了一位俄罗斯首富的遭遇。

在前苏联解体之前、戈尔巴乔夫经济改革时期,俄罗斯商人霍多尔科夫斯基,从“共青团经济”中获得了第一桶金,创办注册的梅纳捷普银行成为苏联第一批私营银行之一。在苏联解体以后,1995年,梅纳捷普银行,收购了严重亏损的国有石油企业尤科斯,霍多尔科夫斯基成为尤科斯总裁。之后,尤科斯成为全俄罗斯最大的公司,而霍多尔科夫斯基也成为叶利钦时代的富豪,是通过转移俄国公共资产致富的七大寡头之一。

但是,在普京上任后,相继将七大财阀打成了侵吞国有财产的罪犯。2003年10月25日,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普京政府冻结了尤科斯的资产,当局的一系列打压措施让尤科斯的股价崩溃,2005年5月,霍多尔科夫斯基被判处9年监禁。

自2004年起,尤科斯的大部分资产,都被俄罗斯政府没收或是低价拍卖,2006年6月15日,该公司宣布破产,主要资产被转让给了国有企业俄罗斯石油。

霍多尔科夫斯基的经历很有典型性。他崛起于戈尔巴乔夫时代,富贵于叶利钦时代,终结于普京时代。不过,2013年普京突然特赦了霍多尔科夫斯基,此后,霍多尔科夫斯基也离开了俄罗斯,现在定居在瑞士。他的经历也被拍成了纪录片《Citizen K》。

我们可以看到,在独裁政府统治下,不少富豪的命运都有着类似的轨迹。在影片《Citizen K》中,有一位受访者说,“其实财阀和官商勾结仍然存在,只是换了另一批听命于普京的商人。”

绳索在一点点缩紧

讲完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故事,我们再回到中国,那为何中共当局不采取普京这样的做法,快速清洗这些受益于前朝,并掌握了大量资本和资源的民间财阀?而是用慢慢收紧绳索的办法一个一个打压呢?

我们看到,这些中国的科技巨头都是通过几十年的时间积累财富,发展起来的。共产党如果自己做,它知道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包括财政预算拨款,聘用人才,费用会非常大。而且,中共深知自己的体制腐败无效,所有的投入都将进入一个无底洞。

更何况,中国今年经济的前景并不明朗,在2022年,这个政治敏感度极高的年度,当局一定要依赖这些科技巨头赚钱、收税。而随着中共和西方国家的关系恶化,中共没有别的方式获得外面的技术,还是要依靠这些现成的平台。

相信出于种种考量,当局不会采取“一刀切”的手法,但是随着“共同富裕”的各种手段和策略逐步出台,中共还会进一步勒紧套在这些民营企业家脖子上的绳索。

在中国,经济生活离不开政治,谁不遵从中共党的领导,都将面临被整肃的命运。这也就是为什么,像是苹果、亚马逊、特斯拉等这样的巨头很难在中国出现的原因吧。

财商经济研究所
策划:宇文铭
撰文:李沺欣
编辑:宇文铭
剪辑:曲歌
监制:文静
订阅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财商天下】西安封城 三星遭殃
【财商天下】中俄争锋 北京新风险
【财商天下】2万亿印钱生娃 泄露背后秘密
【财商天下】中共救市无效 房地产信心崩溃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天花疫苗正量产 习头衔有两变化?
【财商天下】中共重提上海金融战 二十大有变数?
【秦鹏直播】美六大招对抗中共 北京2招回应
【十字路口】出兵台海斗中共 拜登玩真的?
【横河观点】拜登说军事介入保卫台湾是口误?
【百年真相】豪掷惊国际 曾庆红儿子的敛财内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