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民心思变 习近平最大的危机

人气 17498

【大纪元2022年06月12日讯】最高层公开权斗,中层官员躺平,基层干部无所适从;民间杀人打人,恶性事件频发。官媒发黄巢反诗鼓励高考学子;国防部战狼新闻会上叫嚣与美国“不惜一战”。更要命的是,富豪说不,上海部分企业家和投资人,公开要求政治体制改革,还权于民。

这就是今天的中国。一句话,民心思变。其中包含三方面:一是商界思变,二是官场思变,三是民间思变。就算习近平有天大的本事也回天乏术,何况习近平的一尊定位已经动摇。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商界思变 敢怒不敢言

清零政策伤经济,造成社会不稳,中国企业界面对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下滑。最高领导人仍要一意孤行,民间骂声一片。

清零政策伤经济,造成社会不稳,最高领导人仍要一意孤行,导致民间骂声一片。图为2022年6月6日,上海一封闭小区内的民众表达不满情绪。(Hector RETAMAL/ AFPvia Getty Images)

怎么个骂法?在北京部队大院的红二代向大纪元透露,有关习近平下台的政治谣言在微信中传播,要用密码打开,里面内容惊人。

“一看都是说他(习)的事情,揭露他的太多了,把他说的一钱不值……暴君、法西斯、混蛋、白痴、流氓、地痞,用上了这些词,说的狠的是雷打火烧……”

“纽约时报”的报导也可以印证大纪元的说法。纽时作者袁莉一篇文章说,5月份,一个科技企业家在一个大聊天群里说,群里的许多人说话太过负面。“这个群除了每天骂政府、骂体制,”她说。“并没有看到任何企业家精神。”

但纽时这篇文章重点是讲,中国商界敢怒不敢言,唯有“曹操出行”的董事长周航挺身而出,公开抨击清零愚蠢,导致商界赴海外发展,不愿长期在中国投资,因为他们担心可能成为政府铁腕的下一个受害者。

周航现在居住在加拿大温哥华。他对纽时表示,“哪怕你是所谓的巨头,但是在更庞大的力量面前我们都是跟蝼蚁一样,风一吹我们就已经人仰马翻了”。

过去几年,中共政策和市场经济背道而驰,一些产业遭到打压,企业家被妖魔化。

文章举例,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2019年底批评银行监管机构后,基本上从公众视野消失了。2021年,马云控制的蚂蚁集团首次公开募股被叫停,阿里巴巴被处以创纪录的182亿人民币罚款。

退休房地产开发商任志强因贪污受贿罪等被判18年徒刑。他真正的罪过是批评习近平在2020年初对疫情的处理。

所以,中国企业家不敢说话。

周航近年来发表的若干文章和社群媒体账户都已被删光,不少友人对于他的直言不讳感到不安,要他管好自己嘴巴。

但周航忍不住,他担心中国会到贫穷落后的毛时代,他觉得有责任,他要说。

上海部分企业家呼吁政治体制改革

其实周航并非是个例。5月31日,上海部分企业家和投资人的一封大胆的公开信在网上大范围流传。文章说他们在两个月的封城时间里,研判时局,达成一些共识。

什么共识呢?

文章历数他们虽然坐拥几千亿人民币投资规模,雇佣数百万员工,封城期间却举步维艰,为了填饱家人肚子,忍辱加入高价团购接龙大军,屡受逼迫强制隔离、上门消杀诸般威胁。于是,“我们彻底清醒过来,乃至觉醒起来,我们不再甘为待宰肥羔羊。”

公开信描述,“外部环境四面楚歌,内部政府信用坍塌,‘解封’之日即外资离境之日、内资外逃之日,随即大规模的企业破产重组、清算将击破民众对经济复苏的最后一丝幻想。”“社会动荡不可避免,何谈“内循环””!

公开信要求,政治体制改革刻不容缓,给经济发展解除政治束缚;确立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还权于民,重新制宪,开放党禁报禁,消除特权阶层。

“国家一日不改革,政府信用一日无可重塑,自由市场一日不得指望,我们将永无宁日!”

公开信最后大胆呼吁“全国高校学人、社会各界精英和广大工商业人士,共同声援”。

成功企业家在中国是既得利益者,坐拥几千亿,雇佣数百万员工,他们都不跟党走了,还有谁跟随中共呢?

官场思变 上上下下乱成一团

有人说中共的官员啦。可能是有一部分傻蛋,但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明眼人都看出来了,中共高层思变,习近平定于一尊的权威大大受损。

5月25日,李克强召开十万官员大会救经济。之后国务院推出33项措施稳经济,各项救火行动在全国推动。6月5日国务院卫健委还发布“防疫九不准”,禁止医保负担核酸检测费用,削弱各地层层加码的防控措施。

习近平似乎也不甘寂寞,6月8日、9日在四川视察,他说要“做好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同时强调毫不动摇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

习近平近来虽然也上党媒头版,但都是参加一些份量不重的活动,跟李克强如火如荼救经济形成鲜明对比。习突然之间好像成了甩手掌柜,跟之前大事小事“亲自部署,亲自指挥”大相径庭。党媒对习近平的个人吹捧也明显减少了。

李克强频频出现在前台的同时,中纪委却突然连发两文,褒贬中国历史上的六大宰相,敲打李克强的意味浓厚。

6月1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发表《摒弃精致的利己主义》,痛批秦朝李斯和唐朝李林甫两大宰相。6月7日中纪委监察网发表《欲望面前能知止》,褒扬汉朝萧何、宋朝李沆两宰相,痛批明朝首辅严嵩和清朝大学士和珅,两人也相当于宰相。

这样的文章难道不是背后的势力警告李克强吗?要他好自为之,不要越界,不要有非分之想。

中共历史上就发生过毛泽东搞砸了经济,刘少奇出面救经济,然后刘被毛泽东发动文革打倒了,结局还很惨。

习李背后的势力估计还不止两派,内部权斗肯定不会消停,这是无解的矛盾。最高层恶斗,中层保乌纱帽,下层无所适从,抢钱要紧。这就是中共的官场,野心家有之,投机取巧者有之,想溜之大吉者有之,躺平者有之,大家都在坐等中国发生变化。习近平想定于一尊,力挽乾坤,也不给他这个权力了。内部分裂最容易导致一个集团解体。

习李背后的势力估计还不止两派,内部权斗肯定不会消停,这是无解的矛盾。图为2021年10月9日,习近平和李克强出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会。(Noel Celis /AFP via Getty Images)

民间思变 极端防疫加重社会戾气

第三方面,我们再看看中国民间。

上海一周前刚刚宣布结束严厉的封控,官方宣布这个周末,2,500万居民中一半以上(1400万)又要接受核酸检测,呈阳性者可能要长时间隔离。检测期间,所有居民都将接受封闭管理,直到采样工作全部完成。所谓封闭管理,百姓担心又是之前的封城。这真要让人疯了。

上海一周前刚宣布结束严厉的封控,官方宣布这个周末,1400万居民又要接受核酸检测,呈阳性者可能要长时间隔离。图为2022年6月11日,上海一小区的民众等候接受核酸检测。(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6月10日,上海金山区爆砍人血案。网传视频显示,一名老年男子手持菜刀,对着坐在地上的女子连砍,刀刀不离头部。女子满头是血,地上也有血。被砍女子当街哭喊救命,但经过的多辆电动车并未出手相救,后来才有路人把男子制伏。据称女子送医途中已死亡。

陆媒“顶端新闻”6月11日对此进行了报导,但官方没有通报。另外,当天上海静安区、浦东新区也分别传出街头砍人案。

6月9日晚,据大陆媒体报导,在北京西城区的北京联通公司办公室内,27岁的孟某某“因琐事产生矛盾”,持水果刀将31岁上司罗某某割喉。

上海北京最近的疫情封控,已经引起了太多的不满。京沪杀人案,中共马上进行消息封锁,相关报导被低调处理或删除。

从10日起,大陆网络满屏都是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6月10日凌晨,多名男子在唐山烧烤店调戏不成、暴力殴打四名女子。官媒“偏袒”施暴者加深网友的愤怒。11日,9名涉案者才被抓。在官方的默许下,网络一片谴责。

战狼横行 官员常常威胁发动战争

本来谴责施暴行为是好事,但是涉事烧烤店老板娘也遭到网暴。6月12日,涉事烧烤店老板娘发视频,称事发时曾上前拉架还遭威胁,目前被网暴到无法正常生活。

明白人都知道,中国社会不对劲了,道德无限下滑。这一切都是中共的宣传洗脑造成的。让我们看看高居庙堂之上的发言人和官员,他们也是整天喊打喊杀的。

6月10日,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在媒体吹风会上宣称,国防部长魏凤和在美中防长会谈中强调,“如果有人胆敢把台湾分裂出去,中国军队必将不惜一战,不惜代价。”

在国务院工作过多年的经济学家陈文玲日前宣称,一定要收复台湾,把台积电这“本来就属于中国”的企业抢到手,这种堂而皇之的强盗逻辑,让人瞠目结舌。

大陆经济学家陈文玲日前宣称,一定要收复台湾,把台积电这“本来就属于中国”的企业抢到手,其强盗逻辑让人瞠目结舌。图为台积电位于台中的大楼(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所以,中共自上到下的教育和洗脑,造成了社会的暴戾之气。战狼外交已经导致国际社会对中共进行多方面围堵。

民间思变 黄巢反诗不再“政治正确”

我讲一个意外事件,大家可能更明白。6月7日,大陆杂志《读者》用唐朝黄巢的一首反诗《不第后赋菊》祝福参加高考的学生。

大陆杂志《读者》日前用唐朝黄巢的一首反诗《不第后赋菊》祝福参加高考的学生,整首诗杀气冲天。图为2022年6月7日,中国江苏省南通市,全国高考首日,学生们抵达考场。(STR/AFP via Getty Images)

诗中写道:“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希望所有的高考学子都能得偿少年之愿,不负十年之功!”

前面四句诗是唐末农民起义首领黄巢参加科举落第后写的。“不第”就是“科举考试不中”的意思。整首诗杀气冲天。

黄巢造反,祸乱唐朝十年,杀人数目难以估计,导致唐末国力大衰,加速灭亡。

帖子发出后不久就被删了。有人说《读者》这么大胆,敢公开鼓动学生造反?其实不是《读者》大胆,是中共一直把杀人如麻的黄巢当作英雄来宣传的,冠之以农民起义领袖,以烘托中共夺权的合法性。

我80年代在中国读书的时候,课本上就学过这首诗,老师都把它当成正面教材,因为它“政治正确”。所以,用杀气腾腾的反诗鼓励高考生,不足为奇。奇的是,现在时局早变了,民心已变,想造中共反的人多了,中共担惊受怕,“水浒传”不敢播了,“国歌”也不敢唱了。因为所谓“国歌”鼓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民心思变,覆水难收。退出中共党、团、队大有人在。大家都要抛弃中共,中共要去哪呢?这是习近平面临的最大危机。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唐青:王沪宁的恐惧和疯狂大实验
唐青:逼上梁山大战左派 马斯克的梦想和侠风
唐青:习李内外危机难解 拜登逢百年机遇
唐青:脸书迷航 老二辞职 一个时代终结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传习告诉拜登不想开战
【十字路口】四大败象 中共对台统战全失效?
【新闻大家谈】为“大飞机梦” 中共使独门窃术
【秦鹏直播】传习近平拟和拜登会面 什么目的?
【横河观点】五央企从美退市 美中金融脱钩启动
【马克时空】克里米亚基地大爆炸 乌军逆袭还是俄军自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