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下当局要保中国经济增长5.5% 引质疑

人气 1869

【大纪元2022年06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综合报导)习近平近日在国际场合强调,中共要保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但在当局一再强调坚持清零防疫政策不动摇之下,外界普遍预测当局难以达到5.5%的经济增长目标,有分析指其要达到只能靠造假。

6月22日晚,习近平以视频方式出席了金砖国家工商论坛开幕式。据官媒《人民日报》报导,习近平在演讲中称,中共“将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采取更加有效的举措,努力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

今年两会上,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披露官方今年要达到5.5%的经济增长。

去年第四季度,美国经济同比增长5.5%,超过中国的4.0%,根据《华尔街日报》4月底的报导,习近平在一次会议上要求中国经济今年的GDP必须超过美国。

清零政策下 外界不看好中国经济增长目标

清零防疫政策除了造成巨大的人道代价,也给中国经济带来严重危害,外界怀疑中国今年的GDP能否达标。

世界银行在两周前就把中国2022年GDP增长预测从5.1%大幅降至4.3%。知名投资银行高盛、摩根大通和UBS瑞银也在上个月,把对今年的中国GDP增长预估分别降到4%、3.7%和3%。

上周,评级机构惠誉将今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预测下调至3.7%。这还远远低于北京设定的5.5%的目标。

而美国彭博社早前甚至预测,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可能跌至历史性的2%。

自由亚洲电台6月23日引述在美国的资深中国政经分析师秦鹏的话称,习近平再提这个目标还主要是因为政治需要,“他要显示对中国国内的政治、经济,包括疫情防控还是掌握得很好。”

今年3月以来,上海、北京等多地爆发疫情,习近平拍板并坚持的清零封控政策对大陆经济和民生造成重大冲击。中共总理李克强5月25日罕见召开有全国十万名干部参加的电话会议强调稳经济。尽管有观点认为李克强应该是按习近平指示召开会议,但不少观察者认为习李两人本身有路线分歧。

中共前财长楼继伟6月16日在一个财经论坛公开表示暗批疫情防控,“不当封堵造成的交通阻断、产业链不能接续、人员不能复工等影响是全局性的、很难追责,这对经济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所有参与者都受到损害”。

楼继伟表示,现在民间投资不愿投、不敢投,与很多因素有关,最重要的是如何平衡好疫情防控和经济增长,“目前方法还不到位”。

中共前财政部长楼继伟,资料照。(Ng Han Guan-Pool/Getty Images)

经济学者李恒青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共要实现经济增长5.5%的目标,也不是没有办法。“靠国家购买啊,国家投资啊,可以再多建几条高铁啊,但是这个我们叫‘无效的GDP’。它对国计民生没有什么帮助,反而有负面的影响。甚至国家统计局还可以直接把数字添上去嘛!以前也不是没做过。”

5月30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召开“统计造假不收手不收敛问题专项纠治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议,声称要“真刀真枪与统计造假作假行为作斗争”,迎中共二十大召开,云云。

台湾总体经济学者吴嘉隆6月2日对大纪元表示,北京当局现在出来告诉大家,其实我们经济已经不行了。中共自己造假造出大问题了,先掩盖,掩盖不下去了。现在只能找人背锅。找人背锅先找统计局,统计局再推给地方。

去年12月11日,中共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在一次会议上谈到,中国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但与会的前财长楼继伟直言,这些都没有出现在统计指标中,披露的指标竟然都“非常好”,完全没有反映经济下行风险。

分析:清零防疫加行业整肃 经济难保

中共当局在过去几年对蚂蚁金服、滴滴出行、电商平台、游戏软件等重要企业出手打压。动态清零的防疫措施,则使服务业和供应链产业也受到巨大冲击。

6月初,中国房地产报报导,今年前5个月,中国的百强房企,累计实现销售金额同比下降52%。去年百强房企超千亿的企业15家,今年只剩三家;超百亿的房企也从去年同期的118家减至70家。

6月15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5月多项重要经济数据,列多项投资增长,但消费数据仍持续三个月下滑,青年失业率创18.4%的纪录新高。中共国家统计局称,中国经济恢复向好。但经济学家不这样看。

台湾财经专家黄世聪6月16日对大纪元表示,动态清零会结束吗?因为随时都还有可能再封城,所以现在预估未来根本是不准确的。再加上一些监管或打压各行业的政策,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大幅的松绑。

他认为由于民间对于清零政策的不确定性,各式各样的管控措施对民众消费心理有影响,内需市场的颓势短期之内不可能解决。加上业者也不敢有大的投资,整体经济就没有非常好的成长动能。

大陆学者发文批经济治理及“带血”的GDP 文章被封杀

中国经济严重下行,被指中南海的“经济国师”之一的学者郑永年,6月初撰文提“重振中国经济的十点建议”。文章谈及中共治理经济存在不少问题,结果在大陆被封杀。

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教授在珠海的华南理工大学讲话。资料照。(Edward Wong/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郑永年文章归结中国经济困难的内部原因有四点:一是“民营企业的营商环境由于去年的行业整顿风潮受到了冲击”。二是民营企业家担忧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和不可预见性。三是激进的民营企业有罪论被无限放大,民营企业家被进行无底线的攻击,加剧了他们的恐慌。四是在监管惯性下,企业面临的“婆婆”仍然过多。

文章警告,这些问题所诱发的风险极有可能连环式爆发。若不及时有效应对,或带来全局性风险。

另外,文章还公开质疑当局“我们仍然需要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吗?”

今年4月,习近平主持中央财经委会议,要求全面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但郑永年文章认为,中共所谓的改革开放以来,已多次推进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一些经济发达地区更是超前建设。如果再靠增加财政支出搞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这是人们所说的“带血”的GDP。

责任编辑:叶梓明

相关新闻
【方菲访谈】明居正:清零与经济如何双轨并行
【中国观察】清零内讧 网信办搬毛护习?
报告:清零令欧企别无选择 23%拟撤离中国
【中国观察】张文宏研究报告阻极端清零?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俄吞并乌四区 马斯克叫板普京
【舞蹈三剑客】豪华牛肉挑战!A5和牛VS.干式熟成和牛,蒙着眼睛能分辨吗?
【时事军事】海玛斯数量翻倍后 援乌清单怎么变
【神韵早期节目】为神而舞 (2013)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