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毛泽东的笔杆子张春桥被判死缓之回顾

人气 5976

【大纪元2022年07月23日讯】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时,依靠一批“御用文人”冲锋陷阵。但最后,这些“御用文人”没有一个有好结果。张春桥就是其中之一。

十年文革结束后,张春桥的女儿张维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爸爸知道自己是没有好果子吃的。”被抓捕前,他已预知自己的结局:“他是随时随地准备被抓起来的。我们还讨论到怎么抓,他说:‘很简单,开个会就行了。他们叫我去开会,我不能不去。’”张维维问:“那么你怎么办?”张春桥回答说:“我怎么办,千刀万剐呀!”

张春桥被判刑死缓

1981年1月23日,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春桥,作为“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主犯,被中共最高法院特别法庭,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阴谋颠覆政府”,“发动武装叛乱”,“反革命宣传煽动”,“诬告陷害”等罪名,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在整个审判过程中,对于所有指控,张春桥全都沉默不语。

张春桥的简要经历

张春桥,1917年生,山东巨野人。1935年5月到上海,长期从事文化写作活动。1938年到延安,担任过中共《晋察冀日报》主编。1949年中共建政后,历任新华社华东分社社长、上海《解放日报》社长兼总编辑、上海市委宣传部长、上海市委书记处候补书记等。1965年,任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

1966年5月28日,被任命为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1967年后,兼任上海市革委会主任、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是第九届中共政治局委员、第十届中共政治局常委;1975年1月,任国务院副总理、军队总政治部主任。1976年10月6日,被捕入狱。

1983年,张被减为无期徒刑,1998年保外就医,2005年在上海病亡。

毛泽东看中

文革前,张春桥是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的秘书。

1958年,毛泽东发动“大跃进运动”,提出“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张春桥从已升任中共政治局委员的柯庆施那里得知毛的思想动向后,写了《破除资产阶级的法权思想》,在上海市委理论刊物《解放》上发表。

毛看到后,很是欣赏,亲笔写按语,责成《人民日报》转载。从此,毛知道上海有一个叫张春桥的笔杆子。

之后,毛的妻子江青到上海搞“革命样板戏”。毛曾多次对张说:“帮帮江青,帮她就是帮我。”张曾帮江青修改一部剧本,前后达12次之多,深得江青欢心。

毛蕴酿发动文革有很长一段时间。但在北京,他的计划推动不了。他认为,以彭真为第一书记的北京市委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但在上海,有一个投其所好的极左理论家张春桥。

1965年2月,毛派江青到上海,请张春桥组织人写作炮打以刘少奇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司令部”的重磅文章。张春桥责成他的手下干将姚文元,历时8个月,完成《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1965年11月10日,在上海《文汇报》上发表。这篇文章成为吹响十年文革浩劫的号角。

因为写作这篇重磅文章有功,张春桥、姚文元都被毛看中,让他们到北京,参与发动文革的“五一六通知”的起草。1966年5月28日,张春桥跟毛的妻子江青一起,被任命为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

从此,青云直上的张春桥,往来于北京、上海之间,成为毛制造“天下大乱”的理论家和实践者。

打倒刘邓的急先锋

毛泽东发动文革要打倒的最大政敌,是当时在中央一线主持工作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

在毛通过一系列会议、讲话、文章透露出打倒刘、邓的明确信号后,1966年12月18日,张春桥在中南海召见清华大学造反派头头蒯大富,授意清华造反派,联合其他大专院校的造反派到中南海,造“刘少奇、邓小平”的反。

1966年12月25日,蒯大富率5000多人从清华大学赴天安门广场游行,一路高喊“打倒刘少奇”、“打倒邓小平”的口号。到达天安门广场后,召开了“彻底打倒以刘、邓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誓师大会”。

然后,兵分五路,以广播车开道,在王府井、西单、北京站、菜市口等繁华地带演讲、散发传单、张贴大字报。

蒯大富还组织红卫兵把中南海西门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用高音喇叭向中南海里面喊口号,要求揪出刘少奇。

从此,打倒刘、邓的口号,从北京传遍全中国。刘被批判为“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邓被批判为党内第二号走资派。

全国夺权的急先锋

毛泽东在中央打倒了刘、邓之后,立即着手部署打倒刘、邓在各省区市的代理人。

1967年1月,了解毛的意图的张春桥等,跑到上海,煽风点火,鼓动以王洪文为首的造反派,掀起“一月夺权风暴”。

1月8日,张春桥等召开“打倒上海市委大会”,批斗中共华东局、中共上海市委、市人委的主要负责人陈丕显、曹荻秋等,并将全市几百名局级以上干部揪到会场陪斗。大会发出三项通令:(1)不再承认曹荻秋为上海市长;(2)勒令上海市委书记陈丕显交代“反革命罪行”;(3)要求中共中央彻底改组上海市委。

1967年2月,张春桥兼任上海市革委会主任,此后,直到1976年10月,张兼任上海市委第一把手长达10年。

上海夺权风暴,得到毛的支持。毛说:“这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革命”。“上海革命力量起来,全国就有希望。它不能不影响整个华东,影响全国各省市”。

心狠手辣的整人者

因为张春桥的妻子曾被侵华日军俘虏后叛变过,张本人加入过被中共认定为非法的“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委员会”,上海一直存在反张行动。

张整这些人毫不留情。

据《炎黄春秋》2016年第1期发表的《张春桥其人》记载:1970年11月,张春桥以研究政史系大批判为名召开座谈会,在会上大骂反对他的人是“豺狼虎豹”,要对他们“用椎子”,“动刀子”,宣称“中央已经把杀人权交给我们了”,“该杀的就要杀”。

在张的指使下,制造了“三分钟抓一个反革命”的样板,抓了许多人。重点人员关进潮湿阴暗的地下室,睡在水泥地上,有病不准治,大搞逼供信。在小小隔离室里,装上高音喇叭,半夜三更突然播放逼供书,播放这些被关人员亲属泣不成声的录音,将人逼疯、跳楼,身亡后,被扣上“畏罪自杀”的帽子。

张还指使空四军第一政委王维国捏造了17件所谓“对无产阶级司令部进行侦察控制”的假案,把原上海市委两位书记和97名公安干警打成反革命。一个处250多人,137人被关押,51人打成反革命。

1969年初,张春桥说公安干警“反动、顽固、狡猾”,对他们就是“要突出一个狠字”,鼓吹“打人是觉悟高的表现”,“假的要当真的打”,“要像摘葡萄那样一串一串摘”。

根据张的指示,上海公安系统大搞“疲劳战”、“车轮战”、“火线学习班”、“大兵团作战”、“夜开花”、“开刀间”,用冷水浇,热水烫,反绑吊打,直到木棍打断,铜条打弯,用“跪凳角”、“耍猴子”、“火烧胡子眉毛”、“抽筋”、“剥皮”、“坐地老虎凳”、“假枪毙”等三四十种刑罚。市公安局院内拷打声、惨叫声不断,许多人被整得死去活来。

极左理论的炮制者

在北京,张春桥手中的笔深受毛泽东重用。在起草中共九大政治报告时,毛对老秘书陈伯达起草的稿子不屑一顾,采用了张春桥等起草的强调“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稿子。九大政治报告正式确认了毛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中共十大的重要文件,也都是张春桥等人起草的。

文革后期,毛为维护文革路线,提出“学理论”,点名要张春桥写文章。根据毛的意图,张写了《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这是文革后期极“左”理论的代表作之一,在社会上遗毒深广。

毛泽东的替罪羊

在审判张的过程,张一直沉默不语,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张自知文革中整人无数,罪孽深重。

第二,张是中共政治斗争的失败者。张亲历了中共高层许多次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深知在政治斗争中失败的一方,辩解毫无意义。

第三,张在文革中炮制的极左理论和制造的大量冤假错案,大多数都是按照毛的旨意干的。张最大的后台是毛泽东。

中共元老李先念曾讲:“张春桥就是政治局的‘恶霸’,他说的东西我们根本不敢反驳,也不容反驳,因为我们也不知道哪句话是他的,哪句话是(毛)主席的。”

文革中,毛利用“叛徒、内奸、特务”等罪名,打倒了许多“政敌”,但对于张的妻子当过叛徒问题,以及张的历史问题,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作为笔杆子,靠造反起家的张,许多军队老干部都非常反感。问题反映到中央军委副主席林彪那里,林彪也认为张太不像话。1970年庐山会议上,林彪在请示毛同意之后,发表了一通批张的讲话,随后,军队不少将领也纷纷发言批张。

江青带着张向毛哭诉,毛认为林彪、军队将领反张,就是反毛。毛为了保张,竟然跟他亲自选定的接班人、在许多关键时刻支持他的林彪翻脸。

结语

毛发动十年文革,实际上是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鼓吹的“阶级斗争”理论在中共夺权后的具体运用。

张则是毛“阶级斗争”思想的具体阐述者、解释者、宣传者、实践者。毛上了马克思的船,下不来,张上了毛泽东的船,也下不来。

当毛一去世,张与毛的妻子江青等,立即成了毛亲自选定的“你办事、我放心”的接班人华国锋的阶下囚。

马克思的“阶级斗争”论,是中共你死我活内斗绞肉机的“根本指导思想”。只要中共坚持马克思的那一套,中共官员人人都是施害者,也是受害者。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原中共上将房峰辉沦为阶下囚之谜
王友群:江泽民被揭“二奸二假”的历史回顾
王友群:政法亿元大贪官 王立科终上审判台
王友群:曾庆红遭重创的标志性事件之回顾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北约卫星和远程武器令俄罗斯脊背发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