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美管制令升级 中共半导体“芯”碎

人气 1052

【大纪元2022年08月16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世界十字路口

美限制EDA输出,中国芯片大梦玩完?美对中共摘“芯”,推迟台海战火?四个要命思维,中共自己搞垮半导体?

美中双方的半导体科技战愈演愈烈,8月15日起,美方实施四项重大管制,最重要的是限制EDA(电子设计自动化)软件出口。EDA软件被称为“芯片之母”,是业界用来设计芯片电路的重要工具,一旦中共失去国外的EDA软件,会对中共带来哪些冲击?为什么可能因此推迟台海战争的爆发时间?美方为什么要在半导体技术上对中共频频出拳?中国芯片产业是被美方击败、还是被中共自己搞垮?本集节目,与您探讨。

今天我们来聊一个重要的热点话题:

今日主题:美国管制禁令升级,中共半导体“芯”碎。

最近我们在节目里常提到一件事,就是美国正在联合国际盟友一起改写半导体产业的游戏规则,中共会一步步陷入被孤立、边缘化的危机。现在,果不其然,虽然中共二十大还没登场,但是美方已经给习大大送来一份大礼物。

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宣布,从8月15日开始,实施四项重大的出口管制措施,包括:管制出口氧化镓、管制出口金钢石,还有半导体的EDA软件以及涡轮发动机的压力增益燃烧技术。

其中前两项,氧化镓和金刚石都是可以承受高温电压的第四代半导体材料,而最重要的是第三项管制,半导体EDA软件。EDA是什么?就是电子设计自动化的软件,是业者用来设计芯片电路、优化芯片性能的重要工具,所以EDA软件又被称为“芯片之母”,它的重要性也就可想而知了。

如果中共没有EDA软件,就没办法设计芯片,没办法开发生产更高端的芯片;那没有高端芯片,那么就会冲击到军事、国防、航空、太空等等的产业发展。

而且更糟的是,目前中国有2,000多家IC设计厂商,也就是集成电路或积体电路的设计厂商,这些厂商有四分之三都是使用外国的EDA软件来设计IC。如果中国被全面切断EDA软件,那么中国厂商就没办法再开发新的芯片,2,000多家IC设计厂商就会“死掉一大半”,就会爆发一场中国版的“芯片海啸”了。

简单一句话,美方正在对中共发起一场“半导体的诺曼底登陆”,要在半导体产业上对中共发动重磅的反击,要扭转中共想要称霸全球的战局。我们简单回顾一下最近美方是怎么布局的:

7月初,美国敦促荷兰的芯片制造设备大厂艾司摩尔(ASML)禁止出售先进设备给中国。

7月28日,美国国会通过“芯片法案”,要提供520亿美元的资金以及税收抵免的优惠政策,来补贴美国半导体制造业的发展。说白了,就是在吸引半导体产业留在美国、或者回到美国来发展。

7月底再传出,美方要求半导体设备供应商,如没取得官方的出口许可之前,不可以出售14纳米(奈米)以下的半导体设备给中国企业。

接着,您应该还记得,美国刚刚启动了“印太经济框架”(IPEF)要重组国际供应链,要集结盟友们排除中共、孤立中共;另外,美方还邀请日本、韩国和台湾这三个半导体重镇,要一起组个“Chip 4”联盟,也就是“芯片四强”联盟,要集中力量生产高端芯片,这个联盟背后的潜战略,也是要孤立中共,截断中共取得高端芯片的来源。

现在,美方又进一步限制中共取得EAD软件来开发芯片。那说白了,美国正在对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发动精准的外科手术反击,一方面要截断中国的技术来源与半导体制造设备来源,要从内部对中共“摘芯”,让中共失去生产高端芯片的能力;另方面,美方联合盟友从外部截断、或者削弱海外厂商对中共的芯片供应,让中共一步步走入没有高端芯片可用的“芯碎危机”。

美方芯碎战术 对中共冲击巨大

好,你可能会好奇,“芯碎危机”真的可怕吗?会对中共带来什么影响吗?我们可以从三方面来说起,短期、中期和长期影响。

<<短期:产能扩张受阻 产品升级困难>>

首先,短期之内,中共会因为芯片技术被截断,以及无法取得高端的芯片制造设备,所以中国的芯片产能扩张会受阻,产量会不稳定,而且因为没办法开发更高端的芯片,比方说3纳米的芯片,这样也会让中方想要升级芯片产品变得更加困难。

<<中期:缺乏制造设备 空有人才无用>>

从中期来看,美国的芯片法案发酵后,美国的半导体制造业就开始扩大发展,那么芯片制造的设备当然就会优先供应美国市场的需要,中国就买不到货;而且美方还限制业者把制造设备输出到中国,这样中共就会陷入缺技术、也缺制造设备的困境。即便他们花大钱,从台湾挖来高科技人才也没用,就像你找了一批好厨师想要开餐馆,但结果却买不到炉灶,那最后也只能是一场空。

就像前台积电的共同运营官蒋尚义,他后来到中国加入中芯国际,结果发现中芯没办法购买10纳米以下的生产设备,而且中国同事们也不信任他,最后他请辞离开,感叹地说加入中芯国际是个“错误”,也是件“蠢事”。

<<中期:半导体研发受挫 产业经济与军工业受挫>>

而且,没有芯片制造设备,又断了IC设计的软件,就会让中国的半导体技术研发受挫,没法生产更高端的芯片,没法生产更有效率的芯片,那么就会进一步造成中国的产业经济转型受挫,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超级计算机等等都会陷入困境,而且就连中共的军工业也会受挫,因为没有稳定的芯片供应,就没法生产更多、更先进的军事武器。

<<长期:失去竞争力、制订标准权、定价权>>

再从长期来看呢,中共的半导体与相关的高科技产业,会渐渐失去国际竞争力,失去市场份额,而且因为中共没办法开发更高端的芯片制程,所以中共就会在国际市场上失去制订产业标准的权力,同时也会失去定价的权力,换句话说,国际半导体产业与高科技产业将由美方和美方盟友来主导,是美方说了算。

<<长期:科技产业转型停滞 经济失速下坠>>

这样一来,中共不但在芯片制造上会失去影响力,而且中国的高科技产业转型会陷入停滞,原本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也就烟消云散了。更重要的是,习近平下一个任期的中国经济就注定会继续失速下坠,因为高科技产业发展不了,而传统制造业又都因为疫情和贸易战跑光了,所以习近平连任之后,经济和失业问题一定会成为他头顶上的“悬顶之剑”,随时可能砸到他头上。

所以,在我看来,美国这一系列的半导体组合拳,可以说是点中了中共的死穴,中共虽然不会立刻毙命,但接下来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引发越来越大的连锁崩塌效应,最后很可能会对中共政权带来致命的重击。

预防性软攻击 中共战狼毒牙被拔

而且,从地缘政治与区域战略的角度来看,美方这次强硬出手,直接针对中共的半导体技术来个斧底抽薪,其实也是一套“预防性的软攻击”。

因为在7月底,业界有人发现,中共的中芯国际公司已经能够生产7纳米的芯片,已经用到虚拟货币的挖矿机上做“练兵”。这个消息让美方相当惊讶,所以美方这几天加紧脚步,祭出一系列的举措来反制中共。

因为中共这几年加速研发先进武器、制造大量军事装备,其实都需要高端芯片的配合,所以美方赶紧来个斧底抽薪,截断中共的高端芯片技术,让芯片产能不稳定,没办法生产更多、更先进的军火,这样就等于是削弱中共的军力发展,进而推迟台海爆发战争的时间点。

所以我说,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也是一套针对中共军力的“预防性软攻击”,把中共战狼的毒牙给拔了。《世界十字路口

四大错误思维 中共自毁长城

好,我们可以想见,中共对于美方这套“芯碎战术”一定会气急败坏,然后一定会痛骂美方,说一切都是美方要遏制中国发展,是对中国的不公平。但我必须说,美方现在的反制是一回事,其实中国的芯片产业在美方反击之前就已经败象毕露了。怎么说呢?

中共早在2014年,就想要扩大发展半导体产业,所以官方召集了一批大企业联合出资,成立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后来也被叫做“国家大基金”或“大基金”,专门用来投资、扶植半导体相关企业。第一期的基金规模将近1,400亿人民币。2019年又筹募了第二期基金,规模增加到2,000亿人民币。

但问题是,直到今天,中共投入三千多亿人民币、用了八年的时间,做出什么成果?只有中芯国际成为中国最大的半导体制造商,但是中芯最近也才能生产7纳米芯片,跟台积电、三星的技术水平相差遥远。

更惨的是其它半导体公司,连原先预定的“2020年量产16纳米芯片”的目标都没有达标,就连一度风光的清华紫光集团,最后更搞的破产收场。为什么会这样?在我看来,是中共自己被四个错误思维给害了。

一、大跃进思维:用政治运动搞经济

过去40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中共高层普遍弥漫着一种“大跃进思维”和“暴发户思维”,觉得什么都可以砸大钱买过来、什么都可以用大规模的政治运动来“办大事”,用中共的话讲,叫“集中力量办大事”。

但问题是,中共想用这种“举国体制”和“大撒币”来发展半导体,想搞一场“大炼芯片”和“芯片大跃进”,其实正好反映出中共高层没读书,不懂半导体产业。

因为生产芯片需要的原料与技术,是结合了许许多多上下游产业的跨界合作,而且还需要跟各国厂商进行同步的跨国沟通合作,才能成功生产芯片。这一点,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日前在接受CNN专访的时候就强调过,所以他说即便中共通过武力占领台积电,也没有办法生产芯片,因为芯片生产的工序太复杂了。

所以中共高层没明白半导体的产业复杂度,还抱着毛泽东年代的“大跃进”思维,想要烧大钱、集中力量办大事,其实就是一种愚蠢的“蛮干”,所以花了三千多亿、搞了八年,什么也没搞出来。

二、急功近利思维:搞弯道超车 不练基本功

中共从老毛年代开始就有一套党文化的思路,就是“多、快、好、省”,就是产量要多、速度要快、东西要好、成本要省,这种“多、快、好、省”的思维其实就是中共“假大空”的反映。

但是发展半导体产业,最重要的资产就是技术,而技术的研发都是需要大批科学家投入无数的时间与汗水,不断地测试、不断地从错误中学习、不断地累计种种数据,才能得到最后的研发成果。简单说,技术研发是需要投入大量时间、资源与耐心的苦力活儿。

不过中共的党文化思维只想急于求成、急功近利,对于长时间蹲马步、搞基本功是没有耐心的,所以中共过去就一直向美国、欧洲和其它国家来偷技术、窃取知识产权,拿到中国内部快速复制使用,他们还自豪地说这叫“弯道超车”。

当然现在各国都在防范中共偷技术了,特别是半导体这种高难度的技术,中共偷不着、买不到,又没有基本功可以慢慢研发,所以现在就变成“弯道摔车”了。

三、贪婪思维:钜资在哪里 贪腐在哪里

中共花了八年时间、投入三千多亿人民币,却发展不出什么顶尖的芯片技术,很大一个关键原因还是跟官场的贪腐成性有关。

像最近这个“国家大基金”的几位高官都陆续被调查、相继落马,其实就反映出习近平虽然拚命喊“反腐”,但却“越反越腐”。这些高官或高管不是用这笔钜资在办大事,而是帮自己的钱袋发大财。一直到现在,美方的科技战已经打到家门口了,习近平才发现这帮人在闷声发大财,但为时已晚了。

四、斗争思维:动态清零失败 台海局势紧张

斗争是中共最擅长的手段,但中共不只用斗争来处理政治问题,还用斗争来处理疫情,所以习近平推出了“动态清零”要跟看不见的病毒做斗争,但结果斗了两年多,病毒不但没清零,反而是中国经济和企业快被清零了。

疫情今天还在中国各地持续爆发,每次疫情一有苗头,当地政府就赶紧封城封区,人民没法上班,工厂没法生产,这对任何的企业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巨大风险。

再加上北京还跟台湾搞斗争、跟美国搞战狼,搞得整个两岸都弥漫着一触即发的战争风险,这样不但不利于吸引外资外企进入中国投资,反而会促使更多高科技企业加速撤出中国,或者转移产能到海外去。因为半导体产业是资本密集的大投资,所以他们需要高稳定、低风险的环境才能顺利经营。

但是,中共这套与天斗、与地斗,与病毒斗、与美国斗,搞得整个中国惴惴不安,当然就只能把资金、人才和技术给往外推出去。像中芯国际的独立董事、前安谋公司总裁布朗(Tudor Brown)这几天请辞离开,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最后,我们再说一次,美国对中共发起一系列的科技战,本质上是一场“半导体的诺曼底登陆”,但是中共自己的几个错误思维,才是让中共陷入危机的主因:

一、大跃进思维:用政治运动、举国体制搞经济,错估半导体产业的复杂。
二、急功近利思维:只想搞弯道超车,不练基本功,没有研发能力。
三、贪婪思维:钜资在哪里,贪腐在哪里,大基金招来大贪腐。
四、斗争思维:动态清零失败,台海局势紧张,资金、人才、技术纷纷撤离。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感谢您收看,我们下次再会。

寄天

夜雨竹烟君未归
千雪转逝君何在
瑟影孤酌望秋池
焚弦酹愁云天外

唐浩

世界十字路口》制作组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十字路口】曹兴诚捐1亿美元 带动富豪反共潮?
【十字路口】富豪喊抗共 北京对台战略藏诡计
【十字路口】四大败象 中共对台统战全失效?
【十字路口】习终于敢出国?军演自毁中共经脉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重大立功留命?傅政华刑超薄周
【时事金扫描】“习失踪”引热议 普京动核武?
【十字路口】重判孙力军团伙 二十大凶险高潮
【马克时空】维克兰特号 VS 山东号 舰载机是关键?!
【神韵早期节目】梅(2011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