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贾平讲故事:叛逆的时代 ——文革、上山下乡

这批孩子被利用完了,就都发配到农村 “战天斗地,改造山河” 去了,名曰:上山下乡。我表姐也回到她东北老家。(《百年真相》提供)
人气: 37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3年11月23日讯】我姨家表姐,因家庭变故来到我家。刚来的时候成绩不好,我爸爸就帮她补习功课,那时候家里房间小,有时我一觉醒来还看到我爸爸给她讲题。她人聪明,到我家约一年她就成了班里前几名的优等生,在年级也有些名气。她是东北林区的孩子,胆子大,有勇气,很闯。而我就是我妈妈嘴里的 “ 怕见人的熊包蛋,避猫鼠” 。

自从我表姐到了我家,需要去见人的事情,都由我表姐轻松搞定。一天,看到一个欺负过我的小男孩,我表姐一瞪眼、一跺脚,就把那孩子吓个跟头。因为我表姐太厉害了,即使我在外面受气也不敢让她知道。她做错了事,我父母从不当我面批评她,她也能帮助家里干点家务,只要我父母不在家,大小事她做主。我父母出差买新衣服,首先给她买,说她大了,她也认为这就是她的家。

表姐的荒诞岁月

文革期间搞“全国学生大串联运动”,我表姐也赶上尾声,出发前说是有老师带队,去井冈山还有北京,毛XX接见红卫兵等。我妈给她带上钱,她说不用钱。结果,一到火车站队伍就被冲散了,火车站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特别乱。串联的学生们几个人一帮,赶上去哪儿的火车就去哪儿,车门进不去就从车窗往里爬。我中学外语老师的独生女,就是在大串联中被火车轧死了。我妈好不容易等到她平安回来,大串联的闹剧也结束了。

接着,社会上一下子又冒出了许多“战斗队”,我表姐同桌一个叫汤建平的男孩,成了他们中学的战斗队司令—–汤司令。他俩本来关系就不错,加上我表姐的性格,她自然成了战斗队的核心人物,响当当的造反派小将。 十三四岁的孩子正是逆反年龄,我记得我妈妈经常坐在炕头上,抱着我妹妹跟她说话,怕她出去惹事。但是社会对孩子的影响力是远远超出家庭的管教。

我表姐每天到学校上学闹革命,打倒“牛、鬼、蛇、神”,打倒当权派,造反有理等。 当时整个社会是一片混乱。 有一天她跟我妈妈说她再也不愿意参与抄家,我妈妈才知道她也去抄了别人的家 。原因是汤司令把下一批要抄家的名单让我表姐看,我爸爸的名字也列在其中。 我表姐说:“这是我姨父,你敢去抄我家?”汤司令忙说:“我不知道这是你姨父,是他们局机关给我的抄家名单,划掉,划掉 。”

我父亲由于家庭成分和复杂的社会关系,早已被历次运动吓破了胆,好在我家有我表姐这个造反派小将,在文化大革命中我家没有受到冲击。

这批孩子被利用完了,就都发配到农村 “战天斗地,改造山河” 去了,名曰:上山下乡。我表姐也回到她东北老家。几年后,我妈妈给她找了一份正式工作,她又回到我家。 听到她过去同学的遭遇 ,汤司令进了监狱,有个女同学抱着没爹的娃,也有看不到回城希望与当地农民结婚的。

时代的弃儿

我父母住单位家属院,院子里有几栋家属楼,中间是一块空地供大家活动,空地边上放了几个垃圾桶。有时会看到一个约40多岁的傻女人,翻垃圾捅找吃的。好像也不太会说话,如果她看到有人注意她,她也会傻笑回应,花白的头发编成文革时期特有的麻花辫子,趿拉着懒汉鞋,与一般捡垃圾的人不同的是她不脏。虽然表情痴呆,但眉眼间仍能看出她曾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她就是当年上山下乡的知青。

据邻居阿姨讲,她是在这个院子里长大的孩子,父亲在厅里工作,小的时候特别漂亮。 下乡后在知青点做饭,一个知青点知青也不少,十几岁的孩子干完农活是很饿了。那天知青点改善伙食,蒸了一大笼屉白面馒头,先回来的就抢馒头吃,她为了主持公道,让晚回来的人也能吃上白面馒头,就趴在笼屉上阻止大家疯抢,知青们就拉她打她,混乱中有人就拿砖头砸她的头,从那以后她就回城了,也变成了傻子。

她父母在世的时候,她虽然傻但干干净净。她父母去世后,好在她还有一个妹妹,她妹妹经常回来给她买菜做饭。她吃完了再饿就到垃圾桶找东西吃,老邻居们可怜她,有时候送点东西给她吃,她一概不要,还保持着她小时候接受的家教。她家住一楼,虽然当面给她吃的她不要,但是邻居把饭食装好放在她家门口或放在她家窗台上,她在屋里看到了也会拿回来吃。这是真实的有血有肉的受害人,是那个时代的牺牲品。

我有个好朋友,她母亲是高中数学老师,家教很严,她的哥哥被她妈妈认为是数学天才,那个年代初中毕业全部下乡,没有升学的可能。在农村农民都吃不饱,再从城里来一群孩子,不欢迎也没办法。十几岁的孩子没有了父母的管束,又吃不饱饭。男孩子偷鸡摸狗,惹是生非就难免,特别是爱打群架,往往来自同地区是一伙。

我这个同学的哥哥长得瘦小。他妈妈为了阻止他参与打群架,就对他说:“你个小,你打不过人家,别参与他们打架 。” 她哥哥说:“你别看我个小,我的作用可大了,他们打架我在外边看,看谁是头,谁打架厉害,我就悄悄到他身边,他们专注打架,顾不上脚下,我猛一搬他的腿,他就摔倒了。领头的一倒下,他们一伙就输了。”他的聪明才智就在这方面发挥了作用。

小男孩打架没轻没重,打成重伤的,也有听说打骨折的,农村“赤脚医生”处理一下就完事了,想回家养病也不容易,别说请不下来假,就是能够请了假,家里也养不起那张嘴,没有他的粮票啊,户口都迁到农村了,要在那里扎根一辈子的。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