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何良懋:曝光中共干预加拿大与种族无关

资深媒体人何良懋(大宇/大纪元)
人气: 3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3年03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杨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加拿大主流媒体最近一波揭露中共干预加拿大联邦大选的爆料,让加拿大人越来越清晰地看到中共的威胁。那些行外国代理人之职、一再为中共罪行开脱的华裔和非华裔政客,以及起大外宣作用的名人,再次拿“种族问题”做武器为中共护航。资深媒体人何良懋指出,这是混淆视听、侮辱加拿大人的智慧。

指控是一面之词还是冰山一角

何良懋表示,首先,英文媒体揭露中共干预了至少两次联邦大选,是传媒拿到了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给总理特鲁多的文件后加以披露,其实就是一个爆料报导,并不是安全情报局主动就这个事件所发出的一个公布,泄露这些情报单位的官员有被检控的风险。所以传媒有责任报导,也都需要去核实,尤其是牵涉到外国政府的政治干预。

他觉得:“传媒就做了它要做的事,发掘了公众需要知道的资讯,而这些公众需要的资讯是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公众利益,尤其是我们的民主政体的利益。”

“接下来就是华人社区怎么看CSIS这个报告所揭露出来的现象。现在很明显华人社区里面至少有两种声音:一种就是认为情报机关的指控都是一面之词,还没有得到特鲁多总理的全面背书和加持;另一种看法就是,情报机关的报告只是冰山一角,华人社区所知道的比情报机关要多很多。而且华人社区公开讲外国干预加拿大选举,已经讲了很多年,现在才有CSIS这个报告。”

1. 中共“落手落脚”干预大选

何良懋指出,由2019年到现在,我们所经历的,我们所亲身见证、也有社区里很多社区领袖自己的经历和他们所知的内情,远比情报机关所知晓的更加深入透彻,只不过因为是族裔的资讯,有语言的隔阂,加上有一些议题本身的重要性,去到主流西人的社会,或者叫做非华裔的社会时,平时未将其视之为一件很严重的事,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到了现在,情报机关讲出来了,加上非华裔的传媒连篇累牍的报导,非华裔的社区才会觉得事态严重。不过对于部分华人来说,“已是迟了很多年的感觉,几乎是米已成炊的感觉”。

何良懋觉得:“选举是一个国家自己的事务,又怎容别国不止说三道四,而且是撸起袖子、落手落脚(干预)?

“再加上结合中共在加拿大的代理人——华人社区里面一些亲共的侨团、一些被共产中国控制了的社区领袖,去为它达成一些预设的选举结果:要干预一些人可以当选,影响某些人不得连任、或者不得当选。这种(做法)不止损害了加拿大的国家主权,也是破坏国际法的行为。就算你(中共)领事没有‘落手落脚’,但是在幕后指导本身就是违反了维也纳的领事公约,理应被驱逐出境的。”

他指出,据《环球邮报》在2月中旬报导,2021年11月,时任中共驻温哥华总领事佟晓玲公开说,她“搞定”了两个联邦保守党的参选人。在她的辖区,即是卑诗省和育空地区,当时众所周知的联邦保守党华裔众议员候选人就只有大温地区的黄陈小萍和赵锦荣。他们的确在2021年9月的联邦大选上双双争取连任,又双双落选。按照佟晓玲的话说,是被中共和它的代理人“搞定”了,意思是使得他们不能连任。

何良懋质问:“这不是赤裸裸地干预加拿大选举是什么呢?还需要再找具体哪些人去影响选民,在社交媒体用什么抹黑手段?这些都不需要了。那些只不过是技术支撑,最重要的就是,中共驻加拿大的使领馆人员是有目的、有计划、有策略去影响我们。”

2. 不澄清就是默认

何良懋认为:“这是十分严重的事!加拿大、至少我们渥太华外交部是需要就这个报导要求澄清。我的意思是要求中方、起码驻渥太华的中共大使丛培武要澄清这个报导所说的(内容)。”

何良懋表示:“首先,如果《环球邮报》在2月中旬这个报导属于假新闻,中共驻加拿大大使是不是(应)要求《环球邮报》作出澄清呢?但是现在既看不到中共驻加拿大使领馆要求《环球邮报》澄清,也没听到《环球邮报》说有人向他们表达不满,起码到今天为止没有。第二,也都看不到加拿大外交部就这个报导要求中方解说。那即是默认。

“无论中、加,被指控者或者受影响的国家的相关部门、即外交系统都一片沉默,只能够得出一个结论,就是默认了这件事,至少到今天。

“在这个情况下,就坐实了中共是影响了至少2021年的联邦大选,至少有两个联邦保守党的议员是被它们搞下来的;更不要说2019年怎样影响11个议员,里面有保守党、有自由党(的党员)。”

用种族问题做挡箭牌难再奏效

1. 中共不是种族 而是政治力量

中共干预加拿大联邦大选被曝光后,有人又用种族问题做借口来为中共开脱。

何良懋认为:“这张‘种族歧视’牌就像万能膏药那样,但这次应该不奏效了。

“在疫情的时候打‘种族歧视’的牌还可以蒙蔽一时。虽然世界都知道,病毒的确来自中国、发源于武汉,不过你说用China Virus,就是种族歧视,是将华人妖魔化、抹黑,当时都可能会令人觉得好像表面上言之有理。其实,中共不等于中国!那怎么会变成‘种族歧视’呢?

“但这次牵涉到中共是有系统、有计划、有策略、有目的地干预加拿大选举。一次都可以说意外或者误会,两次!一次比一次严重的时候,这就不是一个种族问题,而是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主权的破坏行为,也是一个非民主的国家对一个民主体制的攻击。完全跟种族风马牛不相及!

“中共本身不是一个种族,中共是一个政治力量。一个政治的实体对另一个民主政体用尽千方百计、明里暗里去影响(他国的)民主选举的进程,甚至要设计、要干预到联邦自由党只能够成为少数政府。这就是赤裸裸地侵害加拿大的国家主权和影响到加拿大的国家安全!”

2. 不是《排华法》而是“排加法”

3月初,有资深华裔时评人把主流媒体追查干预联邦大选解读为“不实攻击加拿大华裔参政者和选民的舆情”,而且将之与历史上的“媒体煽风点火”导致“臭名昭著的《排华法》出炉”类比,何良懋认为,这种类比是不伦不类,完全错误。

加拿大华人关注中共违反人权小组近日发出声明,在加拿大政府迫于压力,终于把《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摆到桌面上来的时候,参议员胡元豹站出来为中共洗地。只不过这次的招数是把《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等同于《排华法》。

何良懋指出:“第一,《排华法》那个‘华’还在中国。是在社会层面阻压着一些中国劳工由中国来到北美。

“那个《排华法》本身是种族隔绝的方式。但现在中共干预加拿大不是种族隔绝,而是长驱直进,登门入室。没有‘排华’,现在是中共‘排加’,反过来中共是排除加拿大政府、加拿大人民应有的民主选择,是从中作梗。

“现在是中共‘排加法’,用这些政治力影响加拿大的大选进程,这是赤裸裸地破坏加拿大的国家主权,影响了我们的民主生态。

“第二,和种族无关。这完全是一个政府实体透过它驻加拿大使领馆的系统,动员在加拿大的族裔(华人),企图鼓动在加拿大的华人去选出一些中华人民共和国喜欢的民意代表。这种干预本身就是违反国际法,违反联合国的《维也纳领事公约》的。怎么跟‘种族歧视’相提并论呢?我觉得这是一派胡言,为中共辩护到完全失逻辑、失常识、失理性。人家现在不是针对你这个种族,是针对你这个政府的行为!”

何良懋认为,现在搞干预的是华人,受影响最大的也是华裔,“华人排华”?“所以这种说法完全不能成立。”

“这种疯癫的指控,是证明中共影响加拿大无底线,企图想将加拿大变成中共的附庸国,这种做法不行。”

引入外敌剪除政敌是“加奸”行为

何良懋指出:联邦自由党政府罪责难逃。因为从CSIS的报告得到一个初步结论,就是特鲁多政府从2019年到2021年选举中是“引外敌来剪除政敌!”

“而且自由党甘于被人摆布,外敌主张自由党做少数政府,因为少数政府得不到大多数票,就不会通过一些不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议案,所以(自由党)还是做少数政府。”

何良懋对执政自由党所为表示愤怒:“这种引入外敌去剪除政敌的做法,是等于‘加奸’行为,如果在一些民主国家应该视为叛国行为。但是特鲁多政府完全无视了加拿大的长远利益。”

他指出,“自由党政府可以执政一时,可能执政五年、十年、十五年,但是加拿大的命运是有N个十五年,是永久的。你不能够为了一党之私,不能够为了你执政党的便利居然纵容了一个敌人帮你剪除了一些政治竞选里面的劲敌。”“这种卖国行为,加拿大的人是不能够不正视的。如果不正视,下一次又再被特鲁多当选,中共终于有一天会全面控制加拿大的政坛。”

CSIS报告讲清楚了,2019年联邦大选中共影响的11个候选人里面,包括了台上的执政党和台下的在野党,这个影响可以是两方面:影响他上去当选,也可以影响到他不能够当选。但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传媒能够讲清具体是哪11个人。

在2021年,有人组织助选团去支持他们认为中共心仪的候选人,当然绝大部分人是自由党的人,包括赢了赵锦荣的白恩斯(Parm Bains)。“的确是有中共代理人、从旁很多华人,特别是来自大陆的华人组织助选团、义工团去为他助选。我们看到当时社交媒体在微信也好、在WhatsApp也好,我相信赵锦荣也都截屏了这些当时社交媒体的一些抹黑他的内容,包括那些图像,有名有姓。这些具体的影响,我们是没有(看到)联邦机构或者执法人员去检视发生了什么事,去追查当时是什么人发布这些消息。”

选举结束后,特鲁多只提是按程序完成了选举;媒体开始爆料后,特鲁多就表示要查是谁向媒体泄密的,但选之前有外国势力在加拿大做了很多事就不去理了。人家是说在你投票之前“下了药”,是有针对地去操纵一些选民的视听、他们(接收)的资讯,进而去用一切力量,包括物资的力量。何良懋认为特鲁多的做法“完全是转移视线,模糊焦点”。

对于现在迫于压力,特鲁多委任了国会里面两个committee(委员)去闭门调查。何良懋认为:“估计都不会调查和联邦自由党什么关系,和自由党的领袖特鲁多是什么关系,更加不会调查和自由党的政府有什么关系。

“这个闭门调查就很类似香港警监会自己人查自己人,应该是没有用的,应该是不会查到真相出来的。因为一定是偏听偏帮偏信的,和民间、特别反对党包括联邦保守党和联邦新民主党所提出一定要做独立公开调查是两回事。现在特鲁多就想利用这个‘自己人查自己人’,想瞒天过海,想蒙混过关,想大事化小,但我相信他不会得逞。而且,这个调查一旦处理得不好,可能会触发下次联邦大选。”

民主体制不能让“白蚁”蛀下去

何良懋认为,《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立法,从赵锦荣提出来,现在终于看到了曙光。

那些跳出来企图阻挠立法的,打种族牌为中共代言的人,不打自招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这种人只能代表他们自己,绝对代表不了全体华人的声音。

正如加拿大华人关注中共违反人权小组的声明所表述的:“加拿大人也不会纯粹以肤色来断定个人对国家的忠诚。加拿大的华人社区由来自世界各地的华裔移民和本土出生的华裔加拿大人所组成,我们有多元的意见和政治立场,绝非那些自称代表华人社区的中共假手所能代表我们的。”

何良懋认为,在这些法案完备之前,华人社会可以做的就是:

第一,不断要向非华裔的媒体讲述、揭露所知中共干预(他国)的一些事实、案例,让非华裔的加拿大人能够知道多一些我们其实已经是在“The Big Brother is watching”(老大哥在看着你)的眼皮底下,如果非华裔的加拿大人不想自己有一天变成了“The Big Brother”(老大哥)的“保护国”,我们就应该对于现在台上的政府要加强监察力,督促他们快点改邪归正。

第二,一般的民众可以做的就是向自己的国会议员讲述他们的关注。

何良懋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现在加拿大的民主体制已经受到外国的侵蚀、干预,好像白蚁那样一步一步地蛀,已经蛀了我们两届大选。”

距离下一次2025年的联邦大选还有两年。何良懋建议华人选民如果有这个意愿,除了选举时的那张选票,就是平时要找你所属选区的议员将你的忧虑、你的要求讲出来。讲清楚你们所知中共的干预,让这些国会议员在国会那里有足够的材料把问题摆出来。

对于这次有作为卑诗省省长顾问的华裔时事评论员“代表华人”打“种族”牌,把主流媒体揭露中共对加拿大的政治干预的真相,解读为是“对华人社区、尤其是华裔参政打冷枪、放暗箭”的举动,何良懋表示,“担心他(尹大卫)不知道自己身边有一个中共的宣传大员在旁边帮他出点子、出谋献策,尹大卫(David Eby)自己如果不认清他的政府不应该和中共走得这么近,下一次省选他会很危险,可能会将卑诗省新民主党所得到的民望,一铺清袋。”

他指出:“因为加拿大的基本民众现在对于中共那种厌恶和警惕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么模糊,而是越来越清晰了。所以奉劝尹大卫省长认清自己的前途。”

责任编辑:颜永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