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百业凋零 中国有一个行业在扩张

人气 16326

【大纪元2024年0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中共高层一系列政治决策失误让中国经济下行,以房地产与互联网带动的消费型经济失去了动能,但军工行业则在当局支持下扩大规模。有知情人向大纪元表示,在各行各业都不景气的情况下,军工行业项目比较好做,都比较舍得花钱,甚至还生产西方的武器装备。

大陆工厂制造西方武器?专家:两头通吃

在大陆与中共军工行业曾有业务往来的林辉(化名)告诉大纪元,他去了与军工有关的三个地方,都位于中部地区,一个是生产武器的,一个生产潜艇航母所用电池,还有一个生产空空导弹之类的武器。

根据林辉的介绍,生产武器的单位可能是家民企,这家企业只加工金属部件,有一个展示产品的大厅,大慨有三四百平米,大厅整齐的摆满许多展示柜,里面摆放着各类铝制品枪支部件,很多都是不太好加工的,让人过来参观,可能想多做一些订单。

“都是一次铝制品铸压成型的,下一步要进入什么样的工序?我不太了解,只能说这个厂就生产这种东西,这种东西就是它的出厂成品。”

林辉说,该单位还有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兵器装备研究所(简称二〇八所)发放的“优秀协作单位”的奖状与牌匾。公开资料显示,二〇八所隶属于中共兵器装备集团有限公司,是唯一轻武器研究和设计单位,为中共军警研发轻武器装备。

出于对这些武器铸件的好奇,林辉悄悄拍下一些图片,“这个厂还好拍一些,那个生产空空导弹的单位,人家就管得非常得严格,绝对不能拿手机出来拍照,全程都是有人陪同。”他说。

(林辉在大陆中部地区一家工厂所拍摄到的武器铸件)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战略与资源所所长苏紫云,根据这位大陆人士提供的照片做出了分析。

苏紫云分析说,第一个是炮弹的弹壳,由于照片反映不出实物的真实尺寸,看起来可能是122或152,可能是中共跟俄系规格,还有可能是北约跟美国民主国家规格的155炮。弹壳上面是一个平面,表示要放引信进去,引信就像个螺栓一样,炮弹发射前会有炮手转一个引信进去。导弹的弹头是封闭在导弹里面,引信是用电子启动的。

第二个照片是榴弹发射器,看不出来是美规或是俄规的,它的支架部分可以用铝做,中间那个转轮应该是钢制的,能承受爆发力。

第三个是M16步枪或M4步枪的标准机甲,机甲可以用铝做, M16步枪机甲就是铝合金制造的来减轻重量,弹管跟枪机是钢制的,因为要承受火药的爆发力。

(图为M16步枪和榴弹枪,网络图片)

对于为什么展品中会有西方规格的M16步枪,苏紫云分析说,只能就现有证据说,这个图片证据表明,很可能是西方武器的样品,不是中共军方的装备,不会供给俄国或中共军方,除非是特殊用途。

“因为要供给俄罗斯的话,不会用这个规格,西方的子弹是5.56,俄国的是5.4,子弹都装不进去,它不会下这种单子的;如果说中共军方要打台湾,也不会生产西方武器规格,因为跟中共军方后勤搭不上,子弹装不上。”

“或许有一支特别部队、譬如会有一个旅会装备台湾武器,然后打台湾的时候,这个旅就可能是为假冒国军或什么的,会拿西方的武器,又可以就地捡拾台湾的弹药武器,可以立刻用了,但是这不常规。”

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长苏紫云。(钟元/大纪元)

对于这些武器是否有加入俄乌战场?苏紫云认为,目前没看到订单不清楚,可这表示这家企业也许就是想分杯羹,展现其有金属加工能力,不管是西方规格或中共、俄国规格的,他们有能力生产。北约的装备可以向他们下单,因为之前北约部队还有乌克兰,的确向中国订购了大量的防弹衣。

“摆出部分西方规格的步枪武器,很可能就是想抢乌克兰战场的供应链。如果土耳其代理下单,那中共的这个(所谓)民间公司,等于是说是对土耳其出口,土耳其走北约规格,交给乌克兰的话就通用了。”

“用这个角度来看,中共它想两头赚,国企央企就是赚俄罗斯的,民企就去赚那个乌克兰的。这种可能性是不能排除的。”他说,“中共的一切都不透明,我们只能合理的推估。”

中共官媒屡屡指责美国是战争贩子、大发战争财,但2020年1月27日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最新研究表明,(共产)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武器生产国,仅次于美国,领先于俄罗斯。

媒体已经报导,中共供应商在俄乌战场上两边通吃的情况已经发生过。美国“政客”(Politico)去年独家调查指出,从防弹衣到无人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中国装备正出现在俄罗斯市场上。此外,还有可用于指挥炮击或投掷手榴弹的无人机,以及在夜间瞄准敌人的热光学瞄准镜。

陆媒今年2月份引述俄新社报导,中国运往波兰的集装箱经过俄罗斯时被俄方扣押,发现一共有8个集装箱有一批乌克兰军队的制服,之前俄罗斯还对外展示过在乌克兰缴获的中国产民用无人机,这些无人机已经从原来的民用改成了军用。

不过,美国2022年中共军力报告中说,中共一些出口武器的质量缺陷仍然存在,可靠性较低,抑制了北京扩大武器出口市场的能力。许多发展中国家购买中国的武器系统,只是因为它们比其它同类武器价格要低。

中共军工行业正在扩大规模

林辉对大纪元表示,他们并不是直接参与这些军工项目,但知道这类企业效益非常好,做的都是军工单子,别的行业订单都很少了,但是他们的生意都特别好,员工待遇也高。

“一个企业有没有钱,你一进去就能看出来,窗明几净,各方面都很规整,也舍得花钱,还有员工各种状态等,效益好、效益不好,一眼就能看出来。”他说。

林辉表示,时下各行各业都不景气的情况下,为什么军工行业的项目这么好做,舍得花钱,他们不断地建设新厂房,“比如说生产武器的那家,去的时候厂区里面就有新厂房正在建设,生产空空导弹的那家,要建一个很好的智能化的办公楼,要花几个亿”。

林辉表示比较震惊,“我们接触的一些民企企业、传统行业,他们的项目资金都压缩得很低很低,但是在军工行业里,给的价格就很高,利润也就很高,大家都喜欢去和他们结账,这能体现出来它的资金充足,如果资金不充足,到后期结账都很难结。”

他说,疫情之后,很多企业没订单了,他们去过汽车行业,以前都是24个小时不停在流水线上生产汽车,但是到疫情之后再去,本来两条线生产就变成一条线生产,而这一条线也不是24小时生产,产能就下降了,这和之前明显不一样。

中国房地产商因为资金断链,烂尾楼现象普遍。示意图。(Shutterstock)

中共大力发展军工有迹可循,在中共2020年10月份“十四五规划与 2035 远景目标”文件中,说外部 “发展环境面临深刻复杂的变化”“要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等。

美国2023年中共军力报告指出,中共长期目标是建立一个完全自力更生的国防工业部门,并与民用工业和技术部门相融合,以满足军方对现代军事能力的需求。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十四五”时期是中共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重要窗口期,军工企业也将迎来高速发展契机,各领域订单饱满,部分型号可能有数倍增长。2020年被称为中共军工产业的拐点之年,一是中共国防政策由“强军目标稳步推进”转变为“全面备战”,二是大量武器装备由科研转入定型批产。

苏紫云表示,中共的国防预算每年都固定增加7%左右,一直在强化军事装备的隔代换新,在这样的背景,军工企业当然会持续成长;另外习近平在2017到2027之间追求军改,大幅增加海军装备,不只是舰只,也包括电子设备、舰载机海空一体部分;第三就是陆军也在更换新式的火炮跟飞弹等。

美国中共军力报告指出,中共调动了大量资源来支持其国防现代化,包括通过其军事和民防发展战略,以及间谍活动来获取敏感、双重用途和军事级别的设备。北京认为军事和民事机构的结合,是发展人工智能军事能力的核心,并建立了军民研发中心,采购了商业开发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以发展中共军队的人工智能技术。

苏紫云指出,所谓军民两用,一方面可以藉由民间的广大需求来降低成本,二方面民间技术强化之后就可以满足军事的需求。

“中共以往过于依赖民转军,从西方世界导入民用科技,结果资助了中共军方用途,西方民主国家就开始抵制,西方主要市场就要跟中共脱钩,那就导致民间经济的下滑。”

或走向苏联垮台模式

过去几年来,当局对消费端的民营企业进行打压,政府各种不同的产业基金,都是围绕着军工、卡脖子行业科技的方向进行引导。这种趋势显示出,中共的经济政策目标,似乎又回到邓小平改革开放前重军工轻民生的做法,而军工企业大都是国有的,生产效率低下、科技创新低下、条块分割严重、腐败丛生。

很多观察人士已经注意到这一点,经济学家许成钢对媒体表示,中国真正的经济成长力量全靠的民企,当局最大的问题就是这几年打压民企,那一定中国的经济成长就打下去了。

“它们(中共)打民企其实是想要撑国企,指望中国的经济成长靠国企,这是个不可能,国企面对一个非常严重的制度带来的‘软预算约束’基本问题,苏联、东欧为什么垮了呢?就是因为他改革的时候不允许国内发展民企,只改革国企,最后就把他们拖垮了。”

图为1991年8月19日,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在莫斯科呼吁军队枪口不能对向人民,并呼吁举行全国总罢工和大规模示威。随后,叶利钦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几个月后苏联解体。 (AFP)

去年香港大学金融学者陈志武曾对媒体表示,胡温时期由投资、制造转向消费,现在反过来了,降低消费和跟个人有关的这种产业,转移更多的资源和政策支持,到国防和卡脖子的那些技术上面去。

“实际上不只是今天才开始,过去十年都慢慢地在往这个方向走,只不过最近两年把这个结构性的调整都做得非常突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教培行业、电子烟行业、游戏机、电子游戏,还有美团等等围绕着‘最后一公里’做的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的创新,这些要中止,这个是一个结构上的调整。”

陈志武表示,地缘政治的恶化,台海、南海的未来会不会有武力冲突的前景,以及美中日益加剧的新冷战敌意加深,两大阵营不断变得清晰化。没有几个跨国公司愿意去承担这样的风险,脱钩加速,中国的出口行业面临根本挑战。

“原来80年代、90年代、00年代大家只谈一起赚钱,不用去管意识形态,但已经完全改变了。不仅仅会看价格,而且也会看你是谁,你的信仰是什么?你国家的体制是什么?这些都会对未来的中国的出口的增长会产生影响。”

陈志武说,“原来的苏联的经济增长结构也是这样的,跟国防和战争有关的那些苏联行业,一直是受到重视的。而那些跟老百姓生活有关的,做面包和做服装、轻工业的,苏联那个时候是很被淡化的。”

苏紫云表示,中国经济不景气,是中国共产党倒行逆施的结果,西方从红色工业撤退,民间企业因为全球贸易逐渐跟中国脱钩,民间贸易就萎缩了。

“在政治上习近平是迷信冷战思维,也就是要船坚炮利,船坚炮利就需要发展军工,发展军工就可以带动部分的经济,这是他的逻辑。”

“客观来讲,军事装备的发展可以产生经济效益,可是如果过度的话,那等于说像苏联时代,导致民间经济的崩溃,只剩下这种军事的重工业,那当然国家就瓦解了。”他说。◇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岳山:泄露内部文件的上海安洵 靠山是谁?
军中整肃未停 中共中部战区副司令李志忠出事
分析:布林肯访华 手握一外交筹码
中国硕士学士拟聘为遗体火化工 引热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