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海外公民子女或将自动获得国籍

C-71法案将允许在国外出生的加拿大籍父母,如果他们与加拿大有密切联系,可将公民身份传给出生在国外的子女。图为加拿大移民资料照。(加通社)
人气: 68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4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联邦政府计划修改《公民法》,允许在国外出生的加拿大人,如果满足一定的居住条件,可以自动将国籍传给他们在国外出生的下一代。

加拿大移民部长米勒(Marc Miller)周四在国会提出一项法案,旨在推翻自2009年以来实施的“第二代移民截止规则”。

目前的《公民法》包含对公民身份传承的“第一代限制”,即在加拿大境外出生的加拿大公民(第一代),不能将自己的公民身份传给在加拿大境外出生的孩子(第二代),也不能为在加拿大境外出生并收养的孩子,直接申请公民身份。

米勒在当天的一个新闻会上说:“毫无疑问,加拿大公民身份在世界上受到高度重视和认可。我们希望,我们的公民身份制度公平、易操作、规则清晰透明。”

联邦移民部在当天发布的一份新闻公告中表示,政府正在引入的C-71法案,将使公民身份申请过程尽可能公平、透明。主要内容包括:

·对于已经出生的人,如果没有“第一代限制”,他们本应获得公民身份的话,政府自动给予他们公民身份。

·建立一个新的血统公民身份框架,允许第一代及以后的人,基于他们与加拿大的密切联系程度,可以将自己的公民身份传给下一代。

C-71法案将允许在国外出生的加拿大籍父母,如果他们与加拿大有密切联系,可将公民身份传给出生在国外的子女,“第一代限制”的规定作废。同样,他们在国外收养的子女(在国外出生),也可直接授予公民身份。

为了证明他们与加拿大有密切联系,在国外出生的加拿大父母,必须在孩子出生或收养前,在加拿大累计实际居住超过1,095天,即3年时间。

对于3年的居住时间,米勒在新闻会上表示:“我认为这是对与加拿大有实质性联系的合理限制。”

新法或不能及时通过

因为无法将公民身份传给下一代的海外加拿大籍父母及家人,“第一代限制”规则,去年被诉诸法庭,对加拿大《公民法》的相关规定提出宪法挑战。

2023年12月19日,安省高等法院宣布,对在国外出生的加拿大人的“第一代限制”违反《宪法》,并勒令联邦政府在6个月内修改《公民法》,废除相关的规定。

联邦自由党政府没对此法院裁决提出上诉,这意味着,加拿大应该在今年6月19日之前完成相关的《公民法》修改程序。

现在离法院规定的截止日期还不到一个月。公民部长米勒周四表示,政府的该项新立法不太可能及时获得御准,可能必须向法官申请延期。这将进一步影响相关加拿大人的子孙,推迟他们获得公民身份,与加拿大家庭团聚的时间。

米勒解释说,政府不想无休止地延长该立法的时间,并且一直在考虑多种选择。因为有些人已经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他说,政府必须向法院解释此事。同时,他希望此事在在各个阶段都能顺利通过。

中东战争是问题的缘起

2006年,以色列在黎巴嫩与真主党爆发了长达一个月的战争,加拿大政府被迫大规模撤离滞留在贝鲁特的1.5万名黎巴嫩加拿大人。

那次撤侨行动耗资8,500万元,引起了社会强烈的反对,也引发了关于“加拿大人便利(Canadians of convenience)”的争论。争论的焦点是:那些拥有加拿大国籍,永久居住在加拿大境外,与加拿大没有“实质性联系”的人,为何仍需加拿大政府对他们承担责任。

争论带来的结果,是时任保守党政府在2009年通过修改《公民法》,废除了当时存在的“实质性联系”条款,采取了一项一刀切的规定,剥夺了在海外出生的第一代人加拿大人,在境外通过血统传递公民身份给下一代的权利。

针对《公民法》合宪性法律挑战,去年由来自7个家庭的23人向安省最高法院提起。他们提出的问题是:外国出生的加拿大人,如果他们在海外旅行和生育,是否应该自动放弃通过血统传递公民身份的权利?

法院最终的裁决是:加拿大《公民法》的相关规定违反了《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

法院没批准这些家庭的损害赔偿请求。理由是:法院不相信他们能证明政府的行为是恶意的,或是滥用权力,或明显无视他们的宪章权利,或相关行为是明显的错误。然而,法院还是勒令政府,向这些家庭支付了27.5万元的法律费。

今年1月,联邦政府决定不对法院的裁决提出挑战,而是按法院要求,通过立法修改《公民法》。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