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浙江警察遵守法律了吗?

杨天水

标签:

【大纪元10月21日讯】昨天湖州的范子良老先生在邮件里呼吁:“请密切关注杭州五位朋友的安危!今天上午九时许,杭州公安分别将戚惠民、吴远明、来金波、高海兵、谭凯等五位朋友找到当地派出所,直到下午五时才陆续出来,我已分别联系上戚高二位,其余三位电话打不通 ,据高先生讲来金彪确已出来,吴、谭二位情况不明。近来全国各地的维权活动如火如荼,这是我们每位维权人士十分关心并密切关注的,杭州朋友据我所知没有什么具体行动,只是不定期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这是很正常的事,也是每个公民应有的’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的品质,这离共产党最最惧怕的’组党’相差十万八千里,与所谓’结社’相差千里,我奉劝共产党大可不必神经过敏,我们的杭州朋友完全是在法律范围内的正当活动,也是宪法所赋予的权力。不过,在这里我提请大家注意,这可能是新的一轮镇压开始,希望海内外朋友密切注视杭州朋友的安危,密切注视杭州公安下一步动作,利用我们各自建立的联系渠道与杭州朋友保持密切联系,一俟发现杭州公安的违法犯罪践踏人权的举动,就给予充分的揭露! 范子良 2005年10月19日19时”

朋友聚会,人之常情。即使谈论政治,也不违法。中国大陆的宪法以及相关法律,没有任何禁止朋友聚会喝茶、交流知识与见解的条款。即便是中国古代的专制王朝,也多数不禁止国民朋友之间的聚会与交往,只有暴秦等少数王朝实施极端残酷的法律,似乎有这样的规定,即禁止三人聚会于公共餐饮场所,否则严惩。

目前杭州国保对国民朋友聚会,虽然没有像秦朝那样酷虐,但是以国家机器的名义,予以限制,就是对国民合法权益的侵犯。

为什么杭州市国保比很多其他地方的国保更加过敏,明知故犯,知法违法,如此侵犯国民合法权利呢?原因大约有几个,一是这个国家的最高统治阶层,仍然驱使下级以防范国民为首要任务,这个方面他们真是费尽心机,如果这样的心机用于防洪、防旱、防贪污、防受贿,则天下苍生蒙其利矣;二是具体负责的人员思想极端左倾,或者说宁左勿右。杭州国保负责监视控制异议人士有个警官蒋先生就这样的人,他非常聪明,但是非常左倾,由此而经常侵犯异议人士的基本人权。去年他们就驱赶没有任何违反行为的小陶,不容许他居住在杭州打工谋生;现在他们又传唤无辜的杭州居民。三是警察也要敷衍责任,因为体制交给他们这样的任务,他们只是专制国家机器上的螺丝钉,为了工作与生活,宁愿侵权,也不得不尽力防患于未然,以便丢掉饭碗或失去晋升的机会。

根据蔡楚先生的通报,我们知道—“据悉,一直关注重庆特钢工人维权活动的浙江商人施晓渝先生今天被专程前来的重庆国保警察从浙江绍兴的家中押送到重庆审讯。据说是因被一位网名叫做”前进派“的网民指认发布了一些关于重特钢工人维权活动的消息(”前进派“在警方压力下指认其所为是受施晓渝指使)。施晓渝先生的安危令人担忧,且事关言论自由与人权保障,故吁请国内维权人士、律师和国际社会密切关注!

(博讯记者:蔡楚)”温克坚先生的文章,我们知道—“施晓渝先生平时在浙江绍兴经商, 重庆特钢事件发生后,他一直并没有离开绍兴.

他只是通过网络关注这个事件,并且曾经跟一些工人代表通过电话.重庆当局居然专程派人来绍兴带走施晓渝先生, 实在骇人听闻。”

重庆特钢工人非暴力维权,声势浩大,给人们隐隐约约的信号,即中国工人阶级大规模奋起维权的时代到来了。这个时候任何有良心的国民,都应该关注之,支持之。可是行使了这样道义责任的施晓渝先生,却遭到重庆警方的拘禁。而杭州警方只是思想左倾,而方从重庆警方去年诬陷许万平贩毒,今年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万平,而至今剥夺他会见律师权和通信权等等行为观察,那里属于残忍无道了。

根据人们对浙江那里警方左倾横行的了解,很有可能这是浙江警方假重庆警方之手,先将他们担心的钉子拔除。

对待异议人士,浙江、杭州警方经常不遵守法律。

人们渴望警方遵守法律,但是很多地方,由于上级的压力驱动,由于自身职责与利益的驱动,也由于侵犯人权已经是很司法机构的一种习惯,所以人们的期待必须等到民主宪政实现之后,才能有望。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10月21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专栏】杨天水:李敖的自由主义
【专栏】杨天水:华夏女权的沦丧
【专栏】杨天水:人权与女权沦丧的中国
【专栏】杨天水:软禁赵昕到何时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谋霸风险大 难闯两大危机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讲话:强调生命权
【重播】蓬佩奥:自由世界联合应对中共威胁
【珍言真语】黄伟国:中共孤立 香港成国际焦点
【重播】川普疫情发布会:整体趋缓
【新闻看点】习打压香港 促蓬佩奥组灭共联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