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六四 16周年特别节目:毋忘六四 (一)

(图:新唐人电视台)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2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热线直播特别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十六年前的今天在这个时刻,也就是北京时间六月四日早晨九点,您还记得您在做什么吗?如果您在北京,也许你正在焦急的在各大医院寻找自己的家人、同学和亲友;如果您在海外,也许您正在电视机旁,一遍又一遍的观看解放军的坦克车,如何从年轻的学子身上压过去直接开往天安门;也许您在一遍又一遍的观看北京的市民是如何用自行车、三轮板车甚至门板,把素不相识的,被开花弹炸的浑身都是鲜血的人送往医院。

连接收听

那么十六年后的今天,您又有什么感想呢?今天我们请来了三位嘉宾,李天笑博士、刘刚先生和熊焱先生来到我们的演播室,和我们一起做这一期热线直播的特别节目,欢迎观众朋友们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欢迎观众朋友们提出您的问题、发表您的感想并且告诉大家您所见证的当年的历史,那么现在我们先和观众朋友们一起回顾一下当年的珍贵的历史镜头。

我想看了这段历史的回顾之后,观众朋友们可能像我一样心情非常沉重,可谓往事不堪回首。那么首先我们先向各位介绍一下今天的嘉宾,这位是熊焱先生,熊焱先生曾经在“八九民运”的时候参加了北京高校学生对话团,和当时的时任总理李鹏和其他官员进行对话。

这一位是刘刚先生,他是中共当时通缉的名单上的第三名,之后在秦城监狱待了多年,当时也是一个很知名的学生领袖之一。这一位是李天笑博士,观众朋友们可能对他比较熟悉,但是可能很多观众并不知道在八九学运的时候,当时李天笑博士还是哥伦比亚大学组织中国的留学生进行游行和示威的组织人之一。首先我想问一下熊焱先生,您对“六四”和“八九民运”您印象最深和最难忘的是什么呢?

熊焱:讲到六四,不是刚才看的那一段画面,最难忘的、最触动人心的是最波澜壮阔的场面。你看到的不是少数人,是几万的人、是几十万人,甚至几百万人上千万人的场面。不仅仅在北京,在其他大、中城市都有,现在不是说刚才看到的那一个画面,就是打开一张小小的照片都是那个场面。

那时那么多的人来关心那场运动,所以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波澜壮阔”,这是个难忘的印象,那说明什么呢?那个时候中国学生、市民、各阶层的人都来关心国家的命运,关心中国的改革,关心政治体制改革,也就是自由民主,那是一个很正义的事情,所以有那么多人的参与,这是最最触动人心的事情,也是给我印象最深的事情。

安娜:天笑,您当时在海外,我想我们在大陆的人,很多人是不知道海外的情况,能不能给我们观众朋友们介绍一下,当时在海外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

李天笑:用一句很简单的话,就是刚才的画面上说“中国人民的伤口,世界人民的伤痛”。在海外,实际上所有中国的留学生、学者,还包括很多从大陆来做生意的人和当地中国的居民,也包括广大美国和全世界各地的民众,都在那几天、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几乎是天天晚上守在电视机旁边,目不转睛的关心天安门广场上这些学生的命运,关心着中国民主的将来,应该说是同呼吸共命运。

所以当时我们在哥伦比亚大学也组织了这个学生上街,就是在开始镇压之前,支持学生的这个“要求民主、反对官倒”的一个运动。然后到后来又到各地,比方说华盛顿DC还有很多其他的地方,都在举行各种各样的集会游行,抗议当时邓小平、李鹏所采取的对学生的这么一场惨酷的镇压。同时有些学生在这里还组织起来跟美国总统、世界各国的领袖对话等等,都是表示对这场中国的学生运动极大的支持。

安娜:刘刚,我们知道在“六四”之后,您成了中共通缉的学生名单上的第三名,那么后来在秦城监狱待了多年,甚至得到了“秦城铁血汉”这个名称,能不能跟我们观众介绍一下您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然后您在这个秦城监狱里的经历和您的感想?

刘刚:首先感谢新唐人和安娜女士,邀请我们在今天这个特别日子到这里来,跟大家一起回顾六四。我们是六四运动的亲身参加者,当时都亲身经历了这场运动。刚才天笑博士谈到六四是“中国人的伤口是世界人民的伤痛”,我同意这一点,同时我也看到了另外一方面,“六四”还是我们中国人民的骄傲,是我们这些六四参加者的自豪。

试想一下,如果中国在几十年当中,在共产党统治的几十年中没有发生六四这样的民主运动,像北朝鲜那样全国人民一片沉默,都是一帮沉默的羔羊,那不将是我们中国人最莫大耻辱吗?所以有了六四这样事件,我们什么时候都会对历史、对世界人民、对我们的子孙后代,告诉他们:我们中国人民曾经为自由奋斗过,曾经对这种专制者反抗过。

不像北朝鲜那些人民,他们在对金正日、金日成这父子,世世代代的政权,我们听不到,当然可能会有那样的反抗,也可能会有零星的反抗,但是我们没有看到这样大规模的反抗。如果这发生在中国,我就认为那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耻辱。谈到六四、谈到秦城监狱和秦城铁血汉这个名称,说实话这个名称当时就是熊焱给我取的。

安娜:那今天正好您们坐在一起。

刘刚:熊焱住在我隔壁,那个时候因为我在监狱里边,经常组织大家绝食抗议,从中提出来要大家“不交代、不反思、不合作”。我有五不,就是还有几个不怕,不怕弹药、弹炮,不怕电杆、电炮等这一系列,所以就因为这些,我就得到这样一个雅号吧!这说起来很惭愧。

熊焱:当时我们俩是关在隔壁,他敲我的墙壁,写了很多东西都传递给我们,他就这样给我们传了很多东西。

刘刚:就是通过敲墙板的方式,比如说用这样敲就代表A.这样代表B等等,然后你在通过时间长一点,就跟你在讲话一样,把这个26个字母填成五行五列的去用,就是更快的敲,就是Z就不用敲26下了,敲一个1再敲一个6就行了。

安娜:那很像秘密电码是吧?

刘刚:对,但是这种code经常发生很多有滑稽的故事很多有笑的故事。我们再回头说秦城铁血汉的这个事,一个是他给我提的。另外,还有其他人给我提的很多,比如说那些哨兵后来就叫我大校,因为我坚持要叫他们要给我叫首长。他们刚开始总是对我们这些政治犯,中国这些警察和哨兵、这些监狱管关押的,不是政治犯就是刑事犯,他们都有一种要想办法去侮辱你,用中国的监狱去要求他们,对犯人用一些侮辱的方式。比如说叫号码,我是七十八号,熊焱七十七号,你叫我七十八号我就不承认,你凭什么说叫我七十八号,这就说是对我的侮辱。

后来他们说他们有纪律不能叫名字,那我就说叫我首长,你们跟你首长说什么,然后他们到我们这边来。经常是我们要求哨兵过来的时候,他们要求我们这些人喊报告,我说不行!我说我一喊他们,都是喊哨兵、卫兵,然后他们到我前面来回答:到、到、到。这是一些个小插曲啦!还有其他的人,比如说另外在监狱审讯我的那个也曾经给我取过一些外号,因为当时我在审讯的时候,我都拒绝签字,唯一签字的一回,我写了“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就是传过这一句话啦!

当时我就觉得被他们审讯,我们是在参加中国民主运动,我们这些人是在关心国家命运,关心中国前途的人,比他们这些人就是那么愚忠共产党、效忠于共产党而不问共产党做什么,甚至在共产党屠杀人民的情况下还在效忠。

安娜:那么几年的监狱经历做下来之后,最大的感想是什么呢?

刘刚:我最大的感想刚才说了,就像我在当时做到这样,其实很简单了,就是不交代不合作,然后就有很多人,像熊焱这些人大家就跟我们叫秦城铁血汉。但是现在我就看到经过几年发展之后,现在的法轮功学员在国内,你从网路上经常可以看到他们在被抓大部分都是“不交代”。我们那个时候不交代,可能只能那个学生毕竟有一些单纯也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年龄小也没有那么坚定的信仰,可能有10%做到不交代,那就很不错了。

但现在法轮功学员被抓,我敢说有90%能做到这一点,那么我敢说那个时候可能有10%的秦城铁血汉,但是发展到今天法轮功的抗议运动之后,已经达到了90%的铁血汉了。所以我对这一点感到非常非常的,感到我们中国的民主运动真正的在往前发展,在不断的成熟壮大。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6/12/2005 10:42:41 AM)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6-12 10: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