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反思1936年柏林奥运会(二)

【大纪元8月24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联结收看

主持人:刚才唐先生谈到了在1936年的时候,其实人民也意识到了德国纳粹的抬头,还有那些比较强烈的极端民族主义。但是为什么当初人们没有做出一些反应或是像现在的人权圣火这样,起来开始给这个世界散出一些警告的消息呢?

唐柏桥:其实真正的真相是,当时有很多所谓正义之士在做很多努力,但是欧洲包括美国都在…美国政府内部有两边争得非常激烈:要不要参加1936年奥运会

本来是不参加的、抵制的占了上风。后面是因为美国有个调查员到柏林去调查以后,跟希特勒在一起,慢慢被希特勒的假象迷惑了,然后他回来说服美国,美国就宣布不抵制。美国一不抵制,整个欧洲就没有抵制。所以那个时候其实也做了,但失败了,所以这是个教训。对于我们2008年奥运会来说,对我们正义良心之士来说是个教训。

就说我们一旦走出这一步了,我们就应该义无反顾的走到底。国际社会为什么在1936年没抵制成功呢?我觉得这是我们人类历史上反复发生的一个悲剧,我们对邪恶永远估计不够。

我讲一个非常非常具有悲剧性的一个典故。1937年的时候,当时联大(联合国大会)召开会议的时候,埃塞俄比亚的国王在联大有一个发言,因为那个时候正好是意大利的法西斯侵略了埃塞俄比亚,然后埃塞俄比亚对欧洲很多国家是有那种…就像现在北约那种关系一样,需要保护,但是欧洲一直不保护他。

后来他在联大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演说,他说:“你们不保护我们,你们不伸出你们的援手,我可以预见欧洲将来总有一天会成为焦土。因为现在你们已经失去秩序了、失去正义了。当哪天欧洲成了焦土的时候,我不会同情你们。”两年以后,世界大战发生了,结果整个欧洲受的冲击比埃塞俄比亚还要厉害。

所以这个是历史上反复发生的,对邪恶预期不足,对当时的法西斯他们可以作恶的程度认识不足。今天也一样,很多人对共产党、对中共还抱着侥幸心态,包括美国政府有一批人也是这样子,所以我们要不停的说。

为什么说人权圣火有非常深远的意义就在这里,它有一年的时间让我们不停的…让更多人了解真相、让更多人参与进来。所以按照我的说法就是让全世界的人来包围中共,让全世界的正义力量联成一条线来包围中共。

主持人:谢谢。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1936年的柏林奥运”,欢迎观众朋友打我们的热线号码提问或发表意见,热线号码是:646- 519- 2879,中国大陆的免费号码是:17971001- 8996008663。那现在我们再接一下纽约杨先生的电话,杨先生请讲。

杨先生:刚才我想到一个问题,如果一个政权不能公平的对待自己的国人的话,怎么能指望这个政权在运动场上公平的对待本身是公平竞争的体育项目呢?我就有这么一个疑问,想请嘉宾给参考一下,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杨先生。那可不可以请唐先生来回答一下?

唐柏桥:我觉得这个是比较体育专业化的问题。其实我们可以看到体育比赛里面有很多项目,比方体操还有芭蕾游泳啊,很多是属于表演性质的项目,它不像田径比赛它有一个绝对的标准,没有裁判的话也能决出胜负。

这个事情简单一点讲,在中国黑哨现象非常严重,所以将来可能在2008年也会成为别人批评的一个话题。但毕竟来讲,我觉得这个事情恐怕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迫害人权的这样一个政权,要举办象征和平与友谊的这么一个奥运会,这种精神不相符合。我们要告诉世人这么一个情况。

主持人:说到这个体育竞赛,我们知道在中国、在国内,如果参加奥运的话,那是一个很大的事情。那么在选拔的过程中,有很多我们是不清楚的,就是内部的情况不清楚,至少我们知道的是运动员被要求的训练都是非常强大、很强力的训练,另外他们的压力也是很大的。

那我想问一下章天亮先生,您能不能跟我们观众谈一下,中国的运动员他们在被训练还有参加国际体育大赛的时候,和其他国家有什么样的区别没有?

章天亮:我讲一个非常大的区别:中国的运动员他是职业运动员,而很多国家他们虽然派出代表团,但是很多运动员都是属于业余运动员,他真正的对这个东西感兴趣,那么他请教练对他进行训练,还有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国家出钱来培养的。

但是中国的话,他的运动员是国家从小就挑选这样的种子选手,然后进行超强度的培训。你经常看到小孩四、五岁的时候就开始练体操,那么很多人在奥运会退役之后,一身的伤病。这还是能够拿到金牌之后,在很多方面还会得到很多的照顾,甚至成为像体育明星一样可以赚一些钱。但是那些没有拿到名次的,中间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退役的,那么他们的情况就比较悲惨。

同时中国为了派出好的成绩,因为它要拿金牌做为它国力的展现,所以说它可能会用各种各样的药物,比如说中药或者国际社会难以检测的一些药物让运动员吃下去,然后他们就像吃了激素或者吃了一种兴奋剂一样,让他们有那种超常的发挥。这个情况我想也是对奥运精神的一种背叛。

主持人:那您说到这儿,我想在这一次柏林的人权圣火传递过程中,有一位领跑的运动员,他就是在1984年获得4X100冠军的其中一个人,这个纪录至今没有人打破。

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他向国际奥委会提出要求把他的金牌去掉,原因就是因为当时他们在训练中,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了很多的兴奋剂之类的药物,所以他要求把这个名字去掉。那我想问一下,您对他这种行为是怎么看呢?

唐柏桥:中国孔子有句话叫“知耻近乎勇”,他这种行为实际上是非常伟大的行为。他知道羞耻了,这个当然不是他个人的行为,是一个政权造成的,他感觉到因为这个政权使他蒙羞了,他吃了兴奋剂然后跟别人进行不公平的竞争。然后他勇敢的接受这种现状,承认了这段不光彩的历史。

有一个中国的异议人士我非常敬佩,他就是这样。他从十几岁就参加共产党,
(很多老共产党员他不这样认为,他说共产党早期是好的。)结果他就说出这种话来,说共产党一开始就在骗我们,把我们当小孩骗、小姑娘骗过去,骗了一辈子。这种就是“知耻近乎勇”。这个教授他就是这么一种行为。

而且他这种做法反映了一个现象,就是说整个共产主义国家,对待体育的那种态度,他对它进行一种无形的揭露。你看东德以前,那些女人大量的训练以后变成男不男、女不女,因为吃了太多激素,身体发达的程度。我们看到中国也是一样。

然后所有的运动员基本上都小学以下的教育。你看中国体校那个专业训练,他们从来不上文化课。

主持人:文化课上得很少。

唐柏桥:对,那都是象征性意义,因为我都认识他们,根本没有人会去看,考试就是抄卷子,所以他们受的教育程度非常低。等到他们比完赛以后,他们到了社会上以后差不多相当一个废物,就是一个运动机器。

但美国不一样,一般运动员都上大学,你知道美国那些参加奥运会的很多人比如在UPS工作,他们很正常的,就是来自于社会,然后奥运会完了以后又回到社会。这跟中国政府对待奥运会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

主持人:其实我们看美国像NBA的球员,还有像关颖珊那样的滑冰世界冠军,就觉得他们原来不像我们国内的运动员那样,一直这样训练下来,他们只在业余时间……

唐柏桥:他们就是奥运快要来的时候,集合起来做一些训练,然后平时就回到各个大学,回到各个公司去工作。

主持人:现在我们看到对中共举办奥运这种…今后可能要发生的事情吧,很多人都提出抗议或抵制。我想问您一下,如果这种呼声越来越强烈的话,比如像您讲的,在全球人权圣火传递过程中,越来越多人加入的话,那国际奥委会它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唐柏桥:这个完全取决于我们,国际奥委会现在是个未知数,因为国际奥委会毕竟相对来说是比较民主的一个体制。现在奥委会主席罗格跟萨玛兰奇那时还不太一样,萨玛兰奇那时有比较多的权力,因为他当了很长时间的奥委会主席,他个性上也比较独裁一点。

但现在的奥委会主席相对来说好一些。所以如果我们在国际社会,比方说美国国会,各种政治力量、各个民间力量,他们连成一片,给奥委会施加压力。

奥委会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在最后的时刻改变举办奥运会的场地,也可能。因为我听到有一项传说,说现在已经有人在讨论这个问题。比方说把奥运会搬到巴黎去,因为巴黎已经具备这个条件,目前来讲唯一比较具备条件的就是巴黎。

这个关键要看,第一、我们做这件事情的力度有多大,让国际社会了解真相有多少;第二、就像踼皮球一样,看中共怎么对待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如果它善意的回应了,也许这个事情就成为不存在的事情。如果它还要硬碰硬,那很可能这件事情最后就出现大家意料不到的后果。

主持人:我现在还想问一下章天亮先生,在很多国际团体、还有中国内部很多的维权人士、普通老百姓加入了人权圣火传递的过程中,包括抵制中共举办奥运。那有一些人可能不太理解,就觉得你这样做不是…本来对中国是件很好的事,可是你们这么做,不是给中国人脸上抹黑吗?这不是对中国不好吗?您怎么回应这种说法呢?

章天亮:如果我们去看一下人权圣火传递的主题,不是抵制奥运,而是奥运和人权迫害不能同时存在。也就是说,如果中国停止人权迫害,那么奥运仍然可以在北京举行。

我们看到这样一个现象,很多中国老百姓他们之所以抵制奥运会,因为他们的人权受到践踏。他们的房屋被拆、地被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没有了;像北京就有上百万人因为修建奥运村、兴建奥运相关的场馆,而被迫拆迁,流离失所。

对这些人来说,他们会觉得奥运会为他们带来的是一种灾难,是一种痛苦。如果他们人权能够得到改善,他们抵制奥运的前提就不存在了。所以我们最期待的还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就是说中国的人权能够得到改善,同时,奥运会也能够在一个自由的中国举行。

说到这儿,我想到刚才唐柏桥先生也谈到这个问题,就是国际社会的压力,会对奥委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必须要让中国的老百姓真正的行动起来,让他们来发出他们的声音。

过去抵制奥运,不管对柏林奥运的抵制或是对莫斯科奥运的抵制,多数来自于国际社会的压力;但是汉城奥运会,是因为国内的老百姓他们真正的站起来,所以他们就争取到了他们自己的自由。

中共的专制和纳粹有非常大的不一样,纳粹是对外扩张或是日耳曼人在迫害犹太人;中共跟纳粹非常不一样,它迫害自己人,比如说它疯狂的去迫害自己的老百姓。纳粹是对外扩张,中共是对内镇压,这两者我们应该看到,这可能也是1936年奥运会和2008年奥运会另外一个很大的不同。

主持人:谢谢章先生。我们现在有一位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接一下纽约宋先生的电话,宋先生请讲。

宋先生: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前一段时间有位朋友很兴奋的跟我说,他说明年要回国看奥运,他说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我想很多人也是这么想。就是不知道嘉宾怎么看?想问一下嘉宾这个问题,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

唐柏桥:这个问题是个似是而非的问题。当然表面上看,举办奥运是很骄傲的事,我反问一句,他就会明白这个道理。现在的德国人或1936年以后的德国人会把德国的柏林奥运会当作一个骄傲吗?不会!把希特勒当作一个骄傲吗?不会!把二战当作骄傲吗?不会。

其实纳粹希特勒在1936年的时候经济非常发达,他为欧洲创造了奇迹,否则他也发动不了二战,也不可能横扫铁骑、横扫欧洲。但是现在德国人以纳粹为耻辱,以1936年奥运会为耻辱,因为他办了一个现代史上、一百多年来唯一第一次,那么丢人的奥运会,使德国人现在永远不能说话。

我们现在就是要避免2008年成为中国人将来的耻辱,现在看起来好像是很好的事情。如果说中国共产党办了这次奥运会,而中共又做下了反人类的罪行,然后被国际社会妥协了的话,那么我们回过头来看,就会变成我们中国人的耻辱。所以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问题。

主持人:我们也知道这次奥运会实际上也不是谁都可以回去看的,它规定了多少多少种人是不可参赛的,也不会允许他…

唐柏桥:这个很有意思,前段时间有位国内的教授学者说,听到奥运会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中国人都应该拍手称快,去说好话。我说我不讲大道理,我肯定说不了好话。我说你都不让我回去看奥运会,我怎么能说好话?于私于公都不能说这个话。

奥运会主张的是宽容、和谐、多元,但是你连我们这些在海外的人士,你都不让回去,根本你的真相就已经暴露出来了,你不是在主张这个东西。

主持人:有人说如果真的让中共举办奥运的话,那可能就是对奥运的一种葬送。您怎么看这种说法呢?

唐柏桥:我觉得我部分同意这个观点。如果从现在到2008年之前,中国人权状况没有改善的话,如果越来越恶劣的话,那极有可能奥运会就葬送在中共手上。就像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差点把整个奥运会葬送了,那是一个闹剧,是少数东欧共产主义国家搞的一个奥运会,还好1984年美国把这个接过来了。

主持人:好,谢谢唐先生,也非常感谢今天在线上的章天亮先生;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您的参与,欢迎您继续关注人权圣火接下来传递的情况。谢谢各位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草庵居士:○八北京奥运 全球赌场开赌
新闻周刊(74):专题报导:“人权圣火”点燃结束暴政的希望
【热点互动】玩具召回事件与“中国制造”恐慌(3)
共产暴力受害者联盟:不要向中共幼稚地献媚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鲍威尔独立 川普变阵 大戏开演
【微视频】川普律师团出招 共和党的最后防线
【财商天下】刘鹤介入债市乱象 亡党危机逼近
【横河直播】鲍威尔为何离队 她为谁而战
【新闻看点】拜登宣布“内阁”?川普两线包抄
【远见快评】史诗级诉讼开打 鲍威尔为何单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