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历险秘辛 龙的欺骗

人气 8
标签:

【大纪元10月4日讯】做了二、三十年外交官,走过伦敦、哥本哈根、曼谷,麦克亚当在派驻香港期间,震惊地发现加拿大和中共领事馆都在贩卖加拿大签证给中国罪犯与中共特务,价格从一万到十万加币不等。

面对罪犯、洗钱者、走私者及中共间谍,他曾撰写三个报告,阻止过五千名罪犯、两千名非法移民者潜入加拿大。其中包括知名香港富商。

“当我越来越接近真相的时候,我感到震惊;但这仅是开始……”

他丢了工作,施压者却是上级。他开始过着一举一动被监视、人身安全没有保障的生活。恐怖电话没有击垮他,但同事的背叛让他忧郁缠身十几年……

“为什么加拿大驻香港的外交官和渥太华的官员能够为所欲为地打击我的人身和工作?”现在,他抛出了这个问题,站了出来,让任职香港移民官所经历这一段黑幕秘辛摊在阳光下。

黑帮.间谍 背叛的故事
前加外交官揭中港加黑幕
文 ◎ 林小凡



麦克亚当近照。(摄影:Samira Bouaou/大纪元)


“当我越来越接近真相的时候,我感到震惊;但这仅是开始……”他主管的外交事务涉及中港加官员、间谍与黑帮,最终麦克亚当丢了工作,人身安全遭受威胁。这不是电影情节,而是真实的遭遇……

凌晨两点或者三点起床,已经成了布里安‧麦克亚当(Brian Mcadam)的习惯。起床后,麦克亚当会沏一杯Earl Grey浓茶,再喝一杯黑咖啡。

长年困扰麦克亚当的失眠症与忧郁症还没消失,但是这一切比起以前外交官的日子已经要幸福得多。

麦克亚当拥有三十年的外交官经历,曾经在伦敦、哥本哈根、曼谷、香港等城市任职。一九八九年到一九九三年,麦克亚当是驻香港外交官,主管澳门、中国南部、香港的移民。但是他震惊地发现加拿大和中共领事馆都在当时贩卖加拿大签证给来自中国的罪犯,以及中共的情报人员,价格从一万到十万加币不等。

“当我越来越接近真相的时候,我感到震惊;但这仅是开始……”加前资深外交官布里安‧麦克亚当在采访时对我说。

“当我越来越接近真相的时候,我感到震惊;但是这仅仅是开始……”加前资深外交官布里安‧麦克亚当说。(摄影:Samira Bouaou/大纪元)

在一九九零年左右,麦克亚当发现申请加拿大签证的人很多都是罪犯、洗钱者、走私者及想要进入加拿大的中共间谍,于是他撰写了三个报告,并起到了作用。麦克亚当表示:“根据加拿大移民局的估算,因为我的报告,五千名罪犯被拒绝在加拿大国界之外。除此以外,我还横阻了两千名非法移民者进入加拿大。”

麦克亚当表示:“我听说外交部在最初看到我的报告的时候,极度地吃惊。因为他们发现我的报告中提到了几位知名的香港商人。”

但是,麦克亚当说:“我的报告被人泄露给了香港和加拿大的媒体,然后我的生命安全就开始受到威胁。我怀疑很可能是加拿大领馆内部的人干的。”果然,麻烦接踵而来。

最初的威胁是电话。有人在电话中描述他讲电话时身着的衣服,领带的样式,及手上正在阅读的文件。在接下来的几年内,麦克亚当表示他经常受到这种人身威胁,而且发给外交部的三十二个报告都石沉大海。

香港黑帮直通加拿大高官

恐吓对于麦克亚当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同事的背叛却令他黯然神伤。

当时麦克亚当在加拿大领事馆的几位同事和美国领事馆的两位官员,几乎每周都会开一个碰头会,通报对香港黑帮、间谍等问题的调查进展。有一天,那两位官员分别打电话给他,要求他马上把一位黑帮嫌疑人杨某的情况告诉他们。麦克亚当不疑有他,将手头上的所有调查情况都告诉了他的美国同事。

在一次从渥太华出差回来后,他惊讶地发现其中一位美国领事馆参与调查黑帮的人员,因为“收受黑帮贿赂”被美国独立调查团指控并逮捕。不久,当他从另外一个地方出差回来之后,居然又惊悉另外那位美国官员也遭到逮捕,理由是“为黑帮而工作”。麦克亚当回忆说:“他们为什么当时那么着急地问我那个人的情况?只是为了知道我到底掌握了多少他们的证据。”

麦克亚当有一位香港警界的朋友。有一天这位朋友打电话给他,当时这位警官监听一个黑帮头目的电话谈话。麦克亚当说:“这位警官感到很吃惊,因为那位黑帮人士直接打电话到渥太华移民部长办公室。”

但使麦克亚当更加震惊的还在后面,这位警官监听到,“那位加拿大官员告诉黑帮头目:别担心麦克亚当和他正在干的事情,我们会处理他的。”

随后,加拿大移民部要求麦克亚当调回渥太华,加入重案组部门,于是他不得不离开香港。


麦克亚当近照。(摄影:Samira Bouaou/大纪元)

拒绝财色成“异类”

在香港任职外交官期间,麦克亚当还遭遇了红包事件。当时他和妻子收到一位知名商业人士的邀请去游玩过山车,结果两个人各分到了一个红包。他回家后发现里面是两百五十元加币。他觉得不安并准备归还钱财时,他的上司告诉他,不要使得发红包的人丢面子,实在不行的话可以将红包捐献给慈善机关。

在后面几年,皇家骑警曾对此事进行调查。调查发现,大约三十名领馆人员都拿到了此类红包,一般里面都会有一千元加币左右。麦克亚当质问,“到底每个人分到过多少这样的红包?”

一九九二年,麦克亚当代表加拿大应邀参加一个在温哥华举行的有关世界黑帮问题的论坛。

论坛结束后,皇家骑警的一位官员和移民部的一位官员陪同他在温哥华组织犯罪团伙最活跃的地区兜风。之后他们去一家餐馆,并把麦克亚当介绍给六名男子。

晚间十一点他们陪同他到设有卡拉OK的一家夜总会。麦克亚当说:“三位漂亮的女性出现并坐在他们的桌子旁边……,其中一个和我说她来自香港。然后我问她在那里做什么工作?她回答说她是香港一家知名夜总会的‘妈妈桑’。我立刻感到警觉。”

“突然,两位小姐开始在桌子底下抚摸我的大腿,而那位皇家骑警估计收到了讯号。他对我说:‘布里安,旁边就有房间,去吧!’我意识到这是早就设计好了的‘甜蜜’圈套,于是我站起来说,非常感谢你们,但是我感觉很累,我先失陪了。”

麦克亚当回到香港后调查了他在温哥华结识的这些朋友,六个人中的五个人最终被证实是黑帮的成员。

因为红包事件及其他原因,麦克亚当被香港的加拿大领事馆同事视为“异类”。

“他们背叛了我”

一九九三年夏天,麦克亚当调回到渥太华,开始准备重案组的工作。当时他还很高兴,因为这个部门可以充分运用他在移民部所获得的消息。但是就在他回到渥太华两天后的夜晚,他以前的同事造访了他,并警告他,因为在香港的所作所为,外交部及移民部对他“非常痛恨”,“工作怕是保不住了。”

满怀未知的惶惑,他走回渥太华的办公室。工作第一天,他的上司就明确地告诉他:“没人愿意和你一起工作。”并建议他提早退休。麦克亚当退而求其次,要求为加拿大情报局或者皇家骑警工作,但遭到了拒绝。

移民部最终给了他另外一个专案。但是一位旧识告诉他那专案实际已在几周之前就结束了。面对各种压力,麦克亚当不得不在一九九三年十月选择提前退休。

麦克亚当表示这也是长期困扰他的忧郁症产生的原因,“他们,都背叛了我。”

现在,麦克亚当正准备出版一本名为《龙的欺骗》(The Dragon’s Deception)的书,讲述他三十年任职的外交官经历,尤其是在香港任职移民官的经历。

在他的八百五十页手稿中,对于那一段身处敌意环境中克尽己任,而香港与渥太华的同事却将他秘密调查的结果泄漏给罪犯,致使他丢了工作且性命堪忧,麦克亚当抛出了一个更大、更复杂的问题:“为什么加拿大驻香港的外交官和渥太华的官员能够为所欲为地打击我的人身和工作?”◇

====================================================

金权勾结 响尾蛇行动遇阻
中共势力渗入加拿大
文 ◎ 林小凡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的标志。其负责的众多专案之一,是对那些企图渗透加拿大社区的华人犯罪黑帮等相关人员进行调查。(AFP/Getty Images)

经过两年的调查研究,皇家骑警和加拿大情报局得出结论:

加拿大正受到国外黑帮、间谍的威胁。但情报局高层人士随即关闭专案调查,要求销毁相关档案。麦克亚当指出巨大的政治阻力,来自最高层……

自一九九二年开始,皇家骑警着手调查香港的加拿大领事馆的腐败现象,这个调查持续了七年之久。前后共有七位皇家骑警调查员参与调查。麦克亚当说:“每当一个皇家骑警要开始调查的时候,他就会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进行下去。当另外一个皇家骑警调查员开始发现线索的时候,他也会无法再进行下去。”

皇家骑警调查员铩羽

一九九六年来到香港调查此事的是一位名叫罗伯特‧里德(Robert Read)的皇家骑警警官,他花了数月时间审查和协助证实麦克亚当的发现。但是在一九九七年,皇家骑警的一位高层指挥官简‧杜波(Jean Dube)以里德警官阻挠命令为由将其开除。

“一位知名的加拿大前政客来到香港,与一位和黑帮有联系的人高举着手喊道︰让我们一起消除黑帮!”麦克亚当带着一丝的嘲弄说。(大纪元)

麦克亚当说:“他们开除他是为了让他停止调查。”据麦克亚当表示,当时里德下士正通过一些材料调查时任加拿大总理的克里靖自由党政府与中共在政治上的关系。二零零三年,皇家骑警外部委员会(RCMP External Committee)发现里德警官当时的发现是正确的,于是要求皇家骑警重新雇用他,但是被皇家骑警拒绝。里德于是将皇家骑警告上法庭。

二零零五年,加联邦法庭听证了里德的事件,并维持皇家骑警对其的开除决定,理由是“对政府缺乏忠诚”。二零零七年加最高法庭拒绝对此事件进行听证。


克里靖、动力公司与中共

一九九三年到二零零三年间任职加拿大总理的克里靖,在一九八零年代后期曾经在动力公司一个部门中任职。

二零零三年,一个加拿大的法律监查组织发表了一篇名为〈克里靖与响尾蛇专案报告〉(Jean Chretien and Sidewinder Project)的文章。在文章中,作者指出,在克里靖任职总理期间,他的女婿,即动力公司的执行总裁安德鲁‧戴斯迈拉斯,被中共任命为中国中信集团(CITIC)国际咨询委员会及香港特区政府的国际顾问,中共也特别对动力公司开放其市场。

在一九九九年,安德鲁‧戴斯迈拉斯(Desmarais)被任命为中信集团子公司——中信太平洋地区公司的一个主管,还被允许拥有中信太平洋4.2%的股份。

动力公司在香港的太平洋地区附属公司在中国及香港大量投资,包括与加拿大的Bombardier及中国四方机车车辆有限责任公司共同进行投资。同时它还联合了中信集团及上海高科技园区发展公司成立了中信-动力张江公司。

作者还指出与中信集团有关的两位合作伙伴李嘉诚、郭鹤年皆与中共军方及香港黑社会有关。李被美国政府怀疑与中共情报、军火部门有关,有报告称郭也与黑帮成员有关。(资料来源:http://www.primetimecrime.com/)

中信集团于一九七九年十月成立,是一个直属中共国务院的投资机构。被称为红色资本家的荣毅仁是首任总裁。

 

“响尾蛇行动”关闭

一九九五年,由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与皇家骑警的联合合作专案“响尾蛇行动”开始运作。该专案对那些企图系统渗透进入加拿大社区的华人犯罪黑帮、间谍等相关人员进行调查。

自一九九二年开始,皇家骑警着手调查香港的加拿大领事馆的腐败现象。(Getty Images)

经过两年的研究,皇家骑警和加拿大情报局得出结论,那些与中共在军事和情报机关有联系的人已经在加拿大投资了数十亿的资金,集中在高科技及其他公司上,并想要影响加拿大的政治与经济。

在这个报告中还指称,某些此类公司已经在加拿大的房地产和资源公司中投资了上亿的资金。

一九九七年“响尾蛇行动”的报告最终递交到了加拿大情报局的高层,报告指出,加拿大正受到国外黑帮、间谍的威胁。报告的序言指出,“这份文档,不是理论,而是基于皇家骑警和加拿大情报局两个机构的资料库,及从其他相关机构来的分类报告、各种开放性的来源所得出的事实,从而得知对加拿大国家安全的多方位的威胁。”

但是情报局的高层管理层人士认为这个报告只是“谣传的阴谋”。在一九九七年报告提交后,“响尾蛇行动”专案立即被关闭,队伍也被解散,加情报局还要求这个专案的调查员将所有相关档案都销毁。

“‘响尾蛇行动’专案主管在提交了报告后被降职,最后他辞职了。”麦克亚当说:“我相信皇家骑警与‘响尾蛇行动’都碰到了巨大的政治阻力,而且这种阻力看来是来自最高层的。”麦克亚当还指出,封面上写着“机密”的这份报告最终是被人在一九九九年偷偷泄露给媒体的,而这份报告是当时硕果仅存的几个拷贝之一,不然加拿大公众连看到这一切的机会都没有。

“响尾蛇行动”专案的官方机密报告见:http://www.primetimecrime.com/Articles/RobertRead/sidewinder.pdf。

当时加拿大情报局局长是伍德‧埃尔科克(Ward Elcock)。而埃尔科克是麦克‧彼特费德(Michael Pitfield)的外甥。根据维基百科的介绍,一九八零年到二零零二年前后,彼特费德是加拿大“动力公司”(Power Corporation)的副主席,一九八二年他还被任命为参议员。现在他是动力公司的名誉退休主管。

与动力公司有牵连的政要最近也发表言论,批评现任加总理哈珀不参加北京奥运会的态度。加拿大自由外交评论家鲍勃‧瑞曾经几次发表新闻公告表示,哈珀应该参加北京奥运的开幕式与闭幕式。加拿大前总理克里靖也在最近批评哈珀不参加北京奥运的行为。他说:“我们在中国的梯子的底端。我们失去了很多。”

前加拿大总理的保罗‧马田二零零四年在多伦多唐人街拜票。(Getty Images)


马田、动力公司与中共


据维基百科的介绍,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任加拿大总理的保罗‧马田一九六零年代曾经在动力公司工作。后来,动力公司旗下拥有了一个子公司叫做“加拿大蒸汽船公司”(Canada Steamship Lines, 简称CSL),一九八一年,动力公司将这个子公司卖给了马田和他的一个朋友。

一九九三年马田成为加拿大财政部长,但是他在这家公司的影响力依然存在。在二零零四年,有资料显示马田在一九九三年上任财政部长后,这个公司得到了联邦政府超过一亿的合同、贷款和资金。具体内容可参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Paul_martin

二零零五年,根据Wester-nstandard.ca的一个报导,CSL被发现与中共的关系密切。三艘CSL的罐装船在江南造船厂组装,而江南造船厂由中共军方控制。第四艘罐装船则在上海进行了翻新。作者还指出,马田本人还拥有一家中国唐山海洋公司35%的股份。具体链接见:http://www.westernstandard.ca/website/article.php?id=803&start=1

 

在加中共间谍数量多如牛毛

去年,加拿大情报局局长金‧贾德(Jim Judd)在参议院作证上表示,来自十五个国家的间谍中大约有半数是为中共工作,也花费了其近一半的反间谍资源。

二零零六年,前中共驻澳大利亚外交官陈用林指称加拿大有一千名中共间谍。麦克亚当则表示:“据我所知道的,实际的数量可能远远高于一千。”

谈到间谍,麦克亚当说:“一般人都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詹姆斯‧邦德式的间谍。但是现在中共的间谍已经不再是这个概念了。现在的间谍身份是常人、商人、科学家、大学学生,当然学生和大学中间谍活动非常非常地活跃。

我们现在所指的那些间谍都是在大使馆之外运作的。这些人占据的位置本身就具有影响力,比如政府中的工作,媒体中的工作,最近法拉盛的两位华裔官员就是很好的例子。”

“当然现在老式的那种在半夜偷偷闯入别人住宅,用一个微型相机拍照的情况也还是存在着。间谍的活动种类很多,而且相当地复杂。”

他还说:“从一九九七年到二零零三年,美国参议院和国会开展了至少六次间谍问题的调查,证实了‘响尾蛇行动’的发现。也自从那时开始,FBI将中共列为最大的间谍威胁。”


盛产高级政客的动力公司

据维基百科的介绍,加拿大的“动力公司”(Power
Corporation)于一九二五年成立,该公司的主要业务范围是媒体、纸浆和财政服务。在二零零五年,该公司的财政收入为二百六十一亿美元,收益为十六亿美元。多位加拿大前任总理与这家公司有牵连。

一九八零年至一九八四年,前加拿大总理皮埃尔.特鲁多(Pierre Trudeau),在一九九零年代中期是动力公司国际部顾问。特鲁多的助手也为这家公司工作。

一九八四年至一九九三年,前加拿大总理布里安.莫鲁尼(Brian Mulroney)的商业顾问是动力公司老板戴斯迈拉斯(Desmarais)。

一九九三年至二零零三年,前加拿大总理金.克里靖(Jean Chretien),在一九八零年代后期曾经在动力公司中任职。克里靖的女儿还与该公司老板戴斯迈拉斯的儿子安德鲁‧戴斯迈拉斯(Andre Desmarais)结婚。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任加拿大总理的保罗‧马田也曾经在动力公司工作。

现任自由党外交批评家鲍勃‧瑞(Bob Rae)的兄弟约翰.瑞(John Rae)也在动力公司中担任主管。

 

并未逃脱恐惧的加拿大华人

麦克亚当认为虽然中共的神话已经破灭,但是现在还是没有人想要对此做些什么,尤其是会影响到一些华裔人士的投票时。他说:“我曾经和一些高级顾问谈过此类的问题,在两个小时的谈话之后,那些顾问说:‘你知道吗,我们如果听从你的建议,我们会使得一些华裔选民感到难过,就此为止吧。谢谢了,麦克亚当先生—— 那就是他们的态度。’”

麦克亚当说:“大多数的国会议员认为,如果他们选区的华裔人士不对中共在加拿大的干扰进行抱怨,那就天下太平了。如果他们抱怨的话,这些议员就会把他们的问题当作自己的问题去处理。但是,那些可怜的中国人经历了那么多,他们根本就不相信政治家,不相信警察……”

在中共系统的渗透中,多数海外华人只是安静地过着生活,无从抱怨。(Getty Images)

“那些中国人只是安静地过着他们自己的生活,低着头,不陷进去。即使想抱怨,他找谁去抱怨呢?许多中国社区的官员都和中共有直接的联系或者直接和黑帮有关系。他们会恐吓、杀害、殴打,让人失业。这是典型的流氓作风。如果有人在社区内有不同的想法,就会被‘流放’,有时候不仅是‘流放’,而是会被杀,有时候连亲属也会遇到麻烦。所以只要有这样的乌云在笼罩着,实际的问题永远不会暴露。”

麦克亚当拿自己的亲身经历举例,“当我回到加拿大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接触中国人,希望能寻求帮助。但是我从来没得到过帮助。除了一些信仰团体之外,我从没发现任何一个中国人会支援。”

他说:“我觉得政治家们应该脱下自己的有色眼镜并且意识到中国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加拿大政府认为必须要迎合中共的需求,并调整对中国的外交政策,这实在是欠缺考虑的行为……中国总理温家宝曾经在去年说过,(在中国)要实现民主可能还要一百年。”◇

──本文转自第88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
http://mag.epochtimes.com/090/1.htm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肺结核病患搭巴士趴趴走  加国急查同车乘客
加拿大有线电视开播新唐人电视节目
网路字典充斥 加拿大牛津辞典裁撤编辑
加各政党领袖激辩经济问题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香港大抓捕 中共测各国底线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内幕 美台会建交吗?
【有冇搞错】共机越中线 距战争爆发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至4万
【纪元播报】中共高调宣传北斗导航 疑窃全球数据
【纪元播报】印度将查孔子学院 涉清华等十所中国高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