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城市的血债: 上海篇

上海法轮功学员的悲惨故事

标签:

【大纪元8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丁诚综合报导)截止到2008年8月13日,透过民间途径传出的因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人数已达三千一百七十五人。这只是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人数,并不包括大量失踪的法轮功学员,以及被非法关押在秘密集中营被中共活摘器官后焚尸灭迹的学员案例。在目前可以核实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中,十二人来自上海市。

据明慧网资料,从1999年720中共镇压“法轮功”以来,上海 “六一零”办公室积极配合,直接指挥上海的公检法司、军警特务、新闻媒体、各机构团体、精神病院、各地区和单位党政工团、妇联、居委会、保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全方位的迫害,导致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这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分别是浦东新区的陆幸国、曹金仙及顾建敏,卢湾区的李丽茂,闸北区的李玮红,虹口区的陈军,宝山区的黄巧兰,以及住处不详的杨学勤、李建斌、马新星、丁由牧及葛文新。


1999年7.20前法轮功学员在上海集体炼功的景象

根据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资料库,目前已知在上海浦东看守所、青浦青东农场上海劳教所(三所,四所,上海第三劳教所)、青浦青东农场上海市女子劳教所(青浦女教所,青松女教所) 及上海男子劳教所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75人。而在上海虹口区提篮桥监狱、上海监狱及上海松江区女子监狱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则至少有182人。

除此之外,被中共迫害致残、致伤的学员,和被迫失业而导致家庭破裂、流离失所的学员,以及被非法关押在秘密集中营并被中共活摘器官后焚尸灭迹的学员更多,难以一一统计。

以下是在上海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部分案例:


陆幸国

陆幸国,男 ,45岁,家住浦东新区唐镇王港红一村。1996年陆幸国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陆幸国因为坚持学法炼功,多次被抓、被打,关押在川沙看守所、孙桥看守所。2001年3月再次被抓,在江苏大丰农场被非法劳教一年半。2002年9月释放。

据来自上海的消息,浦东新区的公安于2003年3月13日出动一百多名警察到陆幸国家中抓捕他,陆幸国被迫离家出走。两个月后,陆幸国回家时遭人举报,在5月5日晚7点左右,被浦东新区610警察从家中抓走,关在张江看守所。一个多月后,陆幸国被判刑三年,被关在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

2003年10月13日,陆幸国从第三劳教所的其它中队调至三所直属中队。此中队对外称直属中队,实际叫专制管理中队,是一个专门使用暴力及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其基地设立在上海青浦区第三劳教所一大队底楼。

陆幸国当时被安排在109房间,一到109房,在警察项建中(中队长,警号3130268)直接授意下,该房间几名劳教犯对陆进行毒打辱骂,还给他上“老虎凳”酷刑。

在给陆幸国实行此种酷刑时,外面听到陆幸国痛苦而惨烈的叫声。劳教犯们问他转不转化,在他表示决不转化和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时,劳教犯继续给他上“老虎凳”。两天的折磨致使他的韧带被严重拉伤,无法站立和行走。

2003年10月15日,警察们把已经遍体鳞伤的陆幸国从109房拖进了 111房间。111房间的组长是劳教犯司导龙,他和另外一些劳教犯隋伟、王大明、高敬东、顾海伦、余永怀和宋玉琦等把陆幸国活活用酷刑折磨致死。

整个迫害过程中起最直接的作用的是中队长项建中,它曾叫嚣:“上面给我们有指令,5%死亡率属于正常,打死了白死。我们不怕死人”。

2003年10月16日,陆幸国妻子、孩子和兄长突然被叫到青浦第三劳教所,一到那里就被单独分在各个房间,被几十个警察威逼恐吓。至此家属才知陆幸国已死亡。警察对家属说陆幸国“病逝”,并且不让家属检查尸体。17日,警察通知陆幸国哥哥签死亡证明书。家属当即提出异议,警察在说明陆幸国死亡经过和原因时,破绽百出,不能自圆其说。警察不允许家属看遗体,急急忙忙通知18日火化。

火化时上海市610出动了60多名警察看守现场。在家人赶到前,陆幸国遗体已经被穿好了衣服。610警察不许家属查看身体。据陆幸国遗体火化现场一目击者事后透露,陆幸国遗体脸变形,嘴唇的皮也没了,牙齿也没了,耳边皮肤皱起,头发竖起,颈上都是血,身上有多处电击痕印。

陆幸国身后留下60多岁的母亲、瘫痪在床的父亲、妻子和一个正在读书的女儿。


杨学勤

杨学勤,男 ,36岁,是上海电线电缆集团公司经营部的一位销售人员。1999年7月去北京上访被抓回上海,被送进了精神病院。2000年初再次进京被拘捕。2月18日在拘留所受迫害致脑部重伤,被送医院9天后死亡。

李丽茂,女 ,年龄未知,家住卢湾区淮海中路,瑞金警署对面。李丽茂因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被关进上海女子监狱,关押了三年半。2004年10月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人举报,被卢湾瑞金警局警察抓捕,再次非法判劳教一年。2005年 4、5月份期间,因肝区疼痛而被保外就医。据见到她的人讲,当时她看上去气色还可以。后来,李丽茂被警察强行送入医院,不知给注射了何种药物,几天后离开人世。


顾建敏

顾建敏,女 ,53岁,家住浦东大道栖山路阳光新村四零零弄一三号六零一室,曾经于2006年6月因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劳教一年。

2008年3月1日,顾建敏被浦东洋泾派出所警察抓捕。十二天后,浦东“六一零”打电话给顾建敏的丈夫,称顾建敏身体不好,准备给她保外就医。然后让她丈夫去警察局,街道办理保外就医的手续,并有不明身份的人叫家属在顾的逮捕证上签名;做保外就医的手续从中午十二点半一直拖到下午三点;到医院后先让他在逮捕证上签字,顾建敏的丈夫自己在洗胃室找到顾建敏时,顾建敏人两眼瞪出,瞳孔放大,口角有血流出,周围没一人关照;他跪求医生抢救顾建敏,医生象征性做了抢救后宣布人已死亡。

此时在医院的三十几名“六一零”人员和便衣警察及保安围住家属,企图把死者拖入太平间。当顾建敏的家属愤然查找害人元凶时,他们却害怕的全部都走光了,只剩下几位便衣冒充围观群众混在人群中探听家属动向。据医生说,顾建敏被送到医院时已经不行了。医院开出的病危通知书本应由家属签字,却不知道由何人代笔了。

李玮红,女 ,43岁。2000年李玮红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被抓,在上海市静安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半月。2000 年10月她又一次被抓,被关在浦东新区警所二楼一个小屋内,李玮红被双手越过头顶铐在墙上。

2000年11月底,李玮红与几位法轮功学员在临时居住地——浙江温州,被温州公安、610等非法闯入住宅,强行带走。并被掠夺了 所有私人物品(现金、手机、手提电脑等)。

2001年的6月,温州市法院对他们四人进行了第一次非法开庭。当天,李玮红是被抬着进法庭的。她已经被折磨的皮包骨,气若游丝,只能够无力的用手势或点头摇头来回答对她的提问。由于她的身体极度虚弱,在法庭上出现了几次虚脱的状况,因而被抬进抬出好几次,中断法庭多次非法提问。当时在场的目击者有法轮功学员的亲属和聘请的律师。之后,李玮红被办了保外就医,由其养父带回上海。李玮红在长期身体疼痛的折磨下,于2003年4月19日不治身亡。


马新星

马新星,男 ,40岁左右。马新星在1999年7.20以后多次进京上访,多次被拘捕。曾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三个月,2003年11月,马新星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被上海青浦劳教所放回, 12月中旬法轮功学员赶去,见其皮包骨,卧床不起,茶水不进,吃什么吐什么,家人告诉说他已不认识人。12月14日他离开人世。

陈军,男 ,28岁。陈军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服刑期间,被从外监区调到看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2004年8月被派直接作法轮功学员杜挺的看管包夹犯。在与法轮功学员深入接触并读学到法轮功的经文后,开始学炼法轮功。

提篮桥监狱警察发现陈学大法后恼羞成怒,2006年1月18日,他们把陈军关押到二监区一中队(狱内修理中队)禁闭间,开始折磨和毒打陈军。有目击犯人讲:陈军身上被警察上“皮带铐”(手被缠铐在腰间,上身只能笔直挺着,手和胳膊不能动弹),用封箱胶带封住嘴,然后被不断毒打。被迫害一周后,陈军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监狱总医院。随后不久,监狱把生命垂危的陈军送回家。陈到家大约一个月后即离开人世。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神州血泪:北京篇(二)
六旬老夫妇遭非法关押 当局避而不答
抗议板风波 温哥华市长将被庭外盘问
法轮功大陆简讯 (8月12日)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解析英超球星染病 联赛暂停
【直播回放】4·3美国疫情发布会 逾7千人病亡
【新闻看点】全球确诊破百万 北京忙编疫情故事
【直播回放】4.4疫情追踪:中国疫情数字成谜
【胡乃文开讲】白米粥功效媲美人参汤?5种粥补元气治百病
【直播】4·4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破30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