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岁老阿妈走出老人痴呆症

钟飞
font print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2日讯】有一次到丰原访友,近尾声之际,瞥见一位老阿妈缓缓推门进来。阿妈容光焕发,挂着慈祥和蔼的笑颜,说起话来,缓缓的却有条不紊。一问之下,大吃一惊,原来她已经八十八岁了!我不禁想着:这个阿妈好有福气,一定是一生无忧,享尽清福。可是,事情却大大出人意料之外…


百病缠身 宛如风中残烛

事实上,两年前的阿妈谢桂莺,宛如风中残烛,年岁大了不打紧,更糟的是百病缠身。那时的她除了有心脏病之外,脚气病也很磨人,有时整个脚水肿,寸步难移。一度还有严重的肺积水,曾抽出四百多CC的积液,住院多次。后来又有肾脏病、胃溃疡。老阿妈说,看病时要照胃镜,把她折腾个半死。更惨的是,有一次不小心跌倒,脊椎给摔弯了,根本无法行走。儿子由医院借来轮椅才能送她去看医生,诊断的结果是年纪太大,骨质疏松,药石罔效,以后只能穿“铁甲衣”撑住身体,伴此余生。

还不只是这样呢,那时老阿妈已经渐渐患了“老人痴呆症”,手脚会不自主的发抖,口齿也不清,还闹了笑话。一天天气冷,阿妈早上起床想添件衣服,左套右套却穿不进去。阿妈的儿子恰巧走过,忍不住问:“妈啊,你在做啥?”“穿衫啊!”“那是裤子!怎么能这样穿?”说完这个“错把裤子当衣穿”的笑话,阿妈自己憨憨的笑了起来,我们一旁的人更是笑弯了腰,其实是笑中带泪啊…。

一生求道 临老失望无助

就这样仿佛山穷水尽之时,阿妈的女儿戴姐和一位学法轮功的友人美惠姐,开始劝她炼法轮功。虽然知道很多人学了法轮功之后都有非常神奇的经历,可是阿妈却怎么也不肯学。原来,阿妈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辛酸故事。

其实,阿妈从四十岁开始,就在某一法门中苦修了。年轻时阿妈素有“才女”之称,虽然自小给人当养女,但养父母家境好,待她亲如己出,让她受好的教育。像她这一辈的人,尤其是女性,能读书识字是很稀奇的,能吟诗作对的更是凤毛麟角。大概也因为这样吧,她在原来的那个法门中,地位颇为崇高,而且一待就是四十年。不过,最后却无奈的失望离去。为什么呢?因为阿妈穷尽一生之力,临老却明白圆满无望了。

所以,当十八岁就跟着阿妈一起修行的美惠姐第一次向她介绍法轮功时,阿妈根本不愿接受,也不相信。她说:“我四十岁就入修炼之门,也修了四十年,却连皮毛都没得到。还有什么可修的呢?我没有信心!”后来,戴姐给了阿妈一本《转法轮》,诚心的希望她再慎重考虑、再试试看。她还是说:“我那么老了,有用吗?”

但是,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中的一段话,从新燃起了她的希望:“我们很多人抱着一种真正得道的心,那当然是修炼的目地,修炼的最终目地就是得道、圆满。可是有些人在他有生之年,年龄已经很有限了,不一定够用了,我们法轮大法能够解决这样一个问题,使炼功进程缩短。同时又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你在不断的修炼的时候,就会不断的延长你的生命,你不断的炼,不断的延,根基好而年岁大的人,你的炼功时间也就够用了。”

因缘际会 有幸重获新生

很快的,阿妈羸弱的身体获得很大的改善,没多久就能走路了。能走路后,她就迫不及待的去炼功点炼功。刚开始,她拄着拐杖由别人搀扶着去。渐渐的,拐杖丢了,也不需人扶了。丰原社口炼功点的杨林碧小姐回忆着说:“阿妈刚来时,脸和身体都是水肿的,看起来虚胖虚胖;不久后,身体变结实了,脸也发出光芒了,连头发都开始变黑了呢!”

阿妈自己则说,她每天清晨三、四点就起床,等着五点去炼功,天再冷她也要去!

正因为切身的感受到大法的好,阿妈原只能用台语读《转法轮》,但是为了和大家一起学法,硬是学着用八十几年不曾说过的国语念!没想到在短短时间内,整本书就可以有模有样的念个七、八成!

更叫人惊讶的是:为了将这部大法牢牢的记住,阿妈开始背《转法轮》。《转法轮》有九讲几百多页,她全背了。年轻人都不一定做得到呢!我曾亲耳听见这一位原本百病缠身、自己不能行走的人,一个曾经是连儿子、女儿名字都颠三倒四叫不清楚的老人痴呆症患者,缓缓的、清晰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用优雅的台语背诵着:“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赞叹之余,真的忍不住落泪。

晚霞满天 夕阳无限美好

戴姐说,阿妈原来过的十分闷闷不乐,常认为后生晚辈对她不够好。可是学炼法轮大法后,再也不计较,有事也不往心里去,天天笑口常开。她做家事、烧菜的俐落身手,简直就像现在正流行的“超级快乐银发族”嘛!

这个不一般的过程当然感动了许多人。阿妈的儿子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因为他再也不用为母亲担惊受怕了,由此也引导不少有缘人前来学炼法轮功。阿妈的精进不懈更激励了好多人,让大家更有信心、更认真的学法修心!

曾有人说:“修炼对年轻人来说太遥远,对老年人来说又太晚。”听了阿妈的故事,你还会这样想吗?

返家途中,满天的晚霞显的格外绚丽,踏着落日余晖,一路上心都是暖暖的、满满的……

──转自明慧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日前与野鸟学会的朋友们,结伴来到这海拔一千多公尺的高山上,住在与阿里山奋起湖为邻的“绿野仙踪”民宿内。这家民宿座落的地方非常幽雅,而且主人对人很亲切,屋内屋外的空间整齐清洁,我们一行人都感到很满意。
  • 从职业赌徒到吸毒,最后走上修炼的道路,这是郭青烽想都想不到的,留着平头的他一脸坚毅祥和的神情说:“过去,修炼、修行这些名词,在我的脑海里根本没有这个概念。”
  • 端午节的前半个月,陆续接到一些朋友来电,说的都是:“去年吃的那个五榖粽今年还有吗?帮我订一些。”不用问也知道他们指的是春莺做的杂粮粽,我立刻连络春莺,电话那头传来春莺一贯爽朗的笑声,但她可没立即答应,只是说:“好,我尽量看看。”
  • 黑色的天空刚窜出了一线白光。人人尊称陈老的陈果天先生准时出现。他从容地盘坐于地。曙光照在他的脸上,身上,整个画面显得安定祥和,在这微冷的初冬清晨,令人感到丝丝暖意。
  • 古金男目前在台中地方高等法院担任审判庭庭长一职,很难想像他曾经是个牧牛童。他出生在贫穷的农家,初中只读了一年半,就辍学在家帮忙牧牛种田。直到当兵之后,才在军中自修,参加普检、普考,服役中通过普考,获考试院分派到公路局任职。
  • 咏儒小时候家里做生意,是一个互持互助的大家庭。她在这样快乐温暖的环境下长大,心里唯一忧虑的就是父母身体不好,岂知就此种下日后恐慌焦躁的病因。咏儒自小对父母的忧虑之情很重,每当放学,她总是尽快奔回看到家安然无恙才放心。国小毕业前,多病的母亲因子宫颈肿瘤缠绵病榻,后来罹患直肠癌过世。想念母亲的咏儒时常偷偷哭泣,对死亡猝临的畏惧也悄悄萌芽。
  • 武侠小说中描述的“打通任督二脉”是什么感觉呢?曾经担任中华民国杨家太极拳协会副秘书长的洪吉弘先生表示:“打通任督二脉时,全身轻飘飘的好像没有重量,汗毛孔全开,无一处不流汗,而且精力充沛,体内能量达到前所未有的流畅。”
  • 复学之后,由于我足足比班上同学大了两岁,智慧比较成熟,加上长年的劳动使我人高马大、反应敏捷,尤其从小在太平山上的“争斗洗礼”,使我认为不争不夺就不会有立足之地。于是拥有高度自尊心的我,为了所谓的“一席之地”,便开始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无法无天,简直就像一只“斗鸡”;只要有人敢瞧我不起,惹我 “不爽”,我就打架,并且从来没有输过。
  • 台中市的林贵女士,毕业于师大生物系,由于母亲重病,后经中医治疗获得奇效,因而对中医产生了相当大的兴趣,后前往上海中医大学潜心修习中医理论与实务;并于1992年通过中医特考获得台湾中医执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