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人物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25)
在能坐下来向两位同胞问好之前,为了关注另一群我们共同的同胞——法轮功自由信仰者最近一个时期以来再次遭致系统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非法迫害的真相,我去了北京以外的一些地方,度过了几天“作贼般的日子”,是为外界传闻我“失踪”的原因。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24)
近来一段时期,作为律师,我多次收到各地有涉法轮功人员被刑罚及劳动教养处罚遭遇的申诉及求助信函。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及另一位律师同行赴河北省石家庄市,决定对被劳教处罚的黄伟以法律援助代理形式予帮助。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23)
关于广东(汕尾)新近发生的中国政府枪杀无辜民众事件,网上有说:“这是一个靠杀人起家、靠杀人来维持其统治的残暴政权。”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22)
自称是执政的中共每分每秒都在提心吊胆,担心有人去颠覆它的政权。这种提心吊胆已失态至不可理喻状,它甚至相信,一些让它恐惧者的身上具有了颠覆它政权的特异功能,这种特异功能有可能随时发力,哪怕这个人半夜睡在床上!所以它就胆怯地二十四小时不敢眨眼地盯着你!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21)
人类战争史上,法西斯集团发动战争大多以抢掠为目的,但中(共)国政府发动对人民的战争其阶段是有些异势。战争大多是在野蛮抢劫完成后,受害公民企图依法维权时打响。“太石村血腥暴力事件”“汕尾杀人事件”及山东省(当局)发动针对盲人陈光诚的战争其规律无不如是。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20)
二○○三年以来,不断发生类似太石村及陕北油田事件般官员虐民的冷血事件,受到残暴伤害的公民规律性地状告无门,和平的抗争必遭野蛮报复,中国的出路何在?中国人的出路何在?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19)
对中国公民而言,尤其对具有法轮功修炼者身份的中国公民而言,他们的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实际上是处在一种完全不能确定的、恐怖的风险状态中,当当局感到有任何的“不安全”——有时根本就是一些官吏偶然的臆症发作——灾难即会降临。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18)
在当今中国社会里,由于完全不受监督和制约,公权力的专横与任性已完全发展成了一种日常性的政治生态。一些政府部门奉自我利益为圭臬,非法、野蛮劫夺公民的法律利益,成了一些政府部门的首要政治任务。以至在现实生活中制造出一起起按中国现行法律规则来衡量为荒诞不经的事件。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17)
从七月十二日始,针对尽早结束陕西省榆林市及靖边县三级地方政府非法、野蛮关押国内外著名维权律师“朱久虎”及其他“十一名涉油经营者”的局面,我及许志勇博士、滕彪博士、李和平律师一同抵陕北靖边县。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16)
上个月,我参加了几十家媒体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的一个涉“圆明园防渗工程问题”的研讨会,会后一记者问我此时想对政府说点什么,“当今的政府不做事,是对中国公民的最大善举。”我如是回答。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15)
长久以来,被人们视作安全的学校,现在也存在危险——危至夺人性命,且非偶然发生的意外。我在两年时间内接下的、造成鲜活生命死亡的沉重事件即不下十起,这足应引起我们的警惕。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14)
被中外艺术界誉为媲美法国艺术家聚居地“蒙马特高地”的广州“小谷围艺术村”已被广州市及广东省两级人民政府的恶行摧毁。但,还未彻底摧毁。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13)
而祖祖辈辈居住、生活的房产,被那些与黑帮暴力无二致的官商合体者野蛮拆毁后,照旧的规律是,嚎啕依旧、状告无门依旧。黄老汉一年来的遭遇完全印证之。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12)
“邹伟毅案”是我律师生涯中一起刻骨铭心的案子,当时我的感情投入也是很深的,我们在给孩子打官司过程中的付出,今天讲起来我自己都感动,但社会给我的更多。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11)
我的一些案件但凡有一点意思的,或者说从新闻的角度看“有些新闻亮点”的,都是为弱势群体打的一些免费官司,给受害儿童提供了一些无偿的法律帮助,其余都是经济官司。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10)
我曾写一篇题目为“政府不做事是对人民的最大善举”的文章,事实上,它们不去做事也是对它们自身的一种善举。它们不做事则已,做即全做愚蠢事,这也符合规律,即一群无理性、无道德、完全无自重意识者,亦仅能若此!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9)
“律师使命”有两种存在状态,即“理论”方面的律师使命,和“现实”中的律师使命。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8)
“适者生存”不仅仅是一种自然法则,我有时候向周围一些好友谈及我的孤独及痛苦时,多有朋友建议我超然些。一些朋友告诉我,在当今中国社会,麻木即是一种超然,超然至麻木是一种境界,否则你只能独享痛苦。而“麻木”本身并不单单可以减少痛苦,最主要的是,麻木者基本能保障安全。麻木至不仁时,你就可以有源源不断的获得。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7)
我当律师打的第一起官司就是免费官司,之后每年三分之一的精力是给穷人免费打官司,七年来我始终坚持这一点。到了北京,当我有了一点积累,不再有温饱之忧之后,我又把更多的精力投向那些比较大、比较宽广的领域——社会群体的不公平和制度层面上的不公平。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6)
中国和法制国家不一样,每一个小小的案件,最终都能反映出深深的制度问题。它真实存在而且非常沉重,但你永远不知道应从哪个环节去改变它。实际上当你有改变它的愿望的时候,你已经很危险了。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5)
十几年前心和心相会的那一瞬间仿佛成了定格,永远留在了耿和的记忆里。抑止不住幸福和满足的耿和说:“就因为他当年的那句话,我跟他一直到现在。婚后高智晟很少在家、很少管我和孩子,甚至经常忙得顾不上理我们,但我们都能感觉他对这个家所承担的责任。”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4)
迄今为止,我印象中最为刻骨铭心的过年是父亲去逝后的第一个新年,直至今天,我一生的任何时候都能理解在那样的年月对过大年屈指、期盼心情的急切!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3)
二○○五年的第一天,当北京的高智晟律师回顾他身后四十年的岁月时,充满感触地说“上天待我不薄。对此我常常心存感激!”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2)
高智晟律师在今年(二○○六年)二月初发起了绝食行动,抗议中国大陆官员勾结黑帮以违法、野蛮和暴力的行为来威胁、压迫和残害为弱势人士申张公义的维权律师。高律师的号召有如一石激起千重浪,顿时引起海内外关心维权运动的人士的热烈回响。这四十多天来,数以千计的响应者,相互呼应,前仆后继,以接力形式推动了一个“民间维权绝食运动”。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1)
“我们不幸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我们已经历和见证了世间任何民族都不堪经历和见证的苦难!我们有幸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我们将经历和见证世间最伟大民族的结束苦难历史的过程!”
【时事人物】黑暗中的星火:吹哨人方斌
方斌,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一个在武汉疫情封城期间戳破中共谎言的公民记者、终于在被中共关押3年后出狱了。然而,他却有家不能回,被中共逼着流落街头。
异议人士徐秦狱中瘫痪 人权组织呼吁营救
玫瑰团队、中国人权观察成员徐秦被捕,在狱中被迫害致瘫痪。中国人权观察和玫瑰团队强烈要求中共当局释放徐秦女士,并让其就医。徐秦本人曾公开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
【时事人物】人权卫士大卫‧乔高的侠义情仇
人权卫士大卫‧乔高嫉恶如仇,助弱守义,两大卫如门神,战红魔,10年走50国,揭中共活摘器官黑幕。一生追求人权正义,至死不渝。
高智晟先生艰辛的成才之路(下)
这个阶段里,为了摆脱与艰苦命运的纠结,我从未停止过努力,终于像车陷在泥潭里的努力:是越使劲越深陷。——高智晟
高智晟先生艰辛的成才之路(中)
我敬爱我的母亲,她总能作出极明智的决定。而这种明智的价值总在二十、三十年后才为我们所读懂。我无意以倒推的方式去寻找赞美母亲的理由……
    共有约 14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