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成功者的失败学(9)

得奖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郑秋霜

标签:

现在,他把国外表演当作对外国人士机会教育,因为古典音乐已是世界文化,不再只是欧洲文化,华人也能顶尖;同时也回过头来教育华人观众,不要以为只有金头发的人可以弹得这么好。

从音乐国度回到现实世界,陈瑞斌也遇过许多挫败。当年出国念书,他曾以为得奖了就是一切;没想到后来发现,得了奖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因为现实生活根本不是舞台上那么一回事。

自称是白手起家的“音乐个体户”,陈瑞斌说,他从20岁出头,每次举办演唱前,常得一个人打点对外联系媒体、打电话处理事情等,因为他那时没有人脉,不懂商业赞助与音乐表演的关系,所有事都靠自己去摸索,“我要面对的不只是音乐而已,我觉得我现在还在处于半失败的阶段。”

“以前我一直作梦,以为比赛完,拿到奖,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因为从音乐历史上看来,很多伟大音乐家仿佛都是得了奖就平步青云,我以为只要做到那样,就与他们画上等号,但事实不然。”陈瑞斌说,因为现在是商业时代,这个时代变得让学音乐的他不太能理解,即使如此,走音乐演奏路线的他,仍得学习了解音乐以外的世界,以便与社会、企业打交道,因为如果没有人支持,纯演奏的音乐家仍然很辛苦。

面对现实的挫折,陈瑞斌给自己心理建设,是换个角度看事情。“我不是为了现在而活的,而是为了死了以后而活,如果是为现在而活,我大概老早就转行了。”

陈瑞斌说,音乐的主流大饼,不在舞台上,而是教学,虽然如此,但“如果我走了,可以留些演奏、声音给社会,那么从我手上出来的东西就会跟别人不同。这也是我对此生的交待,不然我13岁就出国念书,意义在哪?”

对于许多人不知道如何面对失败,他建议年轻人,一定要找出兴趣所在。就像他认为自己此生作为一个音乐家,“职业错了,但我的兴趣是对的,下次投胎,我仍要做这行!”

陈瑞斌相信,一个人所做的事情,如果是他没兴趣的,即使没失败,也很痛苦。“我不相信那样的成功,会很快乐。”

“成功对我而言,不是一个时刻,而是一条路。”陈瑞斌说,很多人看成功,是看一时的,但成功失败是一个过程。“他可能比你早十年或二十年成功,但成功不是一时的,定义也不在比别人早,而是跟别人不一样。”

他也指出,人生在世,以工作去赚钱,通常不难,但“如果我做的东西是最好的,你赚再多钱也买不到,那才是真正的可贵,只是后者通常是傻瓜。”

“我这一生留下的绝对不是钱,而是与艺术有关的东西。”陈瑞斌仍将在音乐演奏路上,做个不悔的独行侠。@(本文完)

摘 自 《认输才会赢 》 商周出版社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杰出成功者的失败学(1)
杰出成功者的失败学(2)
杰出成功者的失败学(3)
杰出成功者的失败学(4)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库奇内利谈移民 边界 中国问题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直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直播】亚利桑那议会举行选举诚信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