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

新疆针刺直逼中共(3)

人气 3

【大纪元9月18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欢迎回到我们直播现场。刚刚掉线的江苏的赵先生现在在线上,赵先生您请讲,江苏的赵先生,很抱歉赵先生,您的声音还是听不清楚,是不是您再稍微调整一下,我们很希望您再打回来,麻烦您再调整一下。另外还有一位明尼苏达的刘先生在线上,刘先生您好。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明尼苏达 刘先生:元庆、李天笑、横河好,我是《唤醒国人》的作者刘蔚。共产党在全国各地包括新疆打压各族民众,使民众义愤填膺,现在民众对于消灭中共人员的杨佳,对于摧毁中共央视大楼的大火,都是拍手叫好,有人说起义人员可能不够,但是就是只有一个人也可以办大事,那就是用一升酒精或者汽油就可点燃中共的政权楼,它的外墙可能是用了聚苯板等易燃材料,中共在一个县就只有县委、公安局两个政权楼,把它们摧毁了,就把中共在一个县的政权拿下来了。

主持人:好,谢谢刘先生,很抱歉,刘先生,每次我们都必须打断您,因为我们这里并不鼓吹这种暴力的手法。那么我们回过来再谈一下,在新疆事件当中,我们知道它对于各种报导,对媒体的封锁是相当厉害的,那么在这个过程里面还有一些香港的记者,他们在这期间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件,甚至有些摄影家、音乐家等等,在里面也发生了一些很不幸的事件,那么这个部分横河先生是不是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


香港700名记者13日游行到中联办示威,抗议新疆当局指控被武警殴打的3名香港记者涉嫌煽动群众闹事,游行记者将红丝带及抗议标语绑在中联办大门外铁闸上。(中央社)


横河:首先说香港的记者,在9月3号、9月4号的冲突当中,香港3位电视记者是在场的,当时就被抓起来了,然后被绑起来、跪下,并且把把器材没收,折腾了很长时间。那么最后居然由新疆的国新办就是新闻办公室的人发言说,3个记者当中有两个没有合法证件。

其实3位记者都有合法证件的,那它为什么要对他们进行限制呢?要知道在这之前,所有的事件发生的时候,都没有外国记者在,所以怎么报导都是中共的事情。中共后来虽然说允许外面的记者进来,那都是在事态已经被它控制了以后,这样它就能控制你们采访的人和采访的东西。

而这次正好香港记者是在事件发生的时候去的,为什么非要叫他们离开,那就是在这个事件发生的过程当中,肯定有一些猫腻他们不想让香港的记者看见,因为在场的境外记者很容易看出里面的问题,包括双方冲突的时候,把维族的保安放在最前面挡,激起汉人的愤怒来打他们,而且打了以后,后面的这些武警还不让他们走,另外,武警还把维族人抓起来打。

这些如果被境外的记者拍摄下来,送到外面来的话,对国际社会了解中共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就会有很大的帮助,但是对中共或者是当地某些人的位置,或者他们想做的事情,可能就是个很大的障碍,所以一定要把他们制止住,而且要惩罚他们,不能让境外的记者在事件发生的时候在现场。

主持人:这也就是刚刚那位维族女士所抱怨的,很多事情的真相一般老百姓没有办法知道,同时中共也利用这个来操控,让新闻怎么样发展,让别人怎么样知道。

李天笑:这次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这些记者应该是事先得到中共允许到现场去拍摄的,但是发生了问题以后,对他们却也毫不留情。这也说明另外一个问题,中共在新疆培养了一批能够替它说话的维族干部和一些知识界人士,那么这次有一个很大特点,这批人看清了中共的面目,开始众叛亲离,跟它脱离了。

很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刚才讲的维吾尔在线主编,他最近发表了一些谈话,写了一些文章,非常尖锐的指出,这种种族的冲突和仇恨在加剧,原因就是中共的少数民族政策所引起的。这种言论原来在中共培养起来的这些干部当中,是他们想说而不敢说的;另外还有中共培养起来的歌唱家和一些艺术界的人士,譬如这次有一个很有名的维族歌唱家被打死,打死以后还把眼睛挖出来,非常残忍。还有一个书法家、摄影家被打成重伤,这些例子在维族知识界人士当中造成非常大的震动。

中共为了挑起冲突,打了这些人以后,当然激起维族方面更大的仇恨,其实它是想用这个东西去反制汉人,然后再给汉人发棍棒再去打维人,通过这样的挑动矛盾,好像找到了它的平衡点。然而这种方式本身就使得汉维两个民族的人都对中共产生反感,因此我们今天的题目是“为什么针刺事件直逼中共”,原因就在于中共这种挑动的手法实际上已经反制它自己了。


中共一向维持其残暴的本质,不容许任何人挑战它的政权,即便是自己的人民,也不惜以极端的镇压手段对付他们。图为2009年7月12日的乌鲁木齐街头(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主持人:刚刚那位赵先生现在又打电话回来了,赵先生,我们希望这次能够听您把话说完,赵先生请说。

江苏 赵先生:不管中共怎么挑动、激起矛盾,坐收渔利,不管它采用什么诡计,中共已经坐在火山口上了,它的阴谋不久就会暴露于天下,中国人民不管是汉族还是维族,还是藏族人民,都会认识到中共的邪恶。中共的存在对各民族的迫害是中国社会的万恶之源,各族人民都觉醒了,中共也就没有市场了,中共也就灭亡了。这一次我希望全体中国人民都要认清中共的邪恶,不管在新疆、西藏问题上,还是对待法轮功,一定要清醒,是中共迫害我们广大人民的,人民要团结起来,共同抵制邪恶,给自己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主持人:好,非常谢谢江苏的赵先生,那么多伦多的韩先生在线上,韩先生您好。

多伦多 韩先生:您好,我今天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说中国人,我主要说汉人,汉人以前说是爱好和平的,今天我数了数,最近几年,汉人周围的人好像都跟汉人打过架,印度打过,那新疆西藏就不说了,苏联打过,朝鲜我也不说了,台湾也打过,越南打过,缅甸打过。你说这个汉人,呵,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想把责任推到什么政权的身上,我觉得中国人没有救赎的精神,对自己犯的错从来不认真思考,一昧的想着大国、大国,欺负这个、欺负那个。我想将来要后悔、要受难的肯定是汉人,也就是中国的汉人。

主持人:好,谢谢韩先生。针对韩先生所提的这一点,两位是否可以分析一下,这是“汉人”,还是“中国人”?还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一些人?

李天笑:我知道韩先生强调的不是针对政权,但是你仔细想想看,汉人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当中,跟其他少数民族,并不是汉人跟少数民族之间的矛盾,实际上是汉人的政权跟少数民族的政权发生了冲突。

今天发生的这些冲突实际上不直接是汉人,是中共的领导集团。比方中共对越南,绝不会是中国的民众自己跑到越南打仗,一定是邓小平叫军人打到越南去;朝鲜战争当然是毛泽东下令的;印度也是毛泽东下令的;当时跟柬埔寨的关系,包括对西藏的镇压,对新疆的镇压都是中共做为一个政权来执行那种政策。

那么对周边政策,中国对周边国家的外交政策当然是中共内政的一种延续,这是非常明显的,因为中共的专制统治必然要表现在对它周边国家的关系当中,同样也会表现在对少数民族的关系当中,所以我觉得关键点还是在中共政权上。

主持人:横河先生呢?

横河:我觉得在中国的历史上,汉人有一个移民的倾向,就是逐渐逐渐的向其它地区移民,但是并没有特别好战。因为以前的天朝基本上是靠文化的吸引力,对周边的国家或对周边不同的民族是一个文化上的吸引力。因为它的农业最发达,它的文化方面也最发达,导致变成了比较大的“大中华文化圈”。

我觉得在中国历史上,很少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如此多用兵的,所以归根结柢还是一个政权的问题。因为这个政权问题,它不仅仅是在对外的关系上,也不仅仅是在对少数民族身上,实际上它整个的统治思维,我觉得还是跟中共的斗争哲学,也就是从它的意识形态,从马列主义移植过来的斗争哲学有关系,而不是真的斗。

中华民族以前当然也有对外争战,但是对外争战的时间毕竟是少数,绝大部分的时间是靠文化吸引力的。但现在中共也没有文化吸引力了,所以它就要用这种不停的在不同地方闹事的方式来保持国内民众对它的一种依赖性心理。

李天笑:我觉得横河先生这个分析是对的,在很多情况下,那真是万国来朝,各国都被中国的文化所吸引,只有少数时候会发生一些争战,那么在新疆和西藏来说,在近代史当中基本上都是处于和睦状态,只有到了共产党49年以后,才发生一些血腥镇压以及这么严重的少数民族间的冲突。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再谈一下人员的调动方面,这次在民众游行之后,新疆就撤换了两位市级干部,那么这对于新疆有什么影响?未来王乐泉是不是有可能下台?那对于四中全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天笑:这两个人下去实际上是“丢卒保车”,但很明显的这并不能够解决新疆的根本问题,因为新疆的根本问题,我们刚才讲了是一个民族之间的冲突,是中共挑起来的。所以说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你把他两个人拿掉,换上两个人可能还会出现同样的问题。

这两个人是王乐泉的亲信,而王乐泉也是位置难保,但因为现在的情况,一个是中共现在要开会,要搞所谓的60周年活动,那这个情况下拿掉王乐泉的话,会造成局势不稳,实际上对它脸上更是无光,所以就暂时放在那儿。但是我觉得17届四中全会会追究王乐泉在这个问题上的责任。

但是更要重的是这个针刺事件不但是刺向王乐泉,王乐泉下台,退职下去应该是迟早的事情,但是更重要的是民众觉醒了,对中共进行挑战,就像刚才那位从江苏打来的赵先生讲的,认清了中共的邪恶。认清中共邪恶以后,这个帐都算到中共头上。这一次不管是谁挑起针刺事件,中共没有搞好,你中共没有搞好治安,你把精力都放到镇压上面了,老百姓的治安你不管,那当然是找你中共算账,要第一把手下台,实际上第一把手还是你中共委任的,是吧?所以我想迟早这个矛头还是要指向中共当局。

主持人:是。

横河:我觉得它这个矛盾一直在,因为这是中共的民族政策所造成的,也是“用武力镇压”这个思路所造成的。用武力镇压,矛盾就会越来越多,而且又是在新疆比较边远的地区,所以矛盾越来越多的话,爆发的可能性就更大。

那么现在撤掉了两个人,但即使把王乐泉撤掉,它的思路还是没有变,你看,顶替粟智去当乌鲁木齐市委书记的是自治区的政法委书记,又是个政法系统的人。那么从中央派到新疆去处理问题的,连续三次是谁?是公安部长孟建柱。公安部长干什么的?又是镇压的。

就算在以前,我想清朝除了镇压以外,它还要派一个大臣,专门熟悉少数民族关系的,能够去跟人家谈判、安抚的。但现在没有这样的人,只有孟建柱,他已经跑三次了, 7月8号一次,7月21号一次,9月4号又去了。所以从这整个的人事变动和中央派去处理的方式来看,它没有离开这个思路,还是镇压。

李天笑:我觉得这里边可能还有一点,实际上它是胡萝卜加大棒。比方这一次派7千多人走门串户去做动员工作,去说服,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是这种东西它是非常表面的,它不是真正要去解决汉维之间的矛盾。那么还有一个思路,所谓的胡萝卜就是在经济上加大力度,给他们所谓的援助等等这些东西。

所以我觉得中共这个少数民族政策真的是非常蠢,它不是从根本上去把这个根子找出来,而是“压”,然后给一点甜头,然后做一点表面的宣传工作。这种方式本身我觉得就是中共的本质所决定的,也就是说,它本身就是用暴力和谎言进行统治,那么在少数民族政策上也必然要体现出来。所以中共这个体制不变,中共不解体,少数民族的问题也不会得到根本的解决。

主持人:这次发生这个事件之后,海外有一些人就发动联署,希望能让王乐泉下台,其中也有军人,大陆上的军人也开始加入了。那您觉得是不是在体制内有一个觉醒了?这种模式会不会延伸到中国其它地区?

横河:我觉得新疆的问题还是有它的特殊性,如果一概而论,说是会延续到内地,那可能性不大。但是我觉得中国大陆内地的问题,最终要由内地主要各地区,由各个地区的民众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不会去学新疆的某一种方案。但是他们自己的问题会因为和中共统治阶层的问题,矛盾越来越尖锐,所以最终在中国内地会产生很大的,包括现在这个退党和包括各地的群体事件,对中共的不满都会表达出来的,但是我觉得不一定和新疆事件有直接的关系。

主持人:好的,感谢两位非常精彩的评论。那么观众朋友,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到此为止,感谢您今天的收看。希望今天这个节目能够让各位对于中共这种政策与民族之间的冲突有更清楚的了解。谢谢各位的收看,我们下次同一时间再会。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新疆针刺直逼中共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新疆针刺直逼中共(1)
新疆当局首次承认针刺案扩散
新疆针刺直逼中共(2)
林保华: 扎针困扰,惊弓之鸟,亡国之兆
最热视频
【严真点评】乔州现“内鬼”华府揪出大鳄
【思想领袖】库奇内利谈移民 边界 中国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