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安
中国有条黄河,九曲十八弯,孕育了悠久的中华文明。曾几何时,一曲黄河颂,令多少人热血澎湃。然而,黄河却是条苦难的河,黄河的历史却是中国人的苦难史。据记载,二千多年...
据说,在赵紫阳弥留之际,中共中央一位领导人曾托秘书前往探望,并留下三句话:“历史最公道,民心最公道,老天最公道”。
流亡海外多年的中国最后右派林希翎提到过一件秘辛,即关于八十年代初电影《天云山传奇》的审查。她说,赵紫阳认为电影将党委书记描述得太坏,怕影响不好而不放行。该部“右派”电影在胡耀邦的干预下最后“死里逃生”,为当年“拨乱反正”立下功劳。
原以为温家宝因赵紫阳治丧一事,未能获准前往表现应有的礼节而闷闷不乐,关在家中偷偷享受难得的天伦之年;原以为温家宝在大力整治中国电力腐败遇到强大的阻力,正焦急地部署下一轮反击。没想到,他很快便出现在人们的眼前──这位“人民的好总理”忘不了一年要做几场的“亲民秀”,当然不会错过春节这个大好机会──这次,他到了河南上蔡县艾滋之乡“访贫问苦”去了。
中共日前突然拿出一份政治犯名单交给美国官员,称总数达56人的政治犯已获中共的宽大处理。有分析人士指出,北京当局这种史无前例的做法,是改善人权的一大突破。旧金山人权组织中美对话基金会的卡姆指出,中国官员表示以后会继续主动提供有关政治犯的资料。他认为这个转变极之重要,有助中国达到监督人权状况的国际标准。
在王扬生《叩访富强胡同六号》的长文中,赵紫阳对上个世纪后半页以来影响中国发展的主要领袖进行了简略的评价。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获得最低评价的竟是当今中共领导层,亦即胡锦涛温家宝,他认为胡温只不过是两个既没有理想没有信念又没有方向的人。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1月17日去世,1月28日火化。自其1月中入院治疗以来,围绕着对其评价及其悼念活动,生旦净末丑各路人马均上场表演,你方唱罢我登场,可谓热闹已极。
王维林是谁?是他,1989年6月4日,北京街头,只身挡住一列行进中的坦克纵队开往天安门广场。在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悲剧中,王维林是勇敢与追求自由的化身,全世界都称赞他的壮举。
与友人一起看电视新闻。看到一则三峡移民到广东惠州的消息,说到移民们满以为到了广东,马上将过上快乐富裕的日子。不料,他们还没有搬进新居,该耗资一千多万元兴建的新住宅区,房子却是“豆腐渣”,天花板裂缝,墙身剥落,有的甚至没有地基。原因是该工程本应按规定招标,但在地方政府把持下,便将工程发包给一建筑公司,收取了巨额的回扣,又缺乏适当监管,结果弄得钱花了,却住不得人...
自大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班超以降,中国人多有守土的惨烈英雄,极少有开疆拓土的好汉。今日七壮士终于登上钓鱼台,虽然算不得是什么轰轰烈烈的拓疆之举,大概也只能算是卫土之行,而他们最后竟系囚于日“寇”,平添悲壮。
随着“六四”十五周年的逼近,六四又再次成为热点话题。而蒋彦永医生“为六四正名”的上书,更是将此话题炒到最热点。各界积极声援,前所罕见。
“我们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口无逗鸡之米,夜无鼠耗之粮,上访十载,亦无着落,仰问苍天,生命几何!”一位上访农民如是说。
每隔一段时间,长则一年二年,短则三五个月,中共最高领袖总是会“创造性地”用上那么一两个新词,或是一两段新“概念”,或是一两句“口号”。这已形成一种共党文化,短时期内,相信不会有所改变。
因为蒋彦永医生“为六四正名”的上书,退休后本因无所事事而常心烦意躁的李鹏,前日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惶恐,屏退左右独自枯座客厅借酒浇愁,不久,两只空空如也的老白干瓶便变成了邓小平和杨尚昆。
在中国,讲真话极为需要勇气,哪怕勇者如蒋彦永医生,也是憋在心中十五年后,才勇敢地向世人说出他所知道的六四镇压真相,向中国人大和政协进言要求“为六四正名”。他说了真话之后,不管身在国内身处国外者,都不禁替他捏一把汗。因为人们担心,他将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在一些中文论坛上,人们对于一些恶意捣蛋破坏的贴子可谓司空见惯。愈是热闹多人去的论坛,上面破坏捣蛋的贴子也就越多。事实上,这已可以可以算得上是一种特色了。即使像是在中共官方办的一些论坛上,人们仍然可以见到一些恶意的贴子。虽然我们知道,中共的网管个个都“训练有素”,却仍然防止不了不知来自何方的捣蛋者。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大概就是这种写照了。
日前持续不停的香港关于“爱国论”的争论中,新华社《瞭望》杂志副总编辑汤华也曾插入一脚,在《瞭望》杂志发表署名文章“切实保证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抬出已逝中共领袖邓小平的谈话,给“爱国论”下定义加标准,给本已炽热的“爱国论”争论火上浇油,被香港媒体喻为“以死人压活人”。
蒋彦永医生给中共当局要求为六四正名的信件自在网络传开后,正以“网络级”速度传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吸引了几乎所有关心中国问题的人的眼光。
日前有消息说,在国家图书馆举办的中共近代史讲座,吸引了一百四十多位部级干部参与。此举说明在中国的最高统治层,仍然存在着许多传统的中共统治文化,学习班、讲座、大会小会等仍然在中共官僚体系的运作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政治表现仍然是衡量官员为官的准则之一。
北京消息说,日前逾百四十名中共部级干部齐集,前往国家图书馆听历史专家讲中国近代史,以便“从政权的更迭、朝代的兴衰、文化传统的演变和中西方文化的对比中把握历史发展规律,以史为鉴”。
加国某市,一位地产代理带着一名中国移民去看房子,在闲聊时,谈到中国的腐败禁而不止。该名新移民指出,在中国精英界,几乎有一种共识,即在中国社会发展的初级阶段,腐败乃是不可避免,也就是说腐败是一种必要之恶。
九月下旬,“第二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在湖南长沙召开,前任外交部长现为国务委员的唐家璇出席,主办当局的“热情接待”,令众多海外传媒代表“宾至如归”,当然也有许多代表“满载而归”。
湖南衡阳一商厦火警竟成为国际新闻,不为别的,是因为大火导致八层高的楼房倒榻,十多名消防员丧生,另有多人失踪,估计生还可能性不大。这是一宗人间惨剧。
在中国,关于腐败的新闻很多,相关的反腐败新闻也很多。同时,书店里反腐败的书籍很多,而反腐败的电视电影也特别多。当然,中共反腐败的机关也很多,人数之多也就别提了。然而,事实是,腐败越反越多,以至不可收拾矣!
人们还能从杨利伟的脸上看到“上天”后的倦意──他脸上的那个惨白,但他日前却马不停蹄地赶到香港“劳民”,在香港刮起了一阵“太空热”。杨利伟也成为香港市民眼中的英雄,并在大球场和电影明星成龙合唱“男儿当自强”,令香港市民如醉如痴。
最近曾庆红多了个绰号“阿公”。原来香港艺人陈小春日前参加“访京团”,曾与曾庆红合照。他在合照时做出反V的不雅手势,被记者追问之下,他便顺口叫曾庆红“阿公”。
据说,前中国文化部长著名作家王蒙已近“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年龄,所以说起话来除了有些老气横秋外,也多了些看透世情很“老庄”的味道。所以他在“王蒙自述──我的人生哲学”中透露,他有一枚闲章,叫做“不设防”。
国人好久没有这么振奋了。不论是春节时的敲锣打鼓,还是五一劳动节、十一国庆节的长假期,都没有神五升空成功使人们欣喜若狂,激动万分。
共有约 59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