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百华
最近与好几位朋友交流子女教育问题,过春节酒桌上的话题于我多半也是这些,有的问怎么改变孩子的学习习惯,有的问怎么使孩子变得爱交往,有的问要不要给孩子买电脑,有的问...
我不指望奥运会拒绝黑窑,这样的奥运会也与我无关——根本不是我想要的!
中国的惨祸太多,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生命死于各种各样的“人祸”——“天下苦秦久矣!”40多年前顾准就说到:现实中的所谓“社会主义”,不过是用大多数民众的痛苦换来少数特权统治者的快乐。尽管今日中国共产党把“和谐”挂在嘴上,泛滥成了“和谐交通”、“和谐电信”、“和谐环境”等等,但都祇剩下欺骗人的空话。再没有比“和谐房地产”、“和谐股市”、“和谐诉讼”、“和谐上访”...
《现代快报》2004年9月间有报导:《因家贫失学导致惨剧发生 南京六岁女童上吊身亡》。报导说,小洁已经是这个家第6个夭折的孩子了。父亲老陶已经在南京生活20多年了,日子越过越苦,沦落到“靠妻子捡破烂、自己挖野菜”维持生计。6岁的孩子小洁是这样自杀的:爬到洗衣机上,把一条大毛巾抛到晾衣铁丝上,打了一个结,把头伸了进去……这种自杀的本领应当不是一次能够学会的。玩...
如果权力机制依然不变,已经失败的医疗改革就会继续失败下去,黑色医药链条就会继续黑下去。
阎连科是我一直看重的作家。他小说中的中国军队很真实,黑暗得真实。我参过军,后来从退伍军人到副军级现役军官,都有断续的联系,对中国军队中的种种腐败,从征兵到入党、转志愿兵、提干等等的惊人贿赂,从各种经费的挥霍浪费、公款私用,到拿钱购买党报军报的报导,从纯粹靠等级压迫维系的人治网络,到例如没有任何自由的愚昧、例如武警部队把战士往死里训练的野蛮、例如以人格效忠为宗...
共产党说2005年是“改革年”,甚至“改革攻坚年”。共产党的改革如同梁实秋戒烟(一天戒十几次)。改革成了巫师的“忽悠”,成了小品“卖拐”。
1990年代末,共产党就说中国只有3000万贫困人口了。最近共产党承认,中国现在还有2900多万贫困人口。实际上中国的贫困人口远远不止3千万!中央党校吴忠民等人研究指出:中国的贫困人口有2亿。不过,仅仅从多年过去3000万基本上没有减少看,共产党已经没有办法减少贫困人口,倒是一个事实了!没有办法的原因是什么呢?
共产党已经不能对中国负责了,因为它不能抑制自身的腐败,不能抑制腐败的黑社会化。
现在,电视里正举行闭幕式,温总理来了,中央一干官员、各地一批官员来了,报幕员又重复了盛世欢语:在神六胜利落地的日子里……国歌响起……江苏省这一次获得了56块金牌,我不知道该不该跟着本地官员高兴。
刚刚获悉江苏省徐州市郭少坤先生,于18日(本月)早晨被徐州警方从家中强行带走。据我了解,徐州警方反复说明:这不是徐州警方“干”的。意思是使“上面指令”徐州警方“干”的。不管是哪一级警方干的,总是中国警方干的。
从毛泽东的赶超英美、重工业战略,到江泽民、胡锦涛的“跨越式发展”,决定了中国民众一直在消费疲软中勉强消费的悲惨命运。不谈社会保障,光是政治权力主导的经济运作,就决定了共产党的财政是饥渴的、狂热的,永远是积累优先、人民生活其次的,永远是有钱就拚命扩张投资,遇到过不去的坎儿就调整收缩……但无论如何,对大多数老百姓来讲,他们需要消费需要发家,那么你消费你就必须接受...
警惕用国家机密的旗号对民众、律师和记者进行威胁和迫害。
2005年3月21日下午5时,四川成都大学教师王怡将私人书籍委托成都奔马快递公司寄给朋友用于学术交流,当晚7点前后遭到四川省新闻出版局市场稽查总队(以下简称“总队”)拆扣。这是严重侵犯人权的非法行为。王怡从一开始就对此侵权行径提出抗议,并于5月14日向有关方面提出行政覆申请。但70天过去,侵权方至今没有改正的迹象。
中国的局面,通常看,不带偏执地看,当然取决于一些“基本面”。“基本面”是关于上市公司品质的范畴,草庵居士刚刚在《北京之春》撰文认为:中国的股市已经崩溃。何清涟两年前就认为中国的银行系统已经崩溃。我的看法,既然中国的经济要害部分是行政主导型的,那么,这个不由朱总理、温总理个人品质决定的行政运转得怎样呢?多不说,就说财政,中国的财政是不是崩溃了呢?今年“两会”开...
面对日本“入安”可能性越来越大的局面,不论这事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即使对中国没有坏处,而且官方私下里没有真正的反对,共产党也要出于“攒民意”的需要,把民族主义戏法玩上一回。
我不知道《反分裂法》与“国民党高级代表团访大陆”究竟有什么关系,但我一定不相信后者是武力恫吓下的反应,也不相信国民党此举对两岸统一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道理很简单,国民党及其支持者不可能都搬到大陆来,也不可能都疏散到世界各地,如果有狂人不管以何种名目发动一场疯狂的战争,国民党人同样难逃生死一劫;国民党不可能以在野党的名分充当台湾人民意志的代表,那就谈什么都至多...
大陆传媒一传出共产党要制定《反分裂国家法》,一些学者就呼吁制定《统一法》了。两个月前,青年学者黄钟就在《反分裂国家法不等于统一法》一文中,不无悲哀地断定呼吁制定《统一法》的建议落空了。
一些朋友对胡锦涛们所发动为期5年的“共产党员保持先进性运动”冷嘲热讽。我呢,连冷嘲热讽的心情都没有。我自觉是一个很有耐心人。例如,我对孩子们的教育是很有耐心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一些二五郎当的大学生越来越不愿意苦口婆心了。对共产党,我早已深感无奈,由它去吧。
看到在城里摆摊的农民让孩子剥毛豆、蚕豆卖,总是想起小时候我最怕剥毛豆,因为手笨(手指小肌肉运动能力差)、毛豆粒小,半天剥不出一碗。而剥蚕豆就爽多了,半天能剥一盆。无论毛豆蚕豆,菜贩子的豆子价格,都基本上是通过出豆率折算出来的带壳的价格倍数。劳动时间(人工)是排除在成本之外的。何况还是自己孩子的劳动时间!
共有约 86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