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葆璋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公布后,一场铺天盖地式的宣教运动业已在大陆展开,三中文件更引得海内外注家蜂起,唯思索数日,我仅得疑问若干,记于后备智者拨冗切磋推敲:
这几天,全世界聚焦圣彼得堡,已经开场的20国集团峰会原本的主题是经贸,然而与会者和全世界的公众都在观察的,则是20国领导人如何处理叙利亚危机。
众所周题知,短波广播起源是于二战期间,日军轰炸珍珠港后,美国政府为了打破日本军国主义在亚洲的新闻封锁而创建。当年很多亚洲的抗日军民都是通过《美国之音》的短波广播,了解到西线战场的胜利消息,从而鼓舞斗志,奋勇投入胜利在望的亚洲战场。
二十一世纪早已是庶人问政的时代。值此辞旧岁迎新年的时候,怎能不谈政治,否则,不就成了笑话?!
法国安娜卡耶出版社(Anne Carriere) 刚刚出版上市了一本再现王立军夜闯美国驻重庆领事馆事件的小说。小说的作者是法国著名国际金融专家,南岱大学教授菲利普‧戴塞亭(Philippe Dessertine)。
法国国民议会议员选举第二轮投票刚刚结束,社会党为首的左翼政党大获全胜,社会党一党取得议会席位的绝对多数。右翼大党人民运动联盟,继总统选举败北后,再次遭到了十年以来未有过的重创,在新的国民议会中退居少数地位。
2012年5月6日20点整,法兰西第五共和第九任总统的头像,在法国各大电视台的萤光屏上电子扫描呈现。他就是社会党候选人佛朗索瓦‧奥朗德。法国选民第二轮投票初步正式结果,人民运动联盟候选人,现任总统尼古拉 萨尔科齐,以 48 %的得票率败北。
陈光诚事件接近尾声,中美两国当局有更高的战略需要,北京不过是让华盛顿道歉,因为骆家辉接纳了逃避追杀的陈光诚,违反外交惯例,华府也应很容易找个什么外交辞令应对。
新华社是中共的耳目喉舌,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之一,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它的不同编辑部门与相应的党政部门挂钩,重要稿件按渠道请示送审。在文革前,它的社长可以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它的内参编辑部专门为上层领导提供不便公开的新闻和情报,产品中还曾有专供政治局常委阅读的,避免外泄的手抄本内参。
新年伊始,北非的突尼斯和中东的埃及,两国民众奋起,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先后猛烈冲击了这两个国家的专制独裁政权,这表明,看上去貌似强大的独裁政权,只要民众起来,坚决抗争,它们就会变得非常脆弱,甚至不堪一击。独裁者们突然发现,怎么民怨竟然是那么深?!是呀,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发生在阿拉伯世界的这新的一波民主化浪潮,使全世界仍然处于极权统治下的人民受到很大的鼓舞,因...
在共产中国,女人涂口红穿高跟鞋,男人打高尔夫球逛夜总会,怎么还会有人遭受暴政的摧残?我以我四十余年两种制度下的记者生涯向您保证,共产暴政的受害者,在中国不仅过去有,现在也有而且为数众多。“怎么我就不知道,也没有看见呢?”您会这样诚恳地问我。我告诉您,由于北京政权控制了所有的传媒,收买笼络威胁外国记者并限制他们的自由,共产中国的真相,往往不是被掩盖就是被忽略或...
今年是“六四”21周年。我记忆犹新的是,1989年6月3日至4日夜间,连日来在天安门广场和平抗争,轮流绝食的学生精英,已经是筋疲力尽。然而,正是在这个当口,中共当局出动冲锋枪和坦克,制造了举世震惊的天安门惨案。
针对台湾中央广播电台对海外自由媒体《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提出缩短甚至解除租约的要求。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前中文部主任、资深媒体人吴葆璋先生曾向台湾总统马英九先生写信呼吁,请他予以支持世界上自由的声音。
临近“十一”, 我常常想到的就是“道义”这两个字。
《大纪元》时报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九评》所揭示的中共真相继续在中国境内和境外发酵。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和外国人深刻认识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在中国大陆实践的恶果,进而从历史与现实的对照中,看清中共政权万变不离其宗,仍然坚持着镇压、迫害、欺骗、掠夺的本性,而《九评》引出的退党退团退队大潮已经在洗涤著血色的中国。
现在凡是参加了游行的,这个西藏人呢中共就给扣上一个帽子叫‘藏独份子’,人家西藏很多人根本不要独立,就是要自治。达赖喇嘛说的很清楚。现在凡是抗议中共的藏人,就是叫‘藏独份子’。外国人只要抗议中共的暴行的,那就是‘境外的敌对份子’。他们还是一种阶级斗争哲学在起作用。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