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人生
从跑龙套起步,整整20年,他都是个无名演员,直到2009年一举拿下7个影帝。香港影帝张家辉把他的成功归功于妻子——曾为港剧皇后的关咏荷。他说:“太太是我在娱乐圈...
每个人都有不快乐的时候,但是如果让不快乐成为一种生活状态,就不好了。为什么不让生活过得快乐一些呢?其实仔细研究,问题出在不快乐的人都有一些共同的习惯,而快乐的诀窍就在避免这些习惯。努力看自己和别人的优点,选择正面的世界观,快乐就会自然产生。
许多人都知道苹果电脑的创始人史提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创造力惊人,但是知道他的灵感喷发和他的特殊习惯息息相关的人却不多。 撰写乔布斯传记的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第一次见到这位传奇的苹果联合创始人时,并不知道乔布斯的特殊习惯,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乔布斯很喜欢在漫长的散步中和朋友谈论严肃的话题,同时灵思泉涌。 根据...
作为新手爸爸,记录小宝贝降生第一年的影片,无疑是送给妻子的最好礼物。尤其是如果宝宝早产近4个月,降生时体重不到700克,伴有脑出血和心率不整,存活希望渺茫,这份礼物就更显特别。
说到储蓄,一个简单却很容易被忽略的观念就是创造财富和你的收入或投资的回报没有太大关系,但却和你的省钱能力有关。
今年6月,美国8岁小男孩盖比(Gabe)接受了脑瘤开颅手术,他对头部留下的马蹄形疤痕感到自惭形秽。他的爸爸乔什(Josh Marshall)为帮助儿子建立自信,也留起光头,并按照刀口的形状,将头部一侧纹得和儿子一个样。父子俩就这样彼此相依鼓励;如今,不到半年,他们必须更加坚强:盖比的脑癌复发了。
匠爱家园这个共生大家庭,成员一起重生、做有价值的事。彼此贡献所长,忧郁症、更生人、被遗弃的父母、失婚妇女、年老独居、无谋生能力的母子等,年纪从1岁到80岁都有。香港籍牧师孔汉钊带领学习克难成长,不仅自助,不忘友好睦邻,将友爱的手伸入了社区,让爱继续蔓延。
安东尼‧加尔朱拉(Anthony Gargiula)是美国纽约州奥尔巴尼的一名少年音乐家。他年到古稀的爷爷埃德(Ed)和奶奶弗兰(Fran)结婚已经52年了。17岁的加尔朱拉上周他去看望爷爷奶奶,发现他们俩每天都穿着完全相配的服装。之后,加尔朱拉的爷爷有了个主意:每天给孙子发送老两口的合照。
一位因运动神经元疾病而失声15年的美国男子,近日在技术人员的帮助下,终于借助特制仪器向默默照顾他的妻子说出了深藏心中的话。由科技和媒体公司“并非不可能实验室”(Not Impossible Labs)制作的一支记录短片,捕捉到了唐莫尔和妻子洛琳在15年后重新开始用语言交流的珍贵时刻。
那是1976年,两个美国小伙子正在一间酒吧畅饮闲谈,两人相约,40年后的同一天在同一地点见面。“我记得乔把手伸进钱包,掏出一块钱撕成两半,我拿一半,他拿一半。”史蒂夫‧莫里斯(Steve Morris)告诉CBS新闻,他们相约40年后拿着半张钞票回到同一地点。“(钞票)存了40年。”
(大纪元记者林淑芬综合报导)据明慧网近日报导,在黑龙江省大庆监狱非法关押了近百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们拒绝穿上犯人的囚衣,警察用断食和暴打的手段大面积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甚至出现生命危险。
(大纪元记者林淑芬综合报导)据明慧网近日报导,一位严重车祸病人,在手术中、后不觉得疼痛,奇迹般在短短几个月恢复正常。
(大纪元记者林淑芬综合报导)据明慧网近日报导,四川省成都郫县出现了一起三十三位亲人联名给社会的公开信,目的是为了营救他们的亲戚谷怀兵。
(大纪元记者林淑芬综合报导)近日明慧网报导了一则大庆监狱家属集体向国际人权组织控告中共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消息,并希望将文件分别抄送给联合国等相关机构。
正是深秋时节,天高云淡,气温宜人,在渡假村开完会后,独自一人来到一片枫树林边。沿着林边溪泉旁的小路,我踟蹰前行。
中秋节前一天上午,我路过一条马路时,忽然听到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回首望去,一个约六十岁的女人站在我面前,面色憔悴,衣着邋遢,手里提着一个菜篮子。她满脸堆著笑容:“老同学,你不记得我了吗?”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期,正逢学校“停课闹革命”,我每天无所事事,彷徨、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上。为了让我学到一技之长,成为今后谋生的手段,外婆送我去拜李梦琴教授为师学习中医。由于我对医学有一种特别的喜爱,便非常高兴,从此开始了我的学医生涯。
一个金秋送爽的九月,我送女儿江畅到广州念书。一切事务办妥之后,抽时间来到了珠江口游览。
岁月流逝,年华似水却无法带走珍藏在我心中的记忆─那伴随我一段学习和成长的小木屋。
盛夏的一天早晨,大病过后的我,心情郁闷,独自一人来到大观公园。在一片碧绿清圆荷叶丛中,荷花亭亭玉立,含笑迎接着我。湖中微波荡漾,清风送来阵阵荷香,沁人心脾,心境豁然开朗起来。
每当我抬头望见蓝天上翱翔的战机时﹐都会久久凝眸著﹐直至战机消失在天际。此时此刻﹐一种深沉的思念萦绕在心头﹐对抗战时长眠于广西桂林尧山的中国飞行员—我的舅舅李苍点生出无限怀念之情。
教室外秋雨霏霏,校园里的小树林那边,朦朦胧胧,看不清什么,只见天地间一片白茫茫的。
很久以来,一直有个愿望:想独自一人,登上一处高峰,或是一座高楼,静静伫立在那里放眼四望,忘却心中的伤痛与人世间的纷纷扰扰,体会一下那种心境是一种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