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

诗情画意中秋节 明月诗词醉相思

作者:踏雪飞鸿
中秋节为何让人觉得分外深情?为何让人感受相思分外唯美?到底是何物在人心湖荡起波纹?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051
【字号】    
   标签: tags: , ,

中秋节为何让人觉得分外深情?为何让人感受相思分外唯美? 到底是何物在人心湖荡起波纹?在古人诗词中的中秋节,何物醉相思?

靑天明月在,何处不相思。
(出:清 黄景仁《秋浦怀李白》)

人间何处没有青天?人间何处没有月明?明月出东山,照得人间情思此起彼牵;相思在心田,映得青天与明月,情味浓浓。一语“何处不相思”,真说遍人间有情痴。尤其是在这一夜……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出:唐 张若虚《春江花月夜》)

今夕是何夕?最动人的良辰就在今朝夜,最浓稠的相思就在明月色。“谁家今夜扁舟子”,为团圆夜的未归人代言;“何处相思明月楼”,为天下的有情人抒怀。浪漫情怀、相思浓度,得明月一遍又遍地上色,让人醉倒。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出:唐 张九龄《望月怀远》)

月的皎洁光辉遍照宁静海面。海上明月呀,宛然是远在天边的伊人……。天涯共此时,只怨两地遥遥隔伊人,竟夕里相思如海水汩汩不绝,亲吻着明月光。

人有悲欢离合,东坡《水调歌头》早把人间悲欢离合在月下数遍: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悲欢离合轮番上演的人间,无常乃是常态!即便是中秋,多少天各一方的哀愁,让我们轻轻放下。“千里共明月”,就让我们在明月下团圆吧。东坡把酒,对月长吟“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为人间许下深情之愿。

但愿人长久,此事古难全?此事古难全!或许我们能够乘风归去,摆脱凡间情物的沉重束缚?

就在明明月色的望夜时空,乘着思绪的翅膀,我们回溯、回溯、再回溯,回到天地洪荒……。穿越古今,穿梭深奥无际的层层时空交错处。终于,知道了,为何人生浪漫与相思总相煎。宇宙时空浩瀚无垠,何处是吾乡?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唐 张若虚《春江花月夜》

漫漫时光已经湮灭我们回家的记忆——要往何处归去?这一夜,月就要西落,江边的枫树在风中频频摇头。面对这永恒之问,千古之谜,诗仙李白也对月发问: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出:李白《把酒问月》)

诗仙道出不同寻常的角度,见到不一样的明月。人的生命短暂,若流水瞬时消逝无痕,然而,“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为何古人与今人都共看了一样的月?诗仙关心明月的万古之谜。

明月到底存在多久了?天若有情天亦老,明月不老吗?我们看到的明月与千年前李白看到的一样吗?古今“共看明月皆如此”,难道是来自一种共同的对月的记忆?

有趣的中秋月,总是向人间展示着同一面向,却谱出深邃的人生之谜。[1]

辛弃疾有一首“横绝古今,别开天地”的《木兰花慢》词,问天:

可怜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影东头?

是天外空汗漫*,但长风、浩浩送中秋?飞镜无根谁系?嫦娥不嫁谁留?

谓经海底问无由,恍惚使人愁。怕万里长鲸*,纵横触破,玉殿琼楼。

虾蟆故堪浴水,问云何玉兔解沉浮?若道都齐无恙,云何渐渐如钩?

(*汗漫:水大渺茫无际的样子。*长鲸:也可做“长波”解)

辛弃疾这首中秋词不写人间离合,却是追索天外的浩瀚时空,追问宇宙别有人间的奥秘。他又发人未发之想:月亮无根谁能悬挂天中?”天上玉殿琼楼怎能耐得长波的撼动?玉兔在那里怎能无恙呢?满月为何渐渐消瘦如钩?悠悠中秋夜消逝到哪去了?在人这边看不见,有谁能解?

这首中秋词奇思连篇,而从现今科学的发现来看,辛弃疾中秋夜的“天问”实在是超前科学的“神悟”。

中秋明月醉相思

中秋夜,月色深浅处,展现不同的“相思”,各道人生。隐隐深处,凡间的情思随着明月渺渺一线牵,上天下地,穿梭时空几多重。情归何处?在人的记忆深处拳拳牵动着。

注释[1] :现代科学界发现月亮惊人的现实——月亮是人造的地球卫星!月亮总是向人间展现同一面向,还有月亮是中空的,这都是卫星的特质。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这些“古人”的成就又没有写入这一茬人类的历史中,显然史前人类的科技文明远远超出我们今天的人类。那么人绝对不是简单生物进化来的,所谓的进化说,是神性的失落!

延伸阅读:月球是人造星球添新证——月壤发现纳米颗粒
@*

─点阅【中秋节】系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守二川,排八阵,七擒六出,五丈原点四十九盏明灯,祇为一身受三顾。”这上联中含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等字,叙述谁的一生?这上联只是半对联,还等待后人作下联,这是中华文化明珠——对联的风采与趣味的掠影,对联的丰富内涵等待后人的我们继续挖掘。
  • 回顾一下中国的音乐史,可以明显看到古代乐人的地位并不是一开始就低贱的,从最初的贵族专有的高雅技艺,逐渐逐渐下滑,演变成了低人一等的职业。但是正是这些乐工家庭们和世代相传的乐户制度,让雅乐、燕乐、和俗乐在朝代的更替之间得以保留和传承。而且在中国古代,其实不只是乐户,很多行业的手艺都是靠家庭来延续的,这是他们在文化和艺术方面传承的独有方式。
  • 2022年是什么年?跨过年槛,2023迎向什么年?看天象,历史正处于剧变的转捩点,几幅漫画,画出百姓的心声。
  • 一起来看特色纷呈的新年风俗集锦,迎接美好的新年。展望世界各国,地不分中外,都有迎接新年的特色风俗,也都有驱邪迎福的愿景。汲取古老的善良传统精神,跨越2023年善恶交战的挑战。
  • 除夕辞岁,对成长中的晚辈来说,“压岁钱”可能是梦寐以求的。不过,家家户户的长辈都是期待家中小辈能长成芝兰玉树,怎么年年要给他们“压岁”钱呢?又怎么“压岁”呢?
  • 冬渐尽,春将到。前几日,翻阅到一首大家再也熟悉不过的《诗经‧桃夭》。读着读着,总觉得,这个世界能够“桃夭”的春意真的即将来临。同时,联想到一个与此谐音的成语:“逃之夭夭”。自从庚子年的大疫情至今,即将来临的癸卯年,世间有多少人还在历劫,有多少人还在避劫?思罢,心中豁然醒悟,在人世间这个“冬渐尽、春将到”的时代,我们能够逃去避难的地方,或许就是“家”了。
  • 正月过后,天增岁月人增寿,年神了愿返天庭。在日本,人们将门松等正月饰物烧掉,恭送年神,还要把供奉的年糕撤下“开镜”。至此,正月相关祭祀礼仪正式结束,人们的生活恢复正常。但是,正月里红火的传统纸牌游戏“百人一首”,却不会就此止步,还要继续玩下去,
  • 怎么准备一桌吉祥的年菜料理?一道道年菜富含哪些吉祥好兆头?华人吃“年夜饭”,日本吃“御节料理”,有哪些共通的吉兆象征?
  • 乱世一书生没有武力,没有军队,怎能让逃难的人都乐意聚集到他身边?怎能拥有安定一城的能量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