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真相:民族英雄蒋介石
寒冷的夜晚渐露曙光,亦如黑暗终将过去。12月25日早晨,蒋宋夫妇迎来圣诞日的万缕光芒。灿烂的阳光,似乎带来莫大的光明和希望。
宋美龄提醒众人,不能健忘共党过去犯下的残酷行为。今日,共党虽然一时沉默,但是他们的存在对国家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共党对国家构成的威胁的还没有灭掉。更有人告诉宋美龄,共党早已放弃了昔日的政策与行动。然而,宋美龄也不愿相信这些无稽之谈。她不仅提醒自己,也警戒西安人士,告诉他们勿要中了共党的诡计。
西安事变之前,张学良和中共有过数次密谈,每次密谈都会讨论到是否能得到苏联的援助。他打算投靠苏联,联合中共在西北割据。他想做狮子,不想做绵羊。因此公开叛蒋,发动了西安事变。然而,苏联为了自身的利益打算,牺牲了张学良,中共为了自身的生存,出卖了张学良,使张的计划落空,造成他骑虎难下的局面。
宋美龄一行抵达张宅后,张学良即问她,是否要马上见蒋委员长。宋美龄说她先喝杯茶,以此表示她对张的信任,愿意将个人安危全都寄托在他的掌握之间。所以,蒋介石还不知道宋美龄已经抵达西安。宋美龄不想让他焦急等候,所以提前告诫众人,不要去通报。
当时宋美龄对解决西安事变做了一个比喻,譬如修建一间屋子,顾问端纳已经打好了地基,兄长宋子文已经树好了柱壁,至于上梁、盖顶这些最后的工作,实在是她责无旁贷之事。
1924年5月2日,蒋公受孙中山任命,担任黄埔军校校长,兼任粤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蒋公身为一校之长,处处言传身教,为学生做表率。他上任伊始,发表过二篇训词,一则是《牺牲为革命党惟一要旨》,另一则是《怎样才是真正的革命党员》。
兵变当天凌晨,张学良的机要秘书刘鼎就把蒋公被扣的消息发给了中共。而南京国府一直到下午,才收到蒋公失踪的消息。
东北易帜,中原大战,张学良皆建立不少功劳,蒋公对其抱有殷切期望,希望他能忠心事国。平日,张学良也自认为是蒋公子弟,声称敬事蒋公如父。西安事变后,蒋公回想起四年前,1931年9·18事变,日本侵占东北,国人怒骂张学良。蒋公代其受过,不知遭受了多少人的诽谤和侮辱。在蒋公的宽容庇护下,张学良得以安然无虞,远游海外。
在西安,张、杨二人毫无顾忌地竭力掩护共党分子作宣传。在张学良率领的东北军中,发现了共党“抗日不剿共”的宣传品。张、杨二人与共党直接联系的情报,也陆续传到蒋公手中。为使西安将领清醒,不被共党宣传所煽惑,蒋公亲自坐镇西安,准备召集诸将开会,宣布第六次剿共总令。就在这个关键时间点,张学良和杨虎城发动了兵变,以暴力劫持了蒋公,给国家致命一击。
早在西安事变之前,蒋公在军界不厌其烦地讲述安内攘外的道理。不是蒋公不抗日,蒋介石在民国十七年济南“五三惨案”发生后,就矢志“誓雪国耻”;而行动上则整训部队,买飞机、建机场、聘请德国顾问,建造铁路、公路,加强要塞的更新,全国建了四千多个碉堡、创办冶金工业,在湘、鄂、赣、皖、豫及江浙等地区建粮仓储存粮食,建设湘贵黔铁路等,在在显示他准备长期抗日。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蒋公慧眼识魔,洞悉共产之恶,致力于剿共安内。即将发出第六次剿共总令时,杨虎城、张学良与中共里外勾结,发动了举世震惊的“西安事变”,导致蒋公剿共计划破产。
1949年是个动荡的时代,作为国家领导人的蒋介石,在政治纷争中选择了退隐。而国家面临存亡之际,他对政治局势做出了什么努力与尝试?值得我们去了解。
据作者勇哥读史的文章披露,1975年4月5日晚,蒋介石离世,突然出现奇异天象,雷雨交加,其房里的大窗帘忽然滑落,震惊蒋经国、宋美龄。
蒋介石日记现存放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2006年3月开始,日记手稿复制件逐步开放。蒋介石后人谈为何公开蒋日记:“蒋公日记属于全体中国人民。”
一九三一年至一九四五年,历时一十四年的抗日卫国战争,是一场中华民族历史上亘古未有的抗击夷狄入侵的绝续存亡之战,中华儿女以视死如归的豪迈气概,浴血奋战八年,打败入侵强敌,树立起中华民国之国威,捍卫了中华民族的神圣尊严。
中华民国纪念对日抗战胜利70周年,国防部7月4日在新竹湖口基地举行国防战力展示,并邀请抗战老兵共襄盛举。三军统帅、总统马英九表示,抗战胜利是蒋委员长领导,不容窜改和扭曲。
适逢“七·七”卢沟桥事变77周年纪念,总统马英九7日上午出席“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纪念特展”开幕记者会,并在台北市长郝龙斌和总统府秘书长杨进添的陪同下,与抗战将士暨亲属代表于中山堂前“抗日战争胜利济台湾光复纪念碑”前献花追思。面对历史,马总统再次强调“历史的错误或可原谅,历史的真相不能遗忘”
长期以来,中共掩盖歪曲历史,编造谎言宣称自己是“领导全民族抗战的中流砥柱”。但历史事实表明,国民政府主席和最高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领导的中华民国政府取得了抗战的胜利。本文的一组历史图片充分证明国军浴血抗战的史实。
七七事变纪念日前夕,曾任蒋中正侍卫长6年的中华民国前行政院长郝柏村出版《郝柏村解读蒋公八年抗战日记:一九三七—一九四五》一书,驳斥中共宣称抗战是毛泽东所领导的说法,强调“八年抗战是蒋委员长领导的,没有第二个人”。
鲜为人知的是蒋介石早在1935年8月21日的日记中就对日本必败有信心,而且对最后胜利也有大致上的时间表,比1938年5月毛泽东提出《论持久战》要早近三年:
从1915年到1972年,蒋介石每天都写日记,写了57年。他写第一篇日记时28岁,当时他正在从事反对袁世凯的革命活动。1972年7月21日,他写下最后一篇日记,这时他85岁,是中华民国的总统。可以说,他的一生都与中国的战争、政治、国家联系在一起。今天的《解密时刻》介绍蒋介石在1945年抗战结束前的内容。我们的嘉宾是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郭岱君女士。
各位观众听众,这里是美国之音的《解密时刻》。从1915年到1972年,中华民国已故总统蒋介石每天都写日记,写了57年。可以说,他的一生都与中国的战争、政治、国家联系在一起。美国之音采访了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郭岱君女士。
(大纪元讯)塔斯社记者、莫斯科驻延安特派员彼得,揭露了比中共种植和贩卖鸦片更要严重的事实。这个事实,就是中共最高领导层曾长期通敌卖国。而这个惊人的事实,亦在中国大陆近年出版的《南京志史》 一书中得到了证明。首先,彼得这样写道:“我无意中看到一份新四军总部的来电。这份总部的报告完全清楚地证实了:中共领导与日本派遣军最高司令部之间,长期保存着联系… … 电报无疑...
台北“世峰茶行”一进门处,可以看到蒋介石落款“亲爱精诚”的墨宝,根据报载,茶行前身“峰圃茶庄”第二代老板蒋礼池,在日据时代,奉老蒋的密令来台开设茶行,目的是掩护其在台搜集日军讯息的地下情报站,协助老蒋抗日。
从1911年到1949年,那是一段让每个中国人都无法忘却的38年,然而也是一段被有意无意涂抹、掩盖和淡忘的38年。
(大纪元综合报导)历史上的8月15日,是中华儿女应该铭记的日子。66年前的这一天,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灾难的抗日战争结束,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数日后,日本陆海空军及其辅助部队向中华民国投降,签署的受降书落款是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特级上将蒋中正特派代表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