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一

【西安事变‧蒋宋夫妇】历史遗祸 孰不可忍

作者:章阁
在全球围剿中共之际,我们藉由“西安事变”,回顾蒋公夫妇对共产之恶的超前洞彻,蒋公致力于剿共的苦心远见。(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04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题记:本系列文章,笔者以蒋宋夫妇的视角,回顾西安事变前后的历史,一览蒋公“安内攘外”决策超越时代的洞见,同时呈现蒋公伉俪的做人理念、传统价值观。虽鼎镬在前,刀锯在后,蒋公身在虎穴威武不屈,为万世树楷模,留正气在人间。本系列也将再现信仰的力量。面临国难压顶,蒋夫人宋美龄于难中不乱。圣诞之日,上天再降神谕。蒋公夫妇依靠正信闯过危难,南京四十万国民欢迎国主安然归来……

序言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蒋介石慧眼识魔,洞悉共产之恶,致力于剿共安内。即将发出第六次剿共总令时,杨虎城张学良与中共里外勾结,发动了举世震惊的“西安事变”,导致蒋介石剿共计划破产。

历史留下一大憾事,也留下一页空白。随着时光飞逝,至2020年庚子年。在近百年来,人类因接纳共产主义,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诚如《九评共产党》所言:“共产党的任何承诺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证都不会兑现。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就会在什么问题上送掉小命。”

2020年,因中共蓄意隐瞒疫情,导致中共病毒肆虐全球,波及188个国家。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截至美东时间9月9日,已有90多万人死于疫病(注:因中共和伊朗隐瞒疫情数据,真实数据比统计的要高),全球经济陷入萎靡。在和平的今天,中共给全球带来了惨痛的灾难,也沉痛地验证了一件事——蒋公“攘外必先安内”的决策,有着超越时代的洞见。然而,当世人真正意识到蒋公的苦心孤诣时,人类已经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面对这场全球危机,国际自由社会觉醒,认识到“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不代表中国人民”,起而联手围剿中共,从各个领域剔除共产因素,在全球掀起围剿中共大潮。

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在全球围剿中共之际,我们藉由“西安事变”,回顾蒋宋夫妇对共产之恶的超前洞彻,蒋介石致力于剿共的苦心远见。在天荆地棘的环境下,宋美龄所期许的“我将再起”,对中华民族的殷切祝愿,仍会隔着远去的时空,抚慰人心。

历史遗祸 孰不可忍

一场西安事变,震惊中外,几乎动摇国本。张学良率领的东北军,何以甘愿倒行逆施?这一切都要从历史遗祸说起。

1928年,“东北王”张作霖被日军炸死后,张学良承其父亲权位,坐镇东北。1931年,9·18事变以后,日本占领了中国东三省和热河。一夕之间,东北国土尽失。

蒋介石于1936年12月初抵西安,视察剿共军事。12日,西北剿共副总司令张学良与杨虎城合谋,监禁蒋委员长12天。(钟元翻摄/大纪元)

张学良被国人骂成“卖国贼”,“不抵抗将军”。他受不了外界的辱骂,极力主张抗日,多次劝蒋介石停止剿共。蒋介石表示,五次剿共,已将中共打得濒临灭亡,“红军已成强弩之末,只要大家努力,短期内不难彻底消灭。安内之后便可攘外”。

张主张先攘外再剿共,蒋认为他是受了共产党的蛊惑,强硬表态“中国最大的敌人不是日本,是共产党”。这句话,今日听来也如雷贯耳。2020年这场世纪大瘟疫,中共隐瞒疫情真相,导致中共病毒在全球流行,诸国认识到,威胁到人类安全的最大敌人,就是中国共产党,全球剿共浪潮由此而起。蒋介石和张学良二人政见相左,为西安事变埋下引线。

当时国土被日本强占,国人被迫做其奴,很多人感受到一种钜创深痛,奇耻大辱。国内的民愤认为蒋介石率领的革命党和革命军是完全失败的。中国各界包括军界将领悲痛愤怒,都想尽快收回国土。

然而,中国面临的局面,并非一朝一夕所成。蒋介石有过系统的剖析:

其一,1894年甲午战争前后,满清朝廷腐败,官员懦弱屈膝,不能妥善处理当时的局面。满清战败后,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贻祸的《马关条约》,台湾和澎湖沦为日本殖民地。由此激起了诸国列强瓜分中国的野心。列强接踵而至,强迫满清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中国面临危急存亡之险。

其二,1914年,袁世凯违背中国民意,与日本签订了卖国二十一条,“大隈重信‘赞助中国帝制’的谈话,更显然助长袁世凯的野心”。后来的南京国府并不承认这个卖国条约。然而,袁世凯的做法给了日本侵略中国的资本。所以,9·18事件东北沦亡,“可说就是当日袁世凯所种的恶因,不过到如今才结果”。蒋介石道历史的前后因果,并非一人一朝所致。所以张学良丧失东三省后,举国上下谩骂他,惟有蒋介石原谅了他。

《二十一条要求》是日本向中国提出的不平等条约。(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这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不仅遗祸神州大地,也遗毒中国国民。根据这些不平等条约,诸国在中国划定租界。这些租界地成为干涉中国国政的策源地,也是自民国建立后,军阀混战的最大原因。列强握有铁路航线特权,便于贩卖军火,接济各地土匪,助长了中国内乱,造成国不一统。

租界内,吸毒公开,贩卖合法。譬如,日本觊觎中国领土,推行毒辣的毒化政策,在不平等条约的掩护下,日本人在中国大规模贩毒,致使东北、河北、山东等地区的国人染毒成瘾。即使在沿海与长江流域,甚至川鄂,也有日本人贩毒。此毒计毒害中国国民之深,若不是蒋介石力挽狂澜,致力于剿共抗日,毒化政策很可能会使中国步入亡国绝种的地步。

租界成为毒化的源地,也成为娼赌盗匪的聚集地,使繁华的港口城市,变成糜乱的地狱。时人无论男女,亦或社会阶层,“皆相率而活动于赌博,浪费于妓馆,麻醉于毒物”。黄赌毒淫风弥漫之处,社会秩序荡然无存。蒋介石痛呼:“中国五千年来,重勤劳,尚俭朴,布衣蔬食,女织男耕的风气,在烟赌娼妓盗匪的租界流风之下,乃洗扫净尽。”“举中华崇礼尚义之邦,使化为寡廉鲜耻之域。不平等条约的影响中毒之深,一至于此,是可忍孰不可忍?”

1927年北伐时期国民革命军接管位于汉口的英国租界。(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历史上的遗毒遗祸,全部堆积到了蒋介石手里。因满清腐败,北洋军阀卖国,加之不平等条约的影响,导致中国社会道德败坏,精神萎靡不振,蒋介石都想归正过来;经年累月因循苟且丧失的国土,蒋介石也都想要收回来。不论国土是如何丧失的,也不论是否是南京国府的责任,只要是中国的领土,他毅然担负起收回的责任,决不允许国府割一寸土地,签一纸条约给日本。(待续)

参考资料:
1. 秦孝仪主编:《不平等条约影响之深刻化》,《中国之命运》第三章,《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四,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1984。中正文教基金会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category&id=162&Itemid=256

2. 秦孝仪主编:《革命军的责任是安内与攘外》,《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十一,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1984。中正文教基金会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1513:0008-9&catid=132&Itemid=256

3. 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15) 西安事变》,大纪元新闻网,http://cn.epochtimes.com/gb/16/12/22/n8618906.htm

4.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大纪元新闻网,http://cn.epochtimes.com/gb/4/11/21/n723946.htm @*#

点阅【西安事变‧蒋宋夫妇】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陈诚,字辞修,1898年出生于浙江青田。父亲陈希文为青田县立敬业高等小学校长。青田以盛产冻石而扬名中外。自青田县沿瓯江西行30多公里即为浙江省著名的石门洞风景区。
  • 1975年4月5日午夜,一代领导者蒋中正与世长辞,台湾举国哀悼。几个月后,身心俱乏的夫人宋美龄女士前往美国定居,除了随身行李外,她还带着夫君蒋中正在当年结婚时送给她的14K金挂表,8年后的某日,这支正常运转近50年的挂表发生故障,宋美龄将这支表送修,没想到却因此发现了一个蒋中正深藏的秘密。
  • 宋氏三姐妹中,宋庆龄是个另类,不仅违背父母之愿,嫁给了大自己27岁的孙中山,而且在孙中山去世后,违背其生前理想,为共产党效力,终于使自己陷入了尴尬境地。
  • 各位观众听众朋友大家好,上周五在我的节目中,我提到,推背图里讲了七位女子,现在人只猜出了五位,但我知道这两个还没猜到的女子是谁。
  • 75年前的这个8月,美国在日本广岛、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小男孩”和“胖子”。15日,日本向以中英美苏4国为主的盟军投降。中国人民在国民政府领导下浴血抗战8年,牺牲差不多1300万军民,终于赢来最后胜利。然而,仅仅过了4年,中国人民更大的噩梦又开始了,一直做到今天70年还没结束,而且无辜死去至少8000万同胞。而所有这些,都和两个人的阵前叛变有着绝大的关系。这俩人就是张学良、杨虎城。
  • 大家好。欢迎朋友们再次光临《欺世大观》。上回书说了张学良。本集再说说杨虎城。他同样登上了中共“英雄模范”双百名单,就是因为主导发动了改变中国历史的西安军事叛变。叛变的这俩双伴儿兄弟,张学良名气大,但杨才是主角。张学良晚年说,他不过是在旁协助杨。张杨都没料到的是,西安叛变和平解决,中共得以存活,却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杨最终自食恶果,命丧黄泉。
  • 《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智慧的,同时也是最不爱开口说话的那个人,他说出的话多是金句,他是这样表达对法国的情感的——我们美国人都有两个祖国,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法国!
  • 图为美国画家William Trego的油画《进军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领域)
    1777年的冬天,华盛顿率领部队来到费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让军队休养生息,渡过美国东部漫长的寒冬。后来的史书传记都说,这个冬天大陆军处境最为凄惨,日子最不好过。
  • 这样的一封信,深深地温暖了将军的心。虽然将军沉静少言,自小就具备强大的自我约束能力,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于肉体凡胎,只要是人,就会有对于冷暖和伤痛的感知。在内外交困的锻造谷,他对内需要安抚无力举炊的军队,对外需要面对国会和同僚对他百般设限的刁难。
  • 寒冷的夜晚渐露曙光,亦如黑暗终将过去。12月25日早晨,蒋宋夫妇迎来圣诞日的万缕光芒。灿烂的阳光,似乎带来莫大的光明和希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