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說(14):食無求飽,居無求安

作者:薛馳
《論語說》(公有領域/大紀元製圖)
font print 人氣: 13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子曰:「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論語‧學而‧十四》)

【注釋】

:傳統注釋為「疾」,即快。

:匡正、端正。

【討論】

古往今來,好學的人大概不多。《論語》中,被稱為「好學」的,僅僅三個。一個是孔子自己,「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一個是孔子最得意的弟子顏回,「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另一是衛國大夫孔文子,「敏而好學,不恥下問」。

那麼,怎麼才叫做「好學」呢?本章講了三條。

第一,「食無求飽,居無求安」。食求飽、居求安,人之本能。但是,很多情況下,食不飽、居不安,你將如何?對君子或立志做君子的人來說,因為一心追求自己的志向,就顧不得吃飽、顧不得安居了。如果一個人將吃飽、安居當作頭等大事,還能有鴻鵠之志嗎?人只分兩種,就是有志者與無志者。判斷一個人有無志向,就看其能否「食無求飽,居無求安」。這有個典型。周公是「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身分至高至貴吧,然而洗一次頭與吃一頓飯要停頓多次(「一沐三捉髮,一飯三吐哺」),為什麼呢?「起以待士,猶恐失天下之賢人。」所以,孔子對周公至為佩服,經常夢到他。

第二,「敏於事而慎於言」。古文簡約,內涵豐富,現代白話文很難完全對應。什麼叫「敏於事」呢?大致有這麼幾層意思。一個是敏感,眼裡有活,心裡有事,有眼力見兒。如果粗枝大葉或者自視甚高,那就很難看得見事。一個是勤快,幹事利索,不推脫,不懶惰,不拖泥帶水、拖拖拉拉。一個是敏捷,很快就能對事情有個判斷、立即著手去做,這可是考驗學問、閱歷的。而且,還要在「食無求飽,居無求安」的情況下「敏於事」,包括了一切責任、一切應該做的事,要敏捷——馬上做。

相對而言,這個世界上「敏於事」的人不少,而同時又能「慎於言」的,恐怕就不多了。言多必失。遠古以來,中國人都非常講究「慎言」。《孔子家語‧觀周》記載,孔子之周,觀於太廟,右階之前,有金人焉。金人三緘其口,其背有銘(傳是黃帝《金人銘》),孔子要弟子「識之」,不要以言語惹禍。

第三,就有道而正焉。有道,有道德或道藝之人。在這個社會裡,人是形形色色,好壞都有,就像個大染缸。一個有志向的人,一方面要選擇自己所處的環境(「擇不處仁,焉得知」);另一方面要「泛愛眾而親仁」,到有道的人那裡去匡正自己。

如果一個人做上以上三條,就可以稱為「好學」了。顯然,這裡的「好學」,是知行合一,是現實人生中的做人處世,是一個人身心的全面成長,是超脫物慾而對精神的不斷昇華。

關於「好學」,孔子在後面的陽貨篇、子張篇中還有論述,須貫通理解。

主要參考資料

《論語注疏》(十三經注疏標點本,李學勤主編,北京大學出版社)
《四書直解》(張居正,九州出版社)
《論語新解》(錢穆著,三聯書店)
《論語譯注》(楊伯峻著,中華書局)
《論語三百講》(傅佩榮著,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論語譯注》(金良年撰,上海古籍出版社)
《論語本解(修訂版)》(孫欽善著,三聯書店)
《樊登講論語:學而》(樊登著,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點閱【《論語》說】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曾子說「吾日三省吾身」,後舉了三個事例,講人與人的相處之道,都反諸求己。 首先,「為人謀而不忠乎?」盡己之謂忠。受人之託,忠人之事。自己有沒有盡心盡力?外人不一定確知,要省察自己內心,不得欺心。為什麼首先「省」忠呢?或許因為曾子是以「忠恕」二字體悟孔子之道的吧。
  • 本章為孔子論治國的大綱。「道千乘之國」,為什麼說「道」不說「治」呢?孔子傳承了「道統」,為國以道,講政教、教化,這大不同於近代以來的政治學。這裡的「道」字,又涵蓋了如下所說的五件事—敬、信、節用、愛人,使民以時。
  • 本章強調學習以修身、踐行為本。孔子教學,強調「文質彬彬」,因為「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就是說,質多於文就難免粗野,文超過了質又難免虛浮,文和質完美地結合在一起,這才是君子。子貢也說,「文猶質也,質猶文也」,假如毛都去掉了,虎豹的皮革和犬羊的皮革就沒多大區別了。
  • 《論語》開篇講「學而時習之」,這個「之」指什麼呢?就包括本章所說的四者——「賢賢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與朋友交,言而有信。」孔門教學是順著人性施教,不是教人禁慾,而是教人修心,比如教人:好色之念減輕一點、賢賢之心加重一點,使生命境界不斷提升。
  • 「不重則不威」。君子一定是自重的,否則就沒有尊嚴、威嚴。這裡的「重」,始自內心, 「正心誠意」,修為到了一定程度,「威」就表現出來了,如:「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相反,如果一個人不自重,言行輕佻,勢必招來侮辱,所謂「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也。
  • 與其它文明相比,中華文明的一大特色,是對家、祖先、孝道的高度推崇。本章就是鮮明的體現——曾子說:「敬慎地辦理父母的喪事,虔誠地追祭歷代的祖先,老百姓的德行就會歸於淳厚了。」在親情中,人心有了依歸,人生有了溫暖,社會道德由此奠基,社會秩序由此擴展(古代中國是家國同構),所以說「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
  • 為什麼「夫子溫、良、恭、儉、讓」就能得之?這裡援引一段張居正教小皇帝的話,有這五者德容之盛,感動於人,所以各國的君,自然敬之而不忽,信之而不疑。都把他國中的政事,可因可革的,來訪問於夫子,故夫子因而聞之耳。」也就是說,孔子之聞政,是因為其德行的感召力。
  • 孝悌是孔門教人的起點。《孝經》講,「夫孝,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簡單的說,最基本的孝,是贍養父母,「朝夕色養」,做子女的要愛護自己、修養品格,否則「身有傷,貽親憂。德有傷,貽親羞」。進一步,有條件、有機會的,子女做一番事業,為國為民效力,光宗耀祖。最高的,子女能立身行道,成聖成賢,父母也因此享大福分。
  • 本章「最孔門言禮之精義」。中國古代,禮是區別尊卑貴賤的,不同的人採用的禮節有所不同;但若片面強調差別,則易離心離德;而且,禮的目的乃是建立和維持秩序──一種和諧、太平的狀態。儒家的禮治觀,是讓人互不混淆而又和睦相處。換句話說,「別」是禮的手段,目的還在於「和」。有子講「禮之用,和為貴」,含義豐富,直指核心。
  • 張居正解說「信近於義,言可復也」:天下之事,必須謹之於初,而後可善其後。如與人以言語相約,本是要踐行其言,但其所言者,若不合於義理之宜,將來行不將去,則必至爽約失信矣!故起初與人相約之時,就要思量,必其所言者皆合乎天理之宜,而與義相近,則今日所言的,他日皆可見之於行,而自不至於失信矣。所以說言可復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