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蜀忆事(16)小偷(上)

作者:愚翁
共产红潮肆虐神州大陆,回顾几十年血泪岁月,悖于常理的事荒唐地横行着,人人事事桩桩都被共党鬼魅桎梏着。(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32
【字号】    
   标签: tags:

三年困难时期,我们生产队的社员每一个人几乎都是小偷。一年四季,只要地里有吃的东西,我们就都去偷。

春天,地里的麦子刚刚灌浆,我们就钻进麦地里,躲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摘下一把麦穗,放在手心里使劲搓揉,去掉壳毛就一把一把往嘴里塞。山坡上的豌胡豆刚刚鼓起肚子,我们就爬上山去,偷偷摘上几把,剥了豆角皮就吃。有时吃得嘴角直流青水,也不敢拿回家去煮熟吃,一旦被人逮住,不但要抓去游村,还要被绑起双手吊在屋梁上做“鸭儿浮水”。

夏天,地里的嫩玉米刚能用牙齿啃下来,我们就钻进齐身高的玉米地里,捡那嫩甜的玉米棒子使劲地啃,填饱了肚子才回家。

秋天,本是收获的季节,但在我们山里只有红苕可偷。偷红苕要用工具动静大,容易被人发现,我们的行动都放在晚上进行。夜深以后,我们带上铁锹口袋,趁夜幕的掩护摸到地里去偷红苕。地势低洼的苕地里,泥土板结,找不准红苕的具体位置,我们就爬到山顶上的苕地里,那儿泥土疏松,有的红苕根块还暴露在泥土外边,一挖一个准。

我们不能多偷,因为生产队天天有干部进屋搜查,每次只能挖够吃一顿的红苕。家里的铁锅在“大炼钢铁”时就献给钢铁元帅了,没有锅煮饭,我们就把偷回来的红苕放在陶器罐子里煮。

煮饭有烟雾,屋顶一冒烟,什么都暴露了。我们把煮饭时间都放在后半夜。那时候,检查的干部都睡觉了,我们点燃火放心地煮饭。往往把红苕煮熟吃进肚子,火灭灰冷以后天才麻麻亮。

我们生产队有个瞎子名叫陈朝安,六十多岁了,我们叫他么公。有一天晚上,我们在山上偷红苕的地里相遇了,“么公,你怎么爬上来的?不怕摔下去吗?”我们问。

“摸着爬来的,睡在床上饿得睡不着就悄悄爬起来了。”他说,“只要偷回去能吃顿饱饭,就是摔死、被干部打死,都值得了。”

他挖得非常吃力,因为眼睛看不见,全凭手在地上摸。我们把挖出来的红苕倒在他的布袋里,叫他慢慢下山去,不要摔倒了。他很感动,一边往山下爬,一边说我心肠好,今后有出头的日子。

他没有被摔倒,但是他偷红苕的事被发现了。他把偷回去的红苕只吃了一半,另一半舍不得吃给藏了起来。干部检查屋子时,把他偷的红苕翻了出来。瞎子么公被抓了现行,队干部把他的双手反绑起来,吊在食堂的房梁上,用黄荆树条没头没脑抽打他,要他供出同伙的名字。

他很坚强,无论干部怎样拷打他,他都说是他一个人干的,跟别人没有关系。他说他是饿得实在受不了,才上山去偷的。老子已经吃了一顿饱饭,你们就是把我打死也没有关系,做个饱食鬼总比做个饿死鬼好。

干部们拿他没有办法,吊打一阵之后只好把他放下来。

待续@

责任编辑:谢云婷

点阅【红蜀忆事】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三年困难时期,饥饿威胁着成千成万的人。我们学校周围的树皮、野菜、草根等凡是能填肚子的东西,都被附近的农民挖光了。
  • 面对排得像长龙的买粮队伍,他们熟视无睹,慢腾腾地收着钱和票,慢慢地拨打着算盘珠子,慢慢地掌秤称粮……
  • 这些“走资派”虽然高矮胖瘦不一,但一个一个都是常人长相,并不像报纸上说的那种牛头马脸,面目狰狞的阎罗殿恶鬼。
  • 这是我一生中唯一参加过的一个人的两次追悼会。但愿今后不再出现类似的情形。
  • 那时候,集体的什么都是宝贵的,只有人才不值钱。公社大队的干部可以随意骂人打人,打死了人往山沟里一扔就了事。
  • 他爸爸在土坑里铺上席子,慢慢走上坎来,伸手夺下二狗的尸体,一边往坑里放,一边说道:“让他胀着肚子到那边去吧。做一个饱死鬼,总比在这边做一个饿死鬼强。”
  • 我们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许多人的身体肿得像发面馒头,亮晃晃的,手指头按下去,一按一个窝。
  • 我是最后一个上台汇报产量的人,在我前面的人已经把产量报到一万多斤了。我一听慌了神,我到底该报多少产量呢?
  • 有一些地方,山上树木稀少,不够烧炭,干部就叫社员去挖祖坟,把埋在地下的棺木挖出来作燃料,连躺在地下的死人也要为大炼钢铁贡献自己的力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