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修炼的角度评析《西游记》(一)

金弓
font print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前言

西游记》作为中国古代西大名著之一,一直被人所称道,其生动的语言,惊险的故事被后人评为玄幻小说之集大成者。本人从小便沉湎于《西游记》中的情节不能自拔,读到妙处更是喜不自胜爱不释手。现今作为法轮大法的修炼人,再重读此书,更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也明白了很多以前作为常人不可能领悟到的真正玄机。很多同修已经对此书也有了很多独特的见解,读后本人也是受益匪浅。先试将本书较详细的剖析一二,与同修共享。

既为大法修炼人,于法中所感所悟颇多。抛开所谓的正史中玄奘法师其人其事不提,专表《西游记》中所述之事。作为修炼人我们都知道有另外空间的存在,且另外空间的生命也有其修炼方式,本人认为此书所叙即是另外空间中玄奘法师的修炼过程。

开篇便以较大篇幅介绍了小宇宙的来源以及在较大空间中的宇宙结构,明确写到天下的四大部洲。小说的主人公石猴便是东胜神洲中十州主脉的花果山中一仙石化育所成,即如后篇所表如来指称的灵明石猴。也就是说石猴是天地化育成的灵胎,自然天生便符合宇宙特性,也就是根基很高。从其舍身入水帘洞而被众凡猴称王,便可知其不同凡类。

之后在享乐三五百年后,美猴王居然自知生命无常,更显其悟性之高。在通臂猿的指点下美猴王不恋王位,不贪享乐,毅然决意远涉求道。历经跋涉后在西牛贺洲寻得须菩提祖师,得了名讳,拜得真师。虽查遍全书及其它道家资料也查不出须菩提祖师为何许人也,从祖师为石猴起名便可知他通晓过去现在将来之能。虽此祖师为道家真仙,却赐名“悟空”与石猴,此名却含佛家之秉,仿佛暗示了石猴最终要在佛家得正果。

后悟空入门六七年,祖师只教其礼节劳动,不提修炼一字,悟空却安于现状,勤恳虚心,毫无委屈争斗之心。或是祖师察得他根基深厚,心性高,也逢悟空在祖师登坛讲道时显其悟性聪敏,祖师借机以“术”,“流”,“静”,“动”四世间小道试其心,更显悟空专一修炼之心。因此祖师秘传与他修炼真谛,将他视为真传弟子。

或因祖师本来便有通天知地之神通,他已察知悟空将来会闯下大祸,犯下滔天大罪,在悟空已修出一定神通后,借悟空暴露其显示心后将其赶出师门,且不许他与任何人说出其师名讳。想来是悟空以其灵明石猴之天生根基和心性才修得如此神通,但或许是缘法天数所使,或许是大道修炼的玄机不可轻易示人,悟空在道家修炼中居然没有真正修炼心性,为以后埋下祸患。

悟空回乡后即遇到除魔之事,但奈何其天生心性毕竟有限,又有颇多功能,况远离祖师约束,心性便渐渐的滑了下来。以其功能小术,从傲来国偷兵窃器,在东海强占神铁不算,还倚强拿人披挂衣靴,即便在常人世间也是犯罪。悟空以为有了七十二般变化便能躲过天劫得以长生,却不知此小能小术不得正果,仍堕轮回,因此被阎王勾了魂去。不想其野性大发,乱了阴规,将生死簿中猴属名类一笔勾销,又添上一份罪名。

玉帝本要降服野猴,太白金星上谏招安。正神本想不动干戈感化野猴,使其收性正心,缘归正法,不想悟空不知天高地厚,不以马倌为足,定要欺天做齐天大圣。托塔天王收他不住,金星又劝谏顺其妄心,莫伤生灵,不动干戈,引其上天立为齐天大圣,只是不受俸禄。诚然金星一片好心,却不知心性修炼不容一点马虎,最终却被其偷了蟠桃,吃了金丹,喝了御酒,乱了天庭,反下了界。此时悟空已堕入魔道,心性掉的很厉害了。尽管十万天兵一时奈何不了他,想必或为天宫一劫,或为众神一难而已,毕竟猖狂不了一世。虽然老君用金刚琢将他打下,在炉中炼了七七四十九天,却被深察道数的他躲在巽位中躲过了火劫,最终大闹天宫,犯下了滔天大罪。

这里插上一句:《西游记》中的如来到底是那位佛,书中始终没有明表。只是如来前往降猴时自称“我是西方极乐世界释迦牟尼尊者,南无阿弥陀佛……”很是令人费解。既然后面取经途中观音始终相护,想来还应为阿弥陀佛才是。也许正是作者故意卖的一个关子吧。

如来降悟空不需多述,正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佛陀毕竟慈悲,以悟空滔天大罪居然没有伤其性命,而只是压在五行山下还业,为其将来取经皈依佛家作了铺垫。【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诗曰:奉法西来道路赊,秋风渐浙落霜花。乖猿牢锁绳休解,劣马勤兜鞭莫加。木母金公原自合,黄婆赤子本无差。咬开铁弹真消息,般若波罗到彼家。
  • 却说那三人穿林入里,只见那呆子绷在树上,声声叫喊,痛苦难禁。行者上前笑道:“好女婿呀!这早晚还不起来谢亲,又不到师父处报喜,还在这里卖解儿耍子哩!咄!你娘呢?你老婆呢?好个绷巴吊拷的女婿呀!”那呆子见他来抢白着羞,咬着牙,忍着疼,不敢叫喊。
  • 噫!原来有这般事哩!他那道房,与那厨房紧紧的间壁,这边悄悄的言语,那边即便听见。八戒正在厨房里做饭,先前听见说取金击子,拿丹盘,他已在心;又听见他说唐僧不认得是人参果,即拿在房里自吃,口里忍不住流涎道:“怎得一个儿尝新!”自家身子又狼犺,不能彀得动,只等行者来,与他计较。
  • 却说他兄弟三众,到了殿上,对师父道:“饭将熟了,叫我们怎的?”三藏道:“徒弟,不是问饭。他这观里,有什么人参果,似孩子一般的东西,你们是那一个偷他的吃了?”八戒道:“我老实,不晓得,不曾见。”清风道:“笑的就是他!笑的就是他!”
  • 那大仙按落云头,摇身一变,变作个行脚全真。你道他怎生模样:穿一领百衲袍,系一条吕公绦。手摇尘尾,渔鼓轻敲。
  • 诗曰:处世须存心上刃,修身切记寸边而。常言刃字为生意,但要三思戒怒欺。上士无争传亘古,圣人怀德继当时。刚强更有刚强辈,究竟终成空与非。
  • 且不说八戒打诨乱缠,却表行者纵祥云离了蓬莱,又早到方丈仙山。这山真好去处,有诗为证,诗曰:方丈巍峨别是天,太元宫府会神仙。紫台光照三清路,花木香浮五色烟。金凤自多槃蕊阙,玉膏谁逼灌芝田?碧桃紫李新成熟,又换仙人信万年。
  • 却说三藏师徒,次日天明,收拾前进。那镇元子与行者结为兄弟,两人情投意合,决不肯放,又安排管待,一连住了五六日。那长老自服了草还丹,真似脱胎换骨,神爽体健。他取经心重,那里肯淹留,无已,遂行。
  • 却说那妖精,脱命升空。原来行者那一棒不曾打杀妖精,妖精出神去了。他在那云端里,咬牙切齿,暗恨行者道:“几年只闻得讲他手段,今日果然话不虚传。那唐僧已此不认得我,将要吃饭。若低头闻一闻儿,我就一把捞住,却不是我的人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