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往日的中秋傳統

優尚生活專訪:九旬老人 紮紙一世情

現年93歲的陳伯,仍堅持以人手製作紙紮燈籠,紮足70年。(攝影: 祥龍 / 大紀元)

  人氣: 13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12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道)「如果人生重新來過,我還是會選擇紮紙。因為做開了,就不會轉。」──「秋記紮作」陳伯

中秋節,最讓人懷念的還是小時候阿媽買的手紮燈籠。但如今紮紙工業沒落,往日的中秋傳統在現今社會難以維繼。茫茫人海中,還有一名九旬老人以畢生的經歷投入到紮紙工藝中,以一雙巧手留住傳統,留住歷史。

他,被稱為香港最後一個紮紙師父。


陳伯和他的紙紮燈籠(攝影: 祥龍 / 大紀元)


漂亮的走馬燈,以布手工製作,售價800元。這只是陳伯為兒女們中秋時應節製作的。(攝影: 祥龍 / 大紀元)

紮足70年 難敵貴租

現今93歲的陳桂洲,人稱陳伯,以七十多年的紮紙生涯,見證了香港紮紙業的興衰起落。1935年由廣東清遠來港,投靠經營「秋記紮作」的舅父,邊做邊學,以一雙手養大六名子女。因舖租日貴,幾年前他將店舖從士丹頓街搬到附近的伊利近街,和太太一起廝守這個香港罕有的紙紮舖。

老招牌「秋記紮作」,用一隻竹竿撐起在半山陡峭的街道上。外面密密麻麻的燈籠,只留下一個狹小的通道,「現今不同往日,舖頭小了,沒有甚麼東西好拍。」採訪之前,陳太在電話中囑咐我們不要拿大的攝影設備,以免在窩室中轉不過彎。果然,還未進門,攝影師的攝影包已經不小心碰倒了門口的一排燈籠。

在昏暗的燈光下,粵語長片的播放中,陳伯和太太接待了我們。已經93歲的陳伯戴上一副眼鏡,完全沒有想像中的老態,頭頂仍有依稀的黑髮,眉毛也灰黑,雙手柔軟如年輕人,而且在電視機高昂的聲音中,仍能清清楚楚聽到我說話,讓我忍不住先討教養生之道。

「沒有養生,只是早上飲茶,之後就來開店。不做事人就懶。」不擅言談的陳伯,每個回答都簡短如古文。摸著自己手紮的燈籠,他的眼睛泛起光芒。

「一天可以紮多少隻?」「不要說多少隻,有人訂就做,現在賺不到錢,人工又貴。租金好貴,每月2萬多,都不知道還能撐多久。」陳伯答道。

臨近中秋,陳伯仍罕有地悠閒,可見紙紮業的沒落。來訂紙紮燈籠的人越來越少,即使陳伯的自家舖頭,現今賣的絕大部份都是大陸來的燈籠,自家手紮的燈籠只是用塑膠套包著,下面寫上客人的名字,等著鍾情昔日燈籠的人不日來取。買手紮燈籠的人,只要提前一兩天下訂就可以了。


陳伯以巧手彎竹條,為燈籠定型。(攝影: 祥龍 / 大紀元)


陳伯的金魚會在嘴邊放上幾根草,樣子憨厚,斗大的眼睛則是以乒乓球畫上。(攝影: 祥龍 / 大紀元)

傳統文化的代言詞

五顏六色的燈籠吸引了遊客的視線,我和攝影師到訪的一個多小時,偶爾也有人進來,要求拍照留影。

不少旅遊書籍都有介紹陳伯的故事,報紙、雜誌、電台的採訪也不斷。「非洲電視台都有人來,是旅遊協會領著來的。還有湖南、上海的也有。」還有學校會派學生來取經,回去交作業。陳伯從未想過自己糊口的本領,會成為傳統文化的代言詞,但這些陌生人的造訪,也讓這個頗為昏暗的小屋有了不一樣的生氣。

喜歡紮紙燈籠的,除了老外、遊客,還有一些藝人。郭富城買過兩隻金魚,羅家英也鍾情紙紮燈籠,經常在中秋節前來訂貨。

不單用手 更要用腦

紮紙也曾經興旺過。陳伯回憶,昔日的打醮、端午、盂蘭、中秋、祭神和巡遊盛事,甚至巨型花牌、粵劇戲班花牌,都會找到陳伯的店來主理。陳伯製作過的特色製品包括:擺放胭脂水粉和針線的9呎長七姐盆,還有三國演義、西遊記的木偶箱,內有機動扯線木偶說故事。

自己最喜歡的是甚麼?「沒有甚麼喜歡不喜歡,有人喜歡就會賣,我不會留。」

削竹、畫圖、糊紙、落排絮,萬千紮紙都在陳伯一雙巧手下活脫脫地出來。如何紮好?「最重要是腦,你想到甚麼就做甚麼,每一隻都不同,沒有一個板,隻隻都不同。」

「很簡單的,我沒有師父教,就是自學。」陳伯口中的紙紮,彷彿簡單如小孩的手工活,只是熟能生巧而已。「紮紙,有圖片照著做。細心一些就可以了。」那學得辛苦不辛苦呢?「又不是擔挑,坐在這裏做也可以,站著也可以做,有甚麼辛苦?」

但有沒有人承繼?他就嘆口氣,「賺不到錢,沒有人學。無謂害人。」陳伯自己的子女大了,開設計公司的都有,但就不願意做這行。雖然這樣,陳伯每年都會為已經中年甚至步入老年的孩子們紮幾個心頭好,自娛自樂。


傳統燈籠造型(攝影: 祥龍 / 大紀元)


寫上吉祥如意字句,造型比較複雜的燈籠。(攝影: 祥龍 / 大紀元)

材料短缺 手藝沒落

紮紙工業難以承繼的另外一個原因,是材料短缺。紮紙用的皺紙,大陸沒有,連香港也斷貨。現今用的是日本進口的紙。一隻金魚要賣500至600元,一隻有電燈的布製走馬燈要800元。通貨膨脹之下,陳伯的燈籠,多年來仍然不敢加價。

「別人大批量生產,我們做手工,整一盞走馬燈都要幾百蚊,一做就幾日。」甚至每根竹條,剛好撐起那個燈籠形,都要逐根配對,這些都要時間。面對大陸大批單價不過幾十元的機製燈籠,陳伯如今只是為興趣而做。

「但我做的燈籠,擺十年八年都可以。」陳伯的燈籠,手工精細,其實早已化身為一件件藝術品,超越中秋一次性燈籠的概念。這也是老人家引以為傲的地方。


陳伯紥作的金魚燈籠栩栩如生(攝影: 祥龍 / 大紀元)


因舖租日貴,陳伯的店越搬越小,店裏擠滿了各式賣品。(攝影: 祥龍 / 大紀元)

留住兒時記憶

有些人為趕潮流製作新式紮品,比如電視機,甚至iPhone等,但陳伯的店仍然堅持最傳統的紮法,連紮的內容都風雨不改。「金魚寓意年年有餘,楊桃是中秋時令水果,所以人家喜歡紮楊桃,還有走馬燈,都是兒時的玩具。」陳伯念叨這些常紮的燈籠,彷彿時光停頓。

「如果人生重新來過,我還是會選擇紮紙。因為做開了,就不會轉。」人生簡單如斯,或許也是一種福份。

陳伯的金魚會在嘴邊放上幾根草,樣子憨厚,斗大的眼睛則是以乒乓球畫上,這豈是現今玩具能比?而走馬燈籠,細緻如畫,彷彿古人所云:「若沙戲影燈,馬騎人物,旋轉如飛。」這番情趣,又有幾人能明?

陳伯的堅持,也讓我們留住童年的那份純真和回味。希望五彩斑斕的紙紮燈籠,能夠跨越歷史,長久保留下去。◇

刊於香港《優尚生活》第六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出道兩年,10歲的陳彬睿寫了50多篇影評,得到「最年輕的影評家」稱號。應邀參加好萊塢動畫片《馴龍高手》新片宴會,陳彬睿在群星燦爛的宴會上游刃有餘,在眾星矚目中採訪了動畫片的導演和主要演員,最開心的是進門時得到兩個玩具,出來後還有玩具!
  • 八、九十年代,曾經是香港電影的黃金時期,很多片商開戲,製片人忙得不亦樂乎。那時也湧現出無數的大牌明星,塑造了香港電影的獨特風格和味道。但如今香港電影面對大陸市場的挑戰,在夾縫中生存,前景充滿曲折。陳自強分享他對於香港電影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看法。
  • (shown)民以食為天,食物曾是人類為生存而進行的唯一社會活動,中國人也素來珍惜食物,敬愛上蒼的賜予。如今時代發展,社會多樣化,食物也已經不再純粹天然。可貴的是,在北歐,有這麼一位以關注食物為己任,執著追尋食物真相的丹麥人:克勞斯.梅雅(Claus Meyer)。曾說:「食物料理絕不是為了好玩和享受。人類作為萬物之靈,讓我們能夠思考,也讓我們去展現博愛。因此我們人有責任,在所有的事物中,去尋找它們的真和美。這是北歐菜系燃燒的平臺,或許是為了丹麥,或許更是為了整個人類。」
  • 「分享美好的生活」是林昌民經營「安妮公主花園」的初衷也是夢想。園區以幸福的概念做為主軸,除了做好安妮公主花園的管理和企劃,林昌民把更多的時間投入改善周邊環境及關心當地休閒產業的整體發展……
  • (shown)沒受過正統的音樂學院教育,陳明章音樂創作逾30年,被譽為臺灣民謠大師,同時也是音樂製作人、臺語歌手,又是吉他與月琴的演奏家。 為學月琴,陳明章拜臺灣國寶級薪傳獎民族藝師朱丁順為師,後續他又花了30年的時間破解陳達演奏月琴的技巧。陳明章自如地運用臺灣古調在作品裡,協調而不失韻味,懷古而不衝突,舉凡臺灣各類傳統戲曲,如歌仔戲、布袋戲、南管、北管,還有各類民謠如〈思想起〉等閩南音樂曲韻、旋律他都熟稔。陳明章創作自成一格,被譽為「現代臺灣民謠」。真摯、率真、直爽、樂觀而開朗的他恰是道地臺灣人性格的最佳寫照,熱愛臺灣本土文化,於是,他無償的教授月琴、推廣月琴;崇尚自由與民主,於是,他誓言中國不民主,不到中國大陸演唱…
  • 三十二歲正值人生的黃金歲月,黃賽聰卻毅然放棄科技新貴的優渥生活,帶著妻兒來到南投縣國姓鄉,以生態復育為終生職志,種植有機的台灣咖啡,並以獨特的「冷沖」咖啡讓遊客驚豔。
  • 古時為故里造橋鋪路被視為善行義舉,時空遞嬗的今天,亞太文化創意產業協會祕書長林秋芳憑藉著20年來在文化部門工作、策劃多起大型展覽經驗,在兩年半前,舉家返回宜蘭礁溪故里定居,也在當地灑下一把文化藝術的種子。
  • 發現家鄉的長輩一個個戴起了老花眼鏡,從小就愛敲敲打打的施紀墉看見了商機。從創立眼鏡公司、轉型製作創意手工眼鏡,繼而為顧客量製眼鏡,施紀墉貼心的設計造福不少顧客。施紀墉同時擁有設計、製造與驗光師資格,在台灣眼鏡界可說是「絕無僅有」。
  • 林克孝追尋泰雅族少女沙韻的故事,深入宜蘭南澳山區探索失落的古道,與泰雅族文化緊密結合。今年8月的登山之旅,就是發現有條古道路線尚未有人前往,於是號召山友入山探勘。只是萬萬沒有想到,此次行動竟成絕響……
  • 帶著赤子情懷般的熱愛,林克孝望著窗外居高臨下的景致,似乎視台北的「都市叢林」如無物,眼光直接飄向遠山,出口便說:「很多人以為那是中央山脈,其實那是雪山山脈……」這樣自然的舉動,一下便透露出林克孝最真實的自我:他是一個山者、詩人,而不是一個金融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