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他們的世界系列報導(三)

我真心相信(3):尊重為基石的美麗家園

專訪台南市德蘭啟智中心
蕭軒台南採訪

在德蘭服務21年的王淑英老師表示,雖然他們不能完整表達自己,還是有觀點的。社工都會製作餐點的圖卡,讓他們選擇每天的菜色。(攝影:陳霆 / 大紀元)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7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蕭軒台灣台南採訪報導)在台南市的玉井偏鄉,德蘭啟智中心默默地走過26年,從學齡前的早療,到成人的職業媒合、社區家園,支持他們的就是那堅定的信念,相信這些有特殊需要的大小朋友,應該也享有同樣的尊嚴。

台南天主教德蘭啟智中心為服務偏遠地區的身心障礙者,玉井堅持了26年的歲月,從一開始荒蕪拮据,只有教會神父與修女的奉獻,到越來越多善心的老師與社工加入,從創始只有2名學生,到後來的早療服務、作業所接案、建立社區家園。經過風風雨雨,因為「主動看見需求、滿足需求」,德蘭更加豐碩。

來到德蘭超過20年的主任楊美華,回憶學生時代,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的使命是要幫助世界上需要被幫助的人,一畢業,她就來到德蘭服務。楊美華深信,生命是珍貴的,每一個人都有同樣的尊嚴。

德蘭是早療機構的先驅之一,隨著社會變遷孩子也長大了,為滿足不同的需求,德蘭發展出獨特的社區家園照護服務。

「人長大了,都希望擁有更多自主的空間。」楊美華說,這些大朋友雖有特殊的地方,他們也是成人,應該要和一般人有同樣的生活權利。

從德蘭走路3分鐘,會抵達一個小型的透天厝社區,其中一棟是德蘭的「社區家園」,住有5位大朋友。這裡是他們的第二個家,雖然這些大朋友都是極重度的心智障礙者,德蘭相信他們跟一般人同樣有喜愛好惡,只是需要更多引導與尊重。在家園老師和社工的協助下,他們都能從事生活中的瑣事、討論休閒活動。

「我們製作餐點的圖卡,讓他們自己選擇每天的菜色。」在德蘭服務21年的王淑英老師說,「自主」是非常被鼓勵的價值,雖然他們不能完整表達自己,還是有觀點的。「比方他們的房間,我們會引導他們選擇喜歡的擺設,都很有個人風格。」

每個人都有表達的權利,因為這裡是他們第二個家。(攝影:陳霆 / 大紀元)
每個人都有表達的權利,因為這裡是他們第二個家。(攝影:陳霆 / 大紀元)

晚餐時間大朋友也喜歡幫忙,老師們四處蒐集容易使用的廚房工具,如剝蒜軟筒、手動旋轉的瀝水籃,或利用電動奶泡機來打蛋。烹飪流程中,大朋友參與可以幫忙的步驟,例如洗米洗菜、按下電鍋的開關,王老師說,「這讓他們很有成就感,周末他們回到家中,也會主動說要幫忙。」

每周有幾天晚上,老師和社工會帶著他們進行團體活動,例如逛夜市、逛大賣場、唱卡拉OK,或一起去台南市棒球場看棒球。

「這裡的服務使用者,幾乎都是不需要付費的。」成人日托組督導張玉珍表示,儘管這裡需要的人力物力很多,德蘭一直堅持,別讓使用者的經濟條件,成為無法接受服務的原因。

德蘭能夠走到這裡,不僅有著來自信仰的堅實力量,也凝聚了社會各方的關心與支持,才能一同完成這份愛與夢想。

走近他們的世界系列影音報導(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記者蕭軒台灣台南採訪報導)在台南市的玉井偏鄉,德蘭啟智中心默默地走過26年,從學齡前的早療,到成人的職業媒合、社區家園,支持他們的就是那堅定的信念,相信這些有特殊需要的大小朋友,應該也享有同樣的尊嚴。
  • 大紀元記者蕭軒台灣台南採訪報導)在台南市的玉井偏鄉,德蘭啟智中心默默地走過26年,從學齡前的早療,到成人的職業媒合、社區家園,支持他們的就是那堅定的信念,相信這些有特殊需要的大小朋友,應該也享有同樣的尊嚴。
  • 在台南市的玉井偏鄉,德蘭啟智中心默默地走過26年,從學齡前的早療,到成人的職業媒合、社區家園,支持他們的就是那堅定的信念,相信這些有特殊需要的大小朋友,應該也享有同樣的尊嚴。
  • 在台南市的玉井偏鄉,德蘭啟智中心默默地走過26年,從學齡前的早療,到成人的職業媒合、社區家園,支持他們的就是那堅定的信念,相信這些有特殊需要的大小朋友,應該也享有同樣的尊嚴。
  • 翻開人類歷史,我們不難發現,人們對癲癇症狀是有很多誤解和謠傳,除了早期被認為是中邪外,英國也遲至1970年代才解除癲癇患者不得結婚的禁令。
  • 翻開人類歷史,我們不難發現,人們對癲癇症狀是有很多誤解和謠傳,除了早期被認為是中邪外,英國也遲至1970年代才解除癲癇患者不得結婚的禁令。
  • 翻開人類歷史,我們不難發現,人們對癲癇症狀是有很多誤解和謠傳,除了早期被認為是中邪外,英國也遲至1970年代才解除癲癇患者不得結婚的禁令。
  • (大紀元記者蕭軒台灣台南採訪報導)「失智症」雖不是一個新穎的名詞,但許多人卻覺得這個病症離自己非常遙遠。其實,一位失智症患者就會影響周圍22個人,在日漸高齡化的社會中不能不重視。在台灣的台南,一群由醫師、家屬所組成的團隊,他們看到了這個日益嚴重問題,成立了台南市熱蘭遮失智症協會,希望帶給更多失智症病患和家屬幫助和溫暖。
  • (大紀元記者蕭軒台灣台南採訪報導)「失智症」雖不是一個新穎的名詞,但許多人卻覺得這個病症離自己非常遙遠。其實,一位失智症患者就會影響周圍22個人,在日漸高齡化的社會中不能不重視。在台灣的台南,一群由醫師、家屬所組成的團隊,他們看到了這個日益嚴重問題,成立了台南市熱蘭遮失智症協會,希望帶給更多失智症病患和家屬幫助和溫暖。
  • (大紀元記者蕭軒台灣台南採訪報導)「失智症」雖不是一個新穎的名詞,但許多人卻覺得這個病症離自己非常遙遠。其實,一位失智症患者就會影響周圍22個人,在日漸高齡化的社會中不能不重視。在台灣的台南,一群由醫師、家屬所組成的團隊,他們看到了這個日益嚴重問題,成立了台南市熱蘭遮失智症協會,希望帶給更多失智症病患和家屬幫助和溫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