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秘密:寫在劇本之前的關鍵練習(3)

作者: 蕭菊貞

一部好電影的前提是要有好故事、好劇本。(公有領域)

  人氣: 226
【字號】    

接前文

第六章 寫一個劇本故事

不管是為了什麼目的而寫故事劇本,總是要踏出第一步,完成它。

若只停留在有個不錯的點子,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有一個很酷的畫面……,都還不能成為完整的故事,更不是劇本,也就沒什麼懷才不遇之說了。第一個故事,或完成第一稿劇本,通常還會經過眾人的千錘百鍊才會定稿,不管是拍電影還是電視劇大致如此(除了ON檔的連續劇邊寫邊拍外),畢竟故事要能成為影視劇本,最終目的還是希望被拍攝製作出來,而不單只是滿足於文字的書寫或出版。

劇本故事最終是要以畫面和聲音呈現出來的。所以寫故事時要善用影像和聲音的特色來為故事加分。

既然被拍攝製作出來是最終的目的,那所有想要寫劇本的人都應該有個重要的認知,也就是劇本關鍵特色之一:強化「影像敘事」。

這樣的創作思考必然不同於純文學創作,或是口頭演說。因此要成為一個好編劇,一定要培養對於畫面和聲音的感受能力,同樣一個情節有很多種呈現方式,很多的情緒和危機,甚至是角色的背景交代,都能透過現場場景(畫面),或道具(暗示),或演員動作(內在心境反應),或現場聲音/音樂(烘托)來表現出來,而避免只是依靠演員「說」出來,若故事背景、內心感受都得要靠演員說話來把故事說白,那這說故事的手法也就打折了。

例如,要塑造一個恐怖懸疑的故事情節,很多時候就必須善用細節來放線索,讓觀眾看見或聽見,甚至早於劇中主角先發現危機,然後跟著窮緊張瞎擔心,若真說穿了,其實也沒想像中的可怕,真正讓你冒冷汗的,未必是最終的怪物或鬼魅,而是緊張的氛圍和各種恐怖的暗示。類似這樣的劇情,編劇就要懂得善用道具和場景(就是影像畫面)來當重要配角,好好雕琢它;當然也別忘了聲音,在最緊張的時刻,一根髮夾掉落地都足以讓你尖叫,更何況來自不祥之兆的聲音暗示……

又或者要寫一個愛情告白戲,毫無鋪陳醞釀的直接把「我愛你∕跟我結婚吧!」的結果說出來是最下下策。如何堆疊出充滿愛的氛圍,或烘托出離別的傷感,有時反而更讓人揪心感動,這部分不能只依賴演員的表演,也包含了編劇的想像。因此,編劇寫故事時,若也能抓住影像感善用之,絕對能幫故事加分。

但要提醒一點,這裡說的影像感呈現,包括了場景的設計,演員的行為、表演,或特殊視覺道具的運用等等。可不是代替導演來做分鏡的功課,或標註特定鏡頭,這樣可是會被劇組討厭的,也逾越了工作範圍。雖說不要太雞婆來幫導演分鏡(千萬不要標註遠景、中景、特寫,鏡頭橫移……),且編劇還是要懂得善用鏡頭語言,例如特寫鏡頭可以讓你凸顯重要細節,只要設計出細節的重要性,不需叮嚀導演拍特寫,若劇情需要,導演自然也非拍不可。還有環境氛圍的營造很重要,編劇需要寫的不是:海邊大遠景,而是描繪出這是一片有著什麼特色的海景,若這特色是需要大遠景才能表現(例如人生的蒼茫感,或是波光粼粼的日出海面……),劇組為了拍出這場戲的感覺,自然會用遠景來呈現,一定要記住,編劇要寫的是──故事。@(節錄完)

──節錄自《故事的秘密:寫在劇本之前的關鍵練習》/(大塊文化 提供)

作者簡介

蕭菊貞

資深紀錄片導演。曾任記者、專欄作家、戲劇監製、編劇、導演。現為清華大學通識中心副教授。

喜歡說故事,在大學四年級時發現影像的迷人力量,於是開始拍攝紀錄片,曾獲得三座金穗獎肯定。1999年的《紅葉傳奇》和2000年的《銀簪子》連續兩年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台北電影獎、紀錄片雙年展台灣獎,並入圍阿姆斯特丹紀錄片影展國際競賽,以及山形影展等重要國際影展,對於台灣的紀錄片風潮起了帶動作用。監製電視戲劇作品亦多次獲得金鐘獎及亞洲電視獎肯定。

著有《銀簪子-終究,我得回頭看見自己》、《大毛&Coffee:一個紀錄片導演與流浪狗的故事》、《蔬果密碼:中醫師與營養師的健康對談》、《導演的人生筆記》、《我們這樣拍電影》。

故事的秘密:寫在劇本之前的關鍵練習》(大塊文化 提供)

@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即便糖廠已經沒落,即便每年日復一日忙著製糖與保養機器的工作。或許時代背景有所不同,但他們在職場上那股犧牲奉獻的精神,確實是我們這輩年輕人所缺乏的啊!
  • 自己的弱點被一眼看穿,這讓犯錯不只是犯錯,反而開啟了一條看不到終點的責罵之路。
  • 「有人懷念的靈魂,未曾真正離開。」 「如果,生命的終點,不是終點?」 某日清晨,密西根州小鎮「冷水鎮」,電話一通接一通響了。來電者說,自己是從天堂打來的。 難道這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奇蹟?抑或只是一場殘酷騙局? 奇異來電的新聞流傳開來,外地人紛紛湧進鎮上,想要一同見證
  • 不管是爸爸的年味或阿嬤的年味,都成了我記憶中的幸福滋味。
  • 那些食物的記憶,都是人生的好食光,如今是到了我反哺報恩的時候,也要讓父親晚年生活中仍然擁有最好的食光。
  • 《日常藍調》插圖,徐至宏作品。(大塊文化提供)
    要了解的應該是自己的生活由自己塑造,如同大海,平時安安靜靜,沒有形狀,卻又用各種形式產生各種形狀、各種可能。
  • 當你擁有的那麼少,一件小小的東西都會讓你開心到飛起來。這是北韓特有的生活中,少數讓我懷念的地方。電當然不會來很久,每次電燈一晃、電又斷掉的時候,大家只會說「好吧」,然後認命地回去睡覺。
  • 開始寫這本書之後我發現,少了完整的真相,我的生命就失去了力量,也 失去了意義。在我母親的幫助下,過去在北韓和中國的記憶像一幕幕遺忘已久的噩夢場景,重回我的腦海。有些場景清晰得嚇人,有些卻模糊不清,或像一副亂七八糟、散落一地的紙牌。寫作過程對我來說就是回憶的過程,也是設法釐清這些回憶、賦予它們意義的過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