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民奮鬥多重奏

一個庶民家族的故事 (1) 一根扁擔渡重洋

作者:農本木
飄洋過海,移民路艱辛。(大紀元/王嘉益)
font print 人氣: 1338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的祖先是從中國大陸移民到台灣的,當時可稱為「來台始祖」的兩兄弟,揹著母親的骸骨,飄洋過海,歷盡千辛萬苦,最後落腳在現在的設籍地,台灣中部靠海的一個小村落。仔細算,包括骨骸來台的先祖在內,到我這一代是第五代。當然,現在下一代、下下一代也出生了,他們是第六代、第七代。

我家立的祖先牌位,大約是一般牌位的兩倍大。造型古雅大方,隸書體文字工整優美。然而,這個祖先牌位總給我一種陌生的感覺。我找了找原因,發現問題就出在「銀同」這二字,這兩個字分別寫在牌位頂端,銀在右上,同在左上,中央是「歷代祖先之牌位」,這是傳統牌位的寫法。銀同表示我們這一族所來自的地方。可是我們家沒人知道「銀同」在哪兒,那時還沒有網路,能取得的紙本材料有限,有材料的話也找不到。因此它所帶來的疏離感,老也去不了。

多次聽我父親跟鄉親說,我們之所以會不知道「銀同」在哪裡,是因為我們祖輩遷到台灣,並沒有闖出什麼名堂來,生活困苦,不能衣錦還鄉;另一方面則是經濟問題。回鄉一趟,得花大把銀子,心中估量,家裡沒什麼錢,還得向鄰居借貸才去得了。這樣盤算之後,覺得可能不與老家往來比較上算。此後,老家若有來信就不回了,久而久之,那邊猜不透這邊發生了什麼事,也漸漸不來信了。「銀同」這個地名在我們心中逐漸抽象化,再下一代就啥也不知道了,也沒「老家」這個概念了。

家族譜是近幾年我大哥整理的,這時網路已很發達,有些東西可從網路追詢線索。我們歷代祖先世居於福建省泉州府同安縣銀同地區,據查,「銀同」這個地名,自南宋紹興十五年(1145年)起就有了。該地有座大輪山,山下有一個同安城,整個城池的外形是東西長,南北窄,仿若銀錠,所以又名「銀同」。

有這樣基本的了解,現在再看祖宗牌位,那種陌生疏離感就消失了。

耳聞移民潮興起  一根扁擔渡重洋

話說西元1850~1900年左右,我們先祖中有一位叫陸其的,娶妻黃鳯,育有太平、添福兩兄弟,一家人過日子倒也很好過,和樂融融。但因地屬偏鄉,謀生不易,在艱辛的生活中,兩兄弟常思突破,總也不得要領。之後耳聞移民潮興起,左鄰右舍多有傳說移民到台灣或東南亞地區的事,兩兄弟不免也動了心,就與其父(母親已逝)商量,取得父親同意,揹著母親的骨骸,攜帶簡單行李,以一支扁擔擔著,渡海來台,成為我們家的渡台始祖。

兩兄弟先到澎湖討生活,發現不是那麼容易,後經人介紹,再乘帆船到現在的溪鎮,下船尋找適合落腳之地。清末時,龍溪河道很深,可行駛帆船,地處龍溪下游的溪鎮是一個與唐山往來,人、貨的轉運點,兩兄弟由此上岸,來到附近一個村落定居下來。

太平、添福兩兄弟在小村落腳之後,萬事起頭難。先是借地搭蓋簡易茅草屋,立好安身之處,又承租了幾塊地,也設了籍。兄弟倆自此定下心來,開始一心一意地打拼。以務農及討海為生。兩兄弟自幼就很能吃苦耐勞,很快就適應當地的環境,融入當地社群中。生活起居問題逐一解決後,太平接著娶妻,並育有一子,生活漸趨安定。

等兒子稍稍長大時,太平父子便結成搭檔,一起耕農網魚,多了一份人力,收獲漸趨穩定,生活也漸有改善。不料,天有不測風雲,突然發生了一件事情,使得一向平靜的農居生活掀起了大漣漪,還產生了致命的悲劇。

一時錯念 萬世引為戒

一天傍晚,耕作告一段落,斜陽下,父子倆踩著輕快的步伐,往家的方向走。豈知走呀走,遠遠就看到了前方路邊有一個小籃子,仿彿從裡頭還傳出了啞啞哭泣聲。走近一看,是一個小嬰兒,全身被舊花布巾裹緊的小小嬰兒,被放置在一個比他大一點的舊竹籃中,微弱的、斷斷續續的哭聲,聽起來是那麼無助。這是一個剛一出生就因某種迫不得已的原因,被父母棄養的棄嬰。棄嬰身上還很明顯的塞著一個小紅包。

父子倆見狀,急忙趨前,看著眼前這個小小嬰兒和他身上那個耀眼的紅包,兩人都有些慌亂,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因應。父子倆嘴裡都喃喃地唸著,好像在互問互答,也像是在自問自答。不一會兒,只見父親很快地將棄嬰身上的紅包抽出來,納入衣袋中,然後拉著兒子,疾速跑開。

這時,躲在不遠處焦心等待著的棄嬰親人,沒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見狀大驚,立即離開現場,打算回家再裝個紅包放回棄嬰身上。遺憾的是,小嬰兒的親人折返後,看到的是沾血的破布和傾倒的竹籃,原來在無人照料下,棄嬰活生生地被野狗拖走,不知去向。

不久,夏天到了,某日,父子倆一如既往地到田裡工作,不料風雲突變,在一場雷電交加的西北雨中,兩人都被雷劈死,他們這支因此無後。

這樣的事情清清楚楚地記錄在族譜上,是否就是想讓世世代代的子孫都引以為戒?我問大哥,答案是肯定的。@(待續)

(點閱【一個庶民家族的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每個成功的人士背後都有一位偉大的女性,這是西諺。意思是,不管你在哪一領域,男人之所以能夠成功,背後都有一位偉大的女性,不離不棄地理解他、支持他,讓他完全沒有後顧之憂,能夠全心全意地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 我祖父從小就很聰明,很多東西能無師自通。沒真正上過學,卻買眼科書籍來研究,醫好自己的白內障。沒學過書法,卻透過抄寫借來的典籍,使自己既多了一本珍貴的書,又練出一手好字。
  • 有一年,得承右腳疼痛,間歇性的劇痛讓他好長一段時間無法行走,痛苦難耐之際,中醫、西醫,跌打損傷、草藥、針炙……凡是有人介紹,他就去看。然而百般求醫均無濟於事。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不免心灰意冷,覺得自己這一生就是這樣了,前途一片渺茫,只能在無盡的痛苦中,過一天算一天了。
  • 先民們為了謀得更好的生活,還開發一種「牽罟(音谷)」的活動,這是一種群體拉網捕魚的方式。它不但可以滿足人們物質上的需求,也增進人與人之間的情誼,產生更好的群體性社會關係。
  • 石滬捕魚是利用潮汐的升落來進行自然圈魚,水漲時,魚兒可隨著水流亂走,退潮時,水退得淺了,水位比石牆低,魚就被困住了,人家是「甕中捉鱉」,他們是「滬中捉魚」。
  • 海灘
    我家祖先飄洋過海,千里迢迢地,選擇在台灣西海岸落腳,這真是一個上上之舉。當年這些有智慧的祖先們必定是考慮到大海孕有無限寶藏,只要努力經營,收獲是必然的。這是古人對待世事的質樸正信。
  • 眼前的魯凱婆婆先是兩行清淚悄悄滑落,逐漸逐漸地淚水成了小溪、小河,嗚嗚咽咽的啜泣聲,也由悄然而越來越響,涕泗交雜裡,彷如那也是老人家隱含了半個世紀的心淚……
  • 約莫七八年前,接觸到撥弦樂器,清麗的聲音,讓我慢慢往弦數更多的樂器尋去,最後停在了豎琴。我在網路搜尋一切關於豎琴的資料,聆聽著豎琴演奏,如詩般溫柔,如夢般溫潤細膩,腦子中一直有個畫面,一個穿著長裙的氣質美女,演奏著好聽的豎琴曲。
  • 所謂「養兒方知父母恩」,我到此才終於明白!我只期望等我老了以後,他懂得反饋,或許也能嘗嘗,一個人困在陽臺上,那種撕心裂肺、大吼大叫的滋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