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上天空中諭顯貴

作者:史然 整理

無名氏畫山水 冊 雙鹿。(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人氣: 592
【字號】    
   標籤: tags: ,

吳少誠(?-810年1月6日)在唐德宗時曾官拜節度使。他在貧賤時曾被徵去當兵,後來逃跑去了上蔡,飢寒交迫只好向同儕求乞。

上蔡縣有幾個獵人在山中打了一頭鹿,根據當地的風俗,凡是打到大野獸,要將內臟下水祭山神。祭過山神後獵人們剛要吃鹿肉。突然聽到天空中有人說:「等吳尚書!」眾人驚駭,便停止了吃肉。

過了很長時間,獵人們又要吃。又聽到天空中說:「尚書很快就到了,為什麼不等等?」一會兒,攜帶著個小包袱像做苦工的吳少誠路過這裡,看到獵人,拱拱手坐了下來。獵人們問他姓名,得知姓吳,眾人大吃一驚。吃完鹿肉,獵人們起身祝賀他說:「您很快就要顯貴了,希望能記住我們的姓名。」然後向他講述了剛才發生的事情。吳少誠說:「我是個軍中的逃兵,僥倖沒有被抓獲,能夠當一個兵丁就滿足了,哪能有甚麼富貴之事。」說完,大笑著同獵人們握手告別。

數年後,吳少誠果然成為節度使兼兵部尚書。他派人找到當初請他吃鹿肉的獵人,並送給每個人不少錢財。

清黃鉞畫樂郊慶歲 冊 平原小獵。(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註:

吳少誠,貧賤時為官健,逃去,至上蔡,凍餒,求丐於儕輩。上蔡縣獵師數人,於中山得鹿。本法獲巨獸者,先取其腑臟祭山神,祭畢,獵人方欲聚食。忽聞空中有言曰:「待吳尚書。」眾人驚駭,遂止。良久欲食,又聞曰:「尚書即到,何不且住。」逡巡,又一人是腳力,攜小袱過,見獵者,揖而坐。問之姓吳,眾皆驚。食畢,獵人起賀曰:「公即當貴,幸記某等姓名。」具述本末,少誠曰:「某輩軍健兒,茍免擒獲,效一卒之用則足矣,安有富貴之事?」大笑執別而去。後數年為節度使,兼工部尚書。使人求獵者,皆厚以錢帛齎之。(出《續定命錄》)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突來的一場胡話、一陣耳光、一場夢境,竟翻轉了結局,讓眼看就要名落孫山的學士,躍升為第一名……
  • 盜賊出來告訴他:「請將軍不要驚懼,我是奉命來刺殺你的。但是得知將軍為人公正耿直,不忍心出手相刺。」說完還劍於鞘內轉身離去。
  • 孝叔的妻子整理他的遺物,發現老翁留下的書,似乎還有半卷沒有翻看過。因此而感嘆:「神仙的話也有不準的時候,書還沒看完,人已亡了。」於是翻開書卷,看見後半部只有幾幅空白紙,其中一頁上面畫著一條盤在鏡子上的蛇。
  • 賈正經,黔中人,娶妻陶氏,頗佳。清明上墳,同行至半途,忽有旋風當道,疑是鬼神求食者,乃列祭品瀝酒祝曰:「倉卒無以為獻,一尊濁酒,毋嫌不潔。」祭畢,然後登墓拜掃而歸。
  • 唐朝江西觀察使韋丹,年近四十科舉不中。曾騎著跛驢到洛陽中橋。正好看見有個打漁人捉到一隻大黿,有幾尺長,放在橋上,那只黿只有微弱的喘息呼吸,快要死了。很多人圍觀,要買了回去做菜吃,唯獨韋丹憐憫它。問漁人黿值多少錢。漁人說:“給我二千錢我就賣給你。”當時天氣寒冷,韋丹只有隨身的衣褲,沒有甚麼可當的。於是他就用騎的驢換了那只黿,得到以後馬上就放生了。
  • 素娥說:「我不是別的精怪,是花月之妖,上天派來的。也是要我用言語迷蕩你的心志,要興李唐天下。如今,仁傑是當代的正直之人,我根本不敢見他。我曾經做過你的僕妾,哪敢無情!希望你好好對待狄仁傑,不要萌生別的想法。不然,你老武家就沒有傳人了。」
  • 利州南門外是個商賈交易的場所。一天早上,有一個衣衫襤褸的道士,來到稠密的人群中賣葫蘆苗。嘴裡喊著:「一二年間,甚有用處。每棵苗只結一只葫蘆。籐蔓盤在地上就成,不用搭架子。」一邊喊一邊用白土在地上畫樣子示人,葫蘆的模樣特別大。
  • 於濤是唐宣宗時宰相於琮的侄兒。於琮南遷,途經平望驛站就停下休息。拴好船,進了驛館,正準備吃飯時,有一個老叟自門而進,逕直走到廳側小閣子,來到於濤呆的地方。老叟的到來,讓驛站的官吏認為他是跟隨相國而來的,就沒有詢問他;而相國認為他是驛站中的人,也沒有詢問他。
  • (shown)醒來後,他只記得書中的一句話:「言與司合,安上已脫,芝芙草拔。」
  • (shown)世間上的大事,冥冥之中皆有定數。歷史上的大事也只是按照事先的安排發生進行的。唐末的「黃巢之亂」只是其中的一個例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