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石壇老翁與袁孝叔

作者:史然 整理

清陳字文房集錦 冊 佛手柑。(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人氣: 767
【字號】    
   標籤: tags: ,

袁孝叔是陳郡人,幼年喪父,他因孝順母親而遠近聞名。他的母親得了一種病,神志恍惚,多日也不好。一天夜裡,孝叔忽然夢見一個老翁對他說:「你母親的病能治好。」孝叔問他名字,住在哪裡,老翁不告訴他,只對他說:「明天到石壇上迎接我,我有藥給你。」

第二天,孝叔找遍了四周,在離家十里的地方,發現一座廢道觀,裡面有座古石壇,果真有個老翁在石壇上。孝叔大喜,恭恭敬敬地將老翁迎接回家。老翁從口袋裡拿出一丸九靈丹,讓孝叔的母親用新汲的水送下。第二天,孝叔母親的病就好了。孝叔非常感激老翁,想要送錢物答謝老翁,老翁不接受。以後老翁每個月來一次,孝叔卻一直不知道他住在什麼地方。孝叔知道他能為人算命,常常想問他,但是一直沒敢開口。

一天,老翁來了之後對孝叔說:「我要去別處,特地來跟你道別。」他從懷裡取出一卷書遞給孝叔,說:「你的壽命和功名全寫在裡面,事已前定,非智力所能為,費盡心機也是徒勞。你好好收藏我這本書,千萬不要事先翻看,每得到一次任命,便打開一頁。不然,於你有損。」孝叔跪下接受贈書後,就和老翁告別了。

一次,孝叔得病臥床,看來似乎無法醫治了,家人問他如何安排後事,孝叔說:「我有神仙傳授的一卷書,還未曾打開,何必急著問死後的事呢?」十多天後,病果然好了。後來,孝叔靠家族的幫助,當上了密州諸城縣尉,經過五次調動,最後做到了蒲州臨晉縣令。每次接受新的任命,總是看一看神仙留下的書,書中所寫的時日和實際日期完全一樣,分毫不差。後來任期滿了,孝叔回歸閿鄉別墅居住。

一天早晨起床,剛要梳頭,忽然有一個東西掉到鏡子上,像一條蛇卻有四隻腳,孝叔受了驚嚇,摔倒在地。之後便不會說話,沒幾天就死了。過了一個月,孝叔的妻子整理他的遺物,發現老翁留下的書,似乎還有半卷沒有翻看過。因此而感嘆:「神仙的話也有不準的時候,書還沒看完,人已亡了。」於是翻開書卷,看見後半部只有幾幅空白紙,其中一頁上面畫著一條盤在鏡子上的蛇。@#

清黃增人物(二) 冊 人物故事三
清黃增人物(二) 冊 人物故事三。(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註:

《前定錄.袁孝叔

袁孝叔者,陳郡人也。少孤,事母以孝聞。母嘗得疾恍惚,逾月不痊。孝叔忽夢一老父謂曰:「子,母疾可治。」孝叔問其名居,不告。曰:「明旦,迎吾於石壇之上,當有藥遺子。」及覺,乃周覽四境,所居之東十里,有廢觀古石壇,而見老父在焉。孝叔喜,拜迎至於家,即於囊中取丸靈丹一圓,以新汲水服之,即日而瘳。孝叔德之,欲有所答,皆不受。或累月一來,然不詳其所止。孝叔意其必能歷算爵祿,常欲發問而未敢言。其後一旦來,謂孝叔曰:「吾將有他適,故來訪別。」於懷中探出一編書,以遺之,曰:「君之壽與位,盡具於此。事已前定,非智力之所及也。今之躁求者,適足徒勞耳!君藏吾此書,慎勿預視,但受一命,即開一幅。不爾,當有所損。」孝叔跪受而別。後孝叔寢疾,殆將不救,其家或問後事。孝叔曰:「吾為神人授書一編,曾未開卷,何遽以後事問乎?」旬餘,其疾果愈。後孝叔以門蔭調授密州諸城縣尉,五轉蒲州臨晉縣令。每之任,輒視神人之書,時日無差。後秩滿歸閿鄉別墅,因晨起欲就巾櫛,忽有物墜於鏡中,類蛇而有四足。孝叔驚仆於地,不語數日而卒。後逾月,其妻因閱其笥,得老父所留之書,猶餘半軸,因歎曰:「神人之言,亦有誣矣!書尚未盡,而人已亡。」乃開視之,其後唯有空紙數幅,畫一蛇而盤照中矣。孝叔之叔修己,元和初為太學生,具說其事。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突來的一場胡話、一陣耳光、一場夢境,竟翻轉了結局,讓眼看就要名落孫山的學士,躍升為第一名……
  • 唐朝江西觀察使韋丹,年近四十科舉不中。曾騎著跛驢到洛陽中橋。正好看見有個打漁人捉到一隻大黿,有幾尺長,放在橋上,那只黿只有微弱的喘息呼吸,快要死了。很多人圍觀,要買了回去做菜吃,唯獨韋丹憐憫它。問漁人黿值多少錢。漁人說:“給我二千錢我就賣給你。”當時天氣寒冷,韋丹只有隨身的衣褲,沒有甚麼可當的。於是他就用騎的驢換了那只黿,得到以後馬上就放生了。
  • 素娥說:「我不是別的精怪,是花月之妖,上天派來的。也是要我用言語迷蕩你的心志,要興李唐天下。如今,仁傑是當代的正直之人,我根本不敢見他。我曾經做過你的僕妾,哪敢無情!希望你好好對待狄仁傑,不要萌生別的想法。不然,你老武家就沒有傳人了。」
  • 利州南門外是個商賈交易的場所。一天早上,有一個衣衫襤褸的道士,來到稠密的人群中賣葫蘆苗。嘴裡喊著:「一二年間,甚有用處。每棵苗只結一只葫蘆。籐蔓盤在地上就成,不用搭架子。」一邊喊一邊用白土在地上畫樣子示人,葫蘆的模樣特別大。
  • 於濤是唐宣宗時宰相於琮的侄兒。於琮南遷,途經平望驛站就停下休息。拴好船,進了驛館,正準備吃飯時,有一個老叟自門而進,逕直走到廳側小閣子,來到於濤呆的地方。老叟的到來,讓驛站的官吏認為他是跟隨相國而來的,就沒有詢問他;而相國認為他是驛站中的人,也沒有詢問他。
  • ──第一節── 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山河雖好非完璧,不信黃金是禍胎。
  • 讖謠是中國古代政治預言,是一種獨特的歷史文化現象,在史籍記載和民間流傳中都顯得神秘玄妙,似有靈驗,歷朝雖久禁而不衰。
  • (shown)中國歷史上,許多大事件發生前都會出現帶有預言文字的石頭......
  • (shown)當天朱寬做了一個夢,見到了寫有科舉名次的天榜,周圍香煙繚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