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艾未未等人控告成都西安路派出所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月29日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就成都西安路派出所邱勇等多名警员去年8月非法拘禁和殴打公民,本月上旬向成都市金牛区检察院寄出《控告信》,现等待立案,而目前期限已过。控方还包括公民调查地震遇难学生情况的家长刘艳萍等人。

本月7日,艾未未向成都市金牛区检察院申诉科和金牛区检察长分别寄出《控告信》,就西安路派出所邱勇所长等多名警员于2009年8月12日对他进行非法拘禁和殴打,令其身体造成严重的伤害,请求检察院立案查处,并追究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艾未未在控告书中称,他到成都是因为成都市中级法院将公开开庭审理谭作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辩护律师浦志强、夏霖向成都中院提交了通知证人出庭的申请书,他是被申请人之一。应两位辩护律师的邀请,来成都准备在谭案中出庭作证。当天凌晨3点10分左右,金牛分局和西安路派出所几十名警员及身份不明人员,在邱勇所长带领下,未出示警证和搜查证,强行要求进入包括艾未未等入住的7个房间搜查。其中一名警察打了艾未未脑部,右边脸颊,然后溜走。艾未未接受本台采访时称,起诉派出所警官是希望给有关当局一个纠错的机会:“在我们进行的整个努力中,发现他们把这个事件层层的掩盖起来,一个国家为什么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惜把一个国家或者国家机构的所有的荣誉,和他们应该遵守的职责,都作为维稳的一个成本,这个是很让人要思考的问题”。

艾未未在事发的第二天,到西安路派出所和金牛区公安分 局反映上述问题,又到成都市公安局信访办和督察大队,投诉派出所暴力执法、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但无济于事。他感叹道:“像我这么一个公众化的人物,这么一件事情竟然让全世界都知道,他们仍然做最粗暴的否认,那么一个普通人要在中国获得最基本的对事实的承认,都是不可能的,你想这个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艾未未被打之后,出现持续头痛、失眠及记忆力下降等症状,9月14日在德国慕尼黑大学临床医院神经外科进行脑部手术,将脑硬膜下的积液排出。如今艾未未仍然没有完全康复,他说:“仍然有影响,仍然有一定的后遗症,集中(思想)的能力,表达能力都有一点吃力,可能需要一点时间吧”。

本台周四致电西安路派出所所长邱勇,接听电话的一名警员表示,所长外出午餐。

记者:艾未未向金牛区检察院控告邱勇所长和几个警官,那么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警员:你下午打到我们分局政治处吧。
记者:我想听听你们派出所的看法。
警员:不回答。

而另一名地震遇难学生家长刘艳萍则向金牛区法院起诉西安路派出所非法扣留她十多个小时。刘艳萍星期四对本台说:“我提出的行政覆议结束了,他们做出的决议就是维持原来的处罚,我现在是向他们的法院提起了起诉,但是法院还在审查我的材料,还没有受理我的案件,应该是在7天之内,已经过了期限,但是他们一直没有答复”。

去年8月12日,因调查地震灾区豆腐渣校舍而被捕的四川环保作家谭作人,被当局控以“颠覆罪”在成都开庭。谭作人的辩护人浦志强律师说,刘艳萍当时只是向关注者发送谭作人案开庭的短信,只是呼吁民众支持,而法律并没有禁止一个公民去支持另一个公民的某种行动,即使一个公民被刑事追诉:“到现在为止(法院)没有给出立案的受理通知,应当说成都市金牛区法院在枉法。刘艳萍是因为比较熟悉情况,是艾未未的志愿者和公民调查整个过程中的重要助手,她做了非常多的工作,非常具体,而且极其辛苦”。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1-29 8: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